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六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十七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六

 頌

  禘禮慶成頌

上既遷祔世宗顯宗神主于太廟天地並貺祖考

咸喜明昌改元之四𥜥寔始當五年之大禘越四

月孟夏乃展事于太宫精意昭格明𤫊盻蠁福瑞

並應肆有漏澤以浸萬方是時中外臣庻願荐鴻

名者以億計上懐謙冲曽此弗有也臣幸得以文

字待罪伏𮗚嚴祀慶成國之大事此而不能形容

萬一大惧失職謹昧死百拜而獻頌曰

  於皇考理 眀昌天子 天子念親

  于祖于禰 惟世宗顯考 並祔世祀

  既考既燕 詔群臣其議 冝刺于經

  酌禮之冝 見于太宫  慰余孝思

  群臣拜手 豈敢䓁夷 匪天道孰依

  匪舊章孰稽 五年一禘 振古如兹

  帝曰俞哉 廟于元亀 四月孟夏

  大饗其時 乃詔四裔 偹物講儀

   鏘鑾之臣 白馬之客 相予載祀

   祗率厥職 劍佩鏘鏘 爰俟帝齋

   清蹕一聲 緑槐天階 星旄翠罕

   拂天而来 乃即𤫊宫 左撞鴻鐘

   嚴中辨外 冕服於從  奉璋髦士

   立列比比 或捧珪瓚 或相拜跪

   樂奏太和  舞陳文始  形容頌嘆

   一䕫足矣  清夜戒嚴 明月如水

   既荐既祼 如見於位 従以功臣

  倐焉夾侍 巳事而旋 𤫊風肅然

  誕受龎祉 均及敷天 于時公卿

  于時士庻 于時耆艾 交相告語

  天子之徳 昭天漏泉 冝上尊號

  告功皇天 天子曰嘻 祖考之功

  於皇孝治 萬方攸同

  駕幸宣聖廟釋奠頌

上即位之三年内成外平百揆時叙曠典墜章以

次蒐舉稽古庠序之事推垂意焉次年八月乃展禮

于宣聖廟廷鸞輅順動壁水増輝都人士子歌舞

頌嘆以為此兩漢三代之主曠世一舉學士大夫

𬒳之聲歌垂之史册以為皇王之上儀太平之壮

𮗚而

主上親行之於皇休哉夫以玄聖之道授之王者

王者以玄聖之道𬒳之天下故新廟制則芝草生

孔瑞聖也用其道則尊其祀聖尊師也孔瑞聖聖

尊師前聖後聖其揆一也身属于一時而祀光于

百世禮行于一日而化行于天下此一舉也二美

具焉喑無詩歌以嘿聖朝之休光臣則有罪輙忘

野老擊壌之陋庻附儒舘献歌之末謹稽首再拜

而獻頌曰

  木鐸聲寒 苔蕪杏壇 宫居釋老

  廟食申韓 天将興文 伊睨明君

  㣲我眀君 孰知聖人 天子曰嘻

  余謁先師 禮官議禮 王殺帝儀

  帝曰先師 百王所尊 禮有北面

  無謹朕勤 禮官奉詔 幄次於廟

  八月𥘉吉 奉牲以告 我廟爼豆

  我王圭璋 日月漢儀 金石魯堂

  丹青聖容 龍衮帝衣 登降拜跪

  冕服交輝 壁水湯湯 龍旂央央

  天子戾止 儒林之光 壁水瀰瀰

  龍旂靡靡天子歸止 化流萬里

  大哉聖師 道無古今 昔惟陪臣

  今親帝臨 畏匡厄陳 廟食兹辰

  一時之屈 萬世之伸 思樂壁水

  光揺帝𥚑 属車一臨 化爲泗洙

  四方其訓之 天子文眀 萬夀無期

  顯宗御書藏祕閣銘

上既嗣天序朝萬方駿惠先烈圗回庻政越元年

寅念烈考既朝既享詔有司曰嗚呼若稽古祖宗

典章文物同符三代亦越惟我顯考聪眀文思左

右潤色而天章奎𦘕光賁于臣庻之屋欝而不揚

甚非所以昭光烈考之閎休遺美而慰朕孝思之

誠也有司其募上凢諸金帛冝視所𫉬由是臣某

以下私藏緹襲留寳于御府之藏矣臣𥨸講聞

𩔰宗正位東宫二十餘年際海内外隂受其賜冠

冕仁孝左右藝文底信内外惟法惟式逸逰玩好

弗侈弗崇嚴除承華翰墨是娱宸章昭囬下餙庶

物欽惟

主上蒐獵完次襲藏祕府捧承披翫戚見容色孝

思之誠通貫古今昔臣𥨸覧載藉有若念先考追

蠡以求遺聲嗜昌歜以追攸好孰與親承手澤推

求心畫以致其蒸嘗之慕者哉寔萬世無疆之休

此而不銘SKchar詔來者謹究心滌慮而獻銘曰

  於皇顯宗 聖喆多能 固天縦之

  緝熈光明 奎壁光之  下流人間

  神物終合 祥光属天 天子曰嘻

  念兹皇考 于羮于墻 矧厥睿藻

  帝曰臣某 出賜汝書 予考汝知

  汝遂相予 凢百卿士  視此寵渥

  尔貢尔有 予金予爵 天子命之

  緹襲上之  侍臣拜手 受言藏之

  天章在御 貽燕後昆 天子念親

  威顔若存 孰定國是 孰振民𨼆

  啓予金縢 予考之訓 孰不鳳鸞

  孰器舟楫 圗任舊人 予考之法

  追蠡求聲 昌歜追好 孰愈手澤

  奕世貽寳 匪私翰墨 伊先志是悼

  憲宗之文 天子之孝 於斯萬年

  是則是傚 小臣作銘 来者尚詔

  聖德頌

謹拜手稽首言曰粤若稽古二帝三王休符不於

祥于其仁所寳不惟物惟其賢是以珍禽竒獸不

育于國嘉禾芝草不旅于庭當是時衆庶和樂國

家安寕觀詩及書温温乎其和可知己而孔子作

春秋尔不書祥瑞足以知聖人立極之本降及後

世䛕儒𡚶臣乃引白雉寳䁀芝房赤雁作為歌詩

荐之郊廟詭訛不經駮乎無議為也乃者邠州進

白兎上命放之原野其意若曰惟天惟祖宗付予

有民惟臣下作予肱股心旅但使百姓樂業國家

得賢何瑞如之肆近日所進諸瑞朕皆不取自今

其勿復以聞於皇休哉上以符孔子之格言下以

合二帝三王之治乃知聖人動作出于近代世主

萬萬也欽惟

聖上自即位以來㧞忠良之臣退貪𭧂之吏平刑

釋𡨚以重民命輕徭薄賦以紓民勞聽言以盡下

情思政以荅天望和戎以息兵平賊以除害眀詔

理官不淂法外生情申敕御史不得苛細生事小

遇水旱則减省賦租云云是以隂陽調風雨時地

不愛寳而嘉禾生芝草興上猶謙譲曽此弗有也

加之天賦聖性動與古合若夫抑祥瑞而不奏光

武文皇之明也求賢憂民唐舜之心也内修政事

外攘夷狄宣王之功也誠能法文王之純不巳如

成湯之徳日新則太平中興之功指日可待昔齊

宣不忍一牛孟子知其足以王矣一牛㣲物也孟

子何取焉以為苟推是心移之愛民則仁不可勝

用矣况乎聖政行前聖之所難行擴而充之帝王

之治易為也故臣以謂既能行所難必能行所昜

能善其始必能令其終在加之意而巳不勝拳

拳之愚謹拜手稽首而献頌曰

  於惟聖皇 徳動皇天 和氣充塞

  𤫊貺自甄 在邠之郊 有兎斯白

  司牧之臣 獻之京闕 天子曰嘻

  瑞在淂賢尔有上瑞 可垂史編

  上瑞惟何 時惟豊年 𤫊芝三秀

  嘉禾六瑞 歆艷虗美 何益于治

  乃命白兎 縦之郊畿 凢百瑞物

  母上有司 于時公卿 于時士庶

  僉曰聖明 超越千古 既有其始

  願有其終 於皇聖治  萬方来同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