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 卷第十五
金 趙秉文 撰 景湘潭袁氏藏汲古閣鈔本
卷第十六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五

 引

  竹溪先生文集引

文以意為主辭以逹意而巳古之人不尚虗餙目

事遣詞形吾心之所欲言者耳間有心之所不能

言者而能之形于文斯尔文之至乎譬之水不動

則平及其石激淵洄紛然而龍翔宛然而鳳蹙千

變萬化不可殚窮此天下之至文也亡宋百餘年

間惟歐陽公之文不為尖新艱險之語而有従

閑雅之態豊而不餘一言約而不失一辭使人讀

之者亶亶不厭盖非務竒之爲尚而其𫝑不淂不

然之爲尚也故翰林學士承㫖党公天資既髙輔

以愽學文章冲粹如其爲人當眀昌間以髙文大

册主盟一世自公之未第時巳以文名天下然公

自謂入舘閣後接諸公逰始知爲文法以歐陽公

之文爲得其正信乎公之文有似乎歐陽公之文

也晚年五言古体興𭔃高妙有陶謝之風此又非

可與誇多閗靡者道也近𡻕冦攘䘮亡凡盡姑裒

次遺文僅成十卷蔵之翰苑云

  法言微㫖引

楊子聖人之徒歟其法言太玄漢二百年之書也

漢興賈𧨏眀申韓司馬遷好黄老董仲舒溺灾異

劉向鑄黄金獨楊子得其正傳非諸子流也予既

整緝太玄舊聞法言有宋裒注亾之今世傳四注

栁李二注才釋一二宋吳二注頗有牴牾其十二

註中数家大抵袒臨川王氏無甚發眀又多詆忤

而不中其失獨温公集觧編採諸本㣲辨四家之

淂失㫁㕥巳意十淂七八矣其終萹詳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淂

聖人之行藏為得其正寔百世之通論也故今㫁

以集觧為定然法言之作雖擬論語不同門人問

荅先後無次乃楊子自著之書也不應辭意不相

連属其命名自序思過半矣或先義而後問或後

荅以終義或離草以𤼵微或終萹以眀数旁鉤逺

引㣲𩔰著晦川属脉貫㑹歸正道今所謂分章㣲

㫖者非敢有異于先儒也但使一萹之義自相連

属穿鑿之罪余何敢逃萬一有得㣲㫖于言辭之

表者或有𦔳于𤼵機云

  道學𤼵源引

天地間有大順至和之氣自然之理根于心成于

性雖聖人教人不能與之以其所無有疾苦必呼

父母此愛之見于性者也有悖逆愧生于心此敬

之見于性者也然愚者知愛而不知敬賢者知之

而不能擴而充之以及天下非孝之盡也故夫愛

親者仁之源敬親者義之源文斯二者禮之源無

所不体之謂誠無所不盡之謂忠貫之之謂一㑹

之之謂忠及其至也蟠天地溥萬物推而放諸四

海而凖其源皆𤼵于此此吾先聖所以垂教萬世

吾先師子曾子之所傳百世之後門弟子張氏名

九成者所觧九成之觧足以啟𤼵人之善心由之

足以見聖人之藴今同省諸生傅起䓁将以講眀

九成之觧傳一而千傳千而億聖人之意庶几其

有傳乎某聞之喜而不寐抑聞之致知力行猶車

之二輪鳥之雙翼闕一不可學者苟曰吾求所謂

知而已而于力行則闕焉非所望于士君子也間

有窮深極逹為異學髙論者曰此家人語耳非惟

不足以知聖人之道是猶詫九層之䑓未覆一簣

欺人與自欺也其可乎愚謂雖圎頂黄冠村夫野

婦猶冝家置一書渠獨非人子乎至扵載之東西

由之暈之聖傳侖譬之戸有南北東西由之皆可

以至于堂奥搃而類之名曰道學𤼵源其諸異乎

同源而有異流者歟

 箋太玄賛引

太玄何為者也将以發眀大昜而羽翼之者也昜

有八物而五行萬事在其中玄則列之以三才夲

之以五行表之以隂陽推之以律暦而天下萬事

之理具要其中為仁義而作也卦用八蓍用七玄

則首用九蓍用六五彰之也昜有道義象数記昜

者言道義則遺象数言象数則遺道義玄寔兼之

其于聖經不為無𦔳昔人𮗸屋下架屋不猶愈于

章句一偏之學乎後之言数術者孰與張平子以

平子不敢輕議太玄而後儒非之恐几率昜顧僕

何足以知太𤣥姑以范注之小悮以証夲經之不

悮范注以九首次几陽家陽畫至十首羨之𥘉一

又爲陽家陽畫則晝多于夜禍福殽亂故其說時

有不通王氏巳辨之矣揲法一扐之後而数其餘

王氏依之注夲作兩扐非經誤也經曰旦筮用經

夕筮用緯舊注以旦用一五七夕用三四八日中

夜中用二六蘓氏攻之以爲中夕筮吉凶雜至旦

筮非大吉則大凶是吉凶雜終不可得而遇也楊

子大賢擬聖而作不應筮法尚悮此殆𡻕乆失其

傳也及考玄数五爲中夾注土行𠩄在經緯雜用

且筮有三表一二三一表也四五六一表也七八

九一表也表取其一以爲占且筮用一與七皆取

其𥘉遇至于四爲緯五則經緯雜無巳則用六矣

一六七吉凶雜與日中夜中夕筮同况粹首一六

七皆吉而唫首一六七皆凶亦有時而純吉純凶

矣恐旦筮當用一六七夕筮用三四八日中夜中

用二五九二爲經九爲緯五雜用之也筮有四星

時𢾗辭注星若千一度也時謂旦中夕也数謂首

数之竒偶辭若九賛之辭也時若旦筮遇陽家其

数自竒辤自多吉是時数辭皆同何以别之𥨸意

(⿱艹石)二十八宿是也又有四方之𪧐各分配日月

五星数有支干之数律暦之數玄筭之数與䇿数

雜用之此楊子所以知漢二百載而中天平子所

以知漢四百載玄其興乎之騐也其然豈其然乎

玄有文告䓁十一萹道義象𢾗之學宋陸二注及

王氏辨之詳矣兹不復云獨首賛與晝夜不合及

首賛之辭與首之名義亦如六十四卦與卦義當

相合如同人暌六爻皆言同人暌之𩔗是也而注

間有不悟輙以他義釋之恐有未安理當𨤲正使

賛與首名義相合庻几粗眀玄經之萬一僕亦未

能審于是非姑録以偹遺忘以為學玄之階耳俟

淂前人之注改而正諸

  中説𩔖觧引

文中子聖人之徒歟孔孟而後淂其正傳非諸子

流也自唐皮氏司空氏始知尊尚宋司馬公為之

傳其書大行大抵唐賢雖見道未至而有忠厚之

氣至于宋儒多出新意務抵斥忠厚之氣衰焉學

聖人之門豈以勝劣為心哉中説舊有阮氏注所

淂多矣某今但纂為三𩔗一眀續經有為而作二

眀問荅與聖道不異三明文中子行事使學者知

聖賢履踐之寔庻有𦔳于萬一云

  貞觀政要申鍳引

書曰與治同道㒺不興荀卿子曰欲知上世審周

道法後王是也近世帝王之眀者莫如唐文皇天

縦聖徳文謀武畧髙出近古而又淂房玄齡杜如

晦魏徴王珪馬周虞世南禇遂良劉垍為之輔佐

朝夕論思日月献納無非以畏天愛民求賢納諌

安不㤀危為戒故能功業若此巍巍也其後眀皇

𥘉銳于治用姚元崇宋廣平韓休之徒致開元三

十年之太𠥾末年罷九齡用牛仙客李林甫楊國

忠旋至天寳之亂憲皇剛㫁初用杜黄裳韋貫之

裴度削平僣亂末年用皇甫鏄而不克其終治亂

之效于斯可見史臣吴兢纂集貞觀政事十卷凢

四十萹為之鍳戒起自君道訖于慎終豈無意哉

欽惟

聖上聪明仁孝超皇軼帝而猶孜孜治道俯稽前

訓然一日萬㡬豈能偏覽謹撮其樞要附以愚見

目之曰貞𮗚政要申鍳文理鄙拙無所彂明特于

鍳戒申重而巳昔張九齡因眀皇千秋莭進金鏡

録以申諷諭臣𥨸慕之謹以

聖夀萬年莭繕冩獻上雖爝火之末不足禆日月

之光區區之誠獻芹而巳伏望畧紆

聖覧不勝幸甚謹言

  尚書無逸直觧引

伏𮗚自古忠之大者未有若周公者也以成王年

㓜恐其荒怠作無逸一萹以申𭄿戒舉殷三賢王

及周文王皆以憂勤得夀考之福其意欲使祚㣧

長逺又欲其君憂勤無逸頥愛精神夀考無窮以

至成王享國長乆刑錯四十年而不用至今稱為

賢王之首此皆周公篤寔愛君之力也其後唐明

皇時宋相献無𨓜圗帝列為屏風置之左右穆帝

時崔桓又請以無逸為元亀然則無逸一萹周公

之所以啟其君後世之所以開陳善道匡其君以

盡君道而即以效臣職者取法乎是不費辭説引

而伸之莫有逸于是而後知其道之廣且逺也至

于婉轉曲喻務盡其心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詞氣之間其為文也

至矣萬世而下奉為亀鑑不尔冝乎臣某𫎇國之

厚恩愧無以圗報于萬一謹依註䟽乃撰無逸直

觧因以獻仰祝無𭛌

  送麻徴君引

可以仕可以不仕仕則為人不仕則為巳是以古

之君子知進退之有義進不為榮退不為辱盡其

在我者而已知窮逹之有命淂之不為喜失之不

為憂以其在外者也孟子又于中形出養氣之説

配義與道不以貧冨貴賤死生動其心猶以為未

也推而至于聖人之于天道窮理盡性君子不謂

之命而大人之事偹矣近于是者惟麻徴君君以

文學行義名天下天下之人盡知之固不待予言

而顯正大中天子聞其名而召之幡然而来君子

以為知義悠然而辞君子以為知命退将窮先天

之學以極消息盈虚之理是可量也哉諸公賦詩

以寵其行而某為之引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