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後主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後主論
作者:朱敬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1

長城公器識古人,承平嗣主。觀其求忠讜之士,禁左道之人。淫祀妖書,鏤薄假物;即古明哲,何以加焉?但強寇臨邊,南國斯蹙。禮義不舉,苛刻日滋;鄰好不敦,驕傲是務。嬖妾五十,盡有珥貂之容;麗服一千,咸取夭桃之色。加以貴妃夾坐,狎客承筵。玉貌絳唇,咀嚼宮徵;花箋彩筆,吟詠煙霞。長夜不疲,略無醒日。於時也。隋德甫隆,南被江漢。厚待間諜,羊叔子之傾敵人;不伐有喪,楚恭王之結鄰好。加以賀若謀勇,應變如神,擒虎雄風,臨機若電。莫不迎刃自裂,聽鼓爭奔。斬張悌之守迷,降薛瑩之知命。紫殿正色,不用袁憲之言;白刃交前,但為無社之計。嗟乎!龍盤虎踞之地,露草霑衣;千門雙闕之間,風煙歇絕。臨江離別之感,赴洛嗚咽之悲。五百里之俘囚,累累不絕;三百年之王氣,寂寂長空。一國為一人興,前賢以後愚滅,其來尚矣。

或問曰:「安樂公劉禪,歸命侯孫皓。溫國公高緯,長城公陳叔寶,並稱域中之大。據天下之尊,或銜璧送降,或逃竄就繫,必不得已,何者為先?」

君子曰:「客所問者,具在方冊,請為吾子陳之,任自擇焉。若乃投井求生,橫奔畏死,面縛請罪,膝行待刑,是其謀也。馬上唱無愁之歌,侍宴索達摩之曲,劉禪不思隴蜀,叔寶絕無心肝,對賈充以不忠之詞,和晉帝以鄰國之詠,是其才也。縱黃皓,嬖岑昏,寵高壤,狎江總,是其任也。剝面鑿眼,孫皓之刑;棄親即讎,高緯之志。其餘細故,不可殫論。聽吾子之懸衡,任夫人之明鏡。」客曰:「入井,下策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