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武帝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武帝論
作者:朱敬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1

孔子曰:「夏道不亡,商德不作;商道不亡,周德不作。」自侯景入寇,蕭詧外奔,西鄰責言,南風不競,篡殺三帝,覆沒兩都,可謂亡矣。但人育既深,天道亦悔,是以大命集於有陳也。

武帝身長七尺,垂手過膝,蓋姚襄、劉備之儔也。惟寬以容物,明以知人,曠蕩不羈,雄勇蓋世,聲振嶺表,功濟日南。屬王室不綱,大難未已,江湖群盜,日尋戈戎,是以投袂而呼,夕不待旦。以梁大寶三年二月,會王僧辨於白茅灣。齊小白之合諸侯,以謀王室;臧子源之要天地,惟討賊臣。故戮力盡心,有死無二;義聲一發,其從如雲。端居不言,神光滿室,建牙將指,飛龍在天,其所誌也。叛而伐之,伏而舍之,伐叛刑也。柔伏德也,德刑既舉,人知其心,旦為仇讎,暮為賓友。文公指白水,蕭王推赤心,不足加也。

若乃侯瑱賊將也,降無季布之疑;安都敗帥也。歸受孟明之任。重孝穆之義,待之如賓;釋歐陽之囚,惟賢是用。故得群材畢用,眾勇合威。蕩遍地之橫流,廓溥天之巨祿。臠侯景於竹町,執王偉於草間。爰其息歸,瞻烏遂止。仍以新不間舊,疏不間親,高讓近臣,方求別統。昔魏推袁紹,漢謝項王,道貴能伸,理不嫌屈,及江陵不守,喪君有君,疆場無虞,群臣輯睦。足以攄三瞳(疑)之遺憤,歇萬國之夙悲。既上宰變圖,假立非次,晉出子圉,秦納貞陽,陵穀遷移,對之長歎。君臣易位,但覺悲哉!

況乃居汜不歸,焉用方伯?在鄭未納,誰曰勤王?於是潛謀腹心,陰召武旅。囚杜陵於別室,告文帝於臨時。舟乘旦潮,旗寢夜月。掃重氛於絳闕,反宸極於紫微。役不浹辰,區宇大定。加以北挫蕭軌,西拒王琳,聖德日新,元勳漸茂。然後繼宋齊之丕業,承舜禹之大名,昇壇而告上元,分珪以揖群後。大哉美哉!人無間焉。但雲雷尚屯,邊塵未弭;翌日告漸,綴衣在庭。楚之王孫,歎布衣之未返;燕之太子,踐機橋而不歸。悲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