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集/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淵明集
作者:陶淵明 

始作鎮軍參軍經曲阿[编辑]

弱齡寄事外,委懷在琴書。
被褐欣自得,屢空常晏如。
時來茍冥會,宛轡憩通衢。
投策命晨裝,暫與園田疏。
眇眇孤舟逝,綿綿歸思紆。
我行豈不遙,登降千里餘。
目倦川途異,心念山澤居。
望雲慚高鳥,臨水愧遊魚。
真想初在襟,誰謂形跡拘?
聊且憑化遷,終返班生廬。


庚子歲五月中從都還阻風於規林[编辑]

行行循歸路,計日望舊居。
一欣侍溫顏,再喜見友於。
鼓棹路崎曲,指景限西隅。
江山豈不險?歸子念前途。
凱風負我心,戢枻守窮湖。
高莽眇無界,夏木獨森疏。
誰言客舟遠?近瞻百里餘。
延目識南嶺,空嘆將焉如。

自古嘆行役,我今始知之。
山川一何曠,巽坎難與期。
崩浪聒天響,長風無息時。
久遊戀所生,如何淹在茲。
靜念園林好,人間良可辭。
當年詎有幾,縱心復何疑!

辛丑歲七月赴假還江陵夜行塗口[编辑]

閒居三十載,遂與塵事冥。
詩書敦宿好,林園無世情。
如何捨此去,遙遙至西荊。
叩枻新秋月,臨流別友生。
涼風起將夕,夜景湛虛明。
昭昭天宇闊,皛皛川上平。
懷役不遑寐,中宵尚孤征。
商歌非吾事,依依在耦耕。
投冠旋舊墟,不為好爵榮。
養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


癸卯歲始春懷古田舍[编辑]

其一[编辑]

在昔聞南畝,當年竟未踐。
屢空既有人,春興豈自免?
夙晨裝吾駕,啟塗情已緬。
鳥哢歡新節,泠風送餘善。
寒竹被荒蹊,地為罕人遠。
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復返。
即理愧通識,所保詎乃淺?

其二[编辑]

先師有遺訓,憂道不憂貧。
瞻望邈難逮,轉欲志長勤。
秉耒歡時務,解顏勸農人。
平疇交遠風,良苗亦懷新。
雖未量歲功,即事多所欣。
耕種有時息,行者無問津。
日入相與歸,壺漿勞近隣。
長吟掩柴門,聊為隴畝民。


癸卯歲十二月中作與從弟敬遠[编辑]

寢迹衡門下,邈與世相絕。 顧目莫誰知,荊扉晝常閇。 淒淒歲暮風,翳翳經日雪。 傾耳無希聲,在目皓已潔。 勁氣侵襟袖,箄瓢謝屢設。 蕭索空宇中,了無一可悅。 歷覽千載書,時時見遺烈。 高操非所攀,謬得固窮節。 平津苟不由,栖遲詎為拙? 寄意一言外,茲契誰能別?

乙巳歲三月為建威參軍使都經錢溪[编辑]

我不踐斯境,歲月好已積。
晨夕看山川,事事悉如昔。
微雨洗高林,清颷矯雲翮。
眷彼品物存,義風都未隔。
伊余何為者,勉勵從茲役。
一形似有制,素襟不可易。
園田日夢想,安得久離析?
終懷在歸舟,諒哉宜霜柏。

戊申歲六月中遇火[编辑]

草廬寄窮巷,甘以辭華軒。
正夏長風急,林室頓燒燔。
一宅無遺宇,舫舟蔭門前。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將圓。
果菜始復生,驚鳥尚未還。
中宵竚遙念,一盼周九天。
總髮抱孤介,奄出四十年。
形迹憑化往,靈府長獨閑。
貞剛自有質,玉石乃非堅。
仰想東戶時,餘糧宿中田。
鼓腹無所思,朝起暮歸眠。
既已不遇茲,且遂灌我園。

示周續之祖企謝景夷三郎[编辑]

負屙頹檐下,終日無一欣。
藥石有時閑,念我意中人。
相去不尋常,道路邈何因?
周生述孔業,祖謝響然臻。
道喪向千載,今朝復斯聞。
馬隊非講肆,校書亦已勤。
老夫有所愛,思與爾為鄰;
願言誨諸子,從我穎水濱。

還舊居[编辑]

疇昔家上京,六載去還歸。
今日始復來,惻愴多所悲。
阡陌不移舊,邑屋或時非。
履歷週故居,鄰老罕复遺。
步步尋往跡,有處特依依。
流幻百年中,寒暑日相推。
常恐大化盡,氣力不及衰。
撥置且莫念,一觴聊可揮。

己酉歲九月九日[编辑]

靡靡秋已夕,淒淒風露交。
蔓草不復榮,園木空自凋。
清氣澄餘滓,杳然天界高。
哀蟬無留響,叢雁鳴雲霄。
萬化相尋繹,人生豈不勞。
從古皆有沒,念之中心焦。
何以稱我情,濁酒且自陶。
千載非所知,聊以永今朝。

庚戌歲九月中於西田穫早稻[编辑]

人生歸有道,衣食固其端。
孰是都不營,而以求自安。
開春理常業,歲功聊可觀。
晨出肆微勤,日入負耒還。
山中饒霜露,風氣亦先寒。
田家豈不苦,弗獲辭此難。
四體誠乃疲,庶無異患干。
盥濯息簷下,斗酒散襟顏。
遙遙沮溺心,千載乃相關。
但願常如此,躬耕非所歎。

丙辰歲八月中於下潠田舍穫[编辑]

貧居依稼穡,戮力東林隈。
不言春作苦,常恐負所懷。
司田眷有秋,寄聲與我諧。
饑者歡初飽,束帶候鳴雞。
揚楫越平湖,汎隨清壑迴。
鬱鬱荒山裡,猿聲閒且哀。
悲風愛靜夜,林鳥喜晨開。
日余作此來,三四星火頹。
姿年逝已老,其事未云乖。
遙謝荷蓧翁,聊得從君栖。


飲酒二十首[编辑]

其一[编辑]

衰榮無定在。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寧似東陵時。
寒暑有代謝。人道每如茲。
達人解其會。逝將不復疑。
忽與一觴酒。日夕歡相持。

其二[编辑]

積善云有報,夷叔在西山。
善惡苟不應,何事空立言?
九十行帶索,飢寒況當年。
不賴固窮節,百世當誰傳。

其三[编辑]

道喪向千載。人人惜其情。
有酒不肯飲。但顧世間名。
所以貴我身。豈不在一生。
一生複能幾。倏如流電驚。
鼎鼎百年內。持此欲何成。

其四[编辑]

棲棲失群鳥。日暮猶獨飛。
徘徊無定止。夜夜聲轉悲。
厲響思清晨。遠去何所依。
因值孤生松。斂翮遙來歸。
勁風無榮木。此蔭獨不衰。
托身已得所。千載不相違。

其五[编辑]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其六[编辑]

行止千萬端。誰知非與是。
是非苟相形。雷同共譽毀。
三季多此事。達士似不爾。
咄咄俗中愚。且當從黃綺。

其七[编辑]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泛此忘憂物。遠我遺世情。
一觴雖獨進。杯盡壺自傾。
日入群動息。歸鳥趨林鳴。
嘯傲東軒下。聊複得此生。

其八[编辑]

青松在東園。眾草沒其姿。
凝霜殄異類。卓然見高枝。
連林人不覺。獨樹眾乃奇。
提壺撫寒柯。遠望時複為。
吾生夢幻間。何事紲塵羈。

其九[编辑]

清晨聞叩門。倒裳往自開。
問子為誰歟。田父有好懷。
壺漿遠見候。疑我與時乖。
襤縷茅簷下。未足為高棲。
一世皆尚同。願君汨其泥。
深感父老言。稟氣寡所諧。
紆轡誠可學。違己詎非迷。
且共歡此飲。吾駕不可回。

其十[编辑]

在昔曾遠遊。直至東海隅。
道路迥且長。風波阻中塗。
此行誰使然。似為飢所驅。
傾身營一飽。少許便有餘。
恐此非名計。息駕歸閑居。

其十一[编辑]

顏生稱為仁。榮公言有道。
屢空不獲年。長飢至於老。
雖留身後名。一生亦枯槁。
死去何所知。稱心固為好。
客養千金軀。臨化消其寶。
裸葬何必惡。人當解意表。

其十二[编辑]

長公曾一仕。壯節忽失時。
杜門不復出。終身與世辭。
仲理歸大澤。高風始在茲。
一往便當已。何為複狐疑。
去去當奚道。世俗久相欺。
擺落悠悠談。請從餘所之。

其十三[编辑]

有客常同止。趣舍邈異境。
一士長獨醉。一夫終年醒。
醒醉還相笑。發言各不領。
規規一何愚。兀傲差若穎。
寄言酣中客。日沒燭當炳。

其十四[编辑]

故人賞我趣。挈壺相與至。
班荊坐松下。數斟已複醉。
父老雜亂言。觴酌失行次。
不覺知有我。安知物為貴。
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其十五[编辑]

貧居乏人工。灌木荒餘宅。
班班有翔鳥。寂寂無行跡。
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
歲月相催逼。鬢邊早已白。
若不委窮達。素抱深可惜。

其十六[编辑]

少年罕人事。遊好在六經。
行行向不惑。淹留遂無成。
竟抱固窮節。飢寒飽所更。
弊廬交悲風。荒草沒前庭。
披褐守長夜。晨雞不肯鳴。
孟公不在茲。終以翳吾情。

其十七[编辑]

幽蘭生前庭。含薰待清風。
清風脫然至。見別蕭艾中。
行行失故路。任道或能通。
覺悟當念還。鳥盡廢良弓。

其十八[编辑]

子雲性嗜酒。家貧無由得。
時賴好事人。載醪袪所惑。
觴來為之盡。是諮無不塞。
有時不肯言。豈不在伐國。
仁者用其心。何嘗失顯默。

其十九[编辑]

疇昔苦長飢。投耒去學仕。
將養不得節。凍餒固纏己。
是時向立年。志意多所恥。
遂盡介然分。終死歸田裏。
冉冉星氣流。亭亭複一紀。
世路廓悠悠。楊朱所以止。
雖無揮金事。濁酒聊可恃。

其二十[编辑]

羲農去我久。舉世少複真。
汲汲魯中叟。彌縫使其淳。
鳳鳥雖不至。禮樂暫得新。
洙泗輟微響。漂流逮狂秦。
詩書複何罪。一朝成灰塵。
區區諸老翁。為事誠殷勤。
如何絕世下。六籍無一親。
終日馳車走。不見所問津。
若複不快飲。空負頭上巾。
但恨多謬誤。君當恕醉人。


止酒[编辑]

居止次城邑,逍遙自閒止。坐止高蔭下,步止蓽門裡。好味止園葵,大歡止稚子。平生不止酒,止酒情無喜。暮止不安寢,晨止不能起。日日欲止之,營衛止不理。徒知止不樂,未知止利己。始覺止為善,今朝真止矣。從此一止去,將止扶桑涘。清顏止宿容,奚止千萬祀。

述酒[编辑]

重離照南陸,鳴鳥聲相聞。
秋草雖未黃,融風久已分。
素礫皛修渚,南嶽無餘雲。
豫章抗高門,重華固靈墳。
流淚抱中歎,傾耳聽司晨。
神州獻嘉粟,西靈為我馴。
諸梁董師旅,羋勝喪其身。
山陽歸下國,成名猶不勤。
卜生善斯牧,安樂不為君。
平王去舊京,峽中納遺薰。
雙陽甫云育,三趾顯奇文。
王子愛清吹,日中翔河汾。
朱公練九齒,閒居離世紛。
峨峨西嶺內,偃息得所親。
天容自永固,彭殤非等倫。

責子[编辑]

白髮被兩鬢,肌膚不復實。
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
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
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
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
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
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

有會而作[编辑]

弱年逄家乏,年至更長飢。
菽麥實所羨,孰敢慕甘肥。
惄如亞九飯,當暑厭寒衣。
歲月將欲暮,如何辛苦悲?
常善粥者心,深念蒙袂非。
嗟來何足吝,徒沒空自遺。
斯濫豈攸志,固窮夙所歸。
餒也已矣夫,在昔余多師。

蜡日[编辑]

風雪送餘運,無妨時已和。
梅柳夾門植,一條有佳花。
我唱爾言得,酒中適何多!
未能明多少,章山有奇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