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淵明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陶淵明集
作者:陶淵明 
晉陶潛撰。案北齊陽休之序錄潛集行世凡三本。一本八卷,無序。一本六卷,有序目,而編比顛亂,兼復闕少。一本為蕭統所撰【案古人編錄之書亦謂之撰,故《文選》舊本皆題梁昭明太子撰,而徐陵《玉臺新詠·序》亦稱撰錄艷歌凡為十捲。休之稱潛集為統撰,蓋沿當日之稱,今亦仍其舊文】,亦八卷,而少《五孝傳》及《四八目》。《四八目》即《聖賢群輔錄》也。休之參合三本,定為十捲,已非昭明之舊。又宋庠《私記》稱《·經籍誌》潛集九卷,又雲梁有五卷,錄一卷。《唐誌》作五卷。庠時所行,一為蕭統八卷本,以文列詩前。一為陽休之十捲本。其他又數十本,終不知何者為是。晚乃得江左舊本,次第最為倫貫。 今世所行,即庠稱江左本也。然昭明太子去潛世近,已不見《五孝傳》、《四八目》,不以入集,陽休之何出續得?且《五孝傳》及《四八目》所引《尚書》自相矛盾,決不出於一手,當必依託之文,休之誤信而增之。以後諸本,雖卷帙多少,次第先後,各有不同,其竄入偽作,則同一轍,實自休之所編始。庠《私記》但疑《八儒》、《三墨》二條之誤,亦考之不審矣。今《四八目》巳經睿鑒指示,灼知其贗,別著錄於子部類書而詳辯之。其《五孝傳》文義庸淺,決非潛作。既與《四八目》一時同出,其贗亦不待言。今並刪除。惟編潛詩文仍從昭明太子為八卷。雖梁時舊第今不可考,而黜偽存真,庶幾猶為近古焉。

目录

[编辑]

梁昭明太子蕭統撰

夫自衒自媒者,士女之醜行;不忮不求者,明達之用心。是以聖人韜光,賢人遁世。其故何也?含德之至,莫逾於道;親己之切,無重於身。故道存而身安,道亡而身害。處百齡之內,居一世之中,倏忽比之白駒,寄遇謂之逆旅。宜乎與大塊而盈虛,隨中和而任放,豈能戚戚勞於憂畏,汲汲役於人間!齊謳趙女之娛,八珍九鼎之食,結駟連騎之榮,侈袂執圭之貴,樂既樂矣,憂亦隨之。何倚伏之難量,亦慶弔之相及。智者賢人,居之甚履薄冰;愚夫貪士,競之若泄尾閭。玉之在山,以見珍而終破;蘭之生谷,雖無人而自芳。故莊周垂釣於濠,伯成躬耕於野,或貨海東之藥草,或紡江南之落毛。譬彼鴛雛,豈競鳶鴟之肉;猶斯雜縣,寧勞文仲之牲!至於子常、寧喜之倫,蘇秦、衛鞅之匹,死之而不疑,甘之而不悔。主父偃言:“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卒如其言,豈不痛哉!又楚子觀周,受折於孫滿;霍侯驂乘,禍起於負芒。饕餮之徒,其流甚眾。

唐堯,四海之主,而有汾陽之心;子晉,天下之儲,而有洛濱之誌。輕之若脫屣,視之若鴻毛,而況於他人乎?是以至人達士,因以晦跡。或懷厘而謁帝,或披褐而負薪,鼓楫清潭,棄機漢曲。情不在於眾事,寄眾事以忘情者也。有疑陶淵明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為跡者也。其文章不群,辭彩精拔,跌宕昭彰,獨超眾類,抑揚爽朗,莫之與京。橫素波而傍流,幹青雲而直上。語時事則指而可想,論懷抱則曠而且真。加以貞誌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誌,與道汙隆,孰能如此乎?余愛嗜其文,不能釋手,尚想其德,恨不同時。故加搜校,粗為區目。白璧微瑕,惟在《閒情》一賦,揚雄所謂勸百而諷一者,卒無諷諫,何足搖其筆端?惜哉!亡是可也。並粗點定其傳,編之於錄。

嘗謂有能觀淵明之文者,馳競之情遣,鄙吝之意祛,貪夫可以廉,懦夫可以立,豈止仁義可蹈,抑乃爵祿可辭,不必傍遊太華,遠求柱史,此亦有助於風教也。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