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八回 李密移檄數帝罪 下一回→


  眾議迎敵之策,徐世績曰:「隋軍再來,必添驍勇之將,其勢洶湧,我等須要立主建號,以安眾心,聽其約束。然後舉兵行事,方可破敵。」當時互相推讓,世績曰:「李玄邃,上柱國之子,閥閱名家,可以為主。」眾皆曰:「斯言極是。」

  密曰:「吾有何能,敢當此任。」翟讓曰:「立主建號,正當其理。若不如此,只是賊人聲勢,難以拒敵。公今智勇俱備,眾皆不及,若不領此職,我等皆死於奸黨之手矣。公請勿辭。」

  於是,選定大業十三年秋七月,築壇場於鞏邑之南,方圓九里,分佈五方,各設旌旗,眾人皆依次排列。世績請李密登壇,進冠冕訖,南面而坐,受眾人拜賀。告於天地,刑牲歃血,改元永平元年,自稱行軍元帥魏公府。封翟讓為司徒,單雄信、徐世績為大將軍,各領所部。房彥藻、邴元真為長史,祖君彥為記室。於是趙魏以南,江淮以北,群盜莫不響應,悉拜官爵,使各領其眾,置營簿以領之,眾至數十萬。乃築洛口城四十里而居之。遣彥藻領兵一萬,自東略地六郡。遣護軍將軍田茂廣造機石,為攻城之械,號將軍炮。又封孟讓為總管,使王伯當副之。密令二人帥步騎五萬,乘夜銜枚,直抵東都外郭,焚燒居民房屋數千間,剽掠計以萬數。於是東都居民驚惶,悉遷入城中。卻說柴孝和被擒,感不殺恩,遂降於密。孝和以妹妻監察御史鄭,與有郎舅之情。密令孝和說之,遂舉城來降。至,密降階迎接,相敘大喜。密封孝和曲護軍,為右長史。密曰:「吾觀裴仁基驍勇,今在越王處,可惜明珠墜於污泥。吾若得此人,何慮天下哉。」鄭曰「將軍勿憂。吾與仁基同鄉,足知其人,勇而無謀,見利忘義。某憑三寸之舌,說仁基拱手來降將軍,可乎?」密曰:「極好,汝去說仁基以何而遂?」曰:「但用金玉,以結其心,必來投將軍也。」密問徐世績曰:「此言可乎?」世績曰:「將軍欲取天下,何惜金玉。」密欣然與之,與孝和二人投仁基處來。

  原來裴仁基每去破賊,所得軍資,悉以賞勞士卒。監軍御史蕭懷靜疑仁基有反,不許行賞,屢屢查究仁基長短得失,每劾奏之。倉城之戰,仁基失期不至,惟恐得罪。正在疑慮之中,忽見軍士來報,言有二將軍相訪。仁基請入帳中相見。坐定茶畢,仁基責孝和負義忘君,尚敢復來見我。孝和曰:「某亦知有愧,但見越王侗幼弱,知非成立之人,進必加罪,不得已而引妹夫降之。今李密解衣衣我,推食食我,二人皆封重職,異日成事,豈在越王之下哉?」鄭曰:「賢弟有駕海之才,四海孰不敬服。功名富貴,如探囊取物,何在昏主之下乎?且有功不賞,有罪必誅,將士焉能安職?吾今觀李密,當世之英雄也。」仁基曰:「料此亦非明主。」曰:「眼前立號數人,某遍觀之,皆不如李密。李密為人禮賢敬士,寬仁厚德,賞罰極明,終成帝業。」取金玉到於仁基前,仁基驚曰:「何謂有此?」令叱退左右,告曰:「此是魏公久慕公德,特令某二人送此禮物以獻。前者兵敗,而不遣追,魏公亦是有意於君也。」賈閏甫曰:「魏公如此見愛,明公即往附之。」仁基曰:「恨蕭御史不肯,何能投之?」閏甫曰:「蕭君如棲上之雞,在明公一刀耳。」仁基從之,乃遣閏甫同孝和與先詣密營請降。密大喜,封閏甫為參軍,使閏甫還告仁基。仁基此時屯兵虎牢,正值蕭懷靜密表奏言仁基反隋歸魏,其事只在早晚。仁基知之,遂暗藏利器,逕到軍中。懷靜秉燭觀書,見仁基驟至,懷靜曰:「汝來此何事?」

  仁基曰:「吾乃世之大丈夫也,秉忠行事,安受汝之懊惱乎?」懷靜曰:「汝何心變?」仁基:向前,一刀砍下懷靜首級,大呼左右:「蕭懷靜不仁密謀害我,吾已殺之。肯從吾者在此,不從吾者自去。」軍中一呼,眾皆袒右,仁基提首級見閏甫,閏甫曰:「某當先去報魏公來接將軍。」

  仁基一面收拾虎牢軍馬,閏甫報李,密引軍去迎。仁基獻了蕭懷靜頭,密下馬攜手入帳中,密先下拜曰:「密今得將軍,如稿苗而得其雨也。」仁基納密,坐而拜之曰:「仁基今棄暗投明,願以犬馬報之。」密封仁基為上柱國。仁基之子行儼驍勇善戰,亦封為上柱國。仁基勸密畢禮厚幣,求四方之土,曰:「某聞一賢,乃東郡東阿人也。身長九尺三寸,美鬚髯,眉清目秀,膽力過人。姓秦,名瓊,字叔寶。」密曰:「吾亦聞名久矣。」遂遣人於鄉中尋問,密以安車迎之。

  秦瓊來見,密大喜。瓊問仁基曰:「某孤陋寡聞之人,公何錯薦於明公?公之鄉中有一賢士,何不請來相助?」仁基曰:「是誰?」瓊曰:「濟州東阿人也,姓程名咬金,更名知節。」仁基乃猛省曰:「吾失計算也。」即薦於密,密遂聘之到洛口,與瓊皆封為驃騎。又有太原人羅仕信,濟州人趙仁基,皆率眾歸密,密署為總管,使各統所部。密又得此數人,聲勢愈大。密隨遣裴仁基、孟讓帥兵二萬,襲回洛東倉,破之,遂燒天津橋,縱兵大掠。

  東都出兵,洶湧驟至。司馬楊德芳被隋兵殺死,仁基大敗,還保鞏邑。密遂率兵三萬,破隋軍於故城,復得回洛倉。移兵進攻偃師、金塘,皆不能克,乃還洛口。護軍柴孝和曰:「秦地阻山帶河,項背之而亡,漢得之而王。今公以翟讓等保其洛口,公束鎧倍道,趨至長安,百姓誰不郊迎?是征而不戰也。眾附兵強,然後東向,指搶豪傑,天下無事矣。今若遲之,恐為他人所先。」密曰:「僕懷此心已久,顧吾部下,皆山東之人,圭今未下洛,安肯與我偕西?且諸將皆群盜,不相統一,敗則掃地矣。不如先移檄郡縣,探其順逆,然後舉事,萬全之策也。」孝和曰:「明公神機妙策,非吾等所及也。」

  是時東都城內乏糧,而布帛堆積如山,至有燃布以爨。越王使人搬運回洛倉之米入城,遣兵屯豐都市、上春門、北邙山三處,分為九營,以防於密。密得汝陰、淮揚來降,復據守回洛倉。段達領兵拒之,大敗而走。密即令祖君彥作檄文,數煬帝十罪,以達郡縣。檄文曰:李密謹以大義佈告天下:煬帝以詐謀坐承大統,罪惡盈天:殺兄而謀立已為太子,罪之一也。弒父而自立,罪之二也。迫奸父妃陳氏,罪之三也。奪嫂為后,罪之四也。開龍鱗、永濟二渠,民困而死者萬數,罪之五也。造顯仁宮,索取金寶,俱納洛陽,罪之六也。置離宮四十餘所,縱宮人數千,作月夜遊曲,剪彩為花,罪之七也。聽信讒任,不納忠良,日與宦官相狎,淫戲不息,罪之八也。巡遊無度,不理政事,罪之九也。

  政煩賦重,勞民傷財,以至餓填溝壑,所司不為救援,罪之十也。有此十罪,何以君臨天下?罄南山之竹,書罪無窮;決東海之波,流惡難盡。密令不敢自專,但欲擇有德者為君,仗義討賊,望興仁義之師,共安隋室,拯救生靈。檄文到日,速為奉行。

  李密檄文去後,郡縣騷動。此時東都越王侗見密累來侵犯,又報行檄郡縣,乃遣太常丞元善達間行詣江都奏曰:「李密圍逼東都,城內無食。若陛下速還,烏合必散。不然,東都必沒。」善達因嗚咽泣下,帝為之改容。內史郎虞世基進曰:「越王年少,此輩誑之。若果如所言,元達何由來至?」帝大怒曰:「善達小人,敢延辱我!」因使向東陽催運,善達遂為群盜所殺。是後,人莫敢以賊聞。

  是年五月,帝乃詔右驍衛將軍唐公李淵為太原留守,以虎賁郎將王威、虎牙郎將高君雅二人為副留守,調遣關右十三郡之兵,征討群賊。未知如何。

  總批:登壇受賀,而建號改元,李密居然一皇帝了。哪知帝王,還自有真乎!秦叔寶、程知節皆濟世之英雄,亦必濟世之主方能用之。作檄文以數帝之十罪,則辭嚴義正,不能不為之心服。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