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九回 文靜世民議大事 下一回→


  李淵字叔德,隴西成紀人也。其祖李虎,仕魏有功,封唐國公。父昺,襲封其爵,生淵於長安。體有三乳,性寬仁,亦襲封唐公。娶竇毅之女,生四子:長建成,次世民,三玄霸,四元吉。一女適柴紹。

  世民年四歲,有書生見而異之曰:「龍風之姿,天日之表。其年及冠,必能濟世安民。」書生已辭去,淵懼其語泄,使人追殺之,而不知其所往,因以為神,乃即彩其語,故名之曰世民。

  大業中,突撅圍煬帝於雁門,煬帝從圍中以木係詔書,投汾水而下,募兵赴援。世民年十六,往應募,隸將軍雲定興。

  謂定興曰:「虜敢圍吾天子者,以為無援故也。今宜排列吾軍,分作前後為數十里,使其晝見旌旗,夜聞征鼓,彼必疑我以為大至,則可不擊而走。不然,知我虛實,則勝敗未可知也。」

  定興從之。軍至崞縣,突厥候騎,見其軍來不絕,果馳告始畢,可汗曰:「救兵大至矣。」遂引走去。為人聰明英武,有大志,而能屈節下士。時天下已亂,盜賊蠭起,知隋必亡,乃輕財養士,結納豪傑,咸得其歡心。娶長孫晟之女。晟之族弟名順德,現任右勛衛,劉弘基任右勛侍,皆避遼東之役,亡命晉陽,與世民相善。左親衛竇琮,亦亡命太原,素與世民有隙,世民加意待之,琮意乃安。

  時有一人,姓裴名寂,字玄真,桑泉人也,為晉陽宮副監。

  又一人姓劉名文靜,字肇仁,彭城人也,為晉陽縣令。二人相善,當晚共宿,見城上湘傳烽火,裴寂歎曰:「貧賤如此,復逢亂離,何以自存?」文靜笑曰:「如君言,英豪所資也,吾二人相得,何憂貧賤乎?」一見世民而大奇之,謂寂曰:「唐公之子,非常人也。豁達類漢高,神武同魏祖。其年雖少,命世才也。」寂初未然之,會李密反,文靜坐李密姻屬,係於太原獄中。世民私入獄中視之,文靜喜,以言挑之曰:「今天下大亂,非湯、武、高、光之能定也。」世民曰:「安知無其人哉?但人不識耳。我來看汝者,非比兒女子之情,以世道將革,欲與君計議大事。試與我言。」文靜曰:「今主上南巡江淮,兵填河洛。李密圍逼東都,盜賊蜉結,大連州縣,小阻山澤,殆以萬數。當此之際,有真主驅而用之,誠能投機遘會,奮臂一呼,則四海不足定矣。今太原百姓皆避盜入於城內,文靜為令數年,知其豪傑之士一旦收集,可得數十萬人;加以尊公所掌之兵,復且數萬,一令之下,誰不顧從。以此乘虛入關,號令天下,不過半年,帝業成矣。」世民笑曰:「君言正與我合。」乃陰部署賓客,訓練士卒,而淵不之知也。

  及過數月,文靜得脫於獄,世民將發,恐唐公不從,久不敢言。文靜謀曰:「尊公素與裴寂最厚,激其行事,唯此人則可。」世民即出錢數百萬,餉龍山令高斌廉,使與寂博,佯輸不勝。寂得勝多,知是世民來意,大喜,由是與世民日親,世民遂以情告之。寂慨然許諾曰:「汝但放心,此事盡在於我。不過旬日,事必諧矣。」

  當日各散,寂退於私宅,寢食皆廢,無計可施。一日,逕入晉陽宮,假作驚惶之狀,正直張、尹二妃在慶雲亭側玩花,見寂驟至,謂曰:「汝自何來?」寂曰「某亦欲來折花以樂耳。」張妃笑曰:「花乃婦人所戴,於汝何事?」寂曰:「汝以為男子不得戴乎?愛欲之心,人皆有之,但分貴賤憂樂之不同耳。臣來非折花,有事特共商議。」妃曰:「吾等女流,有甚知識?商議甚事?」寂曰:「特送富貴。」尹妃曰:「何言之曬乎?」寂曰:「非也。今隋室荒亂,主上巡遊江都,樂而忘返。代王幼衝,國中無主,四方群雄竟起,僭號極多。近報馬邑校尉劉武周據汾陽宮,稱為可汗,甚是利害。想汾陽與太原不遠,倘兵至此,誰能御之?臣雖為副守,智微力弱,難保全軀,汝等何以得安?」二妃驚曰:「似此奈何?果如所言,吾姊妹休矣。」寂曰:「臣有一計,可以保之。」妃曰:「今危在旦夕,願施良策,以備不虞。」寂曰:「留守李淵,今有人馬數萬。其子世民,英雄無敵。陰自結納四方豪傑,欲舉大事,因淵不從,一時未敢動兵。吾料天下,不日必歸此人。汝二人永處閒宮,不見天日,已有年矣。何不乘此機會,侍事於淵,一則轉禍為福,二則久後非嬪即后,富貴無比,豈不為美。」妃曰:「吾姊妹亦懷此心久矣,實難啟口。又恐此人秉持忠直,見棄事泄,其時將安所適?」寂曰:「只恐汝二人不堅,不能成事。」妃曰:「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此事只吾姊妹與汝知之,勿使有滅族之禍。」寂曰:「寂之所謀,萬無一失。李淵與吾極善,每每酒通晝夜。可設一筵,安於宮側閒房,吾邀其飲,汝二人侍事音樂。此人溺於酒色,必不見卻,酒酣之際,二人扶入宮內,令彼自覺知罪,欲舉大事必諧,何難之有。」商議已定。

  次日,二妃即將明珠數顆,令裴寂密送李淵。淵得之大喜,逕到宮內致謝。寂備佳餚美饌,好酒細果,設立外房。黃昏左側,邀淵共飲,讓之高坐。二妃侍立,隨操音樂。淵大驚曰:「某乃一小臣耳,汝乃是主母,何故錯敬?事若漏泄,當滅門矣。」妃曰:「方今天下,別無英雄,惟留守耳。非敬留守之職,敬留守才德也。」李淵再三推讓,避席而起。寂隨扯之曰:「暮夜無知者,惟我四人而已,何以見疑?」

  於是四人共席,開懷暢飲。酒至半酣,寂離席潛出。淵又自飲數杯,似有相戲之狀,妃以言挑曰:「吾二人今無主,欲侍事留守,還肯納否?」淵即跪謝曰:「願當犬馬之報。」不覺酩酊大醉,立腳不定,跌於地下。二妃曰:「汝不勝杯酌矣。」此時醉眼朦朧,亦不之顧,二妃遂扶向龍牀,以被蒙面,與之共宿,極盡交態。比及醒覺,則天色已明矣。淵見臥在龍牀,黃袍蓋體,駭然報衣而起,謂妃曰:「汝二人做得好事,致我死地,汝亦合得甚罪?」二妃曰:「君請,勿怖,事已至此,惟圖其大事,共保富貴,則何傷矣。」淵心神方定。麗泉觀此,有詩云:

    高祖人稱賢哲主,姦淫宮女恨難消。

    非因襲寂多機變,只為天翁祚李朝。

  李淵自後出入宮內,一無所間。是時正值突厥入寇馬邑,淵遣高君雅將兵與王仁恭拒之,為其所敗。淵恐並得罪,甚自憂之。世民乃乘間屏開左右,說於淵曰:「今主上無道,百姓困窮,晉陽城外皆為戰場。大人若守小節,下有寇盜,上有嚴刑,危亡無日,不若順民心,興義兵,轉禍為福,此天授之時也。」淵大驚曰:「汝安得為此言乎?事泄則死無葬身之地矣。吾今執汝去告縣官。」世民徐語曰:「世民觀天時人事如此,故敢發言。大人必欲執吾告官,亦不敢辭死。」淵曰:「吾豈忍告汝,特驚汝之心。慎勿出口,使外人知之。」

  總批:世民應募,突兵不擊而走,能令人膽喪如此。文靜一見,而識其為命世之才,可謂有眼睛矣。二妃侍淵,極盡交態,豈亦知其他日必為皇帝,而故奉之耶?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