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5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五十回 郭孝恪謀退北虜 下一回→


  卻說郭孝恪自別世績,星夜齎書逕去邊塞,尋見西突厥曷沙那可汗。此可汗乃始畢可汗之弟,襲其兄位,而為西突厥,居於北地,其勢亦銳。孝恪進見,獻上真〔珠〕十顆,璽書一封。加封曷那可汗為歸義王,借兵進攻北突厥。

  當日西突厥接了璽書,受唐爵號,又見上夜明珠十顆,心中大喜,遂望西再拜謝恩,設宴管待孝恪。西突厥可汗曰:「上國天使遠來,有勞跋涉。欲借兵攻北,不知用兵幾何?」孝恪曰:「將在謀而不在多,只消精騎五百、戰將一員同我前去,足以為用,其功可見。」西突厥曰:「據足下所言,可選一大將同去攻北。吾將士雖多,奈眼前無一勇敢之人。」言未盡,只見階下一人應聲出曰:「大王何待臣下之薄也?臣雖不才,願統一軍替大王出力,助唐為用。若北突厥可汗自至,臣必生擒之;若不自至,臣必殺北兵大半。臣今令北兵不敢犯規吾西與唐矣。如不應其言,甘滅九族。」眾視之,其人乃撻里忽也。

  可汗大喜曰:「如得卿助唐攻北,孤何憂哉!」於是封撻里忽為右副元帥,便令領兵五百與孝恪同行,進攻北虜。二人領命辭別,行了數日,孝恪乃令西兵改裝物色,俱與北兵打扮相似,或五十、或一百為一隊,各使手將管領,晝伏夜行。將近北突厥之營,孝恪遂將白鵝翎令眾人各插一根於盔上,以為號記,至晚則認得是自家人馬。吩咐眾人曰:「今吾與元帥奉命攻北,汝眾各宜勉力,依吾暗號:若聽雁聲一叫,則奮力向前吶喊廝殺;若聞鹿聲一鳴,則收軍銜枚,認歸一處,潛躲勿戰,使其自殺可也。」眾人皆起拜曰:「願效死戰。」孝恪是夜將酒令眾人盡飲。夜將三更,披掛上馬,直走北突厥寨,衝開鹿角,直殺入寨中,逕奔中軍,來殺可汗。

  原來北軍中又以車仗穿連不斷環繞,不能得進。孝恪與撻里忽諸將在中軍馳驟縱橫,逢者便殺,各寨盡皆鼓哨,烽火如星,喊聲大振。忽見營中喊起,人馬驚亂,不能分辨,自相混殺踐踏,死者不計其數。孝恪從南門而殺出,北兵莫敢當。撻里忽引軍接應,孝恪領眾騎已回到征南山去。北兵恐有埋伏,不敢追襲。比及天明,北寨收點人馬,三停折了一停。不知哪路兵來。慌聚眾商議,即分開人馬,四下巡綽,跟究聲息。遂遣使持檄去報定陽劉武周處,取回人馬,防禦不測。

  卻說郭孝恪與撻里忽引兵隱入征南山,每使人探聽消息。

  忽報北虜遣人往武周處調回人馬,孝恪拍手笑曰:「李世績軍師真聖人也!神機妙算,人不可及。今北虜兵回,武周之勢必孤,果中吾計矣。」即謂撻里忽曰:「今賴汝成功,請從此相別。汝可引兵邊上往來尋綽,若擒得一卒,送至唐營,論名給賞。歸報可汗,勿與北虜相攻,結成仇恨,恐人議論我唐移禍於汝。吾之秦王神武,必不相負,異日自當報德。」孝恪與撻里忽別,撻里忽執手垂淚,不忍相離。撻里忽歎曰:「某居夷地,將謂吾主乃當世之英雄,天府之國。今觀見中國人物,實衣冠繁華之所。吾欲棄夷歸夏,恨未有計,力不及耳。」孝恪曰:「元帥且竭力事之,相見有日。」灑淚而別。孝恪領數十騎自回長安去,撻里忽與五百人馬還西突厥去了。麗泉詩云:

    三處連兵擾大唐,茂功施計散胡羌。

    更深劫寨人難辨,誰想中間暗號藏。

  郭孝恪還報大唐,秦王此時已知北突厥兵退去,料劉武周之勢必孤。於是整頓軍馬,調遣將士,盡提大兵,自龍門渡河,前去汾州之介休縣。

  探馬飛報入劉營,宋金剛升帳,眾將議曰:「今唐秦王李世民領兵已到汾州,前軍陣於介休之西,離柏辟關只隔四十里下了營寨。早乞發兵破敵。」金剛問於眾將:「誰可領兵迎敵,以探虛實?」言未絕,一人挺身言曰:「某雖不才,願領兵前迎,以擒世民,致於麾下,如拾芥耳。」金剛視之:其人身長九尺,面如噀血,虎體狼腰,豹頭猿臂。德州人也,姓尋名相,是金剛帳前一員驍將。時劉武周付軍旅之事,聽金剛自行選調軍馬。當日金剛聽其言大喜,加〔封〕副先鋒,撥馬步軍二萬,一同慕容威、耶律師光連夜便起,飛奔介休而來。

  秦王兵屯汾州下寨。尋相與慕容威、耶律師光共議進敵之策,慕容威曰:「來日可嚴整隊伍,大展旌旗,吾只消一陣,叫世民拱手來降,唐兵不戰而自走也。」尋相大喜,當晚傳令來日四更遣飯,平明進兵,務要隊伍齊整,人馬威猛,旗幡金鼓,各依次序。當日使人先下戰書,次早兩軍相近,列成陣勢於汾州之野。劉兵遠見對陣唐兵甚是勇猛,三通鼓罷,尋相乘馬而出,慕容威、耶律師光兩個押住陣腳。探了出軍,前請對陣。主將打話,唐兵陣中門旗開處,殷開山、李君實分左右而出,各持兵器,立於兩旁。次後唐將一對對分列。在門旗影裡中央,秦王金盔、金甲、金裝披掛,乘馬而出。望見對陣三將威猛,若天神之狀,秦王問左右曰:「此何人也?」答曰:「認旗上中央面赤紅鬚者,乃是副先鋒尋相,左右二人者,一個是副將慕容威,一個是耶律師光。」秦王曰:「此皆臊狗之輩,何足為事。」於是立馬陣前,使人通傳曰:「休放冷箭,秦王在此。」慕容威、師光馬上答曰:「殿下今為秦王,何自輕邪?萬一有損,切勿懊恨。」秦王以鞭指而罵曰:「汝等狗輩,侵吾境界,誓不共戴天同日月也。早早退還州郡,來降吾唐,免汝等一死。」尋相曰:「汝等敢衝突唐兵否?」

  言未畢,師光驟馬挺槍而出,秦王背後殷開山一斧直取師光。秦王視之曰:「真虎將也!」師光只待要走,慕容威弟慕容盛見師光遮攔不住,揮刀縱馬而出,秦王背後馬三保看見,一騎馬、一口刀飛出。殷開山大喊一聲,一斧砍師光於馬下,慕容盛大驚,措手不及,被馬三保一刀斬之。二將拍馬來戰尋相、慕容威,二人慌入本陣。秦王鞭鞘一指,大勢軍馬一齊掩殺,各道總管俱進,各要爭功,奮力向前,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秦王大獲全勝。

  卻說尋相敗歸本營,慕容威曰:「世民料吾軍敗,人馬懈怠,必然今夜來劫寨。可自把軍分兩路,從小路逕過,卻去乘虛劫唐寨。另伏馬軍於寨外,左右而擊之。」尋相答曰:「此機正與吾合。」遂傳令與穆雍、阮贊兩個副將聽計,相曰:「你一人各領軍五千,抄去汾州湖山之後,但見唐兵望我寨而來,汝二人便進兵去劫唐寨,不可輕進。如唐兵不來,便撤兵回。」穆雍、阮贊自去選撥軍馬五千行計。相與威曰:「吾與汝各領一軍伏於寨外,寨中虛堆柴草,只留數人。如唐兵到,放火為號,其餘劉兵皆分為兩人。」摽撥已定,各自準備去了。

  卻說秦王在寨中,喚殷開山、馬三保二人:「先聽吾令!」秦王曰:「你二人各領本部人馬去劫劉寨。」殷開山曰:「尋相亦深明兵法者也,料吾乘敗,必來劫寨,如何不防備了?」秦王笑曰:「吾正欲尋相等算吾來也,彼必有兵伏於松山之後,待吾軍去,彼必來劫吾寨矣。吾欲令汝二人領兵前去,過湖山扎住,任劉兵來吾寨。汝看火起,卻分兵為兩下:殷開山拒住山口,卻叫三保領兵殺回,必遇劉兵也,卻欲劉兵敗走回寨,乘勢攻之,彼必自相掩殺,可全勝矣。」

  開山與三保一同領計去了。秦王又喚史岳、王常各領一軍,伏於湖山要道,放過劉兵,卻從劉兵來路殺奔劉寨而去。二人領計去了,卻喚丘師利、向善志、陶武欽、武士虐四將分佈四寨,四面以擊劉兵。秦王乃虛立寨棚,寨中堆積柴草,以備號火。秦王領諸將退於後寨,以觀動靜。畢竟還是如何?

  總評:三處兵連擾唐,若謀退北虜,則武周之勢必孤,此孝屬尋見西突而借兵以攻北也。幸有撻里忽助唐為用,卒至成功。驍將尋相,料唐必來劫寨,吾亦乘虛劫其寨,殆明兵法者為。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