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5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一回 世績大破王行本 下一回→


  卻說劉軍副將穆雍、阮贊黃昏離寨,迤邐前去。二更左側,遙望山前隱隱有軍馬行動,阮贊自思慕容威果有神算,料是唐兵,遂催兵。進到唐寨之時,約三更後,望見唐寨棚,阮贊首先入寨。但見並無一人,料道中計,便撤退軍。寨中火起,卻等兵到,自相掩擊,軍馬大亂。寨外丘師利、向善志、陶武欽、武士虐四將四路兵起,阮贊掩殺,卻合兵從大路而大奔走。當先一軍殺到,為首大將乃馬三保也。阮贊等兵奪路而走。當先一軍殺到,為首大將乃馬三保也。阮贊等兵奪路而走,前面殷開山攔住,又殺一陣,兵折大半,喊聲動地,殺到劉寨。時劉寨中只道劫寨兵來,放起號火,尋相卻從左邊起,慕容威右邊至,兩下自相掩殺,卻不知背後唐兵三路殺來。中央是殷開山等兵,左邊史岳兵到,右邊王常兵到,喊殺不絕。劉兵大敗,退走數十里,秦王方始收兵,殺死劉兵極多,大獲勝捷,俱各收聚。卻說尋相折了慕容盛、耶律師光兩個左右護臂,勢孤力窮。

  即時秦王遣人請李世績商議:「如今尋相兵敗將亡,可乘勢追之,則劉兵頓失銳氣,不敢拒敵矣。」世績曰:「尋相雖然兵敗,宋金剛、尉遲敬德之軍不曾搖動半個,倘或去追,彼軍從後抄出,截斷歸路,兵必自亂。」秦王曰:「吾並敬德之名,未曾會面,正欲臨陣以觀其動靜,方好行事,何可不進?」世績:「金剛、敬德目下必然自來,且宜堅壁固守,不與之戰。」秦王曰:「吾兵今得全勝,賊已遁去,正宜進兵,與劉將共決雌雄,恢復中原,在此一舉,何以堅壁不戰?則示弱矣。」

  世績曰:「不然。武周兵勢尚大,難在一時便能剿滅。喜得北突厥之兵今已退回,惟有王行本歸附武周,吾與李靖領兵星夜進攻蒲坂,必斬行本之首來獻殿下。先去武周羽翼,以孤其勢,然後進兵,彼則不戰而自疲矣。」秦王聞言大喜,即令世績、李靖二人領兵一萬而行。二人去訖,秦王遂深挑溝塹,按兵不動,安撫居民,使其復業耕種,掛榜禁約,軍士與民秋毫無犯。

  隨遣殷開山、李君實率領兩鎮人馬輪流巡綽,往來汾、濕之間,衝其心腹,左右攻擊,以勞其兵。又遣長安道總管程知節領大鎮人馬抄掠劉兵糧運,焚其積聚。自此武周糧盡計窮,兵勢漸衰。

  卻說工部尚書獨孤懷恩被敬德所執,投武周處,旬日逃回,來見秦王,稱言非臣不忠,乃力不足耳。秦王大喜,復遣懷恩同李靖等去攻王行本。兵至蒲坂。當日小卒飛報,行本大驚,一面差人送書武周求救,慌點本部人馬出城與唐兵相迎。世績親自立馬陣前,曰:「汝等何故反背朝廷以附賊?」行本曰:「汝亦背主之人,何敢責人也?」世績曰:「李密斗筲之輩,建德強寇之徒,二人皆非成立者,吾故棄之,不似汝阿附臊狗奴也。」即回顧左右,曰:「誰與吾擒此賊?」言未畢,獨孤懷恩驟馬挺槍而出,直取行本。戰不數合,李靖見懷恩遮攔不住,縱馬而出,與懷恩二人夾攻。行本大敗,走入城內,堅閉不出。世績令軍士圍城,四面攻打。行本曰:「吾觀唐兵,勢大難敵,吾命該橫亡,不可逃矣!當自縛前去唐營,任其剮割,救蒲坂一郡百姓之命。」

  言未絕,一人進前言曰:「將軍久鎮蒲坂,人民感德。今世績、李靖之兵雖廣,未及便入城牆,將軍與百姓堅守勿出。某雖不才,願施小策,教世績等死無葬身之地。」眾視之,乃東海人也,姓荀名賜,字天與,現為校尉從事。行本問解救之策,賜曰:「某當親往見劉王,命起兵來救援。更得一人往北突厥求救,二路軍馬在外夾攻,唐兵必退矣。」

  行本大喜,遂寫告急書二封,商議突厥叫誰可去,一人出曰:「某願往。」眾視之,乃是杜陵人也,姓霍名信,字可立,與荀賜共為校尉,隨侍行本。嘗與議論軍事,甚得敏捷。行本聞言而喜,先遣霍信去北突厥了,然後命荀賜去見劉武周。行本率兵守城,以備攻擊。不數日,霍信回報,言北突厥與武周絕其和好,被郭孝恪用計□□回兵去了,荀賜已被唐人伏兵半路執而殺之,因此武周救兵不至。

  世績令人旦夕攻擊,終是小城難守,行本糧盡,軍士疲困,只得開門出降。世績有顧戀之意,欲釋以不死,用以為將。李靖、懷恩二人力譖曰:「不可,狼子野心,難以為用。此人眼有稜角,面有斜紋,久後必反。獨不觀其仕隋以附賊乎?」遂令推出斬之,隨領其眾。世績與李靖、懷恩權鎮其地,遣人送行本首級飛報秦王。

  秦王大喜,見武周外援已絕,糧草不通,人有離心,在寨中問左右曰:「近聞柏壁關道路險易,吾欲自去觀金剛營寨,以探虛實。」丘師利曰:「不可。柏壁關是尉遲敬德把守,倘有伏兵,奈何?」秦王曰:「天神祐我,吾何懼焉。」當日黃昏左側,遂全裝貫帶綽槍上馬,丘師利、向善志、馬三保、武士虐共數百人,乘月光跟秦王出寨。行有十里之地,果見樹林茂盛,兩旁道途壁立。秦王猛然暗思恐有埋伏,乃就半路留下向善志、丘師利二人,領著一萬精兵,屯紮不進,以備救應。

  吩咐已畢,勒馬回顧諸將曰:「吾欲直抵關前。」眾將皆擋不住,遂同轉過山坡南望。樹林中伏路小軍飛報金剛云:「李世民親引數十騎直抵關前來觀寨。」金剛曰:「此必是世民誘敵之計,不可追之。」敬德踴躍於前曰:「此時不擒何待?」遂自引兵拍馬而來,欲捉秦王。不知秦王還□得否。

  總批:唐兵三路殺來,劉兵焉得不走,即尋相亦折了兩個護衛,勢孤力窮矣。秦王欲與敬德共決雌雄,豈曰堅壁不戰乎?獨怪王行本歸附武周,以為羽翼,績一舉而大破之,不亦快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