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6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六十五回 竇建德大戰唐兵 下一回→


  秦王叫備馬,點起數萬人馬,蜂湧而進,秦瓊、史大奈隨後趕來。時值夏月,連晴不雨,日中軍皆畏熱,口渴爭飲,各無戰心,正不知多少軍兵。夏兵棄馬拋戈而走,喊聲大震,鼓角齊鳴,夏兵自相踐踏,死者不計其數。秦王得勝,迤邐趕去。

  背後建德部將宋明引軍殺來,正值秦瓊手持雙鐧,直取宋明。

  宋明挺槍來迎,只一合,被瓊一鐧砍於馬下。後面唐兵大至,夏將曹詳自挺槍出,與瓊戰十合以上,瓊回馬走,詳趕來,被瓊使拖鐧計,砍曹詳於馬下。軍士大敗。時夏將鄧穆、郝海二將在汜水七營未動,知夏兵敗,唐兵後面湧至,諸軍各有懼色。

  郝海大怒曰:「食君之祿,命終於君,何況群賊哉!」遂上馬引一千人殺來。鄧穆見郝海如此,亦引兵前來,正與陶武欽你我混戰。竇建德在後寨見唐兵大至,遂自引大隊軍前來看陣,正見郝海與史萬寶攪作一團廝殺。程知節、白士讓兩支軍到,把建德圍在垓心。秦王在高阜處見圍住建德,見兩員將當頭死戰,秦王曰:「何不入去衝開建德手足而擒之?」言未了,一將應聲而出,乃尉遲恭也。恭驟馬提鞭殺入軍中,把建德兵衝做兩斷。

  卻說曹旦從軍中殺出到坡下,人不見建德,再回馬從陣前又殺入來,問本部軍:主人在何處?」軍指兵馬厚處,旦挺身殺入。見了建德,問:「主公何不隨某出陣。建德跟旦殺出。旦到坡下,回頭又不見建德出。第二遭又尋見建德,言弓箭多不能出,旦曰:「陛下在前,某在後,可以出重圍。」曹旦橫身左右遮護,身被數箭,箭透重鎧,救建德到坡下。徐天然引軍來到,建德曰:「吾得曹旦二番解救,得脫虎口,郝海在垓心,如何得脫?」曹旦復番身再殺入陣中,救出郝海,二將各帶重傷。徐天然叫亂箭射住後兵,都救諸將回陣。

  卻說鄧穆和陶武欽大戰,後面無接應軍馬,被陶武欽趕到山谷樹林邊,再欲回頭交戰,被樹林扒住袍袖,因此被陶武欽斬之。秦王見建德走脫,自於馬上奪戰鼓發擂,盡驅兵將坡下對射。徐天然矢盡正慌,忽山坡後一大將姓周名獻夫引軍到,一陣射退,兩下收軍。建德見鄧穆身死,哀痛至切,情感三軍。

  後人有詩贊鄧穆云:

    鏖戰唐兵血刃紅,殺身報國盡孤忠。

    將軍一死雖常事,取義捐生萬載功。

  建德收敗殘軍馬退歸營寨,軍心惶惶,各寨軍多逃散。李世績獻計於秦王,世績曰:「吾料建德兵敗,必不從大路而走,正北山路險峻,必投此小路去也。先喚孫義將五千精兵伏於城北二十里,但有敵軍至不可擊,只可隨後掩之。其軍無戀戰之心,必走牛口谷,卻令白士讓亦將五千精兵四散伏於牛口谷山僻小路,可成事也。其餘大路吾亦調遣已定,建德走谷中無慮矣。」秦王曰:「建德新敗,只恐其軍不動。」世績曰:「可佯言調發人馬,分路過河,一路取河北,卻攻樂壽;一路去取曲陽,斷建德去路。以此言達知,則建德驚惶,分動兵勢。趁兵分動時,一擊可擒建德也。」秦王用其謀,被打草眾軍四邊揚言,故令建德軍聽知。

  軍來寨中,報說秦王分兵兩路,一路取樂壽,一路取曲陽去也。急遣將袁良分兵二萬救樂壽,遣呂潮分兵二萬救曲陽,連夜起行。秦王使細作探聽,知建德兵動,秦王分大隊軍馬八路齊出,直衝夏營。北軍發動,俱無戰心,首尾不能相顧,夏軍大潰。建德披甲不迭,飛身上馬,曹旦等後隨。敬德、叔寶、史岳、王常四員將引二千餘馬軍早來趕建德渡河,四下兵合,各自爭攻。建德盡棄圖書、車仗、金帛,身彼重鎧,左右遮護,飛身奔走。唐軍追及,見路上遺下之物,俱來拾取,遂得走入山谷中。後面唐兵復來捉獲建德,未知性命如何。

  總評:建德部將宋明雖引兵來戰於唐,無奈秦瓊之持簡拖簡直取宋明而砍曹詳也。及知節、士讓圍建德於垓心,若非旦之幾番解救,何能出重圍而到坡下乎?孰意又被世績獻計佯言調發人馬,以分動其兵勢,則夏軍豈得不大潰邪?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