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六十六回 建德敗走牛口谷 下一回→


  建德回顧左右,約有二百餘人,自於馬上問曰:「此地何名?」旁有識者,答曰:「此名牛口谷也。」建德聞言大驚,仰天歎曰:「吾合休矣!近聞軍中謠言云:『豆入牛口,勢不得久。』斯言正應吾姓竇,敗走入牛口谷,實上天亡我之兆,似此奈何?」左右曰:「此等皆山僻小路,可以入樂壽。」建德曰:「後面唐兵大至,難出谷口,可急走此路。」遂躍馬前進。約走二十里,山奄內喊聲大震,一彪軍出,當先一員大將,乃李靖也。策馬持槍大叫:「建德早降,免汝一死!」建德大怒,身雖無甲,亦持刀戰之。孫義便走,建德乘勢追殺,四下精兵皆起。建德急走,背後孫義掩殺,行動已將五十餘人。

  又行三四里,前面鼓聲震地,一軍擺開,當先唐上將白士讓驟馬橫刀來戰建德。建德大怒,縱馬迎之,戰不三合,建德敗回小路而走。兩旁樹木紛雜,蘆葦亂草。時及黃昏左側,正走之間,喊聲舉處,兩下伏兵皆持長鉤套竿,一齊並出,先把建德坐下馬絆倒,建德身離雕鞍,已被楊武威所獲。背後史岳、王常、敬德、叔寶、劉德威、陶武欽精兵皆至,四下圍住,孤身獨戰力盡,建德被執。

  秦王自引諸將直到谷內,聞已擒建德,秦王乃大喜,聚眾將於帳中。少時,楊武威擁建德至前,秦王曰:「久仰盛德,與汝瓜分天下,本自無仇,吾討世充,乾汝何事?公平昔自以天下無敵,今日被吾所擒,有何理說?」建德曰:「吾不自至,汝亦必來相請,今日誤中奸計,但有一死而已。」秦王曰:「此言有理,吾若肯容,諸將因汝損了許多氣力,亦不肯容耳。」秦王交推過曹旦來,秦王問曰:「你有何言?」旦終不答,秦王怒,推出斬之。秦王回顧世績曰:「建德欲何如?」績答曰:「此子志勇,非屈人下者,大王可解送入長安,請旨發落。」

  秦王從之。時鄭將王琬、長孫安世因求救建德入不得城,雜在夏兵陣內,二人亦被擒,秦王令監在軍中,只將建德陷在檻車,遣人押赴京師。唐主罵曰:「朕待汝不薄,何生異心,替別人出力也?」建德曰:「吾與王世充有同契之義,故患難相救。汝亦奪隋城池,反說我有異心,何也?」唐主大怒,喝令武士擁出斬於長安市上。建德不言,引頸受刀,年四十九歲,時武德四年夏五月也。史官有詩贊建德云:

    貝州竇建德,飄然迥出群。

    假仁安百姓,全義動三軍。

    創業心尤重,求賢禮亦勤。

    雖然起自盜,河朔號明君。

  後建德妻曹氏,與其左僕射齊善行以騎數百走還名州。餘黨欲立其養子為主,善行曰:「夏主奄定河朔,號為盛強,今一出不復,非天命有歸哉!不如委心請命,無為塗炭生民也。」遂分府庫金銀,散給將士,令各歸鄉井。善行乃與右僕射裴矩率官屬及建德妻曹氏奉山東地、並傳國王璽來降。建德起兵才六年而亡。史官贊建德曰:煬帝失德,天丑其為,生人吁辜,群盜乘之,如績毛而奮。

  其劇者,昔李密因黎陽,蕭銑始江陵,建德連河北,王世充據東都,皆磨牙搖毒,以相噬螫。其間亦假仁義,禮賢才,因之擅王僭帝。所謂盜亦有道者,本夫孽氣腥燄,所以亡隋,觸唐明德,折北不支,禍極凶殫,乃就殲夷。宜哉。

  卻說王世充在城中日夜望夏兵解救,欲衝突出戰。唐兵城外圍繞,水泄不通,況城中無糧,人想食,至以水沮泥去礫,取其浮土,揉米屑為餅,軍士爭取食之。過數日後,人皆病腫,半死半不死,強弱相藉,倚於路傍。其尚書郎盧君業、郭子高等不食泥餅,並皆餓死。手下只有一千餘人,多有帶傷之士。

  鄭主與薛德音商議:「似此如何?」德音曰:「且只堅守。」

  忽報:「城下有人叫休放箭,有話來見主上。」鄭主叫放入,乃司馬安世也。哭拜地下,言曰:「臣與王琬近奉聖旨,往夏求救。夏主即諾,慨然領兵來到。不料世績用計殺敗夏兵,誘入牛口谷中,夏主被擒,今已解送長安去了。臣與王琬雜在陣內,被軍人執見秦王,釋以不死,只留王琬監在軍中為質,特遣某還,報知兵敗。仍傳言陛下,危在旦夕,若順於唐,復領此地,以保全家。今事勢已迫,願陛下再圖良策。」

  鄭主大驚,曰:「不想夏主亦敗於世民之手,今雖勢盡,誓殺此賊,以伸己志。」隨召眾將商議。薛德音曰:「楚國朱粲與陛下有舊,現居菊潭,有雄兵數萬,可遣使求救彼處。此人仗義,必來相助。」鄭主曰:「一杯之水,安救一軍之火?況粲居山城,民心未定,不敢造次興兵,恐失所守,自衛不暇,安能救我乎?」德音曰:「陛下言者錯矣。一星之火,能燒萬頃之薪,兵在謀而不在多耳。昔晉謝玄以五萬兵而破符堅百萬之師,亦惟以智方能成其大事。今楚盡驍勇謀略之士,若不求救,坐以待死矣。」鄭主曰:「汝言甚當,誰可往菊潭求救?」孟孝義應聲出曰:「某當一往。」鄭主曰:「但不得透重圍矣。」孝義曰:「視死如歸,何所不至!」鄭主即修書與孝義密藏,令王德仁送出。開城門,德仁先殺出,正遇唐將史大奈,被殺敗。孟孝義乘勢殺出重圍,投菊潭去訖,王德仁退入城中堅守。不知後事如何?

  總批:建德敗入牛口,隨被唐將揚武威所獲,時背後精兵皆至,孤身豈能獨戰乎?其不就擒未之有也。雖而世充在城中日夜望夏兵來一救,然不料夏兵已為李世績所敗,誘入牛口,而不可出云。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