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7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七十二回 黑闥箭射羅士信 下一回→


  先說宇文歆歸寨,傳下號令,連日四更造飯,五更結束,平明離寨,取左邊小路而進。

  卻說羅士信歸到寨中,暗使人探聽宇文歆甚時起兵。探事人回報:「來日四更造飯,五更結束,平明出寨。」士信暗地吩咐,叫軍士二更造飯,三更便起,比及平明,要到高雅賢寨前。原來兩個分定,宇文歆打范願寨,羅士信打高雅賢寨。唐寨都在洛水界口屯住,相隔五七里遠,因此不聽得。當夜士信叫軍士悄地都餐了一頓,馬摘鈴,人銜枚,卷旗掩鼓,如偷營劫寨相似,前後離寨。

  前進到半路,士信自思:「先去打高雅賢寨,不顯我強,不如先打了范願寨,將得勝之兵打高雅賢寨,兩場功勞,都是我的。」就馬上傳令,叫軍士都投左邊山路裡去。天色半明,離范願寨不遠,叫軍士少歇,拼搠金鼓旗幡,槍刀器械。伏路小軍飛報入范願寨,范願已自整備了,等候多日,一聲鼓響,三軍上馬,殺出寨來。羅士信縱馬提刀去迎范願。二將交馬,戰到二三十合,劉兵分兩下來襲唐軍。後面唐兵走得力乏,擋抵不住,退後便走。士信聽得背後陣腳自亂,撇了范願,撥回馬走,唐軍大敗,劉兵隨後趕上。走不得五六里,山背後鼓聲震地,高雅賢一彪軍從肋羅裡截住,兩員劉將背後叫:「快下馬降!」士信正走,馬忽前失兩蹄跪地,翻筋斗掀將下來。高雅賢馬先到,挺槍來刺士信。槍未到處,弓弦忽響,高雅賢倒撞下馬,後面范願來救,忽一員將從山坡上跑下馬來,厲聲大叫:「宇文歆在此!」舞刀直取范願。願抵敵不住,望後便走,歆乘勝趕去,劉兵大亂。宇文歆這支軍馬救了士信,殺敗了范願,直趕到寨前。願回馬與宇文歆再戰。戰不數合,後面軍馬擁將上來。願不入寨,去了左寨,卻引敗軍來投右寨。見寨中旗幡各別,范願大驚,兜住馬看時,當中一員大將,金甲錦袍,乃太子建成也。左邊劉德威,右邊杜伏威。卻好走數里,兩邊路狹,伏兵起,撓鉤搭槍鉤住,活捉范願。原來卻是羅士信自知罪犯,無可解釋,收拾敗軍投大路伏兵在此,正等得著,將索縛了,解投太子寨來。

  卻說宇文歆來見建成,說士信僥倖,亂了軍法可斬。建成叫喚士信,士信解范願至。建成曰:「雖然有罪,此功可贖。令士信拜謝宇文歆活命之恩,今後無得爭功。」士信頓首伏罪。

  建成言曰:「囑咐宇文歆等在意立功,收了黑闥,表奏朝廷,請功受賞。」押過范願到寨前,建成問曰:「汝肯降否?」願曰:「既蒙免死,如何不降。某與黑闥皆是夏將一體之人,特因朝廷不容,欲征我等,故相與謀反耳。如蒙放免前去,招安黑闥來降,就獻洛川。」

  建成大喜,便賜鞍馬衣服以送之。羅士信曰:「此人不可放免,若脫身一去,不復來矣。」建成曰:「吾以誠心待人,如其不來,是彼之意也,不必計較。」范願回肥鄉見黑闥、徐友諒,不說建成放回,只說被我殺了數千,奪得馬匹回來。黑闥聽知折了高雅賢,心中驚慌,忙聚眾商議。忽偽將郝元輔、項繡二人領一千人馬來到肥鄉。劉黑闥接著,說失了前寨。郝元輔曰:「若後兵臨城,難以拒敵,汝等有何高見?」黑闥曰:「城東南邊有一條山僻小路,最為緊要,某自引一軍守之,汝等與唐兵戰,誘入彼處,勿得有失。」

  卻說建成欲引軍前進,元吉交問前至肥鄉有多少路,左右盲只隔六十里,山北有條大路,正取肥鄉。東門山南有條小路,卻取肥鄉西門,兩路皆可進。元吉領羅士信作先鋒,取山南小路而進,建成領宇文歆作先鋒,從山北大路而進,並到肥鄉取齊。

  原來細作飛報入劉寨,言唐軍分兩路而來攻城。劉黑闥引三千精兵先來小路埋伏,見士信軍過,山坡上一聲炮響,兩下箭發,射死羅士信,眾軍湧塞,進退不得,死者太多。後面元吉催兵欲鬥,為是山路逼窄,廝殺不得,又被黑闥截住歸路,只得高阜處用強弓硬弩射之。元吉正慌,左右告言不如投奔肥鄉城下,取大路回寨。元吉曰:「也是。」當先開路,殺投肥鄉下來。塵埃起處,前面一軍殺來,元吉大驚,拍馬舞刀,呼軍死戰,乃偽將郝元輔、項繡兩騎馬當先引數千軍馬來到,後面黑闥殺來,兩下夾攻,元吉被圍在垓心。

  正無路出,中間郝元輔、項繡後面軍自亂,二將慌回去救,元吉乘勢趕去。當先一將,舞刀大叫:「殿下!吾特來救你!」乃宇文歆也。兩個夾攻,卻殺敗郝、項二將,衝去肥鄉城下。

  徐友諒引軍殺出去,被建成當住接應,宇文歆、元吉翻身便回。

  建成比及奔到,黑闥軍又從小路出,趕殺的是徐友諒、郝元輔、項繡。建成守不住二寨,且戰且走,奔回相州界口。

  劉兵得勝,迤邐趕來,人困馬乏,哪裡有心廝殺。看看走過界口,黑闥一軍追趕至急,忽左邊衝出劉德威,右邊衝出杜伏威,二將引三千生力軍截出殺進。黑闥便走,趕二十里,奪回戰馬極多。建成一行軍馬再入洛水,知羅士信被箭射死,宇文歆曰:「今番折了士信,黑闥必然來欺敵打洛水,如之奈何?不如往長安取秦王再添人馬,來議收賊之計。」

  正說間,人報黑闊直引軍臨城下搦戰。元吉、宇文歆皆要出迎,建成曰:「晦氣新旺,只宜堅守,以待秦王來。」二人堅守此處,建成修表,遣人直往長安,報知唐王,取秦王去。

  其人領了書,辭建成投長安來。  

  總批:先范寨而後高寨,此士信欲顯已之強耳。豈知范願已整備多時,唐兵力乏,乃當抵不住乎?向非得宇文這枝軍馬來救,必不能活擒范願,以贖其罪矣。卒之士信軍過山坡,而竟射死於黑闥之手,悲夫!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