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7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七十三回 肥鄉城唐兵大戰 下一回→


  卻說唐主在長安,時當十一月,聚群臣會宴於武德殿。是日杜伏威奉表,報太子兵討黑闥不能取勝,務令秦王前來攻敵。

  唐主大驚,即以表示秦王。秦王曰:「既然兄弟在洛水進退兩難之地,請世民不容不去,目下便行。」唐主曰:「益兵多少?」秦王曰:「只領五萬兵足矣。」唐主從之。

  次日,秦王領兵起行,日期令人先去報知建成,交會肥鄉。

  建成與眾商議:「今秦王領兵會於肥鄉,水陸舟車已於十一月十五日起行,此時將及行到,我等便可進兵。」宇文歆曰:「黑闥每日搦戰,每日不出,彼軍懈怠,不做整備,今夜分兵劫寨,勝如白晝廝殺。」建成從之,交宇文歆引兵取左,元吉引兵擊右,建成自取中路,當夜三更,三路軍齊出。黑闥果然不做整備,正劫中寨,火光競起,劉兵奔走,連夜直趕到肥鄉城中,兵出接應入去。建成還於中路下寨,次日,引兵直到肥鄉城中。軍兵不出,建成圍住攻打,晝夜不絕。城中商議,黑闥曰:「盡叫他攻打得力乏,然後以兵擒之,建成可擒也。」

  攻城到第四日,建成自提一軍攻打西門,卻是肥鄉城背後,宇文歆、元吉在東門攻打,南北二門放軍眾走出。南門是山路,北門是水路,因此不圍。黑闥望見建成在西門下騎馬往來,指麾打城,從辰至未,人力俱乏,卻道要退,黑闥交郝元輔、項繡二將:「引軍出北門轉出,與宇文歆、元吉交戰,我引軍出南門轉西,早捉建成。城內盡數撥民夫上城擂鼓助喊。」見紅日沈西,叫後軍先退,眾軍方回身,城上一片聲喊起來,南門內軍馬突出,黑闥迳入中軍,來捉建成。軍馬大亂,宇文歆、元吉又被郝元輔、項繡敵住,兩下不能得救。建成敵黑闥不住,撥回馬望山僻小路而走。黑闥從背後趕來。看看趕上,建成獨自一人一馬,黑闥引數十騎趕到。建成正望前盡力加鞭,忽山路一軍突出,建成馬上叫苦:「前有伏軍,後有追兵,天亡我也!」向前去時,當先一人飛轉而來,乃程知節、秦叔寶也。

  原來秦叔寶先從小路殺來,當日卻望見塵埃起,知是與劉將交兵,叔寶當先而來,建成亦不合死,卻好這裡撞見,便與黑闥交兵。兩員將戰到十合,背後程知節引兵大進,黑闥火急,回身便走。叔寶一陣直殺到城下,黑闥退入城,拽起吊橋。後人有詩歎曰:太子乘危一騎行,劉軍追急繞山城。

    蒼天終佐唐儲嗣,又遇秦瓊救駕兵。

  叔寶回見建成曰:秦王後面未到,恐殿下有失,特令吾二人先來,不想於此救駕。」建成曰:「非汝二人見救,吾安能至此!」即脫身上黃金鎖子甲以賜之。

  正待飲宴之間,哨馬回報宇文歆、元吉和劉將郝元輔、項繡交鋒,城中徐友諒、程世良又引一軍來戰,二將雖勇,軍士先走,因此當抵不住,大敗東去了。叔寶曰:「卻好,想這廝卻從繞城來,我分兵兩路,叔寶在左,建成在右。」徐友諒、程世良見後面喊起,慌退入城。郝元輔、項繡商議:不如倒戈卸甲投降,因此二人降了,逕將本部軍兵前來建成寨前投降。

  建成准降,因此收軍,近城下寨。

  卻說黑闥見二人降了,心中憂慮,徐友諒、程世良曰:「兵勢已急,不決一死戰,如何將兵退?可用奇計敵之。到來日引一萬軍搦戰,佯輸詐敗,引轉城北,二將軍內可用一人引軍衝出,截斷中軍,可獲勝矣。」徐友諒曰:「程將軍相輔守城,某來日決一死戰。」約會了此日,黑闥引數千騎出,人馬搖旗吶喊搦戰。秦叔寶曰:「某願捉黑闥。」上馬提鐧,逕出陣前,更不打話,與黑闥交鋒。戰到十餘合,黑闥詐敗,叔寶趕上,黑闥繞城走,叔寶盡力追之。兵未及半,徐友諒引軍截住,黑闥兵回,正把叔寶圍住在垓心裡,進退不得。比及建成引一軍救,忽一隊從江邊殺到,正遇徐友諒。當先一員大將,挺鞭躍馬,與友諒交鋒,只一合,生擒友諒,殺退敵軍,救出叔寶。

  叔寶視之,乃尉遲敬德也。叔寶曰:「秦王何在?」敬德曰:「先使我來解救。」此時與建成相見了,黑闥見擒了徐友諒,自退入城去了。

  總批:秦王領兵會於肥鄉,建成攻其西,元吉攻其東,無奈人力俱乏,卻被黑闥迳入中軍來取也。不想天意助唐,叔寶於此救駕,彼郝、項二將焉得不倒戈卸甲而投降乎?及友諒生擒,則黑闥雖勇,亦為之退舍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