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七十四回 建成平定河東府 下一回→


  叔寶回寨中,見建成、秦王引諸將已立寨中,叔寶下馬來參秦王,秦王大喜。敬德解押徐友諒見秦王,秦王令降,友諒降了,秦王問城中再有幾人為將,友諒曰:「城中將士雖多,乃烏合之眾,不打緊事。獨有劉黑闥勇力,不可輕敵。」秦王曰:「賊輩糧盡,必來決戰,先捉黑闥,然後取肥鄉。」友諒曰:「此間一帶正靠洛水,其水太急,前面寨佔山腳,其形最低,可先乞五千軍各帶鍬鋤,寅夜往沿河遷決洛水之水,可盡淹死黑闥之兵也。」秦王曰:「此計亦善,須看空而便行,勿令知覺。」遣李藝領兵接應,去辦決河器械。世績問城東門這條橋名甚,徐友諒曰:「此登雲橋也。」秦王同世績乘馬來橋邊,沿河看了,回寨中,世績喚宇文歆、殷開山:「引一千槍手左右埋伏,黑闥若從山東小路而來,秦叔寶引一千軍伏在那裡,黑闥到,就彼處擒之。喚敬德伏於登雲橋北,等我與秦王引黑闥過來,便拆了橋,卻勒兵於橋北,搖旗為勢,使黑闥不便望北走。若奔南去,必沿河以渡,雖有李藝在彼,卻好中計。」調遣已定,二人自去誘敵。

  卻說黑闥交眾將守城,自與程世良為前後隊,黑闥為前隊,世良為後隊,出城迎敵。秦王列一隊,不整不齊。軍士過登雲橋來,與黑闥對陣。秦王乘馬而出,兩邊百餘騎簇捧,遙指黑闥曰:「建德、世充引數十萬之眾,尚被吾所擒,今到此處,何不降之?」黑闥看見秦王軍旅不整,馬上冷笑,說秦王、李〔世〕績用兵原來有名無實。把槍一招,大小軍校一齊衝殺過來。秦王勒馬退走,黑闥背後趕來。過了登雲橋,建成軍在左,元吉等諸將皆在右。黑闥知是中計,急回軍時,橋已斷了,欲投北去,敬德一軍隔岸擺開,因此投南邊沿河而走。秦王背後回兵掩殺,黑闥勢不能支,遂先逃命。餘眾尤在戀戰,忽李藝決堰水大至,人馬難行,後面追之不及,暫停而止。及河水退時,黑闥已走一日矣。

  時太子遣將星夜追趕黑闥,黑闥奔走,不得休息,行至饒陽,手下從者才百餘人,饑餒尤甚。一簇人馬攔路,黑闥曰:「吾合休矣!」又見一群哨馬衝到,方認得是所署饒州刺史諸葛德威軍馬,黑闊方心安。德威接著,言道:「雖知大王兵敗,不敢遠離,恐失所守。」黑闥曰:「吾腹內饑甚,可速進飲食,方與汝談論兵事。」接入饒陽城內,黑闥坐於正堂,德威禮畢,暗地令埋下群刀斧手在兩傍幕下左右,捧獻盤淆。黑闥食尚未畢,德威大呼曰:「何不下手?」兩傍擁出武士數十,蹌上堂來,將黑闥捆縛,隨即送諸唐營。

  建成大怒,喝令武士斬於洛州。黑闥臨刑歎曰:我幸在家鋤菜,乃為高雅賢所誤至此。」黑闥年三十四歲而亡,時武德六年十一月也。後人有詩云。

    黑闥交兵血刃紅,殺身報主盡孤忠。

    將軍一死雖常事,顯得芳名萬載功。

  建成兄弟既斬黑闥,悉平河東之地,班師還入長安,進見唐主。大喜。各人論功升賞,自此軍民安息,遠近地面分兵按察,悉皆平寧。

  卻說秦王既與建成、元吉有隙,以洛陽是形勝之地,恐一朝有變,欲出保之,乃奏唐主,請以行台尚書溫大雅先出鎮洛陽。唐主從之,當日齊王元吉亦因御園試槊,被秦王面叱,每懷舊怨,雖欲謀害秦王,奈唐主在上,不敢造次。至是來至東宮,與太子建成商議,欲謀秦王之事。魏徵進曰:「今日雖然平定河東,又顯是秦王之功,可早定計,以濟大事。」建成曰:「似此奈何?」微曰:「乘今收復劉黑闥,設一筵會為賀,夜請秦王赴飲,以酒鴆之;事若漏泄,就於席上殺之,大事遂定。」建成曰:「世民牙爪極多,有變何以得安?此事似不可行。」征曰:「大事一決,牙爪皆臣,何懼之有?」元吉曰:「事變已迫,早圖則坐安天下,遲則吾兄弟皆為泉下之鬼矣。」時王圭在側,亦力贊,建成方有相從之意。

  是日,遣人到西府請秦王,秦王欣然應允而來。三人相見大喜,建成曰:「適來收賊,深借吾弟之力,一向未曾報德。今夜稍暇,特備蔬筵,邀弟共飲,少敘片時間闊之情。」秦王曰:「收賊俱為國之計,何預吾事。一者父皇洪福,二者吾兄虎威,小弟固當相賀,如此見擾,何以克當?」元吉曰:「但得四海清平,吾等兄弟終日一醉,有何妨礙。」秦王曰:「然。」於是三人細訴衷情,分坐而飲,左右各執一壺,斟酒侍立於側,獨以一壺藥酒斟與秦王飲之。

  酒行數巡,魏徵與王圭商議曰:「事在掌握之中,可速下手。」便叫張達舞劍,達拔刀曰:「筵間無樂,願舞劍為戲。」秦王手下見張達目擊秦王,馬三保掣劍出曰:「舞劍必須有對,某請伴之。」二人對舞,三保目示建成、元吉以目顧後,祁子蓋便拔刀出曰:「舞劍必須有錢間挑心者。」遂縱步舞入。

  早有人報與世績,世績慌使殷開山、秦叔寶、尉遲恭各執利器搶入曰:「我等當群舞,以助一笑。」秦王大驚,掣左右所佩之劍立於席上曰:「吾兄弟相賀痛飲,並無疑忌,又非鴻門會上,何用舞劍而為亂乎?不棄劍者亦斬之!」建成佯言叱曰:「弟兄相聚,何必帶刀?」盡命去之,眾皆紛然下堂,遙間盡除兵器。元吉喚諸將士上堂,以酒酬傳曰:「深感吾兄不忘骨肉,共議大事,豈有二心?汝等勿驚疑,開懷為樂,有異心者,絕滅子孫。」眾將皆頓首再拜。

  總批:建成兄弟平定河東,此正寇賊滅息,宇海清夷之日也。無何,齊王元吉因御苑試槊之怨,至是,與東宮謀害秦王,不意王、魏二人不能以死諫,而反欲贊成之。拔劍之舞,一如鴻門之會也;兄弟相聚,一如敵仇相對也。故曰:王、魏先有罪而後有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