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8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八十四回 薛仁貴降服火龍 下一回→


  仁貴同嫗行了一程之地,嫗乃手指曰:「前面高山辟處,便是蛇所,吾只於此田野中致祭矣。」仁貴曰:「待吾自去,看有動靜否。」遂縱步前進。果是山深樹密,惟聞嬌怯怪禽;地僻人稀,何有猙獰猛獸。

  仁貴正在顧盼嗟訝不已,忽聞一陣風聲,吹得山搖樹動,草木分開,一道紅光燦爛,現出一大蛇,身長數丈,露口撩牙,似龍吟虎嘯之狀,衝至面前。仁貴手持佩劍,大喝一聲曰:「妖精!汝來看吾斬汝。」蛇遂低頭奔還山內而去。仁貴暗想:「昔漢高祖為亭長時,芒碭山斬白蛇,後來成了帝業。今吾過毒蛇,如此遁去,莫非吾與古人相合,應此佳兆,亦未可知。誓必殺之,以彰吾志。」即持劍後面循路直趕。

  其蛇走入一穴,仁貴追及,視之乃一石崖,豁開二扉。仁貴急持劍趨入,忽有人呵之者,曰:「此中毒惡,不可入也!」仁貴不顧,極力排而進。其中日色明郎,有石室方丈,壁上見七大字云:「此石為仁貴所破。」仁貴見之大喜,遂引一大石推之,隨手拆裂,得石一函,中有古鈔兵書四卷,鐵甲一副,鐵盔一頂,方天戟一柄,宛然如新。仁貴藏兵書於袖,將盔甲而出,才方展足,而壁合如故。歸見林公,密藏兵書,只打造盔甲,復投軍去。林公曰:「有此器械,須得戰馬來騎,方能稱職。」仁貴曰:「吾正慮此事,無錢可買。」林公曰:「前歲有山西客人引十數個伴當,趕一群馬在此經過,其中忽一癲馬,走入南山,客人跟尋不見,棄之而去。後來其馬猛惡,常出踐踏田禾,無人制伏,往往有人欲去騎之,輒被傷咬,似有神出鬼沒之狀,人稱南海火龍。壯士果能服此,足為用矣。」仁貴曰:「此天佑我,吾能服之。」遂持戟直往。

  轉過山坡,果見神駒嘶於南山之側,身如火炭,眼似鑾鈴,高有七尺,銀尾紅鬃。仁貴一見一馬,飄然而走。仁貴趕上,挺戟連打數下,遽然伏地,即飛身上馬,騎回城中。林公接見,仁貴以實告之。林公大喜,暗想此人非常,乃設酒待之。

  正飲酒間,人報張總管教場內操練新軍,甚是喧嚷。仁貴聽言大怒,眉毛倒堅,嚼齒咬牙:「我今不得進場,不如再去,且看如何。」遂行至教場。只見總管張士貴正在排兵佈陣,教演三軍,金鼓齊鳴,咸稱喝采。仁貴立人群中,左顧右盼,莞爾笑曰:「枉為上將,操練無方,佈陣無法,安能征遼國乎?」言未盡,只見場內一人突然而出曰:「大漢甚等之人,敢於此誇口?張總管豈比一等之人,汝何發笑?」便喚眾軍,將仁貴拽至面前,來見總管。仁貴大喝一聲,推眾軍跌於地下,自來請罪。士貴見了此人,身長一丈,腰大十圍,堪用為將,乃問曰:「汝何人氏?有甚才能,敢於此誇口,以見曬乎?」仁貴曰:「某本郡人氏,姓薛名仁貴。自幼習學武藝,善曉兵法。聞總管招軍,特來應募。傳言鈞旨有令,某因來遲,不敢進場。適見軍人行走無法,陣圖不圓,某不覺失口,安敢笑總管乎?」士貴曰:「看汝一表非俗,敢張大言,必有全才,高出人者。試佈陣法,與吾觀看,得盡其妙,雖軍數已滿,吾用汝矣。」

  仁貴即將人馬往來略為招動,布成陣勢,果然整整有條,俱按孫子兵書之法。仁貴出陣前拜請曰:「總管識此陣否?」

  士貴曰:「誠不識也,汝可言之。」仁貴曰:「此八卦陣也。有八門:按休、生、傷、杜、景、死、警、開為八門也。生、景、開三門皆吉;休、杜、死、警、傷凶。惟三門可破,諸門不可入矣。」士貴喜曰:「真奇才也!雖孫、吳再生,諸葛復出,亦不過此。」遂交仁貴在麾下為一小卒聽用,待出建功,保奏為將。仁貴拜謝。後人有詩贊云:

    仁貴行兵世莫同,張劉總管挫英雄。

    若非排陣施才略,安有征遼求駕功。

  卻說朝廷遣人各路催趕軍馬起程,詔令張士貴與副總管劉君昂二人監造海船三百餘只。仍令出征將士俱作《平遼論》一篇獻上,使知高麗遠近之道,辨別進攻對敵之策,方許行兵調將,若無此論,去官罷職。士貴大驚,慌與君昂商議,士貴曰:「船只已備,只此一論難成,吾汝皆不能之;若朝廷知吾等如此,枉稱上將,何能復職?」君昂曰:「某有一計,可瞞過眾人。」士貴曰:「何計可教?」君昂曰:「現聞近來新軍薛仁貴,此人懷才抱藝,足可為文,使彼作來呈獻,必得重用矣。」士貴曰:「使一軍人作論,被人恥笑吾等,如何見人?」君昂曰:「只吾汝共知,聖上安知是他作乎?」

  士貴從其言,召仁貴入。士貴曰:「人皆言汝舉步成章,吾未深信,今聖上親征高麗,以才試人,隨征一班將校各要《平遼論》一篇呈獻,以定高下。吾令汝一作。如果能之,必得重賞;若是不能,功罪俱罰。」仁貴曰:「此事不難。」遂具紙筆以對,須臾之間,其論已成。士貴覽之大喜,果然文不加點,有經天緯地之才,驚世駭俗之作。於是賞賜,仁貴拜謝,退歸騎下。士貴隨將其論庭獻,只云已有高才,所作如此,特來進呈。帝覽之大喜,稱羨不已。

  當日,帝封李靖為總督大元帥,調遣各道軍馬。封張亮為平壤大總管,帥兵四萬,戰艦五百,自萊州泛海,直趨平壤。

  又封李世績為遼東大總管,帥步騎六萬,白蘭河降胡直趨遼東。

  封張士貴、劉君昂為大將,封尉遲恭、程知節為參軍,封段志賢為副將,封尉遲寶林為先鋒。外有唐將數十員,不及一一載名,共起各道之兵八十餘萬,號稱一百萬。帝命水陸並進,船騎雙行,殺奔高麗。未知勝負如何?

  總批:穴中大蛇,似有神出鬼沒之狀。人稱為南海火龍,非仁貴誰能降之。蓋其古鈔兵書,出於石室方丈,信所謂天授也。試觀其入門一陣,凶吉弗如;「平遼」一論,攻取了然。張總管雖教演三軍,安有征東保駕之功哉。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