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8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八十五回 唐太宗跨海征遼 下一回→


  卻說邊關報入高麗國王,聽知提大軍一百萬、戰將一千員,御駕親征,急聚文官武將商議。聽知太宗自來,勢若泰山,人人失色,面面相覷,皆不敢言。高麗王藏曰:「唐兵勢大,何以退之?」諸將皆默然,閃出莫利支蓋蘇文進曰:「唐兵遠涉疲敝,勢不能久,吾恃其險阻,與之相抗,雖有百萬之師,無能為也。事不宜遲,即差人沿路告報各處關隘,添兵守把,吾率大兵後去,親自擊之,破唐必矣。」王藏從之。

  卻說太宗依期而進,聲勢吞天。則軍水路已出萊州界口,旱路抄出蘭河降胡。兵行一月,水陸取齊。行過遼海,直抵鳳凰城下,紮了營寨。先使探馬告報城內曰:「吾大唐兵來日經過,請城主相別。」城內裨將耶律坤材勸城主慕容繡曰:「唐兵勢大,不可與敵,不如舉眾投降,可保軍民之難。」繡從之。

  坤材直至唐營見帝,帝問坤材,坤材對答如流,帝喜之,欲用為謀士,坤材曰:「夷狄之人,不敢入侍中國。」帝義之。次日,引慕容繡來見帝,待之甚厚。兵入鳳凰城屯住,餘軍分屯城外,連路十餘里寨柵。

  一住數日,繡每設宴相款,忽一五色紋禽飛過庭前。其聲和鳴,帝問曰:「此何禽也?」繡曰:「此地去城八十里,有鳳凰山,人跡罕到之處,鳳凰出入之所。其中巢穴,此禽非梧桐不棲,非泉水不飲。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故城號名,此禽即鳳凰也。飛鳴於此,合應陛下坐致太平,實為樣瑞之兆。」帝曰:「果是鳳凰,世不常出,人亦罕見,安得巢穴而出入乎?」繡曰:「此化外之地,風土與中國不同,鳳凰飛鳴,何足為奇。更有酒泉香米,瑞草靈芝,亦產彼處。又有獨腳之鳥,每遇賢明為政,則飛至公庭,聞鐘則鳴,聞鼓則舞。若是贓官污吏,雖欲求見而不可得矣。」帝聞言大喜曰:「大是異事!此非人世有此勝境,朕盍一往觀之。」即命排駕,與眾將同往。

  後人有詩云:

    鳳皇山上鳳皇游,百萬唐兵過此州。

    果是中華天子福,此城原在一時收。

  卻說蓋蘇文率兵二十萬,直致陳家谷,望見塵頭起處,便紮了營寨。前面人報慕容繡已降了唐,蓋蘇文大驚,慌聚眾商議,蘇文曰:「今唐率大兵遠來,取了鳳凰城,汝等有何妙策?」大將黑九龍挺身言曰:「將軍勿慮,吾覷唐兵如螻蟻耳。臨陣一戰,盡斬其首,吾之願也。」言未絕,一人高聲而出曰:「不必汝去,吾觀斬唐兵之首如探囊取物耳。」視之,其人身長九尺,面如噀血,虎體狼腰,豹頭猿臂--遼東人也,蓋蘇文之弟蓋身虎也。蘇文聽之大喜。撥馬步軍五百與之,連夜便起,望鳳凰城來。

  卻說太宗逕至鳳凰山來,看其巢穴,乃一石室,內闊數丈。

  只見數鳳相隨,飛鳴出迎。帝大喜曰:「此真佳禽也。」慕容繡曰:「此鳥雖歸禽道,甚類於人,住居石室,善曉人言。胎孕十月而生,君王有道始出,乃鳥中之王矣。」帝顧盼稱羨,正在遊玩,忽聽前面一聲炮響,山坡側湧出一彪人馬,約有一萬餘騎,猝風而至。帝見大驚,慌使人探聽,哨馬來報:遼兵大至。帝即命眾將死據山頭,後遣劉君昂、薛萬徹二將下山前迎遼兵。君昂披銀鎧,裹赤幘,勒帛抹額,手執鐵脊蛇矛,騎花驄馬,向陣前打話。遼將當先出馬,君昂罵曰:「野狗奴助惡為人,大兵到此,何不早降?尚敢引兵來此相拒邪!」蓋身虎大笑曰:「你等隨李世民鼠賊也,吾豈降哉。」君昂大怒,拍馬提矛,向前來戰蓋身虎。二馬相交戰不數合,君昂當抵不住,撥馬投東便走,蓋身虎亦不去追趕。薛萬徹見君昂兵敗,一騎馬,一條槍突然而出,挺槍直刺。身虎挺斧來迎,二人鬥不上十合,萬徹亦大敗而走。後面蓋蘇文催兵大至,把鳳皇山截住去路,唐兵不敢向前。

  卻說帝被遼兵阻在鳳凰山,經半月不退,每日山下蓋身虎大罵搦戰,帝曰:「誰敢去殺此賊?」轉出副將段志賢曰:「某願往。」帝喜,便交志賢出馬。多時報來:「志賢與身虎交戰,不到五合,被身虎殺得大敗而走,走回本山。」眾臣聽知,面皆失色。帝歎曰:「遼兵阻住十餘日,汝眾將士豈無一人可近此賊乎?」眾將默然。忽一人厲聲大呼曰:「老臣願往,斬蓋身虎之首,獻於帳下。」眾視之,乃尉遲敬德也。帝曰:「汝已老矣,恐非身虎之敵。」敬德曰:「臣年雖老,鞭卻不老。」帝曰:「汝既要戰,可使汝子寶林同去,方保無事。」敬德曰:「陛下何視臣弱也?」寶林亦諫曰:「父守二十年之英風,不可因聖上一言而棄太山之重,與番狗爭高下邪?辱子不才,代父往戰之。」敬德曰:「吾自歷戰以來,未嘗不身先士卒,聖上言吾已老,必建奇功表之,以示英勇。」遂提鞭飛身上馬,寶林亦提槍跟隨而去。眾將聽得山下鼓聲大震,喊聲大舉,如天摧地塌,海沸山崩。眾皆失驚,卻欲探聽,鑾鈴響處,馬到中軍。敬德手提蓋身虎頭擲於地下。後宋賢有詩贊敬德云:

    威鎮中華累建功,鳳凰山下鼓鼕鼕。

    尉遲已老施英武,不枉當時號鄂公。

  敬德出馬,不數合斬了身虎,提頭出獻。眾皆大喜。

  卻說身虎手下敗軍報入遼寨,蓋蘇文急聚將商議。蘇文曰:「今折了吾弟,唐兵勢大,何以破敵?」只見帳下一將挺身而出曰:「身虎將軍被殺,此仇不報,更待何時。」眾視之,乃副將黑九龍也。黑九龍曰:「某願往,以報身虎之仇。」欣然上馬,帶領精兵五千,飛奔前來。

  帝在山上看見,回顧諸將,問曰:「誰敢出戰,去擒此賊?」一將縱馬提槍而出,乃張士貴,帶領人馬下山,來戰黑九龍。

  兩騎相交,戰不數合,士貴氣力不敷,便勒馬走。黑九龍直衝過來,唐軍大潰,四散奔走。九龍在陣中,無人敢敵。士貴麾下閃出一將,白袍銀甲,坐下火龍馬,手持方天戟,飛奔而來,乃士貴部下軍人薛仁貴也。仁貴衝陣來戰,九龍挺斧來迎,仁貴交馬,手起一戟刺九龍於馬下。史官有詩贊仁貴云:

    威振唐朝第一功,誰人敢與論英雄。

    白袍果有萬人敵,才戰便能斬九龍。

  仁貴乘勢直奔前去,殺敗遼兵,四散逃走,退歸騎下。

  卻說帝在山頂上高坐,望見一將,身長一丈,白袍銀甲,疋馬紅髮,手執方天戟,橫衝遼陣,亂砍軍將,所到之處,威不可當。未知此人是誰?

  總評:太宗親自征遼,大兵直抵鳳凰城。此城號不虛名,帝欲往觀其巢穴,良有以也。無何遼將黑九龍、蓋身虎等前來截住去路,卻有老將敬德一戰而擒身虎之首;更有少將仁貴再戰而刺九龍於馬下。唐兵雖受阻,而不至於終潰者,非賴二人之英武而何?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