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書/卷5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達奚長儒 賀婁子幹 史萬歲 劉方 隋書
卷五十四
列傳第十九 王長述 李衍 伊婁謙 田仁恭 元亨 杜整 李徹 崔彭
杜彥 高勱 尒朱敞 周搖 獨孤揩 乞伏慧 張威 和洪 侯莫陳穎 

隋書卷五十四列傳第十九

王長述

王長述,京兆霸城人也。祖羆,魏太尉。父慶遠,周淮州刺史。長述幼有儀範,年八歲,周太祖見而異之,曰:「王公有此孫,足為不朽。」解褐員外散騎侍郎,封長安縣伯。累遷撫軍將軍、銀青光祿大夫、太子舍人。長述早孤,少為祖羆所養,及羆薨,居喪過禮,有詔褒異之。免喪,襲封扶風郡公,邑三千戶。除中書舍人,修起居注,改封龍門郡公。從于謹平江陵有功,增邑五百戶。周受禪,又增邑通前四千七百戶。拜賓部大夫。出為晉州刺史,轉玉壁總管長史。尋授司憲大夫,出拜廣州刺史。甚有威惠,吏人懷之,在任數年,蠻夷歸之者三萬餘戶。朝議嘉之,就拜大將軍。後曆襄、仁二州總管,並有能名。及高祖為丞相,授信州總管,部內夷、獠猶有未賓,長述討平之,進位上大將軍。王謙作亂益州,遣使致書於長述,因執其使,上其書,又陳取謙之策。上大悅,前後賜黃金五百兩,授行軍總管,率眾討謙。以功進位柱國。開皇初,複獻平陳之計,修營戰艦,為上流之師。上善其能,頻加賞勞,下書曰:「每覽高策,深相嘉歎,命將之日,當以公為元帥也。」後數歲,以行軍總管擊南寧,未至,道病卒。上甚傷惜之,令使者弔祭,贈上柱國、冀州刺史,諡曰莊。子謨嗣。謨弟軌,大業末,東郡通守。少子文楷,起部郎。

○李衍

李衍,字拔豆,遼東襄平人也。父弼,周太師。衍少專武藝,慷慨有志略。周太祖時,釋褐千牛備身,封懷仁縣公。加開府,改封普寧縣公,遷義州刺史。尋從韋孝寬鎮玉壁城,數與賊戰,敵人憚之。及平齊,以軍功進授大將軍,改封真鄉郡公,拜左宮伯,賜雜彩三百匹,奴婢二十口,賜子仲威爵浮陽郡公。後曆定、鄜二州刺史。及王謙作亂,高祖以衍為行軍總管,從梁睿擊平之。進位上大將軍,賜縑二千匹。開皇元年,又以行軍總管討叛蠻,平之。進位柱國,賜帛二千匹。尋檢校利州總管事。明年,突厥犯塞,以行軍總管率眾討之,不見虜而還。轉介州刺史。後數年,朝廷將有事江南,詔衍於襄州道營戰船。及大舉伐陳,授行軍總管,從秦王俊出襄陽道,以功賜帛三千匹,米六百石。拜安州總管,頗有惠政,歲餘,以疾還京師,卒于家,時年五十七。子仲威嗣。

衍弟子長雅,尚高祖女襄國公主,襲父綸爵,為河陽郡公。開皇初,拜將軍、散騎常侍,曆內史侍郎、河州刺史、檢校秦州總管。

衍從孫密,別有傳。

○伊婁謙

伊婁謙,字彥恭,本鮮卑人也。其先代為酋長,隨魏南遷。祖信,中部太守。父靈,相、隆二州刺史。謙性忠直,善辭令。仕魏為直閣將軍。周受禪,累遷宣納上士,使持節、車騎大將軍。武帝將伐齊,引入內殿,從容謂曰:「朕將有事戎馬,何者為先?」謙對曰:「愚臣誠不足以知大事,但偽齊僭擅,跋扈不恭,沈溺倡優,耽昏曲蘖。其折衝之將斛律明月已斃,讒人之口,上下離心,道路仄目。若命六師,臣之願也。」帝大笑,因使謙與小司寇拓拔偉聘齊觀釁。帝尋發兵。齊主知之,令其僕射陽休之責謙曰:「貴朝盛夏徵兵,馬首何向?」謙答曰:「僕憑式之始,未聞興師。設複西增白帝之城,東益巴丘之戍,人情恆理,豈足怪哉!」謙參軍高遵以情輸于齊,遂拘留謙不遣。帝克并州,召謙勞之曰:「朕之舉兵,本俟卿還;不圖高遵中為叛逆,乖朕宿心,遵之罪也。」乃執遵付謙,任令報復。謙頓首請赦之,帝曰:「卿可聚眾唾面,令知愧也。」謙跪曰:「以遵之罪,又非唾面之責。」帝善其言而止。謙竟待遵如初。其寬厚仁恕,皆此類也。尋賜爵濟陽縣伯,累遷前驅中大夫。大象中,進爵為侯,加位開府。高祖作相,授亳州總管,俄征還京。既平王謙,謙恥與逆人同名,因爾稱字。高祖受禪,以彥恭為左武候將軍,俄拜大將軍,進爵為公。數年,出為澤州刺史,清約自處,甚得人和。以疾去職,吏人攀戀,行數百里不絕。數歲,卒于家,時年七十。子傑嗣。

○田仁恭

田仁恭,字長貴,平涼長城人也。父弘,周大司空。仁恭性寬仁,有局度。在周以明經為掌式中士。後以父軍功賜爵鶉陰子。大塚宰宇文護引為中外兵曹。後數載,複以父功拜開府儀同三司,遷中外府掾。從護征伐,數有戰功,改封襄武縣公,邑五百戶。從武帝平齊,加授上開府,進封淅陽郡公,增邑二千戶,拜幽州總管。宣帝時,進爵雁門郡公。高祖為丞相,征拜小司馬,進位大將軍。從韋孝寬破尉遲迥于相州,拜柱國。高祖受禪,進上柱國,拜太子太師,甚見親重,嘗幸其第,宴飲極歡,禮賜殊厚。奉詔營廟社,進爵觀國公,增邑通前五千戶。未幾,拜右武衛大將軍。歲餘,卒官,時年四十七。贈司空,諡曰敬。子世師嗣。次子德懋,在《孝義傳》。

時有任城郡公王景、鮮虞縣公謝慶恩,並官至上柱國。大義公辛遵及其弟韶,並官至柱國。高祖以其俱佐命功臣,特加崇貴,親禮與仁恭等。事皆亡失雲。

○元亨

元亨,字德良,一名孝才,河南洛陽人也。父季海,魏司徒、馮翊王,遇周、齊分隔,季海遂仕長安。亨時年數歲,與母李氏在洛陽。齊神武帝以亨父在關西,禁錮之。其母則魏司空李沖之女也,素有智謀,遂詐稱凍餒,請就食于滎陽。齊人以其去關西尚遠,老婦弱子,不以為疑,遂許之。李氏陰托大豪李長壽,攜亨及孤侄八人,潛行草間,得至長安。周太祖見而大悅,以亨功臣子,甚優禮之。亨年十二,魏恭帝在儲宮,引為交友。釋褐千牛備身。大統末,襲爵馮翊王,邑千戶。授拜之日,悲慟不能自勝。俄遷通直散騎常侍,曆武衛將軍、勳州刺史,改封平涼王。周閔帝受禪,例降為公。明、武時,曆隴州刺史、禦正大夫、小司馬。宣帝時,為洛州刺史。高祖為丞相,遇尉遲迥作亂,洛陽人梁康、邢流水等舉兵應迥。旬日之間,眾至萬餘。州治中王文舒潛與梁康相結,將圖亨。亨陰知其謀,乃選關中兵,得二千人為左右,執文舒斬之,以兵襲擊梁康、邢流水,皆破之。高祖受禪,征拜太常卿,增邑七百戶。尋出為衛州刺史,加大將軍。衛土俗薄,亨以威嚴鎮之,在職八年,風化大洽。後以老病,表乞骸骨,吏人詣闕上表,請留臥治,上嗟歎者久之。其年,亨以篤疾,重請還京,上令使者致醫藥,問動靜,相望於道。歲餘,卒于家,時年六十九。諡曰宣。

○杜整

杜整,字皇育,京兆杜陵人也。祖盛,魏直閣將軍、潁川太守。父辟,渭州刺史。整少有風概,九歲丁父憂,哀毀骨立,事母以孝聞。及長,驍勇有膂力,好讀孫、吳《兵法》。魏大統末,襲爵武鄉侯。周太祖引為親信。後事宇文護子中山公訓,甚被親遇。俄授都督。明帝時,為內侍上士,累遷儀同三司,拜武州刺史。從武帝平齊,加上儀同,進爵平原縣公,邑千戶,入為勳曹中大夫。高祖為丞相,進位開府。及受禪,加上開府,進封長廣郡公,俄拜左武衛將軍。在職數年,以母憂去職,起令視事。開皇六年,突厥犯塞,詔遣衛王爽總戎北伐,以整為行軍總管兼元帥長史。至合川,無虜而還。整密進取陳之策,上善之,於是以行軍總管鎮襄陽。尋病卒,時年五十五。高祖聞而傷之,贈帛四百匹,米四百石,諡曰襄。子楷嗣。官至開府。

整弟肅,亦少有志行。開皇初,為通直散騎常侍、北地太守。

○李徹

李徹,字廣達,朔方岩綠人也。父和,開皇初為柱國。徹性剛毅,有器幹,偉容儀,多武藝。大塚宰宇文護引為親信,尋拜殿中司馬,累遷奉車都尉。護以徹謹厚有才具,甚禮之。護子中山公訓為蒲州刺史,護令徹以本官從焉。未幾,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武帝時,從皇太子西征吐谷渾,以功賜爵同昌縣男,邑三百戶。後從帝拔晉州。及帝班師,徹與齊王憲屯雞棲原。齊主高緯以大軍至,憲引兵西上,以避其鋒。緯遣其驍將賀蘭豹子率勁騎躡憲,戰于晉州城北。憲師敗,徹與楊素、宇文慶等力戰,憲軍賴以獲全。複從帝破齊師於汾北,乘勝下高壁,拔晉陽,擒高湝于冀州,俱有力焉。錄前後功,加開府,別封蔡陽縣公,邑千戶。宣帝即位,從韋孝寬略定淮南,每為先鋒。及淮南平,即授淮州刺史,安集初附,甚得其歡心。高祖受禪,加上開府,轉雲州刺史。歲餘,征為左武衛將軍。及晉王廣之鎮并州也,朝廷妙選正人有文武才幹者,為之僚佐。上以徹前代舊臣,數持軍旅,詔徹總晉王府軍事,進爵齊安郡公。時蜀王秀亦鎮益州,上謂侍臣曰:「安得文同王子相,武如李廣達者乎?」其見重如此。

明年,突厥沙缽略可汗犯塞,上令衛王爽為元帥,率眾擊之,以徹為長史。遇虜于白道,行軍總管李充言於爽曰:「周、齊之世,有同戰國,中夏力分,其來久矣。突厥每侵邊,諸將輒以全軍為計,莫能死戰。由是突厥勝多敗少,所以每輕中國之師。今者沙缽略悉國內之眾,屯據要險,必輕我而無備,精兵襲之,可破也。」爽從之。諸將多以為疑,唯徹獎成其計,請與同行。遂與充率精騎五千,出其不意,掩擊大破之。沙缽略棄所服金甲,潛草中而遁。以功加上大將軍。沙缽略因此屈膝稱籓。未幾,沙缽略為阿拔所侵,上疏請援。以徹為行軍總管,率精騎一萬赴之。阿拔聞而遁去。及軍還,複領行軍總管,屯平涼以備胡寇,封安道郡公。開皇十年,進位柱國。及晉王廣轉牧淮海,以徹為揚州總管司馬,改封德廣郡公。尋徙封城陽郡公。其後突厥犯塞,徹複領行軍總管擊破之。

左僕射高熲之得罪也,以徹素與熲相善,因被疏忌,不復任使。後出怨言,上聞而召之,入臥內賜宴,言及平生,因遇鴆而卒。大業中,其妻宇文氏為孽子安遠誣以咒詛,伏誅。

○崔彭

崔彭,字子彭,博陵安平人也。祖楷,魏殷州刺史。父謙,周荊州總管。彭少孤,事母以孝聞。性剛毅,有武略,工騎射。善《周官》、《尚書》,略通大義。周武帝時,為侍伯上士,累轉門正上士。及高祖為丞相,周陳王純鎮齊州,高祖恐純為變,遣彭以兩騎征純入朝。彭未至齊州三十裡,因詐病,止傳舍,遣人謂純曰:「天子有詔書至王所,彭苦疾,不能強步,願王降臨之。」純疑有變,多將從騎至彭所。彭出傳舍迎之,察純有疑色,恐不就征,因詐純曰:「王可避人,將密有所道。」純麾從騎,彭又曰:「將宣詔,王可下馬。」純遽下,彭顧其騎士曰:「陳王不從詔征,可執也。」騎士因執而鎖之。彭乃大言曰:「陳王有罪,詔征入朝,左右不得輒動。」其從者愕然而去。高祖見而大悅,拜上儀同。及踐阼,遷監門郎將,兼領右衛長史,賜爵安陽縣男。數歲,轉車騎將軍,俄轉驃騎,恆典宿衛。性謹密,在省闥二十餘年,每當上在仗,危坐終日,未嘗有怠惰之容,上甚嘉之。上每謂彭曰:「卿當上日,我寢處自安。」又嘗曰:「卿弓馬固以絕人,頗知學不?」彭曰:「臣少愛《周禮》、《尚書》,每於休沐之暇,不敢廢也。」上曰:「試為我言之。」彭因說君臣戒慎之義,上稱善。觀者以為知言。後加上開府,遷備身將軍。

上嘗宴達頭可汗使者于武德殿,有鴿鳴于梁上。上命彭射之,既發而中。上大悅,賜錢一萬。及使者反,可汗複遣使於上曰:「請得崔將軍一與相見。」上曰:「此必善射聞於虜庭,所以來請耳。」遂遣之。及至匈奴中,可汗召善射者數十人,因擲肉於野,以集飛鳶,遣其善射者射之,多不中。複請彭射之,彭連發數矢,皆應弦而落,突厥相顧,莫不嘆服。可汗留彭不遣百餘日,上賂以繒彩,然後得歸。仁壽末,進爵安陽縣公,邑二千戶。

煬帝即位,遷左領軍大將軍。從幸洛陽,彭督後軍。時漢王諒初平,餘黨往往屯聚,令彭率眾數萬鎮遏山東,複領慈州事。帝以其清,賜絹五百匹。未幾而卒,時年六十三。帝遣使弔祭,贈大將軍,諡曰肅。子寶德嗣。

史臣曰:王長述等,或出總方嶽,或入司禁旅,鹹著聲績,以功名終,有以取之也。伊婁謙志量弘遠,不念舊惡,請赦高遵之罪,有國士之風焉。崔彭巡警岩廊,毅然難犯,禦侮之寄,有足稱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