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二十一種 刻剝窮 張侉子 下一種▶


  為人只要存心寬厚,富自久長。如財自刻剝奸謀中得來,子孫不獨謀官一事,安保其不從嫖賭訟奢內破敗耶!

  揚州城隍廟,懸有一聯,云:「刻剝成家難免子孫蕩費,姦淫作孽豈能妻女清貞。」此格言,世人不可不時刻謹佩。

  每月利息若三、二分,皆不為過,多則貧人如何交納得起?財翁全以寬厚為心,自生好子孫矣。

  康熙初年,有個張侉子。他原是遼東人,曾做過游擊,因犯了事,帶了二百餘金逃走,到揚州東鄉里躲住。最有勇力,能會刀、槍、拳、棒,專放加一火債,常於每年三、四月間糧食青黃不接之時,借米一擔與人,到秋來還米一擔五斗,名為「借擔頭」。只隔四個多月,就加米五斗,利息竟是加一之外。鄉中但有窮人無糧的,沒奈何,不顧重利,只得借來應急。

  倏忽秋來,他就駕船沿莊取討。若或稍遲,小則嚷罵,大則拳打,甚至占人田產,不管賣人也要交還。人都怕懼,不敢拖欠,積有千餘兩現銀。生有二子,長子癡呆,不知人事,只會穿衣、吃飯,連數目、方向,俱不知曉。次子人都叫他做「小侉」,雖然乖巧,奈他性情不定,易惑易動,不安本分,奢華浪費。父死之後,竟是揮金如土。他的費用事甚多,我只說一件便知。

  他曾於大雪時,看見一人騎匹白馬,上好鞍轡,人眾稱贊。「小侉」羨慕不已,即著人買匹白馬,置新鞍轡,又特另僱人草料喂養,出入騎坐,自為榮耀,欣欣得意。偶往仙女廟鎮上騎馬走動,遇著江都縣縣丞,不曾下馬。那縣丞差人拘查。小侉慌了手腳,忙請個大鄉宦懇囑,送了縣丞禮物銀子,約費百餘兩,方纔了事。

  因自恨平民無職,要買一微官纔可騎馬張蓋,纔可皂役喝道。有人知其癡呆,因伙通騙棍,謊說:「現今吏部某人,是我至親,需銀四百餘兩,即可印給憑據去做官。」小侉大喜,即如數交兌,立有筆帖為證。騙棍脫銀過手,遠遁他方。候至年餘,毫無影響,告追無人,尋覓無處。

  續後又遇一人,向小侉說道:「你向日只圖價少便宜,不夠料理,怎有官做?須得銀千兩,兌交我這樣至誠人,星往北京圖謀,包管確實。如不放心,某人做保。」小侉聽說大喜,又如數兌交,脫銀過手,伙同保人,又復遠逃。小侉連連遭騙,今日賣田,明日賣房,到後來除沒得官做,反將家產用盡。奴僕見窮將來,俱已散去。

  呆兄與嫂妻,俱因饑寒難過,接連先死。小侉日夜愁苦,沒奈何,照依乃父借米與人的例,走到人家借擔頭來度命。到得秋來沒得還,受逼受辱,捱罵捱打,弄得孤苦隻身,夜無宿場,日無食場。竟至餓死路上,棺木俱無,地方小甲用蘆席捲了埋去。鄉老都知老侉盤剝人報應。有詩云:

    從來放債沒羊恙,一月三分律有條。

    色低數短真刻剝,坐討立逼太凶豪。

    授你家財無盡足,典他房地那寬饒。

    不殺窮人怎得富?也與兒孫留下梢。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