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二十二種 寬厚富 陳之鼎 下一種▶


  聖賢仙佛,莫不以利人為亟。世間第一好事,莫如救難憐貧。試看陳翁,存此好心,不過取息略微,遂享全福之報,最可法也。

  窮富何常,有少富而老貧者,有祖父窮而子孫富者,滄桑遷改,盈虛消長,豈能預料?但彼我同生天地間,彼不幸而窮,我有幸而富,理宜周濟扶持,乃世有不能憐之、恤之,而反欺之、謀之者,是誠何心哉!難免後報如然。

  揚州便益門外有個陳之鼎,這人家貲沒多,總不過銀百餘兩,生有三子,開個小米鋪餬口度日。他立志要救難濟貧,每恨力不從心。因自立一法,將本銀百兩,到秋收成稻價賤時,盡數買稻堆貯。因冬米久貯不壞,即於冬臘人牛閒時,碾出米來堆在莊上。平時只在近處隨買隨賣,只到三、四月青黃不接,便將莊上的米,著兒子陸續運到米鋪裡,只零星賣與貧苦人論升論斗。

  若到了三、四斗,整擔的就出多價,也不肯賣。他的本意說:「成擔多買,畢竟是有錢人家。」他鋪裡米價,又比別家減一分錢。譬如別處米價每斗銀一錢,他只要九分。這些貧淡人,都到他家來買。這個三、四升,那個七、八升,日日擁擠不開,都是三個兒子料理。但是往鄉裝米,以及買稻上碾,並門前零星發賣。都是兒子,並無夥計,真是「父子同心山成玉,兄弟同心土變金」。因此錢財日發一日,又且省儉不奢。不到四、五年,竟積起本銀五百餘兩。他又盡著多本多買,他仍開這小鋪,照舊例發。

  偶一夜,有小人把他米鋪門前墊溝厚板偷起了去。早起,三個兒子在街坊喊叫:「誰人起溝板去?速些送來,免得咒罵。」喊了三、四遍,並無影響。不意黑晚,有個某刮棍,吃酒吃得大醉。此時三月春天,他把衣服脫得精光,在陳米店前指名大罵道:「你們前鋪地板,是我掘起來賣銀子用了。你敢出來認話,我就同你打個死活。如不出來認話,如何,如何,辱及父母三代。」

  陳老三個兒子,俱不能忍耐,要出去理論。陳老先把大門鋪門都鎖了。吩咐兒子家俱不許出門:「他是醉漢,黑夜難較,盡他咒罵,切莫睬他。」那刮棍又將溝泥塗污門上,復又大罵四、五回,喊得氣喘聲啞,自己沒意思,回家去了。

  那人因大醉脫衣受凍,喊損氣力,本夜三更時就死了。他妻子說:「雖同陳老兒家相罵,他閉著門,並不曾回言,又不曾相打,沒得圖賴。」只得自家買棺收殮。三子纔知道:「若是昨晚不依父言,出來同他打罵,夜裡死了,如何就得了結?」

  陳老行的寬厚事,如此類頗多。他過七十歲時,家財竟至上萬,時常吩咐兒子:「存心寬厚,不可刻剝貧人。」後來陳翁活到九十一纔去世,雖無官職榮貴,卻是夫妻結髮皆老,三子四孫,人倫全美,財富有餘。此天報良善之不爽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