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三十八種 剮淫婦 黃氏    戒食牛說 下一種▶

  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無才便是德。要知讀書識字之人,淫詞豔曲、風流惑亂在在難免。惟婦人水性,一有私情,即不顧天理王法。試看程氏,並不知書識字,卻知倫理義烈,何等光榮!黃氏聰明多才,讀書過目成誦,卻滅倫犯法,萬人唾罵。雖有滿腹珠璣,何足貴乎?

  牛之牽犁拽耙,萬苦千辛,有大功於世,所以殺牛、食牛之人,歷有惡報不爽。今黃氏之夫,喜殺牛,天假黃手,身剖六段,又因牛刀究出真情,罪犯凌遲,是皆現報自取也。

  廣儲門城內,有婦人黃氏,生得身體豐厚,皮膚雪白。又知書識字,頗有聰明,讀書過目成誦,善能行醫,內外幼科,脈理藥性,俱皆精通。出入乘輿,在城腳下三間屋居住,前有天井空地。凡外來男人,不拘老少貧賤,或有病無病,或知文不知文,俱面會談論,滔滔囗流,全無愧忌。其夫最好飲酒,有利刀喜於殺牛,若囗教有不能屠者,即請伊宰殺,得銀沽酒。平日夫婦最相和合。

  黃氏忽又看上每日擡他的轎夫。這轎夫充實,頗有精力,因與往來稠密,過於膠漆,只慮處暫歡娛,不得久常快樂,且更礙眼礙手。二人造謀,先將平日用的老媽托事遣出,就用屠牛的刀,於某夜將夫灌醉,割下頭來。又慮屍骸無處出脫,欲將天井空地,劚一深坑,埋藏滅跡。因將夫身、手、足、頭、腹,分剖六段,便於深埋。

  那日用鋤劚地,方纔向地一劚,誰知地堅如鐵,聲響如雷,左右鄰人喊問,不敢再動,因此不敢埋藏。其住房與城牆相近,二人乘半夜無人時,竟各攜屍段,走上城來拋於城外城腳下。又因心慌丟不及,留幾段在城上。又恐有人認出夫像來,只將人頭埋藏院中灰堆內。

  次日,驚動合城內外,看的人多,如同蟻集。保甲飛報府縣各官,是時熊縣尊諱開楚,即刻親至彼地各處踏看。吩咐保甲、捕快:「這殺人兇手,只在此地左右不遠。若是遙遠,怎能擡屍段囗囗?揆度此事,且不是一個人所為。汝等須要上緊,挨家查訪緝拿,先將屍段暫殮棺內。」保甲、捕快不敢遲玩,果然挨門逐戶,細查細問。

  這黃氏與轎夫日夜宣淫,聲息漸聞於外,鄰近人家,亦多疑惑。

  一日,捕快同著保甲,走到黃氏家內,查問其夫因何不見,黃氏答以:「川廣販賣藥材,出門時原說遲四、五個月就回來了。」言語支離。

  縣尊拘押巡捕、快役查比幾次,回稟:「只有黃氏可疑,除此之外,別無影響。」因將黃氏同轎夫拘拿到縣,審過三次,口供堅定,也曾刑訊,並不招認,並無實據,又無見證。事關支解人命大案,縣不能定,因詳請解府審訊。

  那時府尊姓施,諱世綸,為官清正,最有才能。細審黃氏、轎夫,俱不供招,收禁另審。後又喚黃氏緊鄰至內堂深處,密密細問:「某夜可曾聽見有何動靜聲息?」回供:「那夜二更時,只聽得黃氏家地下有雷響數聲,我們高喊問時,就安靜無聲了。」又問:「黃氏平日可有服侍的用人?」回供:「向日並無奴僕,只有一老婦以供炊煮,今已回去多日了。」又問老婦鄉里姓氏。

  施府尊因著內衙人到彼處密喚老婦至內署,婉轉低言,細細詢問,那老婦並不肯說。又再四盤問、哄誘,後來纔說出真情:「黃氏叫老婦人回鄉去,後來又著人來叫老婦人到他家內,下了我一跪,叮嚀切戒,莫與人曉得,與我銀三兩,血污衣服四件,屠刀一把。血衣雖洗淨,都存在我婦人家內。」

  因著人取來,提出黃氏一訊,看見衣服、屠刀,不用多問,不用動刑,即刻招認。又問:「夫頭埋於何處?」供明即於灰堆內取出。定招問為凌遲剮罪,其轎夫死於獄底。請詳具囗囗囗題行文下來,著剮黃氏。

  那一日,看的人有幾千萬,予亦隨眾往看。只見黃氏剝去衣服,只留布褲,雪白身子綁騎木驢,頭髮扣在驢樁鐵圈上,牽至北門外,依律凌遲碎剮。揚城男婦老幼,無不快心,無不唾罵。皆是自作之罪,應當自受。雖有才能,何足惜哉!

戒食牛肉說[编辑]

(石成金天基)

  人與物雖異,而其貪生怕死,原自相同。試看極微之蟣蟻,逢擒則奔,乃知其惜命,莫不如然。但有仁慈之心者,凡一切物命,不論大小,俱當愛護,不可殺彼形軀,充己口腹。然其中最有功於人者,無過於牛,尤當憐惜,顧忍將有功之物,殺而食之乎?

  夫牛之不可食者有三,予試言之:觀牛之為物,起草除田,代民稼穡,任重致遠,代民艱危,計在彼之年功,罔非劬勞之事,凡在我之資生,悉伊竭蹷之勤。人應惕然,想其百穀之何來,方且愛惜之不暇,豈忍或剝、或烹,以舉箸而下咽耶?此牛之不忍食者一也。牛乃上天元武之精,下土太牢之氣。非郊祀不敢用,非天神不敢歆。人若食之,豈不既不造食牛之孽,而復有僭妄之罪乎?此牛之不敢食者二也。在食牛者,固自以為有益於身也,殊不知正大有傷於身也。嘗考之《本草》,黃牛有毒,食之發疽,黑牛尤不可食。自死者血脈已絕,骨囗已枯不可食。病死者發痼疾痃癖,令人洞下注病囗,囗疥牛食之發癢,獨肝牛食之,令人痢血死,且牛能啖蛇,啖過蛇者其毒尤甚,食之立死。觀於此,則知牛之為毒非輕。

  人尚食焉,不幾以性命僅易一臠,而片脯遂喪終生哉,此牛之不宜食者三也。合此三者以觀,是凡今之人,理宜體天心、念物力、愛己身,而堅戒不食也,奈何庖丁之子,初不思牛之上列天星,下興地利,中傷性命,日為宰割而饕餮者流,非牛不飽,是誠何心哉?卒之食牛者與不食者,氣體未嘗或肥,致令冤仇相結,罪孽是造慘惡之報,殃及其身。言念及此,能不凜然?

  予歷觀今昔,其戒而不食與殺而食之者,善惡之報,彰彰可驗,不覺目擊心傷,因舉家皆戒不食。復念儔伍之品不同,但好善之心則一,特述為愚言,廣行勸勉。惟祈不食牛肉,曾不費財粟,堅意勉行,亦不甚難。伏望仁人君子,於閱覽之後,即為戒食,其增延福壽,如影隨形,可不待言矣。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