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三十九種 定死期 葛老者 下一種▶


  甚矣,因不可種。有因必有果,未有無因而果者,亦未有種瓜不得瓜而得豆者,試看葛老事,因撫抱知府喜愛,又因公子被狗害命,輾轉牽引,都有前世來因,豈是旋作而致耶?

  一飲一啄,俱有定數,何況死生大事?所以死之時刻地境,皆不可移易。世人奸謀妄想,究何益乎?總之,惟要現今時刻,存心多種善因,而戒惡因,最為緊要。今之過河渡船,每每平板鋪在船之上層,兩邊並無遮攔,取其站得人多,又因撐船人易於前後用力。殊不知船之上重下輕,或遇陰雨濕滑,或人多擁擠,或衰病老稚,或立腳不穩,倘船一歪欹,人多墜水。若在冬寒,性命難保。予欲造渡船,當著底鋪板,人皆站立船底,且四圍高攔,撐船人只在船之首尾用篙,則船下重實,不致上浮,何等安穩?但未試驗,另日與老船家議之。

  凡過渡上船,人眾擁擠,不可搶爭先後,最要留心略緩,足站穩實。昔有「過渡莫爭先」格語也。

  撫抱小兒,惟出恭之時,切防犬來吃糞,致誤大事。

  揚州東關過渡,往來擁擠,最要小心。康熙初年,渡船人多,舟人手滑,船忽半斜,墜落十餘人。其時冬寒,隨時撈救俱死。

  只有一葛老者,六十多歲,自言落河時,但見水底明如白晝,堂上有一官員,查點人數。至葛老者,即高聲說:「此人陽壽尚有二年,當死於蘇州獄內,不該死在此處,速著人推上岸去。」葛老聽得明白,切記在心,因而救活。

  過了半年,有官船由揚經過,差人四處尋葛老面會。拉至船上,只見一少年官員,說道:「本府乃蘇州府知府,因老太太每常說本府幼時,感你小心撫抱成人,又因你年老單身,時每掛念。今本府生有小公子,年方週歲,特來尋你,跟隨本府至署內,撫抱公子。每年厚給工食,以為養老之用,又可報答向年之情。」葛老跪下,力辭不去。

  府官再三詢問,纔將東關落河,死蘇獄之話細稟。官笑道:「本府現任蘇府,下獄不下獄都在本府執掌。況你年老,既不為盜,又不作惡,從何犯法,致令下獄?此虛謬之言,切不可信。」再三強勸同行。葛老遂依允,收拾行裝,隨船至蘇府署內。夫人太夫人喜極,小公子一見如同舊識,極相親愛,小心撫抱。

  約有年餘,其時奉督院傳蘇府赴江寧會審。葛老偶一日,在署內把小公子出大恭,旁邊突出一狗來吃糞。葛老未曾防閒,狗竟一口將小公子腎囊吞下,公子即時疼死。夫人哭得死而復甦,急呼家丁:「將狗立刻打死。將葛老送獄,候老爺回署發落。」葛老至獄,仰天大哭道:「二年前東關落水時,即知蘇獄是我盡命之處,又何能活?」因於是晚自縊獄內。

  蘇府回署,悲歎不已,方悟諸事皆是前生積業注定,各有來因,俱非人力可以逃避也。

◀上一種 下一種▶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