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香/4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雨花香
◀上一種 第四十種 出死期 錢廣生 全書終


  世人每多惜財,不肯施濟積德。殊不知,大限到來,財可能帶去否?安得神人預示死期指點而延促壽耶?早速省悟,勿再昏迷。

  或有說我這出死期之事,乃是造語以勸世的。若有此意者,真大沒見識之人也。試看從古至今,夭促因積德而至長壽者極多,又有該長壽因損德而致夭亡者亦復不少,載不勝載。即如裴度面上,螣蛇鎖口,不獨夭壽,且主餓死。只因還帶一事,短命改為長命,復又貴登宰相,死期豈不可出乎?袁了凡因積德而延壽命,死期豈不可出乎?大數雖已注定,轉移權柄在人。凡心中若起善念,當愈進於善;若起不善之念,即時消除。世上出劫長壽之法,無過於此。況錢廣生係現在實事,又何疑乎?

  順治末年,小東門有個錢廣生,開茶葉鋪。每年從霍山等處置茶葉,販與各鋪零賣。為人性極刻薄,積得現銀五、六千兩。他生得相貌胖厚魁梧,皆以大富翁稱之。

  其時有個相士,名喚「余鬼眼」,生得兩目碧綠。自淮上來,寓在府東旌忠寺內。風鑒決斷如神,遠近趨教者極多。廣生自己倚著相貌甚好,亦備貲往看。到了寺寓,只見先有一人在內談相,乃是平昔識認的趙朋友,見禮坐下。只得相士向趙友愁眉說道:「尊相生得頭皮寬厚,山根高直,原是福壽之相。但嫌黑氣侵入天庭,不知目今做了何等壞事?只在一月內,壽數難逃,且主凶死。」其人大惱而去。

  隨挨這廣生即向前請教。相士將相貌細細觀看,道:「尊相身體敦厚,準頭豐大,一生積財富餘。只是人中短縮,兩眼露神,更加面皮虛薄。訣云:『面皮虛薄,雖人中長而壽亦虧。』又云:『面皮急如鼓,壽只三十五。』請問多大年紀?」廣生答道:「今年正是三十五歲。」相士又道:「莫怪我直說,壽算只在百日內歸天,身後之事,須要早為料理。」

  廣生送了相金,回家著實煩惱。自想:「先相的趙朋友,說他只在一月內必死,我尚遠有百日,且細細詢問趙朋友應與不應。」

  原來,這趙某係江都縣書吏。其年旱荒,奉上發賑米賑濟,是他經管,自己就虛捏多戶,侵蝕賑米五十餘石肥己,本官察出處死,果在一月之內。廣生見趙某已經神驗,更加憂慮。

  一日,坐在茶葉店後半間屋內納悶。忽見已故某僕來說道:「奴因生平忠直,城隍尊神收奴充差役,專勾拘人犯赴冥。今見票上人犯四名,內有主人名字,特來報知。我先往丹陽等處拘人,挨拘到一同前往,可速些料理家務。我三日後必到,一到刻不能緩。」說完,不見了。

  廣生聽得明切,且在白晝,非同夢寐可比。自想:「夫妻恩愛,難割難捨;兒女幼小,不曾成立。許多未了事件,不知料理那一件。」心緒如麻,只是嚎陶痛哭,聲驚鄰舍。旁有老翁來問知因,說道:「生死大事,無法可作,痛哭苦惱,俱有何益?聞得天寧寺巨渤大和尚,是個得道高僧,你急速去求他指點,或有可生之路,亦不可知。」

  廣生依言,即往天寧寺方丈,尋見渤師,說相士、故僕原委,痛哭跪求。渤師道:「人之死生定數,何能脫逃?」廣生更又哭求不已,渤師道:「要依僧人兩件,或可回天保護。」廣生道:「若能不死,無不遵從。」渤師道:「第一先要焚香,對佛發誓,將平日刻毒盡改為仁慈。格語云:

    仁是長生法,寬為大寶箴。

  不惟憐救人之危難,即禽獸蟲蟻,俱不可損傷。格語云:

    天本好生,當行放生;

    人欲長生,須戒殺生。

    人欲長生須放生,此是循環真道理。

    物命死時你救他,你命死時天救你。」

  渤師又說道:「第二要將所積現銀,分一半做實在救濟人的功德,只留一半遺與子孫。格語云:

    人生世間,方便第一。

    力到便行,錯過可惜。」

  廣生聽完,滿口依從。渤師問道:「汝積銀若干,須要實說。」廣生道:「實有現鈔六千餘兩,今蒙吩咐,情願將三千兩積德。」渤師甚喜,又說道:「此二件係德行以為□主,又要二件功夫為之助。所謂功夫,並無多法,今傳與汝,須當力行。只有一句曰:『堅持正覺』。若能精悟此句,則西方蓮座,續添汝矣。又塵世妙法,惺齋現刻有《三神咒》最簡捷,最靈驗,我俱查交與汝。雖遇俗事極忙,每日亦要三遍、七遍,只不間斷,福壽必然全備。又『十錠金』心法,一同傳汝。若能體行,一生安樂有餘。」因將訣法交與,廣生信心喜授。

  看畢,向師說道:「『觀音咒』、『準提咒』,容易記誦,惟『彌陀咒』,少為難記,弟子愚朦,只會念阿彌陀佛。至於神咒,另日持誦,不知可行得否?」渤師說道:「只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虔誠多念,功亦無量。」又問道:「汝用三千金做功德,意思要做甚的功德呢?」廣生說道:「弟子親見有人冒侵賑米五十餘石,即促壽凶死。目今年歲大荒,米價貴至每石一兩八、九錢,草根樹皮俱盡,饑民遍野。弟子情願將此銀買米賑饑,這功德豈不實在?」渤師大喜道:「如此用心,普救民命,深為大德。但須即日買米,堆貯呈縣,遲則悔石生而財難捨矣。」

  廣生即著人齎銀三千兩,飛往產米處買米送廠,接湊賑饑。渤師一面吩咐廣生:「在僧人方丈法座旁,將我日用的念珠,專心念佛。過十日回家,則難劫去而壽命可保延長矣。」廣生俱皆依從,果然並無災殃。

  自後存心寬厚,力行善事,每日誠誦神咒,並不隔間,常依十字心法。後來生子三人,孫七人,曾孫二人,玄孫一人,子孫又體祖父之志,存心慈厚,又持咒不懈。其子同心合力,仍販茶貿易,又增開一大布店,十分興旺。最難得者,夫婦結髮齊眉,廣翁壽至一百零六歲,康健少壯,鶴髮童顏。

  過百歲日,予往祝壽,只見滿城內外,人眾幾千,擁擠不開。但他不過是貿易之人,本城府縣大小各官紳衿,俱親自到門恭賀。又見親友、鼓樂、壽軸、壽禮,迎贈金字對聯二副:

    眼見四朝事 身為百歲人

    百年夫女齊眉樂 四代兒孫繞膝歡

又金字匾額二:

    熙朝人瑞

    期頤全福

又錦屏壽文,冗長不錄。如此榮耀,揚城人民,俱贊揚罕見。

  又過了六年,忽一日,廣翁並無病痛,遍呼子孫至前,說道:「我壽命只該三十五歲,遇渤師指教,今已百六歲,可謂增延七十多歲,且又子孫滿堂,財穀饒餘。感念神天祖宗保佑,兼之自己專意栽培,所以致此。今日早晨見故僕某來告:『向日勾攝之行,為有功德,中途撤銷,午刻就有西方神聖,長幡寶蓋,接引主人前往極樂世界,永享福果,並不由閻王地府。奴因感主人寬待恩惠,知此消息,特來預報。』說畢而去,是以呼汝等子孫來,當面吩咐,各要依我,常存天良,不可違悖。」說完,念佛數聲,閉目端坐而逝。

  由此看來,可見延壽享福之法,都在各人自己為持,絲毫不爽。

◀上一種 全書終
雨花香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