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1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一百一 紀傳部·紀二 下一卷→

元始天王紀[编辑]

元始天王,稟天自然之胤,結形未沌之霞,托體虛生之胎,生乎空洞之際。時玄景未分,天光冥遠,浩漫太虛。積七千餘劫,天朗氣清,二暉纏絡,玄雲紫蓋映其首,六氣之電翼其真。夜生自明,神光燭室。散形靈馥之煙,棲心霄霞之境,練容洞波之濱,獨秉靈符之節,抗禦玄降之章。內氣玄崖,潛想幽窮,忽焉逍遙,流盼忘旋。瓊輪玉輿,碧輦玄龍,飛精流靄,耀電虛宮。東游碧水豪林之境,上憩青霞九曲之房。進登金闕,受號玉清紫虛高上元皇太上大道君。受金簡玉札,使奏名東華方諸青宮。於時受命,總統億津,玄降玉華之女、金晨之童各三千人。飛龍毒獸,巨虯千尋,攫天奮爪,備衛玉闕。天威煥赫,陳於廣庭。飛青羽蓋,流紫鳳章。《金真玉光》,《豁落七元》,《神虎上符》,《流金火鈴》,結編元皇,位在玉清,掌括上皇,高帝之真。

太上道君紀[编辑]

《洞玄本行經》云:太上道君者,於西那天鬱察山浮羅之岳,坐七寶騫木之下,清齋空山,靜思神真。合慶冥樞,蕭朗自然。擁觀萬化,俯和眾生。

是時,十方大聖,至真尊神,詣座燒香,稽首道前,上白道君:不審《靈寶》出法,從何劫而來?至於今日,凡幾度人為盡?如是復有轉輪,天尊是何劫生,值遇《真文》,得今太上之任,致是得度,何獨如之!巍巍德宗,高不可勝。願垂賜告,本行因緣,解說要言,開悟後生。

道言:天元輪轉,隨劫改運。一成一敗,一死一生。滅而不絕,幽而復明。《靈寶》出法,隨世度人。自元始開光,至於赤明元年,經九千九百億萬劫,度人有如塵沙之眾,不可勝量。赤明之前,於眇莽之中,劫劫出化,非可思議。赤明已後,至上皇元年,宗範大法,得度者眾。終天說之,亦當不盡。今為可粗明真正之綱維,標得道者之遐跡爾。今聊以開示於後來,領會於靈文之妙。我濯紫晨之流芳,蓋皇上之胄胤。我隨劫死生,世世不絕,常與《靈寶》相值同出。經七百億劫中,會青帝劫終,九氣改運。於是托胎於洪氏之胞,凝神於瓊胎之府,積三千七百年,至赤明開運,歲在甲子,誕於扶刀。蓋天西那玉國浮羅之岳,復與《靈寶》同出度人。元始天尊以我因緣之勛,錫我太上之號,封鬱悅那林昌玉臺天帝君,位登高聖,治玄都玉京。實由我身尊承大法,《靈寶真文》,世世不絕。廣度天人,慈心於萬劫,溥濟於眾生。功德之大,勛名繕於億劫之中,致今報為諸天所宗焉。

上清高聖太上玉晨大道君紀[编辑]

《洞真大洞真經》云:上清高聖太上大道君者,蓋二晨之精氣,九慶之紫煙,玉暉煥耀,金映流真。結化含秀,苞凝玄神。寄胎母氏,育形為人。諱籙,字上開元。母妊三千七百年,乃誕於西那天鬱察山浮羅岳丹玄之阿。於是受錄紫皇,受書玉虛,眺景上清,位司高仙,為高聖太上玉晨大道君。治蕊珠日闕館七映紫房,玉童玉女各三十萬人侍衛。於是振策七圃,揚青九霄,騰空厓旌,駕景馳飆。徘徊八煙,盤桓空塗。仰簪日華,俯拾月珠。摘絳林之瑯實,餌玄河之紫蕖。偃蹇靈軒,領理帝書。萬神入拜,五德把符。上真侍晨,天皇抱圖。乃仰空言曰:子欲為真,當存日中君,駕龍驂鳳,乘天景雲,東游桑林,遂入帝門。若必升天,當思月中夫人,駕十飛龍,乘我流鈴,西朝六嶺,遂詣帝堂。精根運思,上朝玉皇。薈薈敷鬱儀以躡景,晃晃散結璘以暨霄。雙皇合輦,後天而凋。夫大有者,九天之紫宮;小有者,清虛三十六天之首洞。

於是高聖太上大道君初乘一景之輿,駕八素紫雲,攝希微蒼帝,名錄豐子,俱東行,詣鬱悅那林昌玉臺天,見玉清紫道虛皇上君,受《九暉大晨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二景之輿,駕七素絳雲,攝中微赤帝,名定無彥,俱南行,詣高桃厲沖龍羅天,見玉清翼日虛皇太上道君,受《觀靈元晨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三景之輿,駕六素紅雲,攝太微白帝,名渠淵石,俱西行,詣碧落空歌餘黎天,見玉清昌陽始虛皇高元君,受《總晨九極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四景之輿,駕五素青雲,攝玄微黑帝,名齊元旋,俱北行,詣叩摩坦婁於翳天,見玉清七靜導生高上虛皇君,受《沓曜旋根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五景之輿,駕四素黃雲,攝始微上帝,名接空子,俱東北行,詣扶刀蓋華浮羅天,見玉清大明虛皇洞清君,受《玄景晨平隱符》。

太上道君次乘六景之輿,駕三素綠雲,攝靈微中帝,名秉巨文,俱東南行,詣貝謂耶渠初默天,見玉清始元虛皇太霄君,受《合暉晨命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七景之輿,駕二素紫雲,攝宣微下帝君,名宏膚子,俱西南行,詣沖容育鬱離沙天,見玉清七觀無生虛皇金靈君,受《齊暉晨玄隱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八景之輿,駕一素靈雲,攝洞微真帝,名泗澄攄,俱西北行,詣單綠察寶輪法天,見玉清八觀高元虛皇渟景君,受《高上龍煙隱符》。

太上大道君又乘洞景玉輿,駕太霞紫煙玄景之暉,攝九微內帝君,名申名閑,及上皇九玄九天諸真仙王等,俱仰登彌梵羅臺霄絕寥丘飛元雲根之都玉清上天,見玉清紫暉太上玉皇明上大道君,受《高清太虛無極上道君隱符》。

三天君列紀[编辑]

上清真人總仙大司馬長生法師主三天君,姓柏成,諱欻生,字芝高,乃中皇時人,歲在東維之際,誕於北水中山柏林之下。夫名為欻生者,以母感日華而懷孕。年九歲,求長生之道。至十四,與西歸公子,巨靈伯尹俱師事黃谷先生。黃谷先生者,能為不死,修靜無為,不營他術,含精內觀,凝神空漠,思真安炁,以致不死。

後五百年,遇金仙石公、甯氏先生、晃夜童子三人,受《胎精中記》、《化胞內經》,養神上法,解結之要。又登太帝滄浪山洞臺中雙玉穴,酣紫明芝液,遇上清萬石先生,授以乘飛駕虛八氣景龍之蹻,反胎守白越度之法。又廣成子授以《丹青玉爐》、《煉雲根柔金剛之經》,又授以飛煙發霜沉雪浮日硃之法。又遇始元童子、豐車小童,受《虛皇帝籙》。仙忌真戒,化一成萬解形之法。

後遇玉清文始東王金暉仙公,號曰玉皇二道君,告以胎閉靜息、內保百神、開洞雲房、堅守三真之事。後復詣二玉皇君,問雲房之道,三真之訣。二玉皇君曰:「三真者,兆一身之帝君,百神之始真也。若使輔弼審正,三皇內寧,太一保胎,五老扶精。一居丹田,司命護生;一居絳宮,紫氣灌形;一居洞房,三素合明。於是變化離合,與真同靈。明堂雲宮,紫戶玉門,黃闕金室,丹城硃窗,皆帝一之內宅,三真之寶室也。於是雲房一景,混合神人。上通昆侖,下臨清淵。雲蓋嵯峨,林竹蔥竿。七靈回轉,七門幽深。金扉玉匱,符籍五篇。公子內伏外牽,白元混一成形,呼陽召陰。上帝司命,各保所生。微哉難言!非仙不傳。」又問呼陽召陰出入無方之法,氣出神變之道。二玉皇曰:「呼陽者,三氣之所出入也;召陰者,六丁之所往來也。若得三氣之所生,能知六丁之所因者,則陽氣化為龍車,陰氣變為玉女,則騰轉無方,輪舞空玄之上也。夫氣之所在,神隨所生焉。神在則氣成,神去則氣零。氣者,即二十四神之正氣,是為二十四氣也。氣能成神,神亦成氣。散之為雲霧,合而為形影;出之為仙化,入之為真一。上結三元,下結萬物。靜為兆身,動為兆神。是以常混合二十四神,變化三五之真人,混成正一,合為帝君,即兆本神也。夫人受生於天魂,結成於元靈。天魂生之根,元靈生之胎。流會太一,達觀三道,神積玉宮,液溢玄府,津流地戶,澤憩洞房。日月煥於霄暉,五神混於元父。元父主氣,化散帝極。玄母主精,變會幽元。是以司命奉符,固形扶神。公子內守,桃康保魂。左攜無英,右引白元。雲行雨施,萬關流布也。

後二玉皇授欻生《大洞真經》三十九章《回風混合帝一之道》,斷環割青,盟誓而傳,得為上清真人位,曰總仙大司馬長生法師主三天君,理太玄,都閬風玉臺,總司學道之仙籍,主括三天之人神。萬仙受事於玉臺,五帝北朝於靈軒矣。

青靈始老君紀[编辑]

《洞玄本行經》云:東方安寶華林青靈始老帝君者,往在白氣,御運於金劫之中,暫生鬱悅金映雲臺那林之天,西婁無量玉國浩明玄岳,厥名元慶。於此天中,大建功德,初無懈心,勛名仰徹,硃陵火宮,書其姓名,記於赤簡。仙道垂成,而值國多採女,元慶遂以寄世散想,靈魔舉其濁目,硃宮輟其仙名。一退遂經三劫,中值火劫,改運元慶,又受氣寄胎於洪氏之胞。上天以其先身好色,故轉為女子。硃靈元年,歲在丙午,誕於丹童龍羅衛天洞明玉國丹霍之阿,改姓洪,諱那臺。年十四,敬好道法,心願神仙。常市香膏,然燈照暝,大作功德,諸天所稱,名標上清。南極上靈紫虛元君托作傭人,下世教化。見那臺貞潔,好尚至法。回駕於丹霍之阿,授那臺《靈寶赤書·南方真文》一篇。

於是那臺勵志殊勤,自謂一生作於女子,處於幽房,無由得道。因齋持戒思念,願得轉身為男。丹心遐徹,遂致感通,上真下降,元始天尊,時於瑯碧之溪、扶瑤之丘,坐長林枯桑之下,眾真侍坐。是日,那臺見五色紫光,曲照齋堂。於是心悟,疑是不常。仍出登墻四望,忽見東方桑林之下,華光赫奕,非可勝名,去那臺所住數百里,中隔礙陽谷滄海之口,心懷踴躍,無由得往。因叉手遙禮,稱:名那臺,先緣不厚,致作女身。發心願樂,志期神仙,高道法妙,不可得攀。日夕思念,冀得滅度,轉形為男。歷年無感,常恐生死,不得遂通,彌齡之運,有於今日,天河隔礙,無由披陳。今當投身碧海,沒命於天,冀我形魂,早得輪轉,更建功德,萬劫之中,冀見道真。言訖,便從墻上投身擲空,命赴滄海極淵之中,紛然無落,即為水帝神王,以五色飛龍捧接。女身俄頃之間,已於懸中得化形為男子,乘龍策虛,飛至道前。於是元始即命仙都錫加帝號,於火劫受命,輔於《靈寶青帝玉篇》。七百年中,火劫數極,青氣運行,隨元滅度。以開光元年,於彌梵羅臺霄絕寥丘飛元雲根之都滄霞九雲之墟,元始又錫安寶華林青靈始老帝君號。

丹靈真老君紀[编辑]

《洞玄本行經》云:南方梵寶昌陽丹靈真老君者,本姓鄭,字仁安,大炎之胤,生於禪黎世界赤明天中。生有三氣之雲纏其身,硃鳥鼓翮覆其形。三日能言,便知宿命。年及十二,面有金容玉顏,便棄世離俗,遠游山林。於寒靈洞宮遇玄和先生,授仁安《靈寶赤書·五氣玄天黑帝真文》一篇,《智慧上品》、《十戒》而去。仁安於是奉戒而長齋,大作功德,珍寶布施,以拯諸乏,割口飴鳥,功名徹天。因於西那國遇天洪災,大水滔天,萬姓流漂。仁安於洪波之上,泛舟誦《戒書》《黑帝真文》,以投水中,水為開道,百頃之地,鳥獸、麞鹿、虎豹、獅子,皆往依親,悉得無他。是時國王百口,登樓而漂沒,嘆不能得度。仁安見王垂沒,乃浮舟而往,以所佩《真文》授與國王。王敬而奉之,水劫即退,翕然得過。王既得免,《真文》於是即飛去入雲中,莫知所在。

仁安失去《真文》,退仙一階,運應滅度,托命告終,死於北戎之阿。暴露靈尸三十餘年,形體不灰,光色鮮明,無異生時,在於北戎長林之下。時國王游獵,放火燒山,四面火匝,去其靈尸之間,百步之內,火不得然,麞鹿虎豹,莫不依親。王怪而往,見靈尸之上,有三色之光,雲霧鬱冥,鳥獸匝繞。王乃伐薪圍尸,放火焚燒。於時尸放火中,鬱起成人,坐青煙之上,指拈虛無,五色煥爛,左右侍者,仙童玉女,三百餘人,肅然而至。凡是禽獸依親之者,並在火中,皆得過度。仁安以赤明二年,歲在丙午,於叩摩坦婁於翳天中洞寥之岳,改姓洞浮,諱曰極炎,受錫南單梵寶昌陽丹靈真老帝,號丹靈老君也。

中央黃老君紀[编辑]

《洞真九真中經》云:中央黃老君者,太上太微天帝君之弟子也,以混皇二年始生焉。年七歲,乃知長生之要,天仙之法。仍眇綸上思,欽納真玄,蕭條靈想,棲心神源。解脫於文蔚之羅,披素於空任之肆。於是太上授《九真之訣》、《八道秘言》,施修道成,受書為太極真人。

金門皓靈皇老君紀[编辑]

《洞玄本行經》云: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君者,本乃靈鳳之子也。靈鳳以呵羅天中降生於衛羅天堂世界,衛羅國王取而蓄之。王有長女,字曰配瑛,意甚憐愛,常與共戲,於是靈鳳常以兩翼扇女面。後十二年中,女忽有胎,經涉三月,王意怪之,因斬鳳頭,埋著長林丘中。女後生女,墮地能言,曰:我是鳳子,位應天妃。王即名曰皇妃。生得三日,有群鳳來賀,玄哺玉霜,洪泉曲水,八煉芝瑛。年八歲,執心肅操,超拔俗倫,常朝則謁日,暮則揖月。於重宮之內,王設廚膳,物不味口。天作大雪,一年不解,雪深十丈,鳥獸餓死。王女思億靈鳳,往之游好,駕而臨之。長林丘中,歌曰:

杳杳靈鳳,綿綿長歸。悠悠我思,永與願違。萬劫無期,何時來飛?

於是王所殺鳳鬱然而生,抱女俱飛,徑入雲中。王女今於景霄之上,受書為南極上元君,常乘九色之鳳,此女前生萬劫,已奉《靈寶》,致靈鳳降形,得封南極元君之號。

皇妃功德遐徹,天真感降,以上元之年,歲在庚申,七月七日中時,元始天尊會於衛羅玉國鳳麟之丘,坐騫華之下,眾真侍坐。是時皇妃所住室內,忽有日象如鏡之圓,空懸眼前。皇妃映見,天真大神普在鏡中長林之下,一室光明。於是自登通陽之臺,遙望西方,見鳳生丘上,紫雲鬱勃,神光煒煥,非可得名,去皇妃所住五百步許,逼以女根處在宮內,無由得往。須臾,忽有神鳳來翔,集於臺上。皇妃白鳳言曰:西方有道,心願無緣,不審神鳳可得暫駕見致與不?於是鳳即敷翮,使坐翮上,舉之躭至道前。元始天尊指以金臺王母;即汝師也,便可施禮。皇妃叩頭上啟,惟願眾尊,特垂哀矜,則枯骸更生。」言畢,金母封以西靈玉妃之號,即命九光靈童披霜羅之蘊,出《靈寶赤書·白帝真文》一篇,以授皇妃。受號三百年中,仍值青劫改運,皇妃方復寄胎於李氏之胞。三年,於西那玉國金壟幽谷李樹之下而生,化身為男子,改姓上金,諱日昌。至開光元年,歲在上甲,元始天尊錫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君號。

五靈玄老君紀[编辑]

《洞玄本行經》云:北方洞陰朔單鬱絕五靈玄老君者,本姓浩,字敷明,蓋玄皇之胤,太清之胄,生於元福棄賢世界始青天中。年十二,性好幽寂,心玩山水。遠於家中,或去十日,時復一還。時天下災荒,人民餓殍,一國殆盡。敷明於地境山下,遇一頃巨勝,身自採取,餉系窮乏,日得數過。救度垂死數千餘口。隨取隨生,三年不訖。他人往覓,莫知其處。是時辛苦,形體憔悴,不暇營身,遂致疲頓,死於山下。九天書其功德,金格記其玉名,度其魂神於硃陵之宮。後帝遣金翅大鳥,常敷兩翼,以覆其尸。七百年中,尸形不灰。至水劫改運,水泛尸,漂於無崖之淵。水過而後,敷明尸泊貝渭邪源初默天鬱單之國北壟玄丘。四十年中,又經山火盛行,梵燒尸形,於火中受煉而起,化成真人,五色之云,覆蓋其上。至開明元年,於北壟玄丘,改姓節,諱靈會,元始天王錫靈會洞陰朔單鬱絕五靈玄老君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