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四十五 秘要訣法部一 下一卷→

修真旨要[编辑]

序事(第一)[编辑]

道者,虛無之至真也;術者,變化之玄伎也。道無形,因術以濟人;人有靈,因修而會道。人能學道,則變化自然。道之要者,深簡而易知也;術之秘者,唯符與氣、藥也。符者,三光之靈文,天真之信也;氣者,陰陽之太和,萬物之靈爽也;藥者,五行之華英,天地之精液也。妙於一事,則無不應矣。

性情(第二)[编辑]

夫生我者道,稟我者神,而壽夭去留不由於已,何也?以性動而為情,情反於道,故為化機所運,不能自持也。將超跡存亡之域,棲心自得之鄉者,道可以為師,神可以為友。何謂其然乎?夫道與神,無為而氣自化;無慮而物自成;入於品匯之中;出於生死之表。故君子黜嗜欲,隳聰明,視無色,聽無聲,恬淡純粹,體和神清,希夷忘身,乃合至真,所謂返我之宗,復與道同。與道同者,造化不能移,鬼神不能知,而況於人乎!蓋傳受之者,多不能叩師旨、曉玄奧,濫參經法,不會修行之由,不知避忌、動靜、進退、取舍之端,致於俯仰觸於正真,雖然立功,功不足以補過。學仙之士,須探幽賾玄,制遏情性,性常靜之,情無撓之,情性平和,方可以學道矣。

明正一籙(第三)[编辑]

籙者,戒錄情性,止塞愆非,制斷惡根,發生道業,從凡入聖,自始及終,先從戒籙,然後登真。夫事悉兩存,則理無不通。籙者,亦云籙三天妙氣、十方神仙、靈官名號,與奉道之人。《修行經》云:生無道位,死為下鬼。若高人俗士,有希道之心,未能舍榮錄,初門不可頓受,可受三五階。若修奉有功,然更遷受《上古真人尋按經籙》,唯受一二階,修行便登上真。多受不會至理,師又不明修行之由,於身未能有益。道在用心真而又正,修行契合於道,其應如神也。《正一籙》流傳總二十四階,今略云一二階,以明正一之由。正一三五,百五十將軍,籙有兩階,每一階分為七十五將軍。上階雲上仙,下階雲上靈,是人身中二儀正神也。正一三五,混沌元命,真人籙正一法中王也。正則不邪,一則不二,制伏邪偽,悉歸正道。混沌者,我初生亦如天地混沌之初也;元命者,有身之元命也。知道修其元命,可為真人也。此元命之理稍長,事難具載,臨壇受度,師合明示弟子,令識元命之由矣。萬法悉有內外及兩存,外以天中指事者,正一盟威,處乎星漢斗宮之中;若內以指事者,以身中三丹田為三氣,正神變化,有千二百形影,萬二千精光。經云:得三氣之所生,能知六數之所因。即陽氣化為龍車,陰氣化為玉女,騰轉無方,輪舞空玄之上。又氣之所在,隨神所生焉,神在則氣盛,神去則氣遷。氣者,則二十四神之正氣,氣亦成神,神亦成氣。散之為雲霧,合之為形影,出為亂,入為真,上結三元,下生萬物,靜用為我身,動用為我神,故知道成動用悉在我身。修煉之人,陰氣日消,陽氣日隆,既無陰氣,自然上升。吳天師曰:九天之上無陰也;九地之下無陽也。

避忌(第四)[编辑]

《正一籙》云:弟子遇大風雨時,皆不可朝真醮請,當默坐燒香,為真靈不降,候晴為之。

受道之家或遭疾病,唯思愆悔過,不得怨咎神明。可晨夕虔心焚香禮念,陳列章表,乞贖過尤,無不應也。

道士行法,為人治病,所受信物,分於寒棲之人,次充功德之用,若私用非道,則治病不驗,罪考難解,殃流子孫。

凡人詣師受道,入靖啟事,弟子皆應三叩頭,摶頰再拜,受訖,三日謝恩。若師在遠處,入靖室面向師所在方,至心再拜,焚修香火,不得用灶中灰火。

天師門下科令云:灶灰火,為伏龍屎,故宜忌耳。

經大喪一年,殗期喪四十日,殗限內不得入靖朝真,限滿沐浴,然可朝真。犯者考病十日。

凡人入靖朝禮,啟事言詞章表,欲得質而不繁,約而不華,上真聖聰不在繁詞。

凡欲入靖朝真,具衣褐,執簡當心,定神存思,然後閉氣入靖。經云:閉口入靖,百神畏憚,功曹使者、龍虎君,各可見與語,謂能精心,久久行之。

《登真戒忌》云:未見無功受賞而保安,有罪不罰而永全,兆心自然之感,猶影響之相應。

又曰:夫學道者,第一欲得廣行陰德,慈向萬物,救人危難,度人苦厄,輕財重道,施恩布德,最為上善。遵戒避忌,第一戒貪,第二戒殺,第三戒欲。守此,實學者之堅梯,登真之樞要。茍不依承,是求沒溺之漸矣。

又云:淫為十敗之首。可不慎乎!

殗穢忌(第五)[编辑]

科曰:忌臨尸、產婦、喪家齋醮食。櫛沐、飯食、便曲、不欲向北,及不得見三光。婦人月經不得造齋食,近道場,不得見諸畜產、喪車、靈堂等。

解穢湯方第六出《真誥》[编辑]

竹葉十兩桃白皮四兩

右以水二斗,煎取一兩沸,適寒溫,先飲一盞,次澡浴,兼以水摩發,穢自散也。

《真誥》曰:既除殗穢,又避濕痺瘡。且竹清素而內虛,桃即折邪而避穢,故用此二物,以消形中之滓濁。見尸及喪車,速存火從已心中出往燒之,令火赫然,與尸柩等並為灰燼,便想烈風吹之;又閉目內視,令火自焚,舉體潔白,見穢氣自滅。忽於街衢道中見諸穢,尤要此法也。

凡書符,叩齒三通,三度,稱合明。天帝日,閉口、閉氣書之。置水碗中,以刀子左攪水三匝,想北斗七星在水中,咒曰:

北斗七星之精,降臨此水中,百殗之鬼,速去萬里,如不去者,斬死!付西方白童子,急急如律令。咒訖,即含水噴灑,穢氣都散。當噴之時,存正一真官,硃衣,頭戴籙中九鳳之冠,口中含水噴灑,穢亦自解。

沐浴洗面,常用此咒,三呵水,即咒曰:

四大開明,天地為常,玄水澡穢,闢除不祥。雙童守門,七靈安房,雲津煉濯,萬氣混康。內外利貞,保滋黃裳。急急如律令。

旦夕燒香(第七)[编辑]

每日卯、酉二時燒香,三捻香,三叩齒,若不執簡,即拱手微退,冥目視香煙,微祝曰:

玉華散景,九炁含煙。香雲密羅,上沖九天。侍香金童,傳言玉女,上聞帝前,令某長生,世為神仙。所向所啟,咸乞如言。畢,叩齒;心禮四拜,亦雲真禮四拜。

旦夕衛靈神咒(第八)[编辑]

每朝及臨臥之際,焚香向王長跪,叩齒三十二通,誦衛靈神咒一遍。其咒在別卷。

朝真儀(第九)[编辑]

每月一日、十五日、三元日正月十五日、七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庚申日、甲子日、本命日、三會日正月七日、七月七日、十月五日、八節日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右此日,並須朝禮。若其日遇值戊辰、戊戍、戊寅,即不須朝真,道家忌此日辰。凡入靖朝禮,預先一日不食五辛、酥、乳酪,能常斷尤佳。若未能常斷,但修行日慎勿食之。可以桃竹湯沐浴。至其日五更,以潔凈衣服,執簡、香爐、至靖戶,叩齒三通,微祝曰:

四明功曹、通真使者,傳言玉女、侍靖玉女,為我通達,道室正神,上元生炁,入臣身中。今日朝真,願為通達,皆使上聞。

訖,便開門,先進右足,次進左足,至香案前,置爐案上,執簡臨目,叩齒三通。存思玉女童在香案左右,即上香。訖,起,執簡當心平立,微僂身,發爐咒曰:

太上玄元五靈老君,當召功曹使者、左右龍虎使者、捧香使者、三氣正神,急上關啟三天玄元無上道君,臣今正爾入靖,燒香朝真,願得九天正真生氣,降入臣身中,令臣所啟速達,逕御太清紫微君、玄元大道君幾前,畢,再拜長跪。存思太上道君,著九色雲霞之帔,戴九德之冠;左玄真人在左,右玄真人在右;龍虎君、玉童玉女並在左右;天師在西位,四面功曹使者,青雲之氣滿堂。所存並坐紫雲座,座如雲之升。

畢,退身再拜,又長跪,叩齒二十四通,啟曰:

正一盟威,弟子某稽首,歸身、歸神、歸命。太清玄元,無上三天,無極大道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帝君、天帝丈人九老仙都君、九氣丈人,百千萬重道炁,千二百官君,太清玉陛下,臣某幸資宿慶,得奉道真,竊不自揆,輒希長生,誓將克巳立功,改過修德,伏乞原赦臣,積生已來,至於今日所犯元惡重罪,咸賜蕩除,許臣自新,補復前咎。令九祖父母幽魂苦爽皆拔九幽,上升天衢;令臣修道,允合至誠;請削臣死籍,注上玄籙,闔門之內共保元吉。生成之惠,實在於此。臣某叩頭,謹啟再拜。

又長跪曰:臣某蒙師資受道,荷佩法籙。雖未明真理,志願神仙,長生度世,自頃已來,轗軻病疾,注連沈滯,即日上請虛素天精君一人、赤衣兵士十萬人,在天柱宮以制鬼滅禍,遏卻六天之氣,令臣某百病除愈,仰荷大道生育之恩,某稽首再拜叩頭。

又長跪曰:「臣某自頃已來,轗軻不寧,夢想不真,魂魄不守,上請收神上明君一人、官將一百二十人,主為臣某治之,令臣心安神定,與道合同,再拜。

又長跪曰:臣某身常有疾,病四大昏沉,有疾言之,慮恐一旦沉沒泉壤,上請天官陽秩君一人、官將百二十人、左右吏兵一百二十人,為某治之,開生門,益壽命。當請南上君一人、官將一百二十人,在倉廩宮為臣某延年,長生不死。仰荷大道生成之恩,臣某誠惶誠恐,稽首再拜。

又長跪曰:「臣某自居止此已來,夢想不安,及有兇強故氣之鬼不忌太上道法,每來逼近身中,若不早請天官將吏消除,日月深遠,恐為災禍。臣今謹上請召仙君一人、官將一百二十人,乞制滅兇危故氣之鬼,使真氣降流,室宇清凈,妖邪斥卻,耳目聰明。仰荷大道罔極之恩,臣某誠惶誠恐,稽道再拜便於彼處地上,伏地以簡叩頭,摶頰訖,起立。復壚咒曰:

香官使者、左右龍虎君、捧香使者、三氣正神,當令朝真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靈眾真,交會在此,香火案前,令臣修道,克合至真,闔門受福,天下蒙恩。仙童玉女,侍衛香煙,傳臣所奏,徑至帝前。再拜便出,勿回顧。入靖預約家人,勿令囂喧,畢須寂然。

已上五等朝儀,及魏夫人傳嵩岳吳天師,亦常用此儀也。

入靖法(第十)[编辑]

《真誥》云,上清真人馮延壽訣曰:凡人入靖燒香,皆當對席心拜,叩齒陰祝,隨意所陳,唯使精專,必獲靈感。正心平氣,故使人陳啟通達上聞也。燒香時勿反顧,顧則忤真,致邪外應。又清虛真人曰:每入靖,當以水漱口,洗穢氣;出靖漱口,以閉三宮故氣。出靖戶之時,亦不得反顧,顧則忤真,克致不誠。入靖戶不得與外人言語,及不得腳蹋門限,敕禁至重。

燒香法(第十一)[编辑]

太上教曰:夫燒香,不得以口嚙香,靈禁至重。《登真隱訣》曰:夫朝奏之時,先烈火豐香,使一舉便到了,不宜綿綿翳翳。

存思訣(第十二)[编辑]

天師燒香儀曰:入靖燒香,常存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陸先生思神訣曰:常存壚左金童、右玉女侍香煙也。李氏儀曰:存香火中有五色煙也。玄都入治律曰:呈章朝真,存五方氣,及功曹使者、吏兵、左右分位森然,如相臨對,侍左右前後。天師墨教篇曰:入靖燒香,皆目想仿佛若見形儀,不可以空靜寥然,無音響趨拜而退也。

叩齒訣(第十三)[编辑]

《九真高上寶書神明經》曰:叩齒之法,左相叩,名曰打天鐘;右相叩,名曰捶天磬;中央上下相叩,名曰鳴天鼓。若卒遇兇惡不祥,當打天鐘三十六遍;若經兇惡闢邪威神大咒,當捶天磬三十六遍,若存思念道,致真招靈,當鳴天鼓。當以正中四齒相叩,閉口緩頰,使聲虛而深響也。

臨目訣(第十四)[编辑]

臨目,目欲閉而不閉,欲開而不開,令幽顯相關,存注審諦。今人入靖及呈章,可依此法。

稽首訣(第十五)[编辑]

《登真隱訣》曰:稽首者,先一拜額至地,乃再拜。按先一拜而世相承不見,至於再拜猶不肯全,何況能先別一拜以行稽首?今或因坐仍額至地,稽首首至地,如因坐地,非稽首也。

再拜訣(第十六)[编辑]

夫再拜者,兩拜是也,別起更坐,勿因拜便坐也。拜、坐,止一拜全,非再拜也。

誠惶誠恐訣(第十七)[编辑]

夫誠惶誠恐者,即握簡低身,戢地兩過,捧簡長跪當心,少時復下戢地又兩過止。若言頓首者,便以頭頓也。陶隱居曰:道雖心存,亦須形恭,口宣詞列,進退足蹈。並使應機赴會,動靜得宜,內以沖神,外以協禮。

已上出《登真隱訣》

明二人同奉(第十八)[编辑]

太玄都云:高人俗士,居家或有妻室,志有希道之心,心游道德之鄉者,宜夫妻同修。若不同修,皆相賊害,以一人不知,故見一人修行,心有相阻,遂成相賊。可同奉朝修,入靖之日,男官立左,女官立右,一人啟奏,二人虔心,同時再拜。女人至朝真日身有穢,亦宜止之,但有同奉心,即可合於玄感耳。

本命日(第十九)[编辑]

夫本命日,可轉度人,經一兩過,即魂神澄正,萬氣長存,不經苦惱,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功滿德就,名書上清。本命日早朝,焚香向本命位,叩齒三通,心存再拜,而微祝曰:太一鎮生,三氣合真,室胎上景,母玄父元,生我五藏,攝我精神,下灌玉液,上朝泥丸。夕練七魄,朝和三魂,右命玉華,左嘯金晨。令我神仙,役靈使神,常保利貞,飛行十天。畢,叩齒三通,咽液三過,心禮四拜,此名太上祝生隱朝胎元之道。常能行之,令人魂魄保守,長生神仙。此法不用入靖室,可坐所,但少靜無人即為之出《真誥》第三。

入室對席(第二十)[编辑]

凡人入室焚香,皆當對席心禮,叩齒陰祝,適意所陳。唯使專精,必獲靈感。

制三尸日(第二十一)[编辑]

凡甲寅、庚申之日,是三尸鬼競亂精神之日也,不可與夫妻同室,寢食可慎之。甲寅日可割指甲,甲午日可割腳甲,此日三尸游處,故以割除,以制尸魄也。

常存識己形(第二十二)[编辑]

凡人常存識已之形,極使仿佛對我前,存我面上常有日月,洞照一形。使日在左,月在右,去面九寸。日,紫色,光芒赤光九芒也;月,黃色,光芒白光十芒也。存了,叩齒三通,微祝曰:

元胎上真,雙景二玄。右抱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畢,叩齒三通,咽液七過,名為帝君錄形拘魂制魄之道。《黃庭經》云:攝魂還魄,永無傾也。

《真誥》曰:夫得道者,常恨不早聞道;失道者,常恨不早精勤。何謂精耶?專篤其事。何謂勤耶?恭繕其業。既加之以檢,慎守之以取感者,則去真近矣。爾其營之勿怠也。

《真誥》曰:性躁暴者,一身之賊病;心閑逸者,求道之堅梯也。遂之者,真去;改之者,道來。每事觸類,當柔遲而盡精潔之理。如此,幾乎道近也。

紫陽真人言,沐浴不數,魄之性也。違魄反是,煉真濁穢,尸魄自去也。

寢臥時祝(第二十三)[编辑]

凡人臥床,常令高則地氣不及,鬼吹不干,鬼氣侵人,常因地氣而逆上耳。人臥室宇,當令潔盛,潔盛則受靈氣,不盛則受故氣。故氣之亂人室宇者,所為不成,所依不立。一身亦爾,當數沐浴潔凈。

《真誥》云:世人有知酆都六天宮名者,則百鬼不敢害,欲臥時,常先向北祝之三遍,微其音也。祝曰:

吾是太上弟子,下統六天。六天之宮,是吾所部,不但所部,乃太上之所主。吾知六天門名,是故長生。敢有犯者,太上斬汝形。

第一宮,名紂絕陰天宮,以次東行;

第二宮,名泰殺諒事宗天宮;

第三宮,名明辰耐犯武城天宮;

第四宮,名恬照罪炁天宮;

第五宮,名宗靈七非天宮;

第六宮,名敢司連宛屢天宮。

畢,叩齒六下仍臥,闢諸鬼邪之氣。如此凡三過也。此法亦出酆都記。

北帝祝法:北帝神祝之法,若非制鬼神,常持者,可微微而誦,自然除穢惡、滅三尸、消故氣,鬼魅邪精永不敢近。久久持之,北帝每差天丁待衛。若制伏用事,乃可高聲誦,持法面北,叩齒三十六通,存五神,誦持四言一叩齒。祝曰:

天蓬天蓬,九元殺童,五丁都司,高刁北公,七政八靈,太上浩兇。長顱巨獸,手把帝鍾。素梟二神,嚴駕夔龍,威劍神王,斬邪滅蹤。紫氣乘天,丹霞赫沖,吞魔食鬼,橫身飲風,蒼舌綠齒,四目老翁。天丁力士,威南御兇,天騶激戾,威北銜鋒。三十萬兵,衛我九重,闢尸千里,去卻不祥,敢有小鬼,欲來見狀,钁天大斧,斬鬼五形。炎帝烈血,北斗然骨,四明破骸,天猷滅類,神刀一下,萬鬼自潰。急急如太上帝君律令。畢。皆四言一叩齒,以為節也。若冥夜、白日得祝,為常祝也。鬼有三被此祝者,眼睛盲爛而身滅矣。此上神祝,皆斬鬼之司名,北帝秘其道。若世人得此法,常能行之,乃不死之道也。男女大小皆得行之,此所謂北帝神咒殺鬼之法。鬼常畏聞,困病行之,立愈。叩齒,當臨目,存見五臟,五臟具五神,自然在身。酆都中秘此咒法,令密耳不可洩非其人也。此咒出上清部,《登真隱訣》、《真誥》中並有,正一部中及《法事要訣》,皆有其文,《道教靈驗記》亦錄,上古及近世修持有效者甚多,略而言之。

服日月光芒(第二十四)[编辑]

服日月光芒:大方諸宮,青童君常治處,其上人皆天仙高真、太極公卿、司命在所也。有服日月光芒法,雖以得道為真,猶故服之。凡存心中有日象,大如錢,在心中,赤色,有光芒從心中上出喉,至齒間即不出,卻回還胃中,如此良久,臨目,存見心中、胃中分明,乃吐氣,訖,咽液三十九過止。一日三為之,日出時,食時,日中時。行之一年,除疾;五年,身有光彩;十八年,得道。日中行無影,闢百邪千災之氣。常存日在心;月在泥丸中。晝服日,夜服月。

服月法:存月十芒,白色,從腦中下入喉,芒亦至齒而咽入胃。一云:常存月,一日至十五日已前服,十五日已後不服,月減光芒,損天炁,故言止也。又此方諸真人法,出《大智慧經·中篇》。常能用之,保見太平。南極夫人所告,行此日在心、月在泥丸之道,謂省易得旨,須勤行,無令廢絕也,除身中三尸、百疾千惡,乃煉魂制魄之道也。日月常照形,即鬼無藏形。青童君云:故常行之,吾即其人也。今告子,子脫可密示有心者耳。行此道亦不妨行寶書,所以服日月法兼行有益也。仙人一日一夕,行千事不覺勞倦,勤道之至,生不可失出《真誥》第三。

右出西城王君告

孟先生訣(第二十五)[编辑]

山世遠受孟先生法:暮臥,先讀《黃庭內景經》一過乃眠,使人魂魄自然制煉。常行此法,二十八年亦仙矣,是合萬遍,夕得三四過乃佳。北嶽蔣夫人云:讀此經年限未滿,亦且使人無病,是不死之道也。

已上出《真誥》第三。

惡夢吉夢祝(第二十六)[编辑]

太素真人,教始學者闢惡夢法。若數遇惡夢者,一曰魄妖;二曰心試;三曰尸賊。此乃厭消之方也。若夢覺,以左手捻人中二七過,叩齒二七通,微祝曰:

太洞真玄,長練三魂。第一魂速守七魄;第二魂速守泥丸;第三魂受心節度,速啟太素三元君。向遇不祥之夢,是七魄游尸來協邪源,急召桃康、護命上告帝君,五老九真,各守體門,黃闕神師,紫戶將軍,把鉞握鈴,消滅惡精。返兇成吉,生死無緣。畢,若又臥,必獲吉應,而造為惡夢之氣,則受閉於三關之下也。三年之後,唯神感應乃有夢者,皆有將來之明審也,無復惡夢不祥之想。若夜有善夢,吉應如夢,而心中自以為佳,則吉感也。臥覺當摩目二七過而祝曰:

太上高精,三帝丹靈。絳宮明徹,吉感告情。三元柔魄,天皇受經。所向諧合,飛仙上清。常與玉真,俱會紫庭。

已上出太丹隱書。

山源者,是鼻下人中之左側,在鼻下尖谷中也。暮常咽液三九過,急以左手第二、第三指按三九下。常為之,令人致靈徹視,杜遏萬邪之道也。旦亦宜為之,按了,密咒曰:

開通天庭,使我長生。徹視萬里,魂魄返嬰。滅鬼卻魔,來致千靈。上升太上,與日合並。得補真人,列象玄名。

明耳目訣(第二十七)[编辑]

《真誥》曰:求道要先令目明耳聰,為事主也。且耳,目是尋真之梯級,綜靈之門戶,得失系之而立,存亡須之而辯也。今抄經相示可施用之道。日常以手按兩眉後小穴中三九過,又以手心及指摩兩目顴上,以手旋耳行三十過,唯令數,無時節也。畢,輒以手逆乘額三九過,從眉中始,乃以入發際中,乃須咽液,多少無數,如此常行,耳目清明,二年可夜書。眉後小穴,為上元六合之府,化生眼暉,和瑩精光,長映徹瞳,保煉目神,是真人坐起之上道也。

青牛道士存日月訣(第二十八)[编辑]

青牛道士口訣:暮臥存日在額上,月在臍下,上闢千鬼萬邪,致玉童玉女來降,萬禍伏走,甚秘驗。此即封君達也。沈羲曰:服神藥,勿向北方;大忌亥子日;不得唾,損精失氣,減折年命也。

欒巴口訣(第二十九)[编辑]

欒巴口訣:行經山野,及諸靈廟惡神之門,存口中有真人,字赤靈丈人,侍以玉女二人,一女名華正,一女名攝精,丈人著赤羅袍,玉女二人上下黃衣。所存畢,乃叱吒曰:

廟中鬼神,速來使百邪詣赤靈丈人,受斬死,眾邪卻走千里。此是三天前驅使者赤靈丈人捕鬼之法也。

服食忌(第三十)[编辑]

女仙,程偉妻曰:服食靈藥,勿食血物,使三尸不得去,乾肉可耳。《鳳綱訣》曰:道士有疾,內視心,使生火以燒身及疾處。存之要精,如徬佛疾即愈。凡痛處加其火,必驗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