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笈七籤/6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雲笈七籤
←上一卷 卷六十七 金丹部五 下一卷→

金丹序[编辑]

《抱樸子》曰:予考覽養生之書,鳩集久視之方,曾授披涉篇卷,以千計矣!莫不皆以還丹金液為大要者焉。然則此二事,蓋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無仙矣!往者喪亂,奔播四出。予周旋徐、豫、荊、襄、江、廣數州之間,閱見移流道士數百人矣。或有素聞其名,在雲日之表者,率皆相似。其所知見,深淺有無,不足以相傾也。人各有道書數十卷,亦未能悉解之也,但寫蓄之耳。時有知行炁、斷穀、及服諸草木藥法,所有方書,大略皆同,理亦無異。或有得《道機經》者,以為至秘,乃云是尹喜所撰。予告之曰:「此是魏世軍督王圖所撰耳!非古人也。圖了不知大藥,止欲以行氣入室求仙,作此《道機》,謂道畢於此,此復是誤人之甚也。」予問諸道士,以神丹金液之事,及《三皇文》,召天神地祗之法,了無一人知之。其誇誕自譽及欺人,雲已久壽,及言曾與仙人共游者,將太半矣?口之與書,微有妙說。或謂頗聞金丹,而今無復有得之者,惟上古巳度仙人,乃當曉之。或有得丹方外說,不得其真經。或得雜碎丹方,便謂丹法盡於此也。昔左元放於天柱山中精思,而神人授之金丹仙經。會漢末荒亂,不遑合作,而避地來渡江東,志欲投名山以修斯道。予從祖仙公,又從元放授之,凡受《太清丹經》三卷,及《九鼎丹經》一卷。予師鄭君者,則予從祖仙公之弟子也,又於從祖受之,而家貧無資買藥。予親事之,灑掃積久,乃於馬跡山中立壇,盟而受之,並具諸口訣,訣之不書。江東先無此書,書出於左元放,元放以授余從祖,從祖以授鄭君,鄭君以授予,故他道士了無知者也。然予受之已二十年餘矣,資無擔石,詎能為之?但長嘆耳!有積金盈櫃,聚錢如山者,復不知有如此不死之法。就令聞之,亦萬無一信,如何?夫歃玉臺則知漿茆之薄味,睹昆侖則覺丘垤之至卑。既覽金丹之道,則使人不復視小小方書。然大藥難卒得辨,當須且將御小者以自支持耳。然服他藥萬斛,為能有小益,而終不能使人遂長生也。故老子之訣言云:「子不得還丹金液,徒自苦耳。」夫五穀猶能活人,人得之則生,絕之則死,又況於上品之神藥,其益人豈不萬倍於五穀耶?夫金丹之為物,燒之愈久,變化愈妙。黃金入火,百煉不消,埋之,終天不朽。服此二藥,煉人身體,故能令人不老不死。此蓋假求於外物以自堅固,有如精之養火而不滅,銅青塗腳,入水不腐,此是借銅之勁以捍其肉也。金丹入身中,沾治榮衛,非但銅青之外傳矣。世間多不信至道者,悠悠皆是。然萬一時偶好事者,而復不值此法,不值明師,無由聞天下之有斯事也。

予今略抄金丹之都較,以示後之同志好之者,後之同志好之者精修之,精修之不可守淺近之方,而為之足以度世也。遂不遇之者,直當息意於無窮之冀耳。想見其說,必自知出潢潦而浮滄海,背螢燭而向日月,聞雷電而覺布鼓之陋,見巨鯨而知寸介之細也。如其嘍嘍,無所先入,欲以弊藥必規升騰者,何異策蹇驢而欲追迅風,棹藍舟而欲濟大川乎?又諸小餌丹方甚多,然作之有深淺,致力勢不同,雖有優劣,轉不相及,猶一酉殳之酒,不可以方九匋之醇耳。然小丹之一者也,猶自遠勝其草木之上者。凡草物燒之即腐,而丹砂燒之成水銀,積變又還成丹砂,其去凡藥亦遠矣!故能令人長生。神仙獨見此理,其去俗人,一何緬邈之無限乎!世人少所識,多所怪,或不知水銀出於丹砂,告之終不肯信,云丹砂本赤物,從何得成此白物?又云丹砂是石耳,今燒諸石皆成灰,而丹砂何得獨爾?此近易之事,猶不可喻,其聞仙道大而笑之,不亦宜乎!上古真人愍將來之可教者,為作方法,委曲欲使其脫死亡之禍,可謂至言矣!然而俗人終不肯信,謂為虛文。若是虛文者,安得九轉九變,日數所成,皆如方耶?真人所以知此者,誠不可以膚近思求也。

予少好方術,負步諸門,不憚艱險,每有異聞,則以為喜。雖見毀笑,不以為戚,安知來者而不如今!是以著此以示識者。豈茍尚奇怪,而崇飾空言,欲令書行於世,信結流俗哉?盛陽不能榮枯朽,上智不能移下愚,書為曉者傳,書為識者貴。農夫得彤弓以驅鳥,南夷得袞衣以負薪,夫不知貴,焉可強哉?世人飽食終日,未必能勤儒墨之業,治進德之務,但共遨游逍遙,以盡年月。其所營也,非榮則利。或飛蒼走黃於中原,或留連杯觴以羹沸,或荒沉絲竹,或耽淪綺紈,或控弦以疲筋骨,或博奕以棄功夫。聞至道之音而如醉,睹論道之事而晝睡。有身不惜,動之死地,不肯求問養生之法,自欲割削之,煎熬之,憔悴之,漉汔之。而有道者自寶秘其所知,無求於人,亦安肯強行語之乎?世人之常言,咸以長生若可得者,古之聖人富貴,以當得之,而鮮得者,是無此道也,而不知古之富貴者,亦如今之富貴者耳。俱不信不求之,而皆以目前之所見者為急,亦安能得之耶?假令不得決意信命之可延,仙之可得,亦何惜於試之,小效但使得三二百歲,不猶愈於凡人之少夭乎?天下之事萬端,而道術尤難明於他事者也。何可以中才之心,而斷世間必無長生之道哉?若正以世人皆不信之,便為無,則世人智者又何太多乎?今若有識道意而猶修求之者,詎必便是至愚,而皆不及世人耶?又或慮於求長生,儻其不得,恐人笑之,以為暗惑。若所忌斷萬有一失。而天下果自有此不死之道者,亦當不復為得之者所笑乎?日月有所不能周照,人心亦安足孤信哉!

黃帝九鼎神丹序[编辑]

按《黃帝九鼎神丹經》曰:「黃帝服之,遂以升仙。」又云:「雖呼吸導引,及服草木之藥,可得延年,不免於死也。服神丹令人壽無極已,與天地相畢,秉雲駕龍,上下太清。黃帝以傳玄子,戒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賢,茍非其人,雖積金如山,勿以此道告之也。」受之者,以金人金魚投於東流水中以為約,歃血為盟,無神仙之骨,亦不可得見此道也。合丹當於名山之中,無人之地,結伴不得過三人,先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清潔,勿遠污穢,又不得與俗人往來,又不令不信道者知之,謗毀神藥,藥即不成。成者舉家皆仙,不但一身耳。世人不合神丹,反信草木之藥。埋之即爛,燒之即焦,不能自生,況人乎?

九丹者,長生之要,非凡人所當見聞也。兆之蠢蠢,惟知貪富貴而已,豈有非行尸者乎?合時又當祭醮,自有圖法一卷。

九轉丹名[编辑]

第一丹名丹華,當先作玄武,用雄黃、雌黃、礬汞、戎鹽、鹵鹽、礜石、牡蠣、赤石脂、滑石、胡粉各數十斤,以為六一泥,固濟火之,三十六日成之,服七日仙。又以玄黃膏丸此丹,置猛火上,須臾成黃金。又以二百四十銖合水銀百斤火之,亦成黃金。金成者,藥成也,金不成者,藥不成也。更封藥而火之,日數如前,無不成也。

第二丹名神符,服之百日仙也。行度水火,以此丹塗足下,可步行水上。服之,三尸九蟲,皆消壞,其身中百病皆愈。

第三丹名神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與六畜吞之,亦不死。又能闢五兵。服二百日,仙人玉女,山川鬼神,皆來侍見如形。

第四丹名還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硃鳥鳳凰,翔覆其上,玉女至傍。以一刀圭合水銀一斤火之,立成黃金。以此丹塗錢物用之,即日皆還。以此丹書凡人目上,百鬼走避。

第五丹名餌丹,服之三十日仙也。鬼神來侍,玉女至前。

第六丹名煉丹,服之十日仙也,又以汞合火,即成黃金。

第七丹名柔丹,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缺盆汗和之,服九十日仙也,九十老翁,亦能有子。與金公合火之,即成黃金。

第八丹名伏丹,服之百日仙也。以此丹如核許帶行,百鬼避之,以丹書門戶上,萬邪眾精不敢前,又闢盜賊虎狼。

第九丹名寒丹,服一刀圭,即日仙也。玉女來侍,飛行輕舉,不用羽翼。

凡此九丹,但此得一丹便仙,不在悉作之,作之在人所好者耳。凡餌九丹,欲升天則升,欲且止人間亦任意,皆能出入無間,不可得而害矣。

太清神丹法[编辑]

抱樸子曰:太清神丹,其法出於元君,元君即老子之師也。《太清觀天經》有十篇,云其上七篇不可教授,其下三篇世無足傳,當沉之三泉之下。三篇者,是正丹經,上中下凡三卷也。元君者,大神人也,能調和陰陽,役使風雨,驂駕九龍十二白虎,天下眾仙皆隸焉。猶自言本亦學道服丹之所致也,非自然也,況凡夫乎?其經曰:上士得道,升為天官;中士得道,棲集昆侖;下士得道,長生世間;愚民不信,謂為虛言。從朝至暮,但作求死之事,了不求生,而天豈能強生之乎?凡人惟知美食、好衣、聲色。富貴而能恣心盡欲,盡命奄歿之徒,慎無以神丹告之,令其笑道慢真益罪也。傳丹經不得其人,即不告。若有篤信者,可將合成藥以分之,莫輕以其傳之也。知此道者,或王侯。為神丹既成,不但長生,又以作黃金。金成,取百斤先設大祭。祭自有別法一卷,不與九鼎祭同也。祭當別稱名銜,各檢署具用金斤數。

禮天二十斤,日月五斤,北斗八斤,太一八斤,井五斤,灶五斤,河伯十二斤,社五斤,門戶閣鬼清君各五斤,

凡八十八斤。餘一十二斤,以好韋囊盛之,良日於都市中市盛之處,嘿聲放棄之,徑去,無復顧。凡用百斤外,乃得自恣用之耳。不先以金禮神,必致殃咎。

又曰:長生之道,不在祭祀事鬼神也,在導引與屈伸也。升仙之要在神丹。知之不易,為之難也。子能作之,可長存也。近代漢末新野陰君,合此太清丹得仙。其人本儒生,多才思,善著詩及丹經贊並序,述初學道隨本師末。列己知識之得仙者四十餘人,甚分明。他作此太清小法,難於合《九鼎經》,是白日升天之上法也。當合之日,先生華池,赤鹽艮雪玄白飛符三五神水,乃可起火耳。

九轉丹遲速效驗[编辑]

一轉之丹,服之三年仙。

二轉之丹,服之二年仙。

三轉之丹,服之一年仙。

四轉之丹,服之半年仙。

五轉之丹,服之百日仙。

六轉之丹,服之四十日仙。

七轉之丹,服之三十日仙。

八轉之丹,服之十日仙。

九轉之丹,服之三日仙。

若取九轉之丹,內神鼎中,夏日之後暴之升熱,內硃兒一斤於蓋下,伏伺之,候日精照之。須臾,翕然俱起煌輝,神光五色,即化為還丹。取而服之一刀圭,即白日升天。又以丹封泥之,塗於土釜中,糠火燒,先文後武,其一轉至九轉,遲速各有日數,多少以知之耳。其轉數少,其藥力未足,故服之用日多,乃得仙遲也。其轉數多,則藥力成,故服之用日少,而得仙速也。

九光丹法[编辑]

九光丹與九轉丹法,大都相似耳。作之法:當以諸藥合火之,以轉五石。五石者,丹砂、雄黃、白礬、曾青、磁石也。一石輒五轉,而各成五色,五色為二十五色,色各有一兩,而異器盛之。欲起死人,未滿三日者,取青丹一刀圭,發其口,內之,死人立生也。欲致行廚,取黑丹和水,以塗左手,其所求如口所道皆至,可召天下萬物也。欲隱形及先知未然方來之事,及住年不老,服黃丹一刀圭,即便長生,坐見萬里之外,吉兇所知,皆如在目前也。人生宿命,盛衰壽夭,貴賤貪富皆知之也。其法俱在《太清經》卷中。

五靈丹法[编辑]

《五靈丹》一卷,凡有五法也。用丹砂、雄黃、雌黃、硫黃、曾青、礬石、磁石、戎鹽、太一餘糧,亦用六一泥及神室祭醮之,合之三十六日成。又用《五帝符》,以五色書之,亦令人不死,但不及太清及九鼎丹耳。

岷山丹法[编辑]

《岷山丹法》,道士張蓋蹋精思於岷山石室中,得此方也。其法鼓黃銅以作方諸,以承取月水,以水銀覆之,致日精火其中,長服之不死。又取此丹置雄黃銅燧中,覆以汞暴之。二十日,發而治之,以井花水服如小豆大,百日,盲者能視,百病即愈,發白還黑,齒墮更生。

五成丹法[编辑]

《五成丹》亦有九首,似九鼎而不及也。其要取雄黃,燒取其中銅,鑄以為器,覆之三歲,淳苦酒上,比百日,此器皆生赤乳,長數分,或有五色瑯玕,取治而服之,亦令人長生。又可以和菟掘取克其血,以和此丹,服之即變化在意也。又以硃草和一刀圭,服之,能乘虛而行之。硃草葉如菰,生不群,長不雜,枝幹皆赤,莖如珊瑚,多生名山巖石之下,刻之汁如血,以玉及八石金銀投其中,立便可丸如泥,久則成水。以金投之,化為金漿,以玉投之,即為玉體。服之皆長生。

金液法威喜巨勝法附[编辑]

《抱樸子》曰:金液,太一所服而仙者也,不減九丹矣。合之,用古秤黃金一斤,並用玄明龍膏、太一旬守中石、冰石、紫游女,玄水液、金化石、丹砂,封之即成水。其經云:金液入口,則身皆金色。老子受之於元君,元君曰:此道至重,百年一出,藏之石室。合之,齋戒百日,不得與俗人往來,於名山之側,東流之水上,別立精室,百日成,服一兩便仙。若未欲去世,且作地仙者。但齋戒百日。若欲升天,皆先斷穀一年,乃服之。若半兩,則長生不死矣。萬害百毒,不能傷之,可畜妻子,居官秩,在意所欲,無所禁也。若後升天者,乃齋戒服一兩,便飛仙矣。

○威喜巨勝法

取金液及水銀,左味合煮之,三十日出,以黃玉甌盛,以六一泥封,置猛火炊之,卒時皆化為丹,服如小豆大便仙。以此丹一刀圭粉,水銀一斤即成銀。又取此丹一斤置火上扇之,化為赤金而流,名曰丹,以塗刀劍,闢兵萬里。以此丹金為盤碗飲食,俱令人長生。以承日月,下得神汋,如方諸之得水也,飲之者不死也。以金汋和黃土,內六一泥甌中,猛火炊之,盡成黃金。復以火灼之,皆化為丹,服之如小豆大,可以入名山大川為地仙。受《金液經》,投金人八兩於東流水中,歃血為誓,乃告之。

口訣曰:不知本法,盜其方而合之,終不成也。凡人有至信者,可以藥與之,不可輕傳其書,必兩受其殃,天神鑒人甚近,不可不知耳。

《抱樸子》曰:九丹成為仙藥之上,然合作之,所用雜藥甚多。若四方清通,市之可具;若九域分隔,則其物不可得也。又當起火,晝夜數十日,伺候火力,不可令失其適,勤苦致難,故不及合金液之易也。合金液,惟金為難得耳。古秤一斤於今秤二斤,率不過直三十許萬,其使用雜藥差易具。又不起火,但以置華池中,日數足便成耳。都合不用四十萬,而得一劑,可足入仙人也。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雲笈七籤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