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賦(以「霜降之日,豺乃祭獸」為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霜降賦(以「霜降之日,豺乃祭獸」為韻)
作者:崔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6

天地之氣,嚴凝為霜。候高秋於玉琯,體正色於金方。表肅殺而順時戒節,協變化而開陰闔陽。激清風而增厲,淨皓月而浮光。驚鴻雁之嗷嗷,落蒹葭之蒼蒼。所以從地而升,應律而降。詠團扇而見托,班姬豈恨於長門?履堅冰以是階,袁安欲驚於陋恭。達重陰而首出,啟沍寒以先期,陰與律而相感,寒與氣而相資,百工由是休矣,萬物於焉成之。原夫日次於氏,月窮於戌,當青女以紀候,從白露以受質。洞庭之葉驚波,豐山之鍾應律,詩人可比,庶欲徹於玉壺;大國是資,亦將慚於淩室。凝於地也,似和光以同塵;凋於木也,類去華而取實。其進也,則有俟於清宵;其退也,則見晞於旭日。若乃林有擊隼,野有祭豺,翻繽紛之槁葉,宿莽蒼之枯荄。烈女睹之而壯誌,羈人對此而感懷。皚皚其姿,皎皎其彩,既無惡於菅蒯,亦何情於蘭茝?佐昊天之有成,參神功而不宰。笳聲乍拂,怨楊柳之衰兮;劍鍔可封,發芙蓉之厲乃。國家順乾坤之德,法天地之制布澤如春,肅物成歲。申其令以敦乎風俗,宣其威以殄厥災沴,服用有度,修典禮而罔差;稻熟可羞,先寢廟而攸祭。名籍籍於憲府,法棱棱於司寇,卻炎蒸而克敘四節,淒金石而率舞百獸。客有惜歲星之屢遷,傷誌業而未就,獨沉吟於軒屏,望泬寥於宇宙,聞萬戶之輕砧,聽九重之永漏。近瞻庭樹,空聞槭槭而有聲;緬想澗鬆,誰惜青青而獨秀。夫如是,則可知霜降之候。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