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緗素雜記/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靖康緗素雜記
◀上一卷 卷九 下一卷▶


馬歲[编辑]

司馬溫公《考異》雲:“張萬歲掌國馬,《唐統紀》雲:萬歲三代典群牧,恩信行隴右,故隴右人謂馬歲為齒,為張氏諱也。”案《公羊傳》晉獻公謂荀息曰:“吾馬之齒亦已長矣。”然則謂馬歲為馬齒,有自來矣,豈為張氏諱哉!

格五[编辑]

漢吾丘壽王以善格五召待詔,註雲:“格五,簺也。”《說文》曰:“行棋相塞謂之簺。”鮑宏《簺經》曰“簺有四采,塞白乘五”是也。乘五,至五即格不得行,故曰格五。簺,先代反。又世俗有蹙融之戲,謂以奕局取一道,人各行五棋,即所謂格五也。唐《資暇集》謂:“融宜作戎,此戲生於黃帝蹙鞠,意在軍戎也,殊非圓融之義。”又引庾元威著著《座右方》,所言蹙戎者,即今之蹙融也。其說甚佳,然謂生於黃帝蹙鞠,則又誤矣。案《漢書·枚臯傳》雲:“蹵鞠刻鏤。”又《霍去病傳》雲:“尚穿域躢鞠。”顏師古註雲:“鞠以韋為之,中實以毛,蹵躢為戲樂也。”則蹙鞠非蹙融明矣。案《西京雜記》雲:“漢成帝好蹙鞠。群臣以蹙鞠為勞體,非至尊所宜。帝曰:‘朕好之,可擇似而不勞者奏之。’家君作彈棋以獻。”又唐薛嵩好蹙鞠,劉鋼勸止之曰:“為樂甚眾,何必乘危邀頃刻之歡。”皆謂蹙鞠為勞動,則明知非蹙戎也。今人又以蹙鞠為擊鞠,蓋蹵、擊一也。沈存中乃以擊鞠為擊木毬子,故謂與蹵鞠異,反以為傳寫之誤,非也。故《唐書》所載,但雲擊毬,不謂之鞠,其義甚明。

餳粥[编辑]

《劉夢得嘉話》雲:“為詩用僻字,須有來處。宋考功詩雲:‘馬上逢寒食,春來不見餳。’徐盈切。嘗疑此字。因讀《毛詩》鄭箋,說吹簫處雲:‘即今賣餳人家物。’《六經》唯此註中有餳字。後輩業詩,即須有據,不可學常人率焉而道也。”又本朝宋子京《寒食》詩雲:“草色引開盤馬路,簫聲吹暖賣餳天。”其亦用鄭箋“吹簫賣餳”之義,然詞致騷雅,勝考功遠矣。余常考《嘉話》所載“春來不見餳”,雲是宋考功詩,比因閱沈雲卿《詠歡州不作寒食》詩,雲:“嶺外無寒食,春來不見餳。洛陽新甲子,何日是清明?花柳爭朝發,軒車滿路迎。帝鄉遙可念,腸斷報親情。”是時沈謫歡州,故有是詩,但未見宋全篇耳。考其詞意,似是雲卿之詩,蓋沈、宋俱仕武後朝,故所傳容有訛謬,所未詳也。李義山詩雲:“粥香餳白杏花天,省對流鶯坐綺筵。”又宋子京《途中清明》詩雲:“漠漠輕花著早桐,客甌餳粥對禺中。”寒食清明,多用餳粥事。

儲胥[编辑]

揚雄《甘泉賦》雲:“近則洪崖、旁皇、儲胥、努阹。”又《長楊賦》雲:“木雍槍累,以為儲胥。”呂延濟雲:“槍累,作木槍相累為柵也。”蘇林註雲:“木擁柵其外,又以竹槍累為外儲也。”顏師古雲:“儲,峙也。胥,須也。以木擁槍及累繩連結以為儲胥,言有儲蓄以待所須也。”漢武帝作儲胥館。故李義山詩雲:“風雲長為護儲胥。”宋子京《傷孟昭圖》雲:“密疏叩儲胥。”又《侍宴》雲:“秋色遍儲胥。”又《思歸老》雲:“至今三籍在儲胥。”又《答朱彭州》雲:“九番官樹老儲胥。”又《續春詞》雲:“蒼龍驅暖入儲胥。”蓋儲胥,猶言皇居也,不必雲有儲蓄以待所胥也。故張平子《西京賦》雲:“既新作於迎風,加露寒與儲胥。”又沈約《應教詩》雲:“南瞻儲胥觀,西望昆明池。”又《南史·武帝諸子傳》檄雲:“偃師南望,無復儲胥露寒;河陽北臨,或有穹廬氈帳。”《西京賦》註雲:“武帝先作迎風館,後加露寒、儲胥二館。”

名讖[编辑]

《歸田錄》雲:“宋鄭公庠初名郊,字伯庠,與其弟祁,自布衣時名動天下,號為二宋。其為知制誥,仁宗驟加獎眷,便欲大用。有忌其先進者譖之,謂其‘姓符國號,名應郊天’。又曰:‘郊音交,交者,替代之名也,宋交,其言不祥。’仁宗遽命改之。公怏怏不獲己,乃改為庠,字公序。公後更踐二府二十余年,以司空致仕,兼享福壽而終,而譖者竟不見用以卒,可以為小人之戒也。”又《西清詩話》雲:“宋元憲公始拜內相,同列譖其姓宋而郊名非便,公奉詔更名庠,意殊怏怏不滿。會用新名移書葉道卿,乃呼同年,葉戲答公曰:‘清臣宋郊榜第六中選,遍閱小錄,無宋庠者,不知何許人?’公因寄一絕自解雲:‘紙尾勤勤問姓名,禁林依舊玷華纓。莫驚書錄題臣向,只是當時劉更生。’”又楊文公《談苑》雲:“太平興國四年,北戎寇邊,車駕幸大名府。方渡河,有人持手版邀乘輿,前驅斥之,號呼道旁,自言獻封事。太宗令接取視之,乃臨河主簿宋捷,上甚喜,即以為將作監。”此乃以姓名盜爵祿者也。此與元憲公姓同而事異,良可嗤笑。

江為[编辑]

《江南野錄》載江為者,宋世淹之後,先祖仕於建陽,因家焉。世習儒素,少遊廬山白鹿洞,師事處士陳貺,酷好詩句,居二十余年,有風雅清麗之態。所載此而已。余觀《南史·淹傳》,字文通,濟陽考城人,宋少帝時黜為建安吳興令,終於梁天監中左衛將軍,子蔿嗣。又案《吳均傳》雲:“先是有濟陽江洪,工屬文,為建陽令,坐事死。”案江洪齊時為太學生,竟陵王子良開西邸招文學時,王僧孺與太學生虞義、丘國賓、蕭文琰、丘令楷、江洪、劉孝孫,以善辭藻遊焉。而僧孺與高平徐夤俱為學林。則洪仕於齊、梁間明矣。淹與洪其系皆出於濟陽考城,而又俱仕於齊、梁間,淹嘗為建安令,其後它遷,洪為建陽令,而死於建陽,則江為之系,實出於洪益明矣。而《野錄》雲宋世淹之後,又雲先祖仕於建陽,因家焉,彼乃不敢別白言之,蓋未嘗見《吳均傳》所載江洪之事,乃妄臆度而為之說也。

房喬[编辑]

沈存中嘗謂:“予家有閻博陵畫唐秦府十八學士,各有《真贊》,名字與史所載不同。或以字為名,或書名而不書字者。”其論甚美。然謂“房真齡字喬年,舊史乃雲房喬字真齡”。既而雲:“《唐書》成於後人之手,所傳容有訛謬。”甚非也。末雲:“以舊史考之,魏鄭公對太宗曰:‘目如懸鈴者佳。’則真齡果名,非字也。”何其謬歟?蓋所謂懸鈴者,乃鈴鐸之鈴,而真齡乃年齡之齡,唯其為年齡之齡,故字以喬年,此理甚明。而存中乃不之省,何也?然房梁公名字,大抵不同。《真贊》雲房真齡字喬,皆未詳也。又《韓愈集》中有《王弘中神道碑》雲:“諱弘中,字某。”案《實錄》、《新》《舊傳》皆名仲舒,字弘中,愈又作《燕喜亭記》,稱為王弘中,然則弘中必字也,碑文誤耳,政與房喬名字一同。

高陽[编辑]

《太史公記》沛公引兵過陳留,酈生踵軍門上謁曰:“高陽賤民酈食其。”時沛公方洗,謂使者曰:“言我方以天下為事,未暇見儒人也。”酈生瞋目按劍叱使者曰:“走,復入言沛公,吾高陽酒徒也,非儒人也。”沛公遽雪足杖矛曰:“延客入。”又《世說》載季倫每臨習郁池,未嘗不大醉,常曰:“醉我高陽池也。”襄陽小兒為之歌曰:“山公時一醉,逕造高陽池。”劉義慶雲:“高陽池在襄陽。”案《史記》及《漢書》食其本傳,稱食其陳留高陽人也。又雲沛公略地陳留郊,使人召食其,食其至,入謁,則高陽在陳留明矣。又案《晉書》載簡鎮襄陽,時諸習有佳園池,簡每出遊之池上,置酒輒醉,名之曰高陽池。然則襄陽習池謂之高陽池者,蓋取酈生高陽酒徒之義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