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緗素雜記/卷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靖康緗素雜記
◀上一卷 卷十 下一卷▶


和松[编辑]

《晉·庾敳傳》雲:敳有重名,為縉紳所推,而頗聚斂積實,談者譏之。都官從事溫嶠,嘗劾奏敳,敳更器嶠曰:“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磊砢多節,施之大廈,有棟梁之用。”而《溫嶠傳》曰:“嶠為都官從事,散騎常侍庾敳有重名,而頗聚斂,嶠舉奏之,京都振肅。”蓋是時溫嶠為都官從事,敳為散騎常侍,二人同在朝廷,是敳之所器者溫嶠,非和嶠明矣。及觀《和嶠傳》,又雲從事中郎庾敳見而嘆曰:“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礧砢多節目,施之大廈,有棟梁之用。”而《世說》亦雲,子嵩目和嶠雲雲,何其謬歟?良由修史者雜出於諸儒,而非一人之筆,故其謬戾如此。今之學者,至有雲和氏之松千丈,益謬矣。

顏介[编辑]

《北史》載顏之推,齊文宣時為黃門侍郎,齊亡,入周。大象末,為禦史上士。隋開皇中,太子召為文學,深見禮重,尋以疾終。而《唐書》又曰:“自高齊入周,終隋黃門郎”,與《北史》所載不同。《北史》雲之推在齊有二子:長曰思魯,次曰敏楚,蓋示不忘本也。而《唐書》雲:“師古父思魯以儒學顯,武德初為秦王府記室參軍事。”又雲:“師古叔遊秦,武德初,累遷廉州刺史,撰《漢書決疑》,師古多資取其義。”又與《北史》不同。《南史》載顏協二子:之儀、之推,並早知名,則之儀為長,推為次,明矣。而《北史》載之推字介,弟之儀字升,則以之推為兄,之儀為弟,其不同又如此,何耶?

貴學[编辑]

《顏氏家訓》雲:“夫讀書之人,自羲、農以來,宇宙之下,凡識幾人,凡見幾事”,“世人不問愚智,皆欲識人之多,見事之廣,而不肯讀書,是猶求飽而懶營饌,欲暖而惰裁衣也”。其說信然。余案《晉書》虞嘯父仕孝武帝為侍中,嘗侍飲宴,帝從容問曰:“卿在門下,初不聞有所獻替,何耶?”嘯父家近海,謂帝有所求,對曰:“天時尚溫,鰶魚蝦鲊未可致,尋當有所尚獻。”帝大笑。唐蘇良嗣,高宗時為荊州刺史。有河東寺,本蕭察為兄河東王所建。良嗣曰:“江、漢間何與河東乎?”奏易之,而當世恨其少學雲。又王元寶富而無學識,嘗會賓客,明日親友謂之曰:“昨日必多佳論。”元寶曰:“但費錦纏頭耳。”良可嗤笑。

刊詔[编辑]

《晉書·劉邈傳》雲:時孝武帝觴樂之後,多賜侍臣文辭,詔義有不雅者,邈輒焚毀之,其它侍臣被詔或宣揚之,故誦者以此多邈。又《徐邈傳》雲:“帝宴集酣樂之後,好為手詔詩章,以賜侍臣,或文辭率爾,所言穢雜,邈輒應時收斂,還省刊削,皆使可觀,經帝重覽,然後出之。是時侍臣被詔者,或宣揚之,故時議以此多邈。”

夢筆[编辑]

《梁·江淹傳》雲:“淹嘗宿於冶亭,夢一丈夫自稱郭璞,謂淹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以見還。’淹便探懷中,得五色筆一,以授之。爾後為詩,絕無美句,時人謂之才盡。”又紀少瑜嘗夢陸倕以一束青鏤管授之雲:“我以此筆猶可用,擇其善者。”其文因此遒進。又唐李嶠為兒時,夢人遺雙筆,自是有文辭,十五通《五經》,薛元超稱之。自梁至唐夢筆者凡三人。今世為文辭者,多以江氏為夢筆之裔,然淹夢人取筆,殆非佳語,不知紀氏、李氏亦自可稱夢筆之裔,尤為佳也。然《蒙求》註引《典略》雲:“江淹少夢人授以五色筆,因而有文章。”此一事,又不載於本傳,何耶?

甘羅[编辑]

《史記》:“甘羅者,甘茂孫也。茂既死,甘羅年十二,事秦相文信侯呂不韋。”後因說趙有功,始皇封為上卿,未嘗為秦相也。世之人見其事秦相呂不韋,因相傳以為甘羅十二為秦相,大誤也。唐《資暇集》又謂相秦者是羅祖名茂。以《史記》考之,又不然。茂得罪於秦王,亡秦入齊,又使於楚,楚王欲置相於秦,範蜎以為不可,故秦卒相向壽,而茂竟不得復入秦,卒於魏。以此觀之,則茂亦未嘗相秦也。杜牧之《偶題》雲:“甘羅昔作秦丞相”,其亦不考其實而誤為之說也。

金根[编辑]

《劉公嘉話》雲:“昌黎生,名父之子,雖教有義方,而性頗暗庸。劣嘗為集賢校理,史傳中有說金根處,皆臆斷之曰:‘豈其誤歟?必金銀車也。’悉改根字為銀字,至除拾遺,果為諫院不受。”又《大唐新語》雲:張由古素無學術,歷官臺省。嘗於眾中嘆班固文章不入《文選》,或謂之曰:“《兩都賦》、《燕山銘》、《典引》等,並作《文選》中,何雲無?”由古曰:“此並班孟堅文章,何關班固事?”聞者莫不絕倒。

杕杜杕音第[编辑]

《舊唐書》載明皇時宰相李林甫,自無學術,僅能秉筆,有才名於時者,尤忌之。林甫典選部時,選人嚴迥判語“杕杜”二字,林甫不識,謂吏部侍郎韋陟曰:“此謂杖杜何也?”陟俛首不敢言。又太常少卿姜度妻誕子,林甫手書慶之曰:“聞有弄麞之慶。”客視之掩口。故東坡雲:“甚欲去為湯餅客,唯愁錯寫弄麞書。”蓋用此也。惜乎《新》史不載其事。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