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緗素雜記/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靖康緗素雜記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濌伯音沓[编辑]

《家訓》雲:“晉羊曼,常頹縱任俠,飲酒誕節,兗州號為濌伯。此字更無音訓。梁張纘呼為嚃羹之嚃,亦不知所出。但耆老相傳,世間又有濌濌語,蓋無所不施無所不容之意也。顧野王《玉篇》誤為黑旁沓。顧雖博物,猶出張纘之下。”顏氏雲:“吾所見數本,並無作黑者。重沓是多饒積厚之意,從黑更無義旨。”故唐常袞窒賣官之路,一切以公議格之,非文辭者皆擯不用,世謂之濌伯,以其濌濌無賢不肖之辯雲,蓋兗州之遺意也。


三鳣[编辑]

《漢書·楊震傳》雲:“有冠雀銜三鳣當作鱔魚,飛集講堂前。”註雲:“冠音鸛。即鸛雀也。鳣音善。”其字借為鳣鮪之鳣,俗因謂之鳣,知然反。案郭璞註《爾雅》:“鳣長二三丈。”又魏武《四時食制》雲:“鳣魚大如五鬥奩,長一丈余。”安有鸛雀能致一者,況三頭乎?鳣又純灰色,無文章。鱔魚長不過三尺,大不過三指,黃地黑文。故都講雲:“蛇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數三者,法三臺也。”《後漢書》及謝承《書》亦述此事,皆作鱔字。以上十五字,據他本補。——惡人谷珠樓哈哈兒註。孫卿雲:“魚鱉鰌鳣。”《說苑》曰:“鳣似蛇。”並作鳣字。蓋假鳣為鱔,其來久矣。又杜少陵雲:“敇廚唯一味,求飽或三鳣。”又以平聲押之,恐誤也。


阿堵猶今人言這個也[编辑]

晉王夷甫雅尚,口未嘗言錢。一日,其妻令以錢繞床,使不得行。夷甫晨起,見錢閡行,謂婢曰:“舉阿堵物去。”其措意如此。世之學者有賢愚,類求阿堵之義而未之得,殊不知阿堵初自無據,作史者但記一時語言而已。《顧愷之傳》亦雲:“傳神寫照,正在阿堵中。”獨不見此何耶?宋景文公《寫真》詩雲:“誰謂彼己子,而傳阿堵神。”又《答書》詩雲:“久謝輪囷器,羞言阿堵神。”皆用此也,豈有它義。


撐犁[编辑]

後漢·南匈奴傳》云:「單于姓虛連題。」註云:「《前書·匈奴傳》曰:『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黎孤塗單于」,匈奴謂天爲「撐黎」,謂子爲「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一云「撐犁,天子也,匈奴號撐犁,猶人稱天子也」,與此小異。永叔《代王狀元謝及第啟》云:「陸機閲史,尚靡識於撐犁;枚臯屬文,徒率成於骫骳。」又沈元用《謝啟》云:「讀撐犁而靡識,敢謂知書;問祈招而不知,尚慚博學。」然陸機不識撐犁事,竟不知在何書。一云不識撐犁謂皇甫謐,非陸機

招提[编辑]

唐會昌五年七月,上都、東都兩街各寺留僧三十人,節度諸州各一寺三等。七年八月毀招提、蘭若四萬余品。余案《會要》雲:“大歷二年,薛平奏請賜中條山蘭若額為大和寺。”蓋官賜額者為寺,私造者為招提、蘭若,杜牧《杭州南亭記》所謂“山臺野邑”是也。


人日[编辑]

《西清詩話》雲:都人劉克者,窮該典籍之事,多從之質,嘗註杜子美詩:“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陰時。”人知其一,不知其二,唯杜子美與克會耳。起就架上取書示之,東方朔《占書》也。歲後八日,一日雞,二日犬,三日豕,四日羊,五日牛,六日馬,七日人,八日谷。其日晴,所主之物育,陰則災。少陵意謂天寶離亂,四方雲擾幅裂,人物歲歲俱災,此豈《春秋》書王正月意邪,深得古人用心如此。又案宗懍《荊楚歲時記》雲:“正月七日謂之人日,采七種菜以為羹,剪彩為人,或鏤剪金薄為人,以貼屏風,亦戴之頭鬢。”求之經典,罕有此事,唯魏東平王倉為《安仁峰銘》雲:“正月元七,厥日惟人。乘我良駟,陟彼安仁。”載在名集,此為證矣。又《北史·魏收傳》雲:“魏帝宴百寮,問何故名人日,皆莫能知。收曰:晉議郎董勛《答問禮俗》雲:‘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然東方朔《占書》有八日為谷,而魏收所引董勛之語,止及於七日,何邪?然《安仁峰銘》所用,亦雲七日為人,而宗懍指此為證,蓋宗懍又未嘗見東方朔《占書》,而妄為之說也。唯劉克為博學。余嘗觀沈存中《筆談》,亦以為士人劉克按《夔州圖經》辯烏鬼事甚詳,而《西清詩話》又美其窮該典籍,真奇士也。唐李義山《人日》詩雲:“文王喻復今朝是,子晉吹笙此日同。舜格有苗旬太遠,周稱流火月難窮。鏤金作勝傳荊俗,剪彩為人起晉風。獨有道衡詩思苦,離家恨得二年中。”


曲水[编辑]

晉武帝嘗問摯虞三日曲水之義,虞曰:“漢章帝時,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俱亡。村人以為怪,乃招攜之水濱洗祓,遂因水以泛觴,其義起此。”帝曰:“必如所言,便非好事。”束晢進曰:“臣請言之,昔周公城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詩雲:‘羽觴隨波流。’又秦昭王以三日置酒河曲,見金人奉水心之劍曰:‘令君制有西夏;乃霸諸侯。’因此立為曲水。二漢相沿,皆為盛集。”帝大悅。又《韓詩》曰:“鄭國之俗,三月上巳之日,於溱、洧二水之上,招魂續魄,執蘭草祓除不祥。”上巳,即三日也。曲水者,引水環曲為渠,以流酒杯而行焉。《漢書》:“八月祓霸水。”亦斯義也。又《荊楚歲時記》雲:案《詩》曰:“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蘭兮。”註雲:“今三月桃花水下,以招魂續魄,祓除氛穢,並其義也。”元魏孝文帝還洛,引見王公侍臣於清徽堂,因之流化渠。帝曰:“此曲水者,取乾道曲成,萬物無滯。”《風俗通》曰:“《周禮》:‘女巫掌歲時以祓除疾病。’”《後漢誌》雲:“是月上巳,官民皆潔於東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為大潔。”一說雲:後漢有郭虞者,三月上巳產二女,三日中並不育,俗以為大忌,至此月日,人家皆於東流水為祈禳,自潔濯,謂之禊祠。引流行觴,遂成曲水。劉昭註雲:“郭虞之說,良為虛誕,假有庶民,旬內失其兩女,何足驚彼風俗,稱為世忌乎!杜篤乃稱‘王侯公主,暨於富商,用事伊雒,帷幔玄黃’。本傳大將軍梁商,亦歌泣於雒禊也。自魏時不復用三日水宴之禮。”


著朔[编辑]

嘗怪世俗題梁記其年月,及所為祭文稱月朔乃用月建,殊可嗤笑。假如甲辰歲,正月初一庚戌朔,初十日己未,俗乃雲丙寅朔。殊不知正月鬥當建寅,而所謂丙寅者,即月建也。習非承誤,每每如此,蓋不考古之過也。余嘗觀《漢書·律歷誌》載:“周公攝政五年。後二歲,得周公七年‘復子明辟’之歲。是歲二月乙亥朔,己丑望,後六日得乙未。故《召誥》曰:‘惟二月既望,粵六日乙未。’又其三月甲辰朔,三日丙午。《召誥》曰:‘惟三月丙午朏。’”又雲:“成王元年正月己巳朔,此命伯禽俾侯於魯之歲。又成王十年四月庚戌朔,十五日甲子哉生魄。故《顧命》曰:‘惟四月哉生魄。’”又雲:“康王十一年六月戊辰朔,三日庚午,故《畢命豐刑》曰:‘惟十有二年六月庚午朏。’”《春秋》書桓公三年秋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鼓用牲於社。又莊公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凡此所記月朔,何嘗用月建乎?其余史傳及唐韓、柳之文,與本朝先達士大夫文集,未嘗謬用一處,蓋得孔子作《春秋》著朔之遺法也。羅疇老《書義》雲:“古之紀事者,日之可也,必曰朏,曰望,曰旁死魄,曰哉生明,曰哉生魄,何也?蓋月有小大,故紀事者每誌此以謹晦朔也。先儒謂猶今之人將言日,必先言朔,蓋得之矣。”余觀博平王安世作《白氏六帖敘》,末雲:“元祐五年歲次庚午,二月己卯朔,初一日丙申。”此正用月建也,殊可嗤笑。


祖道[编辑]

《周禮》:“太馭掌王玉路以祀,及祀軷。”註雲:“軷祀者,封土象山於路側,以芻棘柏為神主祭之,以車轢軷而去。”《詩》雲:“取羝以軷。”祖道之禮,蓋封土為軷壇也。《漢·疏廣傳》雲:“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設祖道供張東都門外。”註雲:“祖道,餞行也。供,居共反;張,竹亮反。”《劉屈牦傳》雲:“丞相為祖道,送至渭橋。”又《景十三王傳》雲:“榮行,祖於江陵北門。”註雲:“祖者,送行之祭,因設燕飲焉。”顏師古雲:“祖者,送行之祭,因饗飲也。昔黃帝之子累祖,好遠遊,而死於道,故後人以為行神也。”又《後漢·荀彧傳》雲:“彧死,帝哭之,祖日為之廢燕樂。”註雲:“祖日,謂祭祖神之日,因為燕樂也。”應劭《風俗通》曰:“案《禮傳》雲:‘共工氏之子曰修,好遠遊,舟車所至,足跡所達,靡不窮覽,故祀以為祖神。’漢以午日祖。”又案《字說》,祖從示從且,後所神事,方來有繼。行神謂之祖者,祭於行始,方來有繼之意。余案《左氏傳》雲:“五行之官,是謂五官,實列受氏姓,封為上公,祀為貴神。重為勾芒,該為蓐收,修及熙為玄冥,犁為祝融,勾龍為後土。”蓋祭必有神以主之。故祖祭必用一神以為祖神也。所謂方來有繼者,特言其意義如此耳。然《陳寵傳》註雲:“昔共工之子好遊,歲終,死為祖神。”《荀彧傳》註雲:“共工氏之子曰修,好遠遊,故祀以為祖神。”而顏氏又雲:“昔黃帝之子累祖,好遠遊,而死於道,故後人以為行神。”三家之論,自不同如此。


膢臘[编辑]

《楊子》曰:“不膢臘也歟?”註雲:“膢,八月旦也,今河東俗奉以為大節,祭祀先人也。臘,蠟也。”《玉篇》雲:“膢,力侯切,飲食祭也,冀州八月,楚俗二月。臘,力盍切。”說文雲:“冬至後三戌為臘,祭百神也。”案《禮記·外傳》雲:“蠟祭,即臘祭也。夏曰清暑,殷曰嘉平,周謂之蠟祭,秦曰臘。黃衣黃冠而祭,休息田夫也。既蠟而後臘。又雲蠟與臘,二祭也。”案《史記·始皇本紀》:“始皇三十一年十二月,更名臘曰嘉平。”註雲:“先是其邑謠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帝若學之臘嘉平。’父老具言此神仙之謠歌,勸帝求長生之術。於是始皇乃欣然有尋仙之意,因改臘曰嘉平。”則與《外傳》所載不同。《風俗通》雲:“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蠟,漢曰臘。”此雲秦曰臘,蓋漢仍之也。余謂史遷不當有誤,然《史記外傳》乃後人所集,故錯亂其名號。竊意殷曰臘,秦曰嘉平,乃為允當。隋開皇中改周十二月為臘蠟。又《白氏六帖》雲:“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蠟,漢改為臘。”註雲:“夏曰嘉平,出《史記》六。”案《史記》六所雲:“始皇十二月始更名臘曰嘉平。”即非夏後祭名,疑《六帖》為誤。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