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緗素雜記/卷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靖康緗素雜記
◀上一卷 卷三 下一卷▶


湖陰[编辑]

唐溫庭筠嘗補古樂府《湖陰詞》,其序云:「王敦舉兵至湖陰,明帝微行,視其營伍,由是樂府有《湖陰曲》,而亡其詞,因附之」云云。按《晉書·王敦傳》云:「敦至蕪湖,上表。」又云:「帝將討敦,微服至蕪湖察其營壘。」又:「司徒導與王含書曰:『大將軍來屯於湖。』」《明帝紀》云:「敦下屯於湖。」又《周琦傳》云:「王敦軍敗於於湖。」又,「甘卓進爵於湖侯。」又,王允之「鎮於湖」。案《晉書·地理志》,丹陽郡統縣十二,有蕪湖縣。讀史者當以帝微行至於湖為斷句,謂之微行,則陰察其營壘可知,不當云湖陰也。然則古樂府之命名,既失之矣,而庭筠當改曰《於湖曲》,乃為允當。其《湖陰詞》云:「祖龍黃須珊瑚鞭,鐵驄金面青連錢。」謂明帝為祖龍,又誤也。蓋《史記》載始皇為祖龍者,祖,始也,龍者,人君之象也,以其自號始皇,故謂之祖龍耳,其它安可稱乎!

雲夢[编辑]

《筆談》云:「舊《尚書》云:『雲夢土作乂。』本朝太宗時,得古本《尚書》,作『雲土夢作乂』,詔改《禹貢》從古本。案孔安國註:『雲夢之澤,在江南』,不然也。據《左傳》:『吳人入郢,楚子涉睢濟江,入於雲中。王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奔鄖。』楚子自郢西走涉睢,則當出於江南;其後涉江入於雲中,遂奔鄖,鄖則今之安州。涉江而後至雲,入雲然後至鄖,則雲在江北也。《左傳》曰:『鄭伯如楚,子產相,楚子享之。既享,子產乃具田備,王以田江南之夢。』杜預註云:『楚之雲、夢,跨江南、北。』曰『江南之夢』,則雲在江北明矣。元豐中,有郭思者,能言漢、沔間地理,亦以謂江南為夢,江北為雲。予以《左傳》驗之,思之說信然。」余案漢高祖用陳平謀,偽遊於雲夢,註家無解釋。又《爾雅》雲「楚有雲夢。」註云:「今南郡華容縣東南也,丘湖是也。」恐為未當。

耳孫[编辑]

《惠紀》云:「上造以上,及內外公孫耳孫有罪當刑。」應劭云:「耳孫者,玄孫之子也。言去其曾高益遠,但耳聞之也。」李斐曰:「耳孫,曾孫也。」晉灼曰:「耳孫,玄孫之曾孫也。《諸侯王表》在八世。」顏氏曰:「耳孫,諸說不同,據《平紀》及《諸侯王表》說『梁孝王玄孫之子耳孫』,耳,音仍。又《匈奴傳》說握衍朐鞮單于,云『烏單于耳孫』。以此察之,李云曾孫是也。然《漢書》諸處,又皆云曾孫非一,不應雜兩稱而言。據《爾雅》『曾孫之子為玄孫,玄孫之子為來孫,來孫之子為昆孫,昆孫之子為仍孫』,從己而數,是為八葉,則與晉說相同。仍耳相近,蓋一號也。但班氏唯存古名,而計其葉數則錯也。」上造,秦第二爵名曰,應劭以為第十六,誤矣。又以耳孫音耳,有耳聞之義,又其謬戾如此。

蒓羹[编辑]

晉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有羊酪,指示陸曰:「卿吳中何以敵此?」陸曰:「千里蒓羹,末下一作未下鹽豉。」所載此而已。及觀《世說》,又曰:「千里蒓羹,但未下鹽豉耳。」或以為「千里」、「末下」皆地名,是未嘗讀《世說》而妄為之說也。或以為千里者,言其地之廣,是蓋不思之甚也。如以千里為地之廣,則當云蒓菜,不當云羹也。或以為蒓羹不必鹽豉,乃得其真味,故云未下鹽豉。是又不然。蓋洛中去吳,有千里之遠,吳中蒓羹,自可敵羊酪,但以其地遠未可猝致耳,故云但未下鹽豉耳。意謂蒓羹得鹽豉尤美也。此言近之矣,今詢之吳人,信然。又沈文季謂崔祖思曰:「千里蒓羹,豈關魯、衛。」齊高帝曰:「蒓羹故應還。」沈蓋當作蓋沈。——惡人谷珠樓哈哈兒註。文季吳人也。子美詩曰:「我思岷下芋,君思千里蒓。」張鉅山詩曰:「一出修門道,重嘗末下蒓。」二公以千里、末下為地名。今詳陸答語:「千里蒓羹,末下鹽豉」,蓋舉二地所出之物,以敵羊酪。今以地有千里之遠,但未下鹽豉,何支離也。

軒渠[编辑]

《後漢·薊子訓傳》云:「兒識父母,軒渠笑悅,欲往就之。」音義無解釋。以意測之,蓋軒渠者,欲舉其身體以就父母之狀。案《字說》,軒上下渠,一直一曲,受眾小水,將達而不購也。軒渠之義如此。而東坡《書魯直草書後》云:「他日黔安見之,當捧腹軒渠也。」恐引此軒渠,於義未安。近世文士頌其人云:「少而渠振發。」亦未為穩當。唯《世說》載會稽王軒軒如朝霞之欲舉。唐史乃用其語云:「神氣軒舉。」舒王《詩義》云:「仙仙,軒舉之狀。」乃為盡善。宋子京為皇從侄孫撰石記云:「生二歲,軒渠有識矣,病篤而夭。」又撰《王文公墓志》云:「公即何夫人之子,軒渠卓異。魯公曰:是天吾門。八歲終二喪,斬焉致毀。」是真得《漢書》之意。

婪尾[编辑]

蘇鶚《演義》云:「今人以酒巡匝為啉尾。」即再命其爵也。雲南朝有異國進貢藍牛,其尾長三丈,一雲藍穎水其尾三丈。時人仿之,以為酒令,今兩盞,從其簡也。此皆非正。行酒巡匝,即重其盞,蓋慰勞其得酒在後也。又云:「啉者,貪也,謂處於座末,得酒最晚,腹癢於酒,既得酒巡匝,更貪婪之,故曰啉尾。」啉字從口,足明貪婪之意。此說近之。余觀宋景文公《守歲》詩云:「迎新送故只如此,且盡燈前婪尾杯。」又云:「稍倦持螯手,猶殘婪尾觴。」又東坡《寒食》詩云:「藍尾忽驚新火後,遨頭要及浣花前。」註引樂天《寒食》詩云:「三杯藍尾酒,一碟膠牙餳。」乃用「藍」字,蓋「婪」「藍」一也。

白波[编辑]

景文公詩云:「鏤管喜傳吟處筆,白波催卷醉時杯。」讀此詩,不曉白波事。及觀《資暇集》云:「飲酒之卷白波,蓋起於東漢,既禽白波賊,戮之如卷席然,故酒席仿之,以快人情氣也。」疑出於此。余恐其不然。蓋白者,罰爵之名,飲有不盡者,則以此爵罰之。故班固《敘傳》云:「諸侍中皆引滿舉白。」左太沖《吳都賦》云:「飛觴舉白。」註云:「行觴疾如飛也。大白,杯名。」又魏文侯與大夫飲酒,令曰:「不釂者浮以大白。」於是公乘不任舉白浮君。所謂卷白波者,蓋卷白上之酒波耳,言其飲酒之快也。故景文公以白波對鏤管者,誠有謂焉。案《漢書》,黃巾余黨復起西河白波谷,號曰白波賊,眾十餘萬。

五松[编辑]

史記》載:「秦始皇遂上泰山立石,封,祀祠。下,風雨暴至,休於樹下,遂封其樹為五大夫。墠梁父,刻所立石。」蓋五大夫者,秦官名,第九爵也。唐陸贄作《禁中春松》詩云:「不羨五株封。」案《史記》但雲封其樹為五大夫,不聞有五株松之說。而贄雲爾者何耶!然贄博極群書,不當有誤,恐有所據而雲然也。或曰循襲之誤耳,所未詳也。又李商隱有《五松驛》詩云:「獨下長亭念過秦,五松不見見輿薪。只應既斬斯高後,尋被樵人用斧斤。」而商隱亦謂五松,如何?又李白《送人遊桃源序》云:「登封太山,風雨暴作,雖五松受職,草木有知,而萬象乖度,禮刑將弛。」然太白亦以謂五松也。唯舒王《詠柏》詩云:「老松先得大夫官。」乃為切當。

倚卓[编辑]

今人用倚卓字,多從木旁,殊無義理。字書從木從奇,乃椅字,於宜切。詩曰「其桐其椅」是也。從木從卓乃棹字,直教切,所謂「棹船為郎」是也。倚卓之字,雖不經見,以鄙意測之,蓋人所倚者為倚,卓之在前者為卓,此言近之矣。何以明之?《淇奧》曰:「猗重較兮。」《新義》謂:「猗,倚也,重較者,所以為慎固也。」由是知人所倚者為倚。《論語》曰:「如有所立,卓爾。」說者謂聖人之道,如有所立,卓然在前也,由是知卓之在前者為卓。故楊文公《談苑》有云:「咸平、景德中,主家造檀香倚卓一副。」未嘗用椅棹字,始知前輩何嘗謬用一字也。

思恭[编辑]

歐陽《五代史》作拓跋思敬,意謂薛史避國諱耳。按《舊唐書》、《實錄》,皆作思恭。《實錄》天復二年九月,武定軍節度使李思敬以城降王建。思敬本姓拓跋。鄜夏節度使思恭,保大節度使思孝之弟也。思孝致仕,以思敬為保大留後,遂升節度,又徙武定軍。《新唐書·党項傳》曰:「思孝為定難節度使,卒。弟思諫代為節度使,思孝為保大節度,以孝薦弟思敬為保大留後,俄為節度使。」然則思恭、思敬乃是兩人。思敬後附李茂貞,因賜國姓,故更姓李。文忠公合為一人,誤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