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問題 (蕭炳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Disambig.svg更多资料:面子問題
面子問題
作者:蕭炳實
1926年11月29日
本作品收錄於《燕大週刊

我現在關於「面子問題」有幾句話:

自從中華民國十五年十一月十四日有所謂毆打厨役而引起的罷工事件,發生於燕大的男校膳堂,十五日飲饌股股長報告解决經過以後,我就覺得名不虛傳的燕大,自治會,畢竟與衆不同,偌大的事件,竟能用,「雙方皆有錯誤,現已和平了結。」十二個大字解决了。這較之前清查辦大員的欽差所用的,「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八字,實在高明得多。受過高等洋敎育的人們的手段,到底高人一等!做八股文章的人們,那能不退避三舍呢!

然而高明的道理,愚笨人總難了解,我豈不知?可是我也被時髦的懷疑的精神薰染得太深了,明知自己愚笨,不應怪人,却偏偏要用懷疑的精神,對於這種高明的道理,要求一個了解!於是犧牲了一碗飯,又犧牲了--次午睡,抽出時間,寫了一封信請敎幹事部。

信上這樣說:

執事先生大鑒:啓者,今午飮饌股報告,謂「昨日下午膳堂發生之事,雙方皆有錯誤,今已和平了結。」鄙人於此,深滋疑惑;特臚舉數端以瀆,敢請有以指導:

(一)所謂雙方皆有錯誤者,究係何種錯誤?所謂和平了結者,究竟如何了結?語意皆甚模糊,是非無從辨別,眞象無從明瞭。此所以深滋疑惑者一也。

(二)雙方旣有錯誤,先生等當有以是正其錯誤。敢問先生等之所以是正之者何在?未蒙公佈,莫測高深。此所以深滋疑惑者二也。

(三)飮饌股十四日皇皇佈告,謂學員毆打厨役。毆打之事,是否屬實?如果不實,則飮饌股之妄加人以毆打之重大罪名,不特學員某君(鄙人不知其爲何許人,故姑命之曰某君。)受其誣,即於燕大全體之令譽恐亦不無損礙。飮饌股始則加之以罪名,旣則不爲之洗刷,其理安在?如果毆打之事實係有之,則某君之舉動,於全體同學之名譽,是否有關?被毆之厨役某君,(鄙人亦不知其爲何許人,故亦姑命之爲某君。)吾人是否視之爲丘九以下之一級,而應受丘九先生之談辱?抑彼尙有其人格,尙有其中華民國國民之資格?此所以深滋疑惑者三也。

(四)前項所謂和平了結者,某君與厨役間之了結乎?抑某君與飮饌股間之了結乎?此種了結,置全體同學於何處?此所以深滋疑惑者四也。

(五)前事旣住,以後有何善後?先生等有何方法使此類似之事項不再發生,厨役不再罷工,秩序得以維持,燕大令譽得以保全?未見表示,此所以深滋疑惑者五也。

以上五則,爲鄙人個人之疑惑。末稔

先生等及全體同學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否?抑或鄙人見聞不廣,未足洞見事理,故有此不情之言論乎?工作忙迫,言多不善,冐昧之處,所在不免,尙祈諒解!敬候

明敎,此肅

公安。

蕭炳實啓。十一月十五日。

信是十五日晚間交給飮饌股股長請他轉交的。他們沒有回我的信,當然有我所不知的妙不可言的理由,姑且不提。

「禍不單行」的罷工,又因十六日晚飯「尿味」的問題而復發了!文明最古的中國人,進步却狠快。第一次罷工,結果是晚飯延遲四十分。第二次的罷工,却進步得多了!不但延長了六個半鐘頭,而且兩頓並成一頓的吃了!

十七日上午九時,因吃飯的緊急問題,開全體大會了。這確是新燕大的新紀錄。諸位注意!馬克司的唯物史觀,又多—層保障了。據說燕大學生之所以不能開大會,是有種種妙不可言的理由。然而「需要者發明之母也」,千呼萬喚猶不出的燕大學生大會,因吃飯問題一逼,不上一個鐘頭就逼出來了。以前的不能開會的理由,都不成其爲理由了。馬克司眞値得崇拜,我雖然不是馬克司黨,也要這樣說,我想就是牛克司也不得不拜倒於馬先生門下了!我從前研究知識論的時候,有一條發明。是「知識之根,不在腦子,而在肚子。因爲腦子所做的事,都是肚子的需要吩咐或逼迫去做的。」這個發明,因缺少充足的證據,久未發表。不料燕大學生吃飯問題,無意中給我一個强有力的證據。

大會中許多的妙論,(「妙」「謬」雖然同聲,在文字學上却不通段,請勿誤會。)姑且不談,祇談「面子問題」。

已辭職的飮饌股股長,有幾句話是値得注意的。他說:「毆打厨役的問題,照法律辦,至少也要禁止毆打的某君在膳堂用飯。不過爲了同學面子起見,祗得和平了結。我常常對厨役說:『如果有學員打你罵你,你總得要忍氣,爲的是學員的面子要緊!』像這樣苦心孤詣,爲同學保全面子,是何等的熱忱!誰也不能不配服!

奴隸道德(Slave Morality)本來有幾條公式:

(一)臣子對皇帝,是不當反抗的。所以柬市砍腦袋兒的時候,還得到午門謝旨,說:「天子聖明,臣罪該死!」爲的是皇帝的面子。是最尊嚴不過的!

(二)農奴對地主,是不當反抗的。因爲牛馬幷未曾反抗過主人,難道你,農奴,還夠不上牛馬的知識麼?

(三)……

(四)……等等

據考古有得的人,考得,「奴」字是首先發現於尙書的「予則奴戳汝。」那豈不是幾千年了麼?「從來如此,今日何獨不然!J這一句話的理由,是Self-evident,何容置喙?上下五千年,縱横九萬里的歷史,不都是這樣證明麼?

以上是舊的,還有新的。

(―)丘八大人對人民說,你的衣服,拿來給我穿;你的猪羊,宰來給我喫;你家的女人,快來服事我。

(二)乖覺的丘九,也照樣的跟着哥兒的樣對厨役說:「我打你罵你,你總得要忍一點氣,爲的是我的面子要緊!」

(三)丘十……

(四)丘十一……等等。

上帝太沒用了。不能照自己的形狀造人,却叫我們從糊猻隊裏脫穎而出,帶着一身獸性的怒氣,「火」來就要發作。患了毆打厨役嫌疑的某君說:「我當時火極了!I am Sorry!」彷彿說「I am Sorry」時,還有點忸忸怩怩的態度,似乎有點要代孟老夫子「羞惡之心人皆有之」一句話做註脚的意思。其實這又何必某君的發火?這是上帝造人的錯,某君本不負責。生物學,心理學,社會學,都是這樣充分的證明。

厨役們最不自量,伊們本不是從糊猻隊裏出來的,伊們本來是樹枝上開花結子結出來的,也要向丘九們攀起平輩談起平等來!「我們打你罵你,你總得要忍氣,爲的是我們的面子關係。」不是三翻四次的對你們說過麽?怎麽忽的又忘了?面子是從糊猻隊裏跳出來而有感情作用的丘九纔有的;你們樹枝子上結岀來而並沒有感情作用的厨子,根本上就不應當有「氣」;就是有了,也得要忍耐,總得要挨打挨駡的。這是高等洋敎育所召示我們的最高的眞理,我們的敎授都是博士碩士呢!

活到六十來歲的孫中山,也有點不識時務,不明心理學,眞是枉活了一輩子。社會明明如此,幾千年即已如此,你偏偏要來改造,只惹得一場失敗,何苦來!

墓木已拱的孫中山,聽不到小子的話了。活着的蔣介石,你有耳可聽,是應當聽的。北京海甸燕京大學的學生,在面子問題上,給你暗示說:

「舊酒囊裏不能盛新酒,舊的心理上不能建設新社會,這是千眞萬確的。請你不要妄談改造罷,如果你眞眞要改造,我們是情願做『殷之頑民』的!」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70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