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相續之原理及其惡果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相續之原理及其惡果
作者:梁啟超
1913年6月16日


  自民國建號以來,僅十余月,而以二次革命聞者,几于無省無之,其甚者則三四次(如湘、如蜀),乃至七八次(如鄂),最近則江西之叛,尤其章明較著者也。論者或以為當局失政,宜有以召之;或謂彼好亂之輩,其狼子野心,實有以异于人。斯二說者固各明一義,雖然,非其至也。歷觀中外史乘,其國而自始未嘗革命,斯亦已耳,既經一度革命,則二度、三度之相尋相續,殆為理勢之無可逃避。我國歷代鼎革之交,群雄扰攘,四海鼎沸,迭興迭仆,恒閱數十年而始定。然猶得曰專制私天下,宜獎攘奪,非所以論于共和之始也。夫言革命、言共和者,必以法蘭西為祖之所自出,然法國自大革命以后,革命之波相隨屬者亙八十年,政体凡三四易。其最初之十余年間,則丹頓、馬拉、羅拔比爾、拿破侖迭擅神器,陷其國于恐怖時代者逾一紀。后此,中美、南美十余國踵其轍,而各皆相敓相屠,以國家供群雄之孤注,至今猶不如所屆也。

  最近,則墨西哥兩歲之間,三易其元首矣。其后此踵襲而興者,孰審所极!葡萄牙今猶未也,而派棼陰曀之象遍國中,稍有識者,知其儳然不可終日也。即以根器最厚之民如英國者,彼其十七世紀之革命,逮克林威爾沒世,而結一翻其局。由此言之,革命复產革命,殆成為歷史上普遍之原則,凡以革命立國者,未或能避也。(就中惟美國似屬例外,然美國乃獨立而非革命。

  前此英國之統治權本不能完全行于美境,美之獨立,實取其固有之自治權擴充之,鞏固之耳。)夫天下事有果必有因,革命何以必复產革命?此其故可得而言也。

  其一,當革命前,必前朝秕政如毛,舉國共所厭苦,有能起而与為難者,民望之如望歲也。故革命成為一种美德,名譽歸之。及既成功,而群眾心理所趨,益以謳歌革命為第二之天性。躁進之徒以此自階,其天真未鑿者則几認革命為人生最高之天職,謂天生血性男子,只以供革命之用,無論何時,聞有革命事起,趨之若不及。苟有人焉以一語侵及“革命”二字之神圣者,即仇之若不共戴天。此种謬見深中于人心,則以机危險之革命,認為日用飲食之事,亦固其所。

  其二,經一度革命之后,社會地位為之一變,閥閱之胄,夷為隸甿,瓮牖之夫,奮為將相者,比比然也。夫人情孰不樂富貴而惡賤貧,睹夫冒一時之險而可以易無窮之樂也,則相率以艷而效之,所謂“大丈夫不當如是耶”!所謂“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此种心理最足以刺戟椎埋徇利之輩,而使之一往不反顧。其從事革命,猶商賈之逐利也。三年以前,上海有以投机于橡皮公司而博奇贏者,不數月間,全市人輟百業以趨之,蕩產殺身而不悔。革命之滋味,足以誘人,蓋此類也。

  其三,經一度革命之后,國民生計,所損無算,農輟于野,工輟于肆,商輟于廛,十人之中,失業八九,迫于饑寒,則鋌而走險,民之恒情也。作亂固以九死博一生,不爾則惟有待死,故毋宁希冀于九一也。夫前此必以失業之民多,然后能嘯聚以革命,革命之后,失業者又必倍蓰于前,故嘯聚益易,而再革、三革以至無已也。

  其四,僅聚鋤耰棘矜槁項黃馘之民,其集事也猶不易易,顧革命之后,退伍兵必充牣于國中,此事勢所當然也。當前此革命進行中,嘯聚裹脅,惟恐不多,恨不得舉全國之民編入革命軍中;一旦事定,無以為養,勢必出于遣散。而此輩一度列軍籍,更無從复其故業,舍椎埋剽掠外更何所事?故适以為二次革命之資也。

  其五,昔法人蒲羅儿謂,每當革命后民生极凋瘵之時,而其都會人士之奢淫必愈甚,法國當恐怖時代,而巴黎歌管游樂之盛,遠過往時。吾昔頗疑其言不衷于理,今觀我國,乃始信之。蓋一度革命成功,前此窶人賤甿,一躍而居顯要者,無量無數,麇集都會,生平未嘗享一日之奉,暴爾發跡,事事模仿舊貴,變本加厲。“夥頤,涉之為王沈沈者!”則淫侈之驟增也固宜。民已窮矣,而复朘削之以奉新貴族,誅求到骨,何以堪命?受禍最烈者,尤在前此素封之家,架罪构陷,屠戮籍沒,視為固然。怨毒所積,反動斯起,革命之恒必相續,此又其一因也。

  其六,人之欲望,無窮盡也,常以己現在所處之地位為未足,而歆羡乎其上,而有所恃、有所挾者則更甚。疇昔讀史,見歷代開創之主,夷戮功臣,未嘗不恨其涼薄。雖然,功臣之自取屠戮,又豈能為辯?夫挾功而驕之人,誠有何道可以滿其欲壑者?其意常曰:彼巍然臨吾上者,非借吾力,安有今日?居恒既怏怏不自适,稍加裁抑,觖望滋甚,觖望至不可复忍,其舊屬复有觖望者從而慫恿,則叱吒而起耳。故二次革命之主動者,恒必為初次革命有功之人,無中外,一也。昔法國當路易十一世時,培利公爵与孔特加洛侯爵同叛,傳檄國中曰:“吾為國家扶義而起也。”路易降詔曰:“二子之叛,誠朕不德有以致之,使朕而徇彼等大貴族增俸之請,彼宁复為國扶義耶?”嗚呼,國有巨子,而執國命者無路易之智,其欲免于革命之相尋難矣。

  其七,夫革命必有所借口,使政府施政而能善美,無授人以可攻之隙,則煽動自較難為力。然革命后驟難改良政治,殆亦成為歷史上之一原則。蓋扰攘之后,百事不遑,威信未孚,施行多礙,故一代之興,其致太平也,動在易世之后。當其草創伊始,民志未定,政治之不滿人意,事有固善。故新革命后二三年間。雖以失政為煽動再革之資料,固無往而不能得也。(附言:吾此文本泛論常理,從歷史上歸納而得其共通之原則耳。即如此段,絕非為現政府辯護,現政府更不得借吾言以解嘲。蓋現政府之成立,本与交代君主力征經營而得之者有异,一年以來,實有改良政治之余地,而政府曾不自勉,吾不能一毫為彼寬責備也。)夫革命前后,正人民望治最殷、求治最亟之時也。當其鼓吹革命也,鮮不張皇其詞以聳民听,謂舊朝一去,則黃金世界,立將涌現。民也何知,執券索償,夫安得不失望,失望則煽動者之資矣。

  其八,革命后之驟難改良政治,在專制國之易姓,則斷然矣;而在易專制為共和,則其難尤甚。蓋為政有本,曰正紀綱。紀綱立,然后令出必行,而政策之得失乃有可言。君主國有其固有之紀綱,民主國又別有其固有之紀綱。以數千年立君之國,全恃君主人一之尊嚴,為凡百紀綱所從出。搖身一變,便成共和,(襲小說《西游記》語,形容最肖,讀者勿笑其俚。)疇昔所資為上下相維之具者,舉深藏不敢复用,抑勢亦不可复用;而新紀綱無道以驟立,強立焉而不足以為威重,夫此更何复一政之能施者!以漢高之英武,苟長此群臣飲酒爭功,醉或妄呼,拔劍擊柱,如初即位定陶時,試問漢之為漢复何如者?革命之后,人人皆手創共和,家家皆有功民國,設官万億,不足供酬勳;白晝殺人,可以要肆赦;有賞無罰,有陟無黜,以此而求善治,豈直蒸沙求飯之喻已哉!執國命者而有英邁負重之气,猶可以漸樹威信,整齊嚴肅其一部分;而不然者,疲奔命于敷衍,既已日不暇給,紀綱永無能立之時,政且無有,遑論于良!夫承革命之后以從政,雄才猶以為難,庸才則更何論。雄才不世出,故醞釀再革命三革命者,什而八九也。

  其九,共和國之尤易倡革命者,雖自私之鄙夫,常得托名國家以脅人;雖极野心者,常得宣言吾非欲居其位也。只須煽動響應,不必其果服屬于我,一革去其所欲革之目的物,則复得以統一共和等名義鉗他人之口而制其命,而不复勞征伐。此真革命家之資也。雖然,初次革命之資,抑亦再次、三次之資也。

  其十,聞之,“有無妄之福者,必有無妄之禍。”成功太易,而獲實丰于其所期,淺人喜焉,而深識者方以為吊。個人有然,國家亦有然。不煩一矢,不血一刃,筆墨歌舞于報章,使諜儿戲于尊俎,遂乃夢中革命,搖身共和。過來者狃于蒲騷,未試者見獵心喜。初生一犢,奚猛虎之足懾;狎潮之儿,謂溟渤其可揭。夫艱險之革命,猶足以生二次革命,而況于簡易酣樂之革命也哉!夫既已簡易酣樂,則無惑乎革命成為一种職業,除士、農、工、商之外,而別辟一新生涯。

  (水滸傳)張橫道:“老爺一向在之潯陽江上,做這安分守己的生理。”強盜之成為一職業久矣。)舉國靡然從之,固其所耳。

  由此言之,革命之必產革命,實事所必至,理有固然。推究終始,既有因果之可尋;廣搜史乘,复見前車之相踵。今吾國人見二次革命之出現,而始相与惊詫,宁非可憫?然則此种現象果為國之福耶,為國之禍耶?此有稍有常識者,宜不必复作是問。顧吾見夫今日國中仿徨于此疑問中者猶多也,故吾不得憚詞費也。吾以為假使革命而可以止革命,則革命何必非國家之福;革命而适以產革命,則其禍福复何待審計者!今倡革命者,孰不曰吾今茲一革以后,必可以不复再革也。夫當初次革命時,亦孰不曰一革后可無复再革也,而今則何如者?今革而不成,斯勿論矣,假其能成,吾知非久必且有三次革命之机會發生,而彼時昌言革命者,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如今日。其以為一革后可無再革亦如今日,而其結果如何,則非至事后言之,則罕有能信者。今欲征因知果,則且勿問所革之客体作何狀,則先問能革之主体作何狀。試問前所列舉之十种事理,再度革命之后,其惡現象果緣此稍滅乎,抑緣此賡續增益乎,前列十种,有其三四,禍既未艾,而況于俱備者!循此遞演,必將三革、四革之期日,愈拍愈急;

  大革、小革之范圍,愈推愈廣。地載中國之土,只以供革命之廣場;天生中國之人,只以作革命之器械。試思斯國果作何狀,而斯民又作何狀者?古詩曰:“公無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將奈公何?”而欲諺檃括其旨曰:“不到黃河心不死。”斯言雖俚,蓋稱善譬。昔吾儕嘗有以語清之君臣矣,曰:

  君其毋爾爾,君如長爾爾者,君且無幸。夫彼君臣非惟不余听而且余罪也。吾儕言之十數年,其袖C褎C如充耳也亦十數年,彼猶未到黃河也。吾儕明明見其疾趨赴河,愈趨愈迫,為之惻隱焦急不可任,而彼之疾趨如故也。中興道消,窮于辛亥,及乎臨河足三分垂在外,或庶猛醒,然既已一落千丈強矣。今之未到黃河心未死者,吾所見蓋兩种人焉:其一則興高采烈,以革命為職業者;其他則革命家所指目而思革之者。

  茲兩种人者,或左或右,或推或挽,以挾我中國向前橫之大河而狂走焉,而跳擲焉,患其不即至也,而日日各思所以增其速力。嗚呼!今為程亦不遠矣。多爾袬入關,斯周延儒、李自成、吳三桂之大功成;伊藤開府,則金玉均、李完用、李容九之大事畢。滿洲人不斷送滿洲至盡,滿洲人之天職未盡也;中國人之不斷送中國至盡,中國人天職未盡也。欲滿洲人信吾非妄言,非至今日安能!欲中國人信吾非妄言,嗚呼,吾何望此,吾何望此!

  今清以一言正告彼被革命者曰:“疇昔制造革命者,非革命党也,滿洲政府也。滿洲政府自革不足惜,而中國受其毒至今未艾。公等雖欲自為滿洲,奈中國何;公等如不欲自為滿洲,則宜有所以處之。更請以一言告彼革命者曰:公等為革命而革命耶,抑別有所為而革命耶?吾知公等必复于我曰:

  吾為欲改良政治而革命也。則吾更引諺以相告語曰: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革命只能產出革命,決不能產出改良政治。改良政治,自有其涂轍,据國家正當之机關,以是消息其權限,使自專者無所得逞。舍此以外,皆斷潢絕港,行之未有能至者也。國人猶不信吾言乎?則請遍翻古今中外歷史,曾有一國焉,緣革命而產出改良政治之結果者乎?試有以語我來。雖然,吾言之何益,誰具听之者!莫或听之而猶不忍不言,吾盡吾言責而已!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