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韓非子 卷第五
闕名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景宋鈔校本
卷第六

韓非子卷第五

   亡徵第十五    三守第十六

   備内第十七    南靣第十八

   飾邪第十九

     亡徵第十五

凡人主之國小而家大權輕而臣重者可亡也簡法禁而務謀

慮荒封内而恃交援者可亡也羣臣爲學門子好辯商賈外積

小民右仗者可亡也好宫室臺榭陂池事車服器玩好罷露百

姓煎靡貨財者可亡也用時日事鬼神信十篋而好祭祀者可

亡也聽以爵以待叅驗用一人爲門户者可亡也官職可以重

求爵禄可以貨得者可亡也緩心無而成柔茹而寡断好惡無

訣而無所定立者可亡也饕貪而無饜近利而好得者可亡也

滛而不周於法好辯說而不求其用濫於文麗而不顧其功

者可亡也淺薄而易見漏泄而無藏不能周密而通羣臣之語

者可亡也很剛而不和愎諫而好勝不顧社稷而輕爲自信者

可亡也恃交援而簡近隣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國者可亡

也羈旅僑士重帑在外上間謀計下與民事者可亡也民信其

相下不能其上主愛信之而弗能廢者可亡也境内之傑不事

而求封外之士不以功伐課試而好以名問舉錯羈旅起貴以

陵故常者可亡也輕其適正庶子稱衡太子未定而主即世者

可亡也大心而無悔國亂而自多不料境内之資而易其隣敵

者可亡也國小而不處卑力少而不畏强無禮而侮大隣貪愎

而拙交者可亡也太子已置而娶扵强敵以爲后妻則太子危

如是則羣臣易慮者可亡也怯懾而弱守蚤見而心柔懦知有

謂可断而弗敢行者可亡也出君在外而國置質太子未反而

君易子如是則國擕國擕者可亡也挫辱大臣而狎其身刑戮

小民而逆其使懐怒思恥而專習則賊生賊生者可亡也大臣

兩重父兄衆強内黨外援以爭事𫝑者可亡也婢妾之言聽愛

玩之智用外内悲惋而數行不法者可亡也簡侮大臣無禮父

兄勞苦百姓殺戮不辜者可亡也好以智矯法時以行雜公法

禁変易號令數下者可亡也無地固城郭惡無畜積財物寡無

守戰之備而輕攻伐者可亡也穜𩔖不壽主數即丗嬰兒爲君

大臣專制樹羈旅以爲黨數割地以待交者可亡也太子尊顯

徒屬衆強多大國之交而威勢蚤具者可亡也変𥚹而心急輕

疾而易動發心愪忿而不訾前後者可亡也主多怒而好用兵

簡夲欲教而輕戰攻者可亡也貴臣相妬大臣隆盛外藉敵國

内困百姓以攻怨讎而人主弗誅者可亡也君不肖而側室賢

太子輕而庻子伉官吏弱而人民桀如此則國躁國躁者可亡

也藏怨而弗發懸罪而弗誅使羣臣隂憎而愈憂懼而乆未可

知者可亡也出軍命將太重邊地任守太尊專制擅命徑爲而

無所請者可亡也后妻淫亂主母畜穢外内混通男女無别是

謂兩主兩主者可亡也后妻賤而婢妾貴太子卑而庻子尊相

室輕而典謁重如此則内外乖内外乖者可亡也大臣甚貴偏

黨衆强壅塞主斷而重擅國者可亡也私門之官用馬府之世

軍馬之府立功者也郷曲之善舉官職之勞廢貴私行而賤公功者可亡

也公家虚而大臣實正户貧而𭔃寓富耕戰之士困末作之民

利者可亡也見大利而不趨聞禍端而不備淺薄於爭守之事

而務以仁義自飾者可亡也不爲人主之孝而慕匹夫之孝不

顧社稷之利而聽主母之令女子用國刑餘用事者可亡也辭

辯而不法心智而無術主多能而不以法度從事者可亡也親

臣進而故人退不肖用事而賢良伏無功貴而勞苦賤如是則

下怨下怨者可亡也父兄大臣禄秩過功章服侵等宫室供飬

大侈而人主弗禁則臣心無窮臣心無窮者可亡也公壻公孫

與民同門暴慠其隣者可亡也亡徵者非曰必亡言其可亡也

夫兩堯不能相王兩桀不能相亡亡王之機必其治亂其强弱

相踦者也木之折也必通蠹墻之壞也必通隙然木雖蠹無疾

風不折墻雖隙無大雨不壞萬乘之主有能服術行法以爲亡

徵之君風雨者其兼天下不難矣

    三守第十六

人主有三守三守完則國安身榮三守不完則國危身殆何謂

三守人臣有議當途之失用事之過舉臣之情人主不心藏而

漏之近習能人使人臣之欲有言者不敢不下適近習能人之

心而乃上以聞人主然則端言直道之人不得見而忠直日䟽愛

人不獨利也待譽而後利之憎人不獨害也待非而後害之然

則人主無威而重在左右矣惡自治之勞憚使羣臣輻湊之变

因傳柄移藉使殺生之機奪予之要在大臣如是者侵此謂三

守不完三守不完則刼殺之徵也凡刼有三有明刼有事刼有

刑刼人臣有大臣之尊外操國要以資羣臣使外内之事非已

不得行雖有賢良逆者必有禍而順者必有福然則羣臣直莫

敢忠主憂國以爭社稷之利害人主雖賢不能獨計而人臣有

不敢忠主則國爲亡國矣此謂國無臣國無臣者豈郎中虚而

朝臣少哉羣臣持禄飬交行私道而不效公忠此謂明刼鬻寵

擅權矯外以勝内險言禍福得失之形以阿主之好惡人主聼

之卑身輕國以資之事敗與主分其禍而功成則臣獨專之諸

用事之人壹心同辭以語其美則主言惡者必不信矣此謂事

刼至於守司囹圄禁制刑罰人臣擅之此謂刑刼三守不完則

三刼者超三守完則三刼者止三刼止塞則王矣

     備内第十七

人主之患在於信人信人則制於人人臣之於其君非有骨肉

之親也縳於𫝑而不得不事也故爲人臣者窺覘其君心也無

㬰之休而人主怠慠處其上此世所以有刼君弑主也爲人

主而大信其子則姦臣得乗於子以成其私故李兊傅趙王而

餓主父爲人主而大信其妻則姦臣得乗於妻以成其私故優施

𫝊麗SKchar殺申生而立奚齊夫以妻之近與子之親而猶不可信

則其餘無可信者矣且萬乗之主千乗之君后妃夫人⿺辶商子爲

太子者或有欲其君之蚤死者何以知其然夫妻者非有骨肉

之恩也愛則親不愛則䟽語曰其母好者其子抱然則其爲之

反也其母惡者其子釋丈夫年五十而好色未解也婦人年三

十而美色衰矣以衰美之婦人事好色之丈夫則身死見䟽賤

而子疑不爲後此后妃夫人之所以兾其君之死者也唯母爲

后而子爲主則令無不行禁無不止男女之樂不減於先君而

擅萬乗不疑此鴆毒扼昧扼昧謂暗中絞縊也之所以用也故桃左春秋

曰人主之疾死者不能處半人主弗知則亂多資故曰利君死

者衆則人主危故王良愛馬越王勾踐愛人爲戰與駞醫善吮

人之傷含人之血非骨肉之親也利所加也故輿人成輿則欲

人之富貴匠人成棺則欲人之夭死也非輿人仁而匠人賊也

人不貴則輿不售人不死則棺不買情非増人也利在人之死

也故后妃夫人太子之黨成而欲君之死也君不死則勢不重

情非憎君也利在君之死也故人主不可以不加心於利已

死者故日月暈圍於外其賊在内備其所憎禍在所愛是故明

王不舉不㕘之事不食非常之食逺聼而近視以審内外之失

省同異之言以知朋黨之分偶叄伍之驗以責陳言之實執後

以應前按法以治衆衆端以叅觀衆事之端皆相叅而觀之士無幸賞無踰

行殺必當罪不赦則姦邪無所容其私徭役多則民苦民苦則

權𫝑起權𫝑起則復除重復除重則貴人富苦民以富貴人起

勢以藉藉假借也人臣非天下長利也故曰徭役少則民安民安則

下無重權下無重權則權𫝑滅權𫝑滅則德在上矣今夫水之

勝火亦明矣然而釡鬵間之水煎沸竭盡其上而火得熾盛焚

其下水失其所以勝者矣今夫治之禁姦又明此然守法之臣爲

釡鬵之行則法獨明於胷中而已失其所以禁姦者矣上古之

傳言春秋所記犯法爲逆以成大姦者未嘗不從尊貴之臣也

然而法令之所以備刑罰之所以誅常於卑賤是以其民絶望

無所告愬大臣比周蔽上爲一隂相善而陽相惡以示無私相

爲耳目以候主𨻶人主掩蔽無道得聞有主名而無實臣專法

而行之周天子是也偏借其權𫝑則上下易位矣此言人臣之

不可借權勢也

     南靣第十八

人主之過在己任在臣矣又必反與其所不任者備之此其說

必與其所任者爲讎而主反制於其所不任者今所與備人者

且曩之所備也人主不能明法而以制大臣之威無道得小人

之信矣人主釋法而以臣備臣則相愛者比周而相譽相憎者

朋黨而相非非譽交争則主惑亂矣人臣者非名譽請謁無以

進取非背法專制無以爲威非假於忠信無以不禁偽爲忠信然後不禁

三者惽主壞法之資也人主使人臣雖有智能不得背法而專

制雖有賢行不得踰功而先勞雖有忠信不得釋法而不禁此

之謂明法人主有誘於事者有壅於言者二者不可不察也人

臣易言事者少索資以事誣主主誘而不察因而多之則是臣

反以事制主也如是者謂之誘誘於事者困於患其進言少其

退費多雖有功其進言不信不信者有罪事有功者必賞則羣

臣莫敢飾言以惽主主道者使人臣前言不復於後後言不復

於前事雖有功必伏其罪謂之任下人臣爲主設事而恐其非

也則先出說設言曰議是事者妬事者也人主藏是言不更聼

羣臣羣臣畏是言不敢議事二勢者用則忠臣不聼而譽臣獨

任如是者謂之壅於言壅於言者制於臣矣主道者使人臣必

有言之責又有不言之責言無端未辯無所驗者此言之責也

以不言避責持重位者此不言之責也人主使人臣言者必知

其端以責其實不言者必問其取舍以爲之責則人臣莫敢妄

言矣又不敢黙然矣言黙則皆有責也人主欲爲事不通其端

未而以明其欲有爲之者其爲不得利必以害反知此者任理

去欲舉事有道計其入多其出少者可爲也惑主不然計其入

不計其出出雖倍其入不知其害則是名得而實亡如是者功

小而善大矣凡功者其入多其出少乃可謂功今大費無罪而

少得爲功則人臣出大費而成小功小功成而主亦有害不知

治者必曰無變古毋易常變與不變聖人不聽正治而已然則

古之無變常之毋易在常古之可與不可伊尹毋變殷太公毋

變周則湯武不王矣管仲毋易齊郭偃毋更𣈆則桓文不霸矣

凡人難變古者憚易民之安也夫不變古者襲亂之迹適民心

者恣姦之行也民愚而不知亂上懦而不能更是治之失也人

主者明能知治嚴必行之故雖拂於民心立其治說在商君之

内外而鐵殳重盾而豫戒也故郭偃之始治也文公有官卒管

仲始治也桓公有武車戒民之備也是以遇贛窳墯之民苦小

費而忘大利也故夤虎受阿謗而小變而失長便故鄒賈非

載旅狎習於亂而容於治故鄭人不能歸

     飾邪第十九

鑿龜數筴兆曰大吉而以攻燕者趙也鑿龜數筴兆曰大吉而

以攻趙者燕也劇辛之事燕無功而社稷危鄒衍之事燕無功

而國道絶趙代先得意於燕後意於齊國亂節髙自以爲與秦

提衡非趙龜神而燕龜欺也趙又嘗鑿龜數筴而北伐燕將刼

燕以逆秦兆曰大吉始攻大梁而秦出上黨矣兵至釐而六城

㧞矣至陽城秦㧞鄴矣龐援揄兵而南則鄣盡矣臣故曰趙龜

雖無逺見於燕且冝近見於秦秦以其大吉辟地有實救燕有

有名趙以其大吉利削兵辱主不得意而死又非秦龜神而趙

龜敗也初時者魏數年東郷攻盡陶衞數年西郷以失其國此

非豐隆五行太一王相攝提六神五括天河殷搶嵗星非數年

在西也又非天缺弧逆刑星熒惑奎台非數年在東也故曰龜

鬼神不足舉勝左右背郷不足以專戰然而恃之愚莫大焉

古者先王盡力於親民加事於明法彼法明則忠臣勸罰必則

邪臣止忠勸邪止而地廣主尊者秦是也羣臣朋黨比周以

隱正道行私曲而地削主卑者山東是也亂弱者亡人之性也

治强者王古之道也越王勾踐恃大朋之龜與吾戰而不勝身

臣入官于吴反國弃龜明法親民以報吴則夫差爲擒

故恃鬼神者慢於法恃諸侯者危其國曹恃齊而不聽

宋齊攻荆而宋滅曹荆恃吴而不聽齊越伐吴而齊

滅荆許恃荆而不聽魏荆攻宋而魏滅許鄭恃魏而不聽韓攻

魏荆而韓滅鄭今者韓國小而恃大國主慢而聼秦魏恃齊荆

爲用而小國愈亡故恃人不足以廣壤而韓不見也荆爲攻魏

而加兵許鄢齊攻任扈而削魏不足以存鄭而韓弗知也此皆

不明其法禁以治其國恃外以滅其社稷者也臣故曰明於治

之數則國雖小富賞罰敬信民雖寡强賞罰無度國雖大兵

弱者地非其地民非其民也無地無民堯舜不能以王三代不

能以强人主又以過予人臣又以徒取舍法律而言先王明君

之功者上任之以國臣故曰是願古之功以古之賞賞今之人

也以主是過予而臣以此徒取矣主過予則人偷幸臣徒取則

功不尊無功者受賞則財匱而民望財匱而民望則民不盡力

矣故用賞過者失民用刑過者民不畏有賞不足以勸有刑不

足以禁則國雖大必危故曰小知不可使謀事小忠不可使主

法荆恭王與𣈆厲公戰於鄢陵荆師敗恭王傷酣戰而司馬子

反渇而求飲其友竪榖陽奉巵酒而進之子反曰去之此酒也

竪榖陽曰非也子反受而飲之子反爲人嗜酒甘之不能絶之

於口醉而卧恭王欲復戰而謀事使人召子反子反辭以心疾

恭王駕而往視之入幄中聞酒臭而還曰今日之戰寡人目

親傷所恃者司馬司馬又如此是亡荆國之社稷而不恤吾衆

也寡人無與復戰矣罷師而去之斬子反以爲大戮故曰竪榖

陽之進酒也非以端惡端故子反也實心以忠愛之而適足以

殺之而已矣此行小忠而賊大忠者也故曰小忠大忠之賊也

若使小忠主法則必將赦罪以相愛是與下安矣然而妨害於

治民者也當魏之方明立辟從憲令行之時有功者必賞有罪

者必誅强匡天下威行四隣及法慢妄予而國日削矣當趙之

方明國律從大軍之時人衆兵强辟地齊燕及國律慢用者弱

而國日削矣當燕之方明奉法審官斷之時東縣齊國南盡中

山之地及奉法已亡官断不用左右交爭論從其下則兵弱而

地削國制於隣敵矣故曰明法者强慢法者弱强弱如是其明

矣而世主弗爲國亡宜矣語曰家有常業雖飢不餓國有常法雖危

不亡夫舍常法而從私意則臣飾於智能臣下飾於智能則法禁不

立矣是妄意之道行治國之道廢也治國之道去害法者則不惑於智

能不矯於名譽矣昔者舜使吏決鴻水先令有功而舜殺之

禹朝諸侯之君㑹稽之上防風之君後至而禹斬之以此觀之

先令者殺後令者斬則古者先貴如令矣故鏡執清而無事羙

惡從而比焉衡執正而無事輕重從而載焉夫揺鏡則不得爲

明揺衡則不得爲正法之謂也故先王以道爲常以法爲本本治

者名尊本亂者名絶凡智能明通有以則行無以則止故智能

單道不可傳於人而道法萬全智能多失夫懸衡而知平設規

而知圎萬全之道也明主使民飾於道之故佚而則功釋規而

任巧釋法而任智惑亂之道也亂主使民飾將智不知道之故

故勞而無功釋法禁而聼請謁羣臣賣官於上取賞於下是以

利在私家而威在羣臣故民無盡力事主之心而務爲交於上

民好上交則貨財上流而巧說者用若是則有功者愈少姦臣

愈進而材臣退則主惑而不知所行民聚而不知所道道從

廢法禁後功勞舉名譽聼請謁之失也凡敗法之人必設詐

託物以來親又好言天下之所希有此暴君亂主之所以惑也

人臣賢佐之所以侵也故人臣稱伊尹管仲之功則背法飾智

有資稱比干子胥之忠而見殺則疾强諫有辭夫上稱賢明下

稱暴亂不可以取類若是禁君之立法以爲是也今人臣多立

其私智以法爲非者是邪以智以此思之則知凡官之情皆欲過功法立私智也過法

立智如是者禁主之道也禁主之道必明於公私之分明法制

去私恩夫令必行禁必止人主之公義也必行其私信於朋友

不可爲賞勸不可爲罰沮人臣之私義也私義行則亂公義行

則治故公私有分人臣有私心有公義脩身㓗白而行公行正

居官無私人臣之公義也汙行從欲安身利家人臣之私心也

明主在上則人臣去私心行公義亂主在上則人臣去公義行

私心故君臣異心君以計畜臣臣以計事君君臣之交計也害

身而利國臣弗爲也富國而利臣君不行也臣之情害身無利

君之情害國無親君臣也者以計合者也至夫臨難必死盡智

竭力爲法爲之故先王明賞以勸之嚴刑以威之賞刑明則民

盡死民盡死則兵強主尊刑賞不察則民無功而求得有罪而

幸免則兵弱主卑故先王賢佐盡力竭智故曰公私不可不明

法禁不可不審先王知之矣






韓非子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