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 韓非子 卷第八
闕名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景宋鈔校本
卷第九

知事比干子胥知事而不知心聖人其備矣

與太宰貴而主㫁季子將見宋君梁子聞之曰語必可與太宰

三坐乎不然將不免季子因説以貴主而輕國

楊朱之弟楊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緇衣而反其狗不

知而吠之楊布怒將擊之楊朱曰子毋擊也子亦猶是曩者

使女狗白而往黒而來子豈能毋怪哉

恵子曰羿執鞅持扞操弓闗機越人爭為持旳若子扞弓慈母入

室閑户故曰可必則越人不疑羿不可必則慈母逃弱子

桓公問管仲富有涯乎答曰水之以涯其無水者也富之以涯其富

已足者也人不能自止於足而亡其富之涯乎

宋之富賈有監止子者與人爭買百金之璞玉因佯失而毁之

負其百金而理其毁瑕得千溢焉事有舉之而有敗而賢其毋

舉之者負之時也

有欲以御見荆王者衆騶妬之因曰臣能撽鹿見王王為禦不

及鹿自御及之王善其御也乃言衆騶妬之

荆令公子將伐陳丈人送之曰晉彊不可不㥀也公子曰丈人

奚憂吾為丈人破晉丈人曰可吾方廬陳南門之外公子曰是

何也曰我笑勾踐也為人之如是其易也己獨何為宻宻十年

難乎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逃之舎於家人家人藏其皮冠夫弃天

下而家人藏其皮冠是不知許由者也

三虱相與訟一虱過之曰訟者奚說三虱曰爭肥饒之地一虱

曰若亦不患臘之至而茅之燥耳若又奚患於是乃相與聚嘬其

母而食之彘臞人乃弗殺

蟲有就或作𧈭者一身兩口爭相齕也遂相殺因自殺人臣之爭

事而亡其國者皆蚘類也

宫有堊器有滌則潔矣行身亦然無滌堊之地則寡非矣

公子糾將為亂桓公使使者視之使者報曰笑不樂視不見必

為亂乃使魯人殺之公孫弘斷髪而為越王騎公孫喜使人絶

之曰吾不與子為昆弟矣公孫弘曰我斷髪子斷頸而為人用

兵伐將謂子何周南之戰公孫喜死焉

有與悍者鄰欲賣宅而避之人曰是其貫將滿也遂去之故曰

勿之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其以我滿貫也遂去之故曰物之

㡬者非所靡也

孔子曰謂弟子曰孰能導子西之釣名也子貢曰賜也能乃導之不

復疑也孔子曰寛哉不被於利絜哉民性有恒曲為曲直爲直

孔子曰子西不免白公之難子西死焉故曰直於行者曲於欲

晉中行文子出亡過於縣邑從者曰此嗇夫公之故人公奚不

休舍且待後車文子曰吾嘗好音此人遺我鳴琴吾好佩此人

遺我玊環是振我過者也以求容於我者吾恐其以我求容於

人也乃去之果收文子後車二乘而献其君矣

周趮謂宫他曰為我謂齊王曰以齊資我於魏請以魏事王宫

他曰不可是示之無魏也齊王必不資於無魏者而以怨有魏

者公不如曰以王之所欲臣請以魏聽王齊王必以公為有魏

也必因公是公有齊也因以有齊魏矣

白圭爲宋令尹曰君長自知政公無事矣今君少主也而務名

不如令荆賀君之孝也則君不奪公位而大敬重公則公常用

宋矣

管仲鮑叔相謂曰君亂甚矣必失國齊國之諸公子其可輔者

非公子糾則小白也與子人事一人焉相達者相収管仲乃從

公子糾鮑叔從小白國人果弑君小白先為君魯人拘管仲

而效之鮑叔言而相之故諺曰巫咸雖善祝不能自禳也秦

醫雖善除不能自彈也以管仲之聖而待鮑叔之助此鄙諺所

謂虜自賣裘而不售士自譽辯而不信者也荆王伐呉呉使沮

衛蹶融犒於荆師而將軍曰縛之殺以釁鼔問之曰汝來卜乎

答曰卜卜吉乎曰吉荆人曰今荆將與女釁鼓其何也答曰是

故其所吉也呉使臣來也固視將軍怒將軍怒將深溝髙壘將

軍不怒將懈怠今也將軍殺臣則呉必警守矣且國之卜非為一

臣卜夫殺一臣而存一國其不言吉何也且死者無知則以臣

釁鼓無益也死者有知也臣將當戰之時臣使鼓不鳴荆人因

不殺也

智伯將伐仇由而道難不通乃鑄大鐘遺仇由之君仇由之君大

說除道將内赤之章曼枝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也

大以來之必隨之不可内也仇由之君不聴遂内之赤章曼枝

因斷轂而驅至於齊七月而仇由亡矣

越已勝呉又索卒於荆而攻晉左史倚相荆王曰夫越破呉豪

士死銳卒盡大甲傷今又索卒以攻晉示我不病也不如起師

與分呉荆王曰善因起師而從越越王怒將擊之大夫種曰

不可吾豪士盡大甲傷我與戰必不尅不如賂之乃割露山之

隂五百里以賂之

荆伐陳呉救之軍間三十里雨十日夜星左史倚相謂子期曰

雨十日輯而兵聚呉人必至不如僃之乃為陳陳未成也而呉

人至見荆陳而反左思曰呉反覆六十里其君子必休小人必

食我行三十里擊之必可敗也乃從之遂破呉軍

韓趙相與為難韓子索兵於魏曰願借師以伐趙魏文侯曰

寡人與趙兄弟不可以從趙又索兵攻韓文侯曰寡人與韓

兄弟不敢從二國不得兵怒而反已乃知文侯以構於己乃

皆朝魏

齊伐魯索讒鼎魯以其鴈往齊人曰鴈也魯人曰眞也齊曰使

樂正子春來吾將聴子魯君請樂正子春樂正子春曰胡不以

其眞往也君曰我愛之信答曰臣亦愛臣之信

韓咎立為君未定也弟在周周欲重之而恐韓咎不立也綦母

恢曰不若以車百乘送之得立因曰為戒不立則曰來效賊也

靖郭君曰將城薛客多以諫者靖郭君謂謁者曰毋為客通齊

人有請見者曰臣請三言而已過三言臣請烹靖郭君因見之

客趨進曰海大魚因反走靖郭君曰請聞其說客曰臣不敢以

死為戲靖郭君曰願為寡人言之答曰君聞大魚乎網不能止

繳不能絓也蕩而失水螻蟻得意焉今夫齊亦君之海也君長

有齊奚以薛為君失齊雖隆薛城至於天猶無益也靖郭君曰

善乃輟不城薛

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中射之士曰資臣百金臣能出之因載

百金之晉見叔向曰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請以百金委叔向

叔向受金而以見之晉平公曰可以城壺丘矣平公曰何也對

曰荆王弟在秦秦不出也是秦惡荆也必不敢禁我城壺丘若

禁之我曰為我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彼如出之可以得荆彼

不出是卒惡也必不敢禁我城壺丘矣公曰善乃城壺丘謂秦

公曰為我出荆王之弟吾不城也秦因出之荆王大說以鍊金

百鎰遺晉

闔廬攻郢戰三勝問子胥曰可以退乎子胥對曰溺人者一飲

而止則無逆者以其不休也不如乘之以沉之

鄭人有一子將宦謂其家曰必築壞墻是不善人將竊其巷人

亦云不時築而人果竊之以其子為智以巷人告者為盜

     觀行第二十四

古之人目矩於自見故以鏡觀面智短於自知故以道正己故

鏡無見疵之罪道無明過之怨目失鏡則無以正鬚眉身失

道則無以知迷惑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緩己董安于之心

緩故佩弦以自急故以有餘補不足以長續短之謂明主

天下有信數三一曰智有所不能立二曰力有所不能舉三曰

疆有所不能勝故雖有堯之智而無衆人之助大功不立有烏

獲之勁而不得人助不能自舉有賁育之彊而無法術不得長

生故世有不可得事有不可成故烏獲輕千鈞而重其身非其

身重於千鈞也勢不便也離朱易百歩而難眉睫非百歩近而

眉睫逺也道不可也故明主不窮烏獲以其不能自舉不困離

朱以其不能自見因可勢求易道故用力寡而功名立時有滿

虛事有利害物有生死人主為三者發喜怒之色則金石之士

離心焉聖賢之撲淺深矣故明主觀人不使人觀己明於堯不

能獨成烏獲不能自舉賁育之不能自勝以法術則觀行之道畢矣

     安危第二十五

安術有七危道有六安術一曰賞罰隨是非二曰禍福隨善惡

三曰死生隨法度四曰有賢不肖而無愛惡五曰有愚智而無

非譽六曰有尺寸而無意度七曰有信而無詐

危道一曰斵削於繩之内二曰斵割於法之外三曰利人之所

害四曰樂人之所禍五曰危人於所安六曰所愛不親所惡不

䟽如此則人失其所以樂生而忘其所以重死人不樂生則人

主不尊不重死則令不行也

使天下皆極智能於儀表盡力於權衡以動則勝以靜則安治

世使人樂生於為是愛身於為非小人少而君子多故社稷長

立國家久安奔車之上無仲尼覆舟之下無伯夷故號令者國

之舟車也安則智㢘生危則爭鄙起故安國之法若饑而食寒

而衣不令而自然也先王寄理於竹帛其道順故後世服令使

人去饑寒雖賁育不能行廢自然雖順道而不立強勇之所不

能行則上不能安上以無厭責己盡則下對無有則輕法法所

以為國也而輕之則功不立名不成聞古扁鵲之治其病也以

刀刺骨聖人之救危國也以忠拂耳刺骨故小痛在體而長利

在身拂耳故小逆在心而久福在國故甚病之人利在忍痛猛

毅之君以福拂耳忍痛故扁鵲盡巧拂耳則子胥不失夀安之

術也病而不忍痛則失扁鵲之巧危而不拂耳則失聖人之

意如此長利不逺垂功名不久立

人主不自刻以堯而責人臣以子胥是幸殷人之盡如比干盡

如比干則上不失下不亡不權其力而有田成而幸其身盡如

比干故國不得一安廢堯舜而立桀紂則人不得樂所長而憂

所短失所長則國家無功守所短則民不樂生以無功御不樂

生以無功御不樂生不可行於齊民如此則上無以使下下無

以事上

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強弱存亡在虚實不在於衆寡故齊萬

乘也而名實不稱上空虚於國内不充滿於名實故臣得奪主

殺天子也而無是非賞於無功使讒諛以詐偽為貴誅於無罪

使傴以天性剖背以詐偽是天性為非小得勝大

明主堅内故不外失失之近正不亡於逺者無有故周之奪殷

也拾遺於庭使殷不遺於朝則周不敢望秋毫於境而况敢

易位乎

明主之道忠法其法忠心故臨之而法去之而思堯無膠漆之

約於當世而遺行舜無置錐之地於後世而徳結能立道於往

名古而垂徳於萬世者之謂明主

     守道第二十六

聖王之立法也其賞足以勸善其威足以勝暴其備足以必

完法治世之臣功多者位尊力極者賞厚情盡者名立善之生

如春惡之死如秋故民勸極力而樂盡情此之謂上下相得上

下相得故能使用力者自極於權衡而務至於任鄙戰士出死

而願為賁育守道者皆懐金石之心以死子胥之節用力者為

任鄙戰如賁育守為金石則君人者髙枕而守己完矣

古之善守者以其所重禁其所輕以其所難止其所易故君子

與小人俱正盜跖與曾史俱㢘何以知之夫貪盜不赴谿而掇

金赴溪而掇金則身不全賁育不量敵則無勇名盜跖不計可

則利不成

明主之守禁也賁育見侵於其所不能勝盜跖見害於其所不

能取故能禁賁育之所不能犯守盜跖之所不能取則暴者守

愿邪者反正大勇愿巨盜貞平則天下公平而齊民之情正矣

人主離法失人則危於伯夷不妄取而不免於田成盜跖之耳

可也今天下無一伯夷而姦人不絶世故立法度量度量信則

伯夷不失是而盜跖不得非法分明則賢不得奪不肖強不得

侵弱衆不淂暴寡託天下於堯之法則貞士不失分姦人不徼

幸寄千金於羿之失則伯夷不得亡而盜跖不敢取堯明於不

失姦故天下無邪羿巧於不失廢故千金不亡邪人不壽而盜

跖止如此故圗不載宰予不舉六卿書不著子胥不明夫差孫呉之略

廢盜跖之心伏人主甘服於玊堂之中而無瞑目切齒傾取之患人臣

垂拱金城之内而無扼捥聚脣嗟唶之禍服虎而不以柙禁姦而不以

法塞偽而不以符此賁育之所患堯舜之所難也故設柙非所以僃䑕

也所以使怯弱能服虎也立法非所以僃曽史也所以庸主能止盜跖

也為符非所以豫尾生也所以使衆人不相謾也不獨特比干之死節

不幸亂臣之無詐也恃怯之所能服握庸主之所易守當今之世為人

主忠計為天下結徳者利長於如此故君人者無亡國之圗而忠臣

失身之畫明於尊位必賞故能使人盡力於權衡死節於官職

通賁育之情不以死易生惑於盜跖之貪不以財易身則守國

之道畢僃矣

    用人第二十七

聞古之善用人者必循天順人而明賞罰循天則用力寡而功

立順人則刑罰省而令行明賞罰則伯夷盗跖不亂如此則白

黒分矣治國之臣效功於國以履位見能於官以受職盡力於

權衡以任事人臣皆宜其能勝其官輕其任而莫懐餘力於心

莫負兼官之責於君故内無伏怨之亂外無馬服之患明君使

事不相干故莫訟使士不兼官故枝長使人不同功故莫爭訟

爭訟止枝長立則彊弱不觳力冰炭不合形天下莫得相傷治

之至也

釋法術而心治堯不能正一國去規矩而妄意度奚仲不能成一

輪廢尺寸而差短長王爾不能半中使中主守法術拙匠守規

矩尺寸則萬不失矣君人者能去賢巧之所不能守中拙之所

萬不失則人力盡而功名立

明主立可為之賞設可避之罰故賢者勸賞而不見子胥之禍

不肖者少罪而不見傴剖背盲者處平而不遇深谿愚者守靜

而不䧟險危如此則上下之恩結矣古之人曰其心難知喜怒

難中也故以表示目以鼓語耳以法教心君人者釋三易之數

而行之一難知之如此則怒積於上而怨積於下以積怒而御

積怨則兩危矣

明主之表易見故約立其教易知故言用其法易為故令行三

者立而上無私心則下得循法而治望表而動隨繩而斵因攅

而縫如此則上無私威之毒而下無愚拙之誅故上君明而少

怒下盡忠而少罪

聞之曰舉事無患者堯不得也而世未嘗無事也君人者不輕

爵禄不易富貴不可與救危國故明主厲㢘恥招仁義昔者介

子推無爵禄而義随文公不忍口腹而仁割其肌故人主結其

徳書圗著其名人主樂乎使人以公盡力而苦乎以私奪威人

臣安乎以能受職而苦乎以一負二謂一身兩役也故明主除人臣之

所苦而立人主之所樂上下之利莫長於此不察私門之内輕

慮重事厚誅薄罪久怨細過長侮偷快長輕侮人偷取一時之快也數以徳

追禍禍賊當誅而反以徳報之也是斷手而續以玊也故世有易身之患

人主立難為而罪不及則私怨立人臣失所長而奉難給則伏

怨結勞苦不撫循憂悲不哀憐喜則譽小人賢不肖俱賞怒則

毁君子使伯夷與盜跖俱辱故臣有叛主使燕王内憎其民而

外愛魯人則燕不用而魯不附見憎不能盡力而務功魯見說

而不能離死命而親他主如此則人臣為隙穴而人主獨立以

隙穴之臣而事獨立之主此之謂危殆

釋儀的而妄發雖中小不巧釋法制而妄怒雖殺戮而姦人不

恐罪生甲禍歸乙伏怨乃結故至治之國有賞罰而無喜怒故

聖人極有刑法而死無螫毒故姦人服發矢中的賞罰當符故

堯復生羿復立如此則上無殷夏之患下無比干之禍君髙枕

而臣樂業道蔽天地徳極萬世矣夫人主不塞隙穴而勞力於

赭堊暴雨疾風必壞不去眉睫之禍而慕賁育之死不謹蕭牆

之患而固金城於逺境不用近賢之謀而外結萬乗之交於千

里飄風一旦起則賁育不及救而外交不及至禍莫大於此當

今之世為人主忠計者必無使燕王說魯人無使近世慕賢於

古無思越人以救中國溺者如此則上下親内功立外名成

     功名第二十八

明君之所以立功成名者四一曰天時二曰人心三曰枝能四

曰勢位非天時雖十堯不能冬生一穗逆人心雖賁育不能盡

人力故得天時則務而自生得人心則不趣而自勸因技能則

不急而自疾得勢位則不推進而名成若水之流若船之浮守

自然之道行毋窮之令故曰明主

夫有材而無勢雖賢不能制不肖故立尺材於髙山之上則

臨千仞之谿材非長也位髙也桀為天子能制天下非賢也勢

重也堯為匹夫不能正三家非不肖也位卑也千鈞得船則浮

錙銖失船則沉非千鈞輕錙銖重也有勢之與無勢也故短之

臨髙也以位不肖之制賢也以勢人主者天下一力以共載之

故安衆同心以共立之故尊人臣守所長盡所能故忠以尊主

主御忠臣則長樂生而功名成名實相持而成形影相應而立

故臣同欲而異使人主之患在莫之應故曰一手獨拍雖疾無

聲人臣之憂在不得一故曰右手畫圎左手畫方不能兩成故

曰至治之國君若桴臣若鼓技若車事若馬故人有餘力易於

應而技有餘巧於事立功者不足於力親近者不足於信成名

者不足於勢近者已親而逺者不結則名不稱實也聖人徳若

堯舜行若伯夷而位不載於世則功不立名不遂故古之能致

功名者衆人助之以力近者結之以成逺者譽之以名尊者載

之以勢如此故太山之功長立於國家而日月之名久著於天

地此堯之所以南面而守名舜之所以北面而效功也

    大體第二十九

古之全大體者望天地觀江海因山谷日月所照四時所行雲

布風動不以智累心不以私累己寄治亂於法術託是非於賞

罰屬輕重於權衡不逆天理不傷情性不吹毛而求小疵不洗

垢而察難知不引繩之外不推繩之内不急法之外不緩法之

内守成理因自然禍福生乎道法而不出乎愛𢙣榮辱之責在

己而不在乎人故致至安之世法如朝露純樸不散心無結怨

口無煩言故車馬不疲𡚁於逺路旌旗不亂於大澤萬民不失

命於冦戎雄駿不創夀於旗幢豪傑不著名於圖書不録功於

盤盂記年之牒空虛故曰利莫長於簡福莫久於安使匠石

千嵗之夀操鈎視規矩舉繩墨而正太山使賁育帶干將而齊

萬民雖盡力於巧極盛於夀太山不正民不能齊故曰古之牧

天下者不使匠石極巧以敗太山之體不使賁育盡威以傷萬

民之性因道全法君子樂而大姦止澹然間靜因天命持大體

故使人無離法之罪魚無失水之禍如此故天下少不可

上不天則下不遍覆心不地則物不必載太山不立好惡故能

成其髙江海不擇小助故能成其富故大人寄形於天地而萬

物僃歴心於山海而國家富上無忿怒之毒下無伏怨之患上

下交撲以道為舍故長利積大功立名成於前徳垂於後治之

至也



韓非子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