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非子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韓非子 卷第十七
闕名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景宋鈔校本
卷第十八

韓非子卷第十七

   難勢第四十    問辯第四十一

   問田第四十二   定法第四十三

   說疑第四十四   詭使第四十五

     難勢第四十

慎子曰飛龍乘雲騰蛇遊霧雲罷霧霽而龍蛇與螾螘同矣

則失其所乘也賢人而詘於不肖者則權輕位卑也不肖而能

服於賢者則權重位尊也堯為匹夫不能治三人而桀為天子

能亂天下吾以此知勢位之足恃而賢智之不足慕也夫弩弱

而矢髙者激於風也身不肖而令行者得助於衆也堯教於𨽻

屬而民不聴至於南靣而王天下令則行禁則止由此觀之賢

智未足以服衆而勢位足以缶賢者也

應慎子曰飛龍乘雲騰蛇遊霧吾不以龍蛇為不託於雲霧之

勢也雖然夫擇賢而専任勢足以為治乎則吾未得見也夫有

雲霧之勢而能乘遊之者龍蛇之材美之也今雲盛而螾弗能

乘也霧醲而螘不能遊也夫有盛雲醲霧之勢而不能乘遊者

螾螘之材薄也今桀紂南靣而王天下以天子之威為之雲霧

而天下不免乎大亂者桀紂之材薄也且其人以堯之勢以治

天下也其勢何以異桀之勢也亂天下者也夫勢者非能必使

賢者用己而不肖者不用己也賢者用之則天下治不肖者用

之則天下亂人之情性賢者寡而不肖者衆而以威勢之利濟

亂世之不肖人則是以勢亂天下者多矣以勢治天下者寡矣

夫勢者便治而利亂者也故周書曰毋為虎傅翼飛入邑擇人

而食之夫乘不肖人於勢是為虎傅翼也桀紂為髙䑓深池

以盡民力為炮烙以傷民性桀紂得乘四行者南靣之威為之

翼也使桀紂為匹夫未始行一而身在刑戮矣勢者飬虎狼之

心而成暴風亂之事者也此天下之大患也勢之於治亂夲末

有位也而語專言勢之足以治天下者則其智之所至者淺矣

夫良馬固車使臧獲御之則為人笑玉良御之而日取千里車

馬非異也或至乎千里或為人笑則拙相去逺矣今以國位為

車以勢為馬以號令為轡以刑罰為鞭筴使堯舜御之則天下

治桀紂御之則天下亂則賢不肖相去逺矣夫欲追速致逺不

知任王良欲進利除害不知任賢能此則不知類之患也夫堯

舜亦治民之王良也復應之曰其人以勢為足恃以治官客曰

必待賢乃治則不然矣夫勢者名一而變無數者也勢必於自

然則無為言於勢矣吾所為言勢者言人之所設也夫聖舜生

而在上位雖有十桀紂不能亂者則勢治也桀紂亦生而在上

位雖有十堯舜而亦不能治者則勢亂也故曰勢治者則不可

亂而勢亂者則不可治也此自然之勢也非人之所得設也若

吾所言謂人之所得勢也而已矣賢何事焉何以明其然也客

曰人有鬻矛與楯者譽其楯之堅物莫能陷也俄而又譽其矛

曰吾矛之利物無不陷也人應之曰以子之矛陷子之楯何如

其人弗能應也以為不可陷之楯與無不陷之矛為名不可兩

立也夫賢之為勢不可禁而勢之為道也無不禁以不可禁之

勢此矛楯之說也夫賢勢之不相客亦明矣且夫堯舜桀紂千

世而一出是比肩隨踵而生也世之治者不絶於中吾所以為

言勢者中也中者上不及堯舜而下亦不為桀紂抱法處勢則

治背法去勢則亂今廢勢背法而待堯舜堯舜至乃治是千世

亂而一治也抱法處勢而待桀紂桀紂至乃亂是千世治而一

亂也且夫治千而亂一與治一而亂千也是猶乘驥駬而分馳

也揚去亦逺矣夫弃隠括之法去度量之數使奚仲為車不

使成一輪無慶賞之勸刑罰之威釋勢委法堯舜户說而人辨

之不能治三家夫勢之足用亦明矣而日必待賢則亦然矣且

夫百日不食以待粱肉餓者不活今待堯舜之賢乃治當世之

民是猶待粱肉而救餓之說也夫曰良馬固車臧獲御之則為

人笑王良御之則日取乎千里吾不以為然夫待越人之善海

逰者以救中國之溺人越人善遊矣而溺者不濟矣夫待古之

王良以馭今之馬亦猶越人救溺之說也不可亦明矣夫良馬

固車五十里而一置使中手御之追速致逺可以及也而千里

可日致也何必待古之王良乎且御非使王良也則必使倉獲

敗之治非使堯舜也則必使桀紂亂之此味非飴宻也必苦萊

亭歴也此則積辯累辭離理失術兩未之議也奚可以難失道

理之言乎哉客議未及此論也

     問辯四十一

或問曰辯安在乎對曰生於上之不眀也問者曰上之不眀因

生辯也何哉對曰眀主之國令者言最貴者也法者事最適者

也言無二貴法不兩適故言行而不軌於法令者必禁若其無

法令而可以接詐應变生利揣事者上必采其言而責其實言

當則有大利不當則有重罪是以愚者畏罪而不敢言智者無

以訟此所以無辯之故也亂世則不然主有令而民以文學非

之官府有法民以私行矯之人主顧漸其法令而尊學者之智

行此世之所以多文學也夫言行者以功用為之的殻者也夫

砥礪殺矢而以妄發其端未嘗不中秋毫也然而不可謂善射

者無常儀的也設五寸之的引十歩之逺非羿逄䝉不能必中

者有常也故有常則羿逄䝉以五寸的為巧無常則以妄發之

中秋毫為拙今聴言觀行不以公用為之的彀言雖至察行雖

至堅則妄發之說也是以亂世之聴言也以難知為察以愽文

為辯其觀行也以離羣為賢以犯上為抗人主者說辯察之言

尊賢抗之行故夫作法術之人立取舍之行别辭争之論而莫

為之正是以儒服帶劒者衆而耕戰之士寡堅白無厚之詞章

而憲令之法息故曰上不明則辯生焉

     問田第四十二

徐渠問田鳩曰臣聞智士不襲下而遇君聖人不見功而接上

令陽成義渠眀將也而措於毛伯公孫亶囘聖相也而闗於州

部何哉田鳩曰此無他故異物主有度上有術之故也且足下

獨不聞楚將宋觚而失其政魏相馮離而亡其國二君者驅於

聲詞眩乎辯說不試於毛伯不闗乎州部故有失政亡國之患

由是觀之夫無毛伯之試州部之闗豈明主之備哉

堂谿公謂韓子曰臣聞服禮辭讓全之術也修行退智遂之道

也今先生立法術設度數臣竊以為危於身而殆於軀何以效

之所聞先生術曰楚不用吳起而削亂秦行商君而富彊二子

之言已當矣然而吳起支解而商君車裂者不逄世遇主之患

也逄遇不可必也患禍不可斥也夫舍乎全遂之道而肆乎危

殆之行竊為先生無取焉韓子曰明先生之言矣夫治天下之

柄齊民萌之度甚未易處也然所以廢先王之教而行賤臣之

所取者竊以為立法術設度數所以利民萌便衆庶之道也故

不憚亂主闇上之患禍而必思以齊民萌之資利者仁智之行

也憚亂主闇上之患禍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而不見民萌之資

夫科身者貪鄙之為也臣不忍嚮貪鄙之為不敢傷仁智之行

先王有幸臣之意然有大傷臣之實

     定法第四十三

問者曰申不害公孫鞅此二家之言孰急於國應之曰是不可

程也人不食十日則死大寒之隆不衣亦死謂之衣食孰急於

人則是不可一無也皆養生之具也今申不害言術而公孫鞅

為法術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責實操殺生之柄諌羣臣之能

者也此人主之所執也法者憲令著於官府刑罰必於民心賞

存乎慎法而罰加乎姦令者也此臣之所師也君無術則𡚁於

上臣無法則亂於下此不可一無皆帝王之具也

問者曰徒術而無法徒法而無術其不可何哉對曰申不害韓

昭侯之佐也韓者晉之别國也晉之故法未息而韓之新法又

生先君之令未收而後君之令又下申不害不擅其法不一其

憲令則姦多故利在故法前令則道之利在新法後令則道之

利在故新相反前後相勃則申不害雖十使昭侯用術而姦臣

猶有所譎其辭矣故託万乘之勁韓七十年而不至於覇王者雖

用術於上法不勤飾於官之患也公孫鞅之治秦也設告相坐

而責其實連什伍而同其罪賞厚而信刑重而必是以其民用

力勞而不休逐敵危而不却故其國富而兵強然而無術以知

姦則以其富強也資人臣而已矣及孝公商君死惠王即位秦

法未敗也而張儀以秦殉韓魏惠王死武王即位甘茂以秦殉

周武王死昭襄王即位穰侯越韓魏而東攻齊五年而秦不益

尺土之地乃城其陶邑之封應侯攻韓八年成其汝南之封自

是以来諸用秦者皆應穰之類也故戰勝則大臣尊益地則私

封立主無術以知姦也商君雖十飾其法人臣反用其資故乗

強秦之資數十年而不至於帝王者法不勤飾於官主無術於

上之患也

問者曰主用申子之術而官行商君之法可乎對曰申子未盡於法也

申子言不踰官雖知言法不踰官謂之守職也可知而弗言是不謂過也

人主以一國目視故視莫明焉以一國耳聴故聴莫聰焉今

知而弗言則人主尚安假借矣啇君之法日斬一首者爵一級

欲為官者為五十石之官斬二首者爵一級欲為官者為百石

之官官爵之遷與斬首之功相稱也今有法曰斬首者令為醫

匠則屋不成而病不已夫匠者手巧也而醫者齊

藥也而以斬首之功為之則不當其能今治官者智能也

今斬首者勇力之所加而治者智能之官是以斬首之功為醫

匠也故曰二子之於法術皆未盡善也

    說疑第四十四

凡治之大者非謂其賞罰之當也賞無功之人罰不辜民非所

謂明也賞有功罰有罪而不失其人方在於人者也非能生功

止過者也是故禁姦之法太上禁其心其次禁其言其次禁其

事今世皆曰尊主安國者必以仁義智能而不知卑主危國者

之必以仁義智能也故有道之主逺仁義去智能服之以法是

以譽廣而名威民治而國安知用民之法也凡術也者主之所

以執也法也者官之所以師也然使郎中日聞道於郎門之外以

至於境内日見法又非其難者也昔者有扈氏有失度讙兠

氏有孤男三苖有成駒桀有侯侈紂有崇侯虎晉有優施此

六人者亡國之臣也言是如非言非如是内險以賊其外小謹

以徴其善稱道徃古使良事沮善禅其主以集精㣲亂之以其

所好此夫郎中左右之類者也徃世之主有得人而身安國存

者有得人而身危國亡者得人之名一也而利害相千万也故

人主左右不可不慎也為人主者誠眀於臣之所言則别賢不

肖如黒白矣若夫許由續牙晉伯陽秦顛頡衛僑如狐不稽重

明董不識卞随務光伯夷叔齊此十二人者皆上見利不喜下

臨難不恐或與之天下而不取有萃辱之名則不樂食穀之利

夫見利不喜上雖厚賞無以勸之臨難不恐上雖嚴刑無以威之此之謂

不令之民也此十二者或伏死於窟穴或槁死於草木或饑餓

於山谷或沉溺於水泉有如此先古聖王皆不能臣當今之世

將安用之若夫關龍逢王子比干隨季梁陳泄冶楚申胥吳子

胥此六人者皆疾争強諌以勝其君言聴事行則如師徒之勢

一言而不聴一事而不行則陵其主以語待之以其身雖死家

破要領不屬手足異處不難為也如此臣者先古聖王皆不能

忍也當今之時将安用之若夫齊田恒宋子罕魯季孫意如晉

僑如銜子南勁鄭太宰欣楚白公周單茶燕子之此九人者之

為其臣也皆朋黨比周以事其君隠正道而行私曲上偪君下

亂治援外以撓内親下以謀上不難為也如此臣者唯聖王智

主能禁之若夫昏亂之君能見之乎若夫后稷臯陶伊尹周公

旦太公望管仲隰朋百里奚蹇叔舅犯趙襄范蠡大夫種逄同

華登此十五人者為其臣也皆夙興夜寐卑身賤躰竦必白意

明刑辟治官職以事其君進善言通道法而不敢矜其善有成

功立事而不敢伐其勞不難破家以便國殺身以安主以其主

為髙天㤗山之尊而以其身為壑谷鬴洧之卑主有明名廣譽

於國而身不難受壑谷鬴洧之卑如此臣者雖當昏亂之主尚可

致功况於顯明之主乎此謂霸王之佐也若夫周滑之鄭王孫

申陳公孫寕儀行父荆芊尹申亥随少師越種干吳王孫頟晉

陽成泄齊竪刁易牙此十二人者之為其臣也皆思小利而忘

法義進則揜蔽賢良以隂闇其主退則撓亂百官而為禍難皆

輔其君共其欲苟得一說於王雖破國殺衆不難為也有臣如

此雖當聖王尚恐奪之而况昏亂之君其能無夫乎有臣如此者

皆身死國亡為天下笑故周威公身殺國分為二鄭子陽身殺

國分為三陳靈身死於夏徴舒氏荆靈王死於乾谿之上随亡於

荆吳并於越知伯滅於晉陽之下桓公身死七日不收故曰諂

䛕之臣唯聖王知之而亂主近之故至身死國亡聖王明君則

不然内舉不避親外舉不避讎是在焉從而舉之非在焉從而

罰之是以賢良遂進而姦邪並退故一舉而能服諸侯其在記

曰堯有丹朱而舜有商均啟有五觀商有太甲武王有管蔡五

王之所誅者皆父兄子弟之親也而所殺亡其身殘破其家者

何也以其害國傷民敗法類也觀其所舉或在山林藪澤巖穴

之間或在囹圄緤紲纆索之中或在割烹芻牧飯牛之事然明

主不羞其卑賤也以其能爲可以明法便國利民從而舉之身

安名尊亂主則不然不知其臣之意行而任之以國故小之名

卑地削大之國亡身死不明於用臣也無數以度其臣者必以

其衆人之口㫁之衆之所譽從而悅之衆之所非從而憎之故

為人臣者破家殘賥内搆黨與外接巷族以為譽從隂約結以

相固也虛相與爵禄以相勸也日與我者將利之不與我者将

害之衆貪其利劫其威彼誠喜則能利己忌怒則能害己衆歸

而民留之以譽盈於國發聞於主主不能理其情因以為賢彼

又使譎詐之士外假為諸侯之寵使假之以輿馬信之以瑞節

鎮之以辭令資之以幣帛使諸侯淫說其主㣲挾私而公議所為

使者異國之主也所為談者左右之人也主說其言而辯其辭

以此人者天下之賢士也内外之於左右其諷一而語同大者

不難卑身尊位以下之小者髙爵重禄以利之夫姦人之爵禄

重而黨與彌衆又有姦邪之意則姦臣愈反而説之曰古之所

謂聖君眀王君者非長幼弱也及以次序也以其搆黨與聚

巷族偪上弑君而求其利也彼曰何知其然也因曰舜偪堯禹

偪舜湯放桀武王伐紂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而天下譽

之察四王之情貪得人之意也度其行暴亂之兵也然四王自

廣措也而天下稱大焉自顯名也而天下稱明焉則威足以臨天

下利足以蓋世天下從之又曰以今時之所聞田成子取齊司

城子罕取宋太宰欣取鄭單氏取周易牙之取衛韓魏趙三子

分晉此六人臣之弑其君者也姦臣聞此蹷然舉耳以為是也

故内搆黨與外攄巷族觀時發事一舉而取國家且夫内以黨

與刧弑其君外以諸侯之懽驕易其國隠敦⿺辶商持私曲上禁君

下撓治者不可勝數也是何也則不明於擇臣也記曰周宣王

以來亡國數十其臣弑其君取國者衆矣然則難之從内起與

從外作者相半也能一盡其民力破國殺身者尚皆賢主也若

夫轉身法易位全衆𫝊國最其病也為人主者誠明於臣之所

言則雖罼弋馳騁撞鐘舞女國猶且存也不明臣之所言雖節

儉勤勞布衣惡食國猶自亡也趙之先君敬侯不修徳

行而好縱慾適身體之所安耳目之所樂冬日罼弋夏

浮淫為長夜數日不廢御觴不能飲者以筩灌其口進

退不肅應對不恭者斬於前故居處飲食如此其不節

也制刑殺戮如此其無度也然敬侯享國數十年兵不

頓於敵國地不虧於四鄰内無君臣百官之亂外無諸侯鄰國

之患眀於所以任臣也燕君子噲邵公奭之後也地方數千里

持㦸數千萬不安子女之樂不聽鐘石之聲内不堙汙池臺榭

外不罼弋田獵又親操耒耨以修畎畒子噲之苦身以憂民如

此其甚也雖古之所謂聖王眀君者其勤身而憂世不甚於此

矣然而子噲身死國亡奪於子之而天下笑之此其何故也不

眀乎所以任臣也故曰人臣有五姦而主不知也為人主者有侈

用財貨賂以取譽者有務慶賞賜予以移衆者有務朋黨徇

智尊士以擅逞者有務觧免赦罪獄以事威者有務奉下直曲

怪言偉服瑰稱以眩民耳目者此五者眀君之所疑也而聖主

之所禁也去此五者則譟詐之人不敢北面談立文言多實行

寡而不當法者不誣敢情以談説是以羣臣居則修身動則任

力非上之令不敢擅作疾言誣事此聖王之所以牧臣下也彼

聖主眀君不適疑物以闚其臣也見疑物而無反者天下鮮矣

故曰孽有擬適之子配有擬妻之妾廷有擬相之臣臣有擬主之寵

此四者國之所危也故曰内寵並后外寵貳政枝子配適大臣

擬主亂之道也故周記曰無尊妾而卑妻無孽適子而尊小枝无

尊嬖臣而匹上卿無尊大臣以擬其主也四擬者破則上無意下

無怪也四擬不破則隕身滅國矣

     詭使第四十五

聖人之所以為治道者三一曰利二曰威三曰名夫利者所以

得民也威者所以行令也名者上下之所同道也非此三者雖

有不急矣今利非無有也而民不化上威非不存也而下不聴

從官非無法也而治不當名三者非不存也而世一治一亂者

何也夫上之所貴與其所以為治相反也夫立名號所以為尊

也今有賤名輕實者世謂髙設爵位所以為賤貴基也而簡上不

求見者世謂之賢威利所以行令也而無利輕威者謂之重法

令所以為治也而不從法令為私善者世謂之忠官爵所以勸

民也而好名義不進仕者世謂之烈士刑罰所以擅威也而輕

法不避刑戮死亡之罪者世謂之勇夫民之急名也甚其求利

也如此則士之饑餓乏絶者焉得無巖居苦身以爭名扵天下

哉故世之所以不治者非下之罪上失其道也常貴其所以亂

而賤其所以治是故下之所欲常與上之所以為治相詭也今

下而聼其上上之所急也而惇慤純信用心怯言時謂之窶守

法固聽令審則謂之愚敬上畏罪則謂之怯言時節行中適則

謂之不肖無二心私學吏𦗟吏從教者則謂之陋難致謂之正

難予謂之亷難禁謂之齊有令不聽從謂之勇無利扵上謂之

愿少欲寛惠行徳謂之仁重厚自尊謂之長者私學成羣謂之

師徒閑静安居謂之有思損仁逐利謂之疾險躁佻反覆謂之

智先爲人而後自爲類名號言汎愛天下謂之聖言大本稱而

不可用行而乖扵世者謂之大人賤爵禄不撓上者謂之傑下

漸行如此入則亂民出則不便也上宜禁其欲滅其近而不止

也又從而尊之是教下亂上以爲治也凡所冶者刑罰也今有

私行義者尊社稷之所以立者安静也而躁險讒䛕者任四封

之内所以聽從者信與徳也而陂知傾覆者使令之所以行威

之所以立者恭儉聽上而巖居非世者顯倉廩之所以實者耕

農之本務也而綦組錦繡刻書爲末作者富名之所以成城池

之所以廣者戰士也今死之孤飢餓乞扵道而優笑酒徒之屬

乗車衣絲賞禄所以盡民力易下死也今戰勝攻取之士勞而

賞不霑而卜筮視手理狐蟲爲順乱扵前者日賜上握度量所

以擅生殺之柄也今守度奉量之士欲以忠嬰上而不得見巧

言利辭行姦軌以倖偷世者數御據法直言名刑相當循䋲墨

誅姦人所以為上治也而愈疏逺諂施順意從欲以危世者近

習悉租稅專民力所以僃難充倉府也而士卒之逃事狀匿附

託有威之門以避傜賦而上不得者萬数夫陳善田利宅所以

戰士卒也而㫁頭裂腹播骨乎平原野者無宅容身死田畒而

女妹有色大臣左右無功者擇宅而受擇田而食賞利一從上

出所善剬下也而戰介之士不得職而間官之士尊顯上以

此為教名安得无卑位安得無危夫卑名位者必下之不從法

令有二心無私學反逆世者也而不禁其行不破其羣以散其

黨又從而尊之用事者過矣上世之所以立亷耻者所以屬下

也今士大夫不羞汙泥醜辱而宦女妹私義之門不待次而宦

賞賜之所以為重也而戰鬬有功之士貧賤而便辟優徒超級

名號誠信所以通威也而主揜障近習女謁竝行百官主爵遷

人用事者過矣大臣官人與下先謀比周雖不法行威利在下

則主卑而大臣重矣夫立法令者以廢私也法令行而私道廢

矣私者所以亂法也而士有二心私學巖居窞路託伏深慮大

者非世細者惑下上不禁又從而尊之以名化之以實是無功

而顯無勞而富也如此則士之有二心私學者焉得無深慮勉

知詐與誹謗法令以求索與世相反者也凡亂上反世者常士

有二心私學者也故本言曰所以治者法也所以亂者私也法

立則莫得為私矣故曰道私者亂道法者治上無其道則智者

有私詞賢者有私意上有私惠下有私欲聖智成羣造言作

亂以非法措扵上上不禁塞又從而尊之是教下不聽上不從

法也是以賢者顯名而居姦人賴賞而富賢者顯名而居姦

人頼賞而富是以上不勝下也


韓非子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