頤志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頤志堂記
作者:錢謙益 明
1636年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3

河南陸群圭氏家於虞山之下,傍山臨池為堂,以讀書其中,名之曰「頤志」,取其家士衡之賦,所謂「佇中區以玄覽,頤情志於典墳」也。堂既成,而橫經籍書,俯仰誦讀者,蓋有年矣。今年謁余而請使記其名堂之意。

夫斯堂也,以讀書而名也。讀書之法無他,要以考信古人,箴砭俗學而已。《進學解》,韓退之所讀之書也。《答韋中立書》,柳子厚所讀之書也。古之學者,自童丱之始,《十三經》之文,畫以歲月,期於默記。又推之於遷、固、范曄之書,基本既立,而後遍觀歷代之史,參於秦、漢以來之子書,古今撰定之集錄,猶舟之有柁,而後可以涉川也,猶稱之有衡,而後可以辨物也。今之學者,陳腐於理學,膚陋於應舉,汩沒錮蔽於近代之漢文唐詩。當古學三變之後,茫然不知經經緯史之學,何處下手。由是而之焉,譬之駕無舵之舟以適大海,挾無衡之稱以遊五都,求其利涉而稱平也,不已難乎?俗學之敝,莫甚於今日。須溪之點定,卓吾之刪割,使人傭耳剽目,不見古書之大全,三十年於此矣。至於今聞人霸儒,敢於執丹鉛之筆,詆訶聖賢,擊排經傳,儼然以通經學古自命。學者如中風狂走,靡然而從之。嗟乎!胥天下而不通經不學古,病雖劇,猶可以藥石攻也。胥天下而自命通經學古,如今人之為,其病為狂易喪心,和、扁望而卻走矣。楊子不云乎:「人各是其所是而非其所非,將誰使正之?」陸子之嗜學,若是其專且勤也,亦思其所以正之而已矣。經經而緯史,繇韓、柳所讀之書以進於古人,俾後之學者,涉焉而以為舵,稱焉而以為衡。名堂之意,庶有當乎?余雖老而失學,他日猶能負書挾冊,登斯堂而問焉。姑書是言以先之。崇禎九年正月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