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顔魯公文集 卷第六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七

顔魯公文集

               錫山安國刋

 卷之六

  碑

   特進行左金吾衞大將軍上柱國清河郡開

   國公贈開府儀同三司兼夏州都督康公神

   道碑

竭誠奉主之謂忠率義忘躬之謂勇忠勇不犯則名

登于明堂子仕教忠之謂慈戰陣能勇之謂孝孝慈

有𥙿則道存乎方冊兼此四者其惟清河公之族乎

公諱阿義屈逹于姓康氏柳城人其先世爲北蕃十

二姓之貴種曾祖頡利部落都督祖染可汗駙馬都

知兵馬使父頡利發墨啜可汗衞衙官知部落都督

皆有功烈稱於北陲公即衙官之子也正直忠鯁以

信行聞爲國人所敬長於謀略工騎射其弓十鈞二

十三爲阿史那頡佚施黙啜等九可汗宰相秉心顓

一立言無二不吐剛以茹柔必蹈道而履義可汗每

有過失未曾不極言切諫蕃 中重焉以比國家之

丞相宋璟初黙啜弟㧞悉密時勤嘗擎藥弑可汗公

竊而藏之宻持示黙啜黙啜大怒將誅之公以爲請

但令歸于部落黙啜知公至忠繇是益加親信同列

四人莫與公比其後公以孤直屢見疑譛遂請退歸

可汗察公非罪尋復追爲宰相先是毗伽可汗小殺

爲其大臣梅錄啜所毒小殺覺之盡㓕其黨既卒國

人立其子伊然可汗無何病卒又立其弟登利可汗

華言登利猶可報也其母曒欲谷之女與其小臣飫

斯逵于預國政登利從叔父因左殺右殺東西分掌

其兵馬登利與其母誘斬西殺盡并其衆左殺懼及

乃攻殺登利自立爲烏蘇米施可汗㧞悉宻撃敗之

脱身遁走國中大亂天寳元年公與四男及西殺妻

子黙啜之孫勃德支持勒毗伽可汙女大洛公主伊

然可汙小妻余塞匐登利可汗女余燭公主及阿布

思阿史徳等部落五千餘帳并駝馬羊牛二十餘萬

欵塞歸朝朔方節度使王斛斯具以上聞秋八月至

京師玄宗俾先謁太廟仍於殿庭引見御花蕚樓以

宴之仍賦詩用紀其事拜公左威衛中郎將屬范陽

節度使安禄山潜懐異圖庻爲巳用宻奏公充部落

都督仍爲其先鋒使公既不得已僶俛從之四載以

破契丹功遷右威衞將軍俄拜范陽經略副使五載

又破契丹功居多拜左武衞大將軍仍充節度副使

玄宗嘉之璽書慰勉盈溢篋笥十四載冬十一月九

日甲子安禄山反范陽公以天子有命䧟身兇逆舉

家見質自㧞莫由既至東歸公泣血𥸤天次於寤寐

欲與諸子迯歸國家爲賊刑州刺史康節所告遂被

收繫傔奏被誅者二十餘人公之四子各奔于外賊

恐衆情不安貰之而後出至徳二年闔門二百餘口

被安慶緒脅至安陽屬今上爲天下兵馬元帥綂今

尚書今汾陽王郭子儀朔方之師諸節度迴紇之衆

東𭣣二京公率四子及孫姪等十餘人冐死南奔至

汲郡爲從者所告家人殱焉二子没野波英俊挺身

行前二子屈須彌施英正持滿殿後没野波妻阿史

那氏爲公控馬登于西山至高平界遇賊蔡希德以

棈騎三百遮路邀撃没野波英俊馬奔之殺餘四十

先人生擒四人冬十有一月七日投今上行營至焉

帝聞而嘉之欲以開府儀同三司處公仍加實封公

固辤乃受因以爲金吾衞大將軍加特進増封清河

郡開國公食邑三百户䇿勲

   衞大將軍  卿   射    開府

儀同三司太常卿殿前衙前射生兵馬俄加上柱國

姑臧縣開國子没野波雲麾將軍左金吾衞大將軍

上柱國射生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左武衞大將軍

兼鴻臚上上柱國殿前射生使清河郡開國公英俊

等官秩各有差因留公及屈須彌施英玉供奉射生

以没野波英俊勇冠三軍並令東隨故太尉李光弼

于太原後鄴郡瓦陣官軍與安慶緒相逼王思禮

爲其所敗賊勢既盛太尉與思禮相顧氣索没野波

英俊勃然奮怒遂直抵薄河當鋒擊之殺獲二千餘

人賊衆方退太尉諸公覩而駭之賞雜綵百尺並以

轉分麾下一無所納三軍欽羡焉沒野波居常謙謹

臨事勇鋭戰則先鋒前無强敵捉生逰奕所向必摧

九節度之圍安陽也史思明悉衆來救没野波以十

五騎過河逆撃之并馬刺倒者數人生擒數十人後

撃懐州思明又自來救𦙑爽之際侵軼柴籬没野波

領甲騎三十禦之賊軍王子人一時摧敗眞卿之棄

平原也沒野波爲賊騎將緩䇿不追及聞渡河然始

奔躡是以得脱於難平原人至今稱之英俊瞪視耽

耽姿氣雄果發勁矢持大槍嶷然萬衆之中左右馳

突無不辟易而退嘗隨太尉討思明于河陽賊驍騎

萬餘於中闡城索闘將莫敢應者英俊挺身奔撃之

應槍落者二十餘人英俊被搶刺頰貫喉而出擺首

而去之猶殺二人而還太尉壯焉遂以從父兄妻子

之故天下之言勇者以沒野波英俊兄弟爲稱首廣

德元年上幸陜州公之諸子皆當扈從公以體貌壞

碩難於舉動方與之死訣没野波妻爲公介馬扶奔

華州公慮不免謂左右曰我若爲賊所得無累我兒

子乎汝曹何不殺我衆人感懼叫然皆哭遂竭力舁

公至于行在上深嗟賞之方極尊榮以終宴喜上天

不惠以二年青龍甲辰冬十有一月二十日甲寅感

肺疾薨于上都勝業坊之私第春秋七十有五親事

左右莫不𠢐面截耳以哭初凌霄之難公實援立滻

水之屯公親總綂上之反正父子從焉帝疇厥功遂

有開府儀同三司兼夏州都督之贈夫人清河郡太

夫人交河石氏左衞中郎將珍之孫左金吾衞大將

軍三奴之女温敏淑慎柔明端雅有女師母儀之徳

克懋於家不幸遘疾以天寳十五載春三月八日先

公而薨永泰元年春二月十日壬申與公合祔干萬

年縣之長樂原禮也嗚呼公以沉果之姿抗英威之

志降精𭥦宿炳粹天街忠肅表於生知義勇形于造

次屬國家多難淪胥以痡壯一心而來事我君貫四

時不改柯易葉義方懇到相携於契闊之中臣節激

昻三見於危亡之際天子感焉既受腹心之託禁旅

資焉俱列爪牙之地勲庸克茂聲問攸歸叢綵衣於

玉帳之前羅五㦸於一門之内不其盛矣昔蕭相國

舉宗佐命金日磾七葉珥貂望古儔今可謂同徳其

孤等■窮孺慕靡所寘哀聿求不腆之辤庻播無疆

之美銘曰

北方之强歟十有二姓强哉矯部落之雄者康執兵

柄𬗟乎𦕈特進誕生𠔃實登邦政德不擾曒女㓕國

𠔃烏蘇不竟愠羣小三濵九死𠔃舉族致命丹心曒

一門萬石𠔃彰厥誠敬皇恩暸生爲忠臣𠔃後有餘

慶其不夭家有孝子𠔃嚴親翊聖王之𠇊 -- 瓜乃立豐碑

𠔃百代遺詠鴻名表忠孝之際兮於斯爲盛逺圖窅

   金紫光禄大夫守太子太傅兼宗正卿贈司

   空上柱國壠西郡開國公李公神道碑

昔周武以二公股肱王室然而允𨤲西土師保萬人

者其惟召公乎漢室以二𫝊羽翼儲宫然而亮采東

朝儀刑百辟者其惟蕭𫝊乎則九徳之師六行之傅

親賢既美亦何代無其人哉隴西公才爲國之垣翰

位爲天之喉舌徳爲朝之元老行爲帝之信臣蓋所

謂宗室之間生士林之傑出者也公諱齊物字道用

隴西成紀人自若水導其靈源而聖人作髙丘峻其

曾搆而才子生玄元爲宋帝之先興聖有勤王之舉

盛徳彌於百祀靈根固於千葉太祖景皇帝功髙佐

魏慶始封唐家崇八柱之勲地半三分之業亦猶殷

人之祖契周室之宗文公即景皇帝之五代孫也鄭

王亮之玄孫淮安王神通之曾孫淮安王皇朝開府

儀同三司尚書左㒒射贈司空盤石開府介圭錫瑞

尚周之晉鄭西漢之間平祖孝銳鹽州刺史父璟隴

州司倉贈弘農太守並清白貽範仁賢繼軌連華公

族濟美專城公禀乾剛之正性體坤順之中徳爰自

岐嶷特鍾美秀儼然王公之量鬱有台𪔂之姿固已

超等夷而出羣萃矣神龍初起家左右千牛備身歷

尚輦直長許州司馬華州司兵時方振㧞勢巳飛騰

此則江漢之濫觴嵩華之覆簣也丁太夫人憂公有

至性毀瘠過禮扶杖于家哭不絶聲者累月倚廬于

墓衣不解帶者終喪天子特降璽書就廬慰勉非常

之澤近古未聞服闋授鴻臚丞除尚輦奉御遷北都

軍器監事太原爲一都之雄鎭軍器掌五庫之禁兵

故乾没之𧷢一徵百萬繕完之利費省巨億少尹嚴

挺之連奏課最擢拜長安令陸海殷湊五方浩劇公

以威禁𭧂以恕用刑邑里之人陶然大化遷將作少

匠殿中少監太府少卿懐陜二州刺史雖漢之宗室

不典三河而周之懿親先分二陜惟良之寄實在於

公嘗以黄河經砥柱之艱有覆州之患遂奏疏九派

鑿三門屬役而堅冰大合興功而烈火潜熾不愆于

素若有神焉人皆以公至誠之所感也又於石獲古

銘曰平陸遂以名縣焉玄宗異之賜貂裘一領絹三

百疋特加銀青光禄大夫鴻臚卿并公之先隴州府

君專城之贈上嘗賜公玉尺一詔曰謂之尺度可以

裁成卿實多能故爲此賜識者知公必將金玉王度

代天之工豈唯從容九列而已拜河南尹仍水陸運

使屬左相李公適之尚書裴公寛京兆尹韓公朝宗

與公爲飛語所中公遂貶竟陵郡太守時陸羽鴻漸

隨師郡中說公下車召人吏口之曰官吏有簠簋不

脩者僧道有戒律不精者百姓有泛駕蹶㢮者未至

之前一無所問而今而後義不相容數年間一境丕

變熈然若羲皇之代矣哀孤重老有隱逸奴道者常

騎馬於里巷之中親自恤問量移安康即日上道老

幼遮擁不得發者三辰轉漢陽蘄春其政如一公虛

中自牧接下愈恭與物盡推誠之心正身無氣燄之

忌每上春行令大戸閲農輕裹糇糧重煩縣道化流

江漢如時雨焉故郡歷數四課事第一去思之感人

到于今稱之天寳末徵拜將作監重授鴻臚卿縱壑

巨鱗還㳺舊浦凌風勁翮俄返故林時國忠包藏於

下闕

   中散大夫京兆尹漢陽郡太守贈太子少保

   鮮于公神道碑銘

公諱向字仲通以字行漁陽人也其先出于殷太師

周武王封于朝鮮子仲食邑於于因而受氏漢有京

兆尹襃襃十二世孫康後魏秦州刺史直閣將軍武

威郡公忠於本朝爲齊神武所害康玄孫匡賛隋冠

氏長義寧初通議大夫匡賛生士簡士迪並早孤爲

叔父隆州刺史匡紹所育因家于新政士簡士迪皆

魁岸英偉以財雄巴蜀招徠賔客名動當時郡中憚

之呼爲北虜士簡生令徵公之父也倜儻豪傑多竒

畫嘗傾萬金之産周濟天下士大夫與妻兄著作郎

廣漢嚴從臮殿中侍御史何千里俱以氣槩相高不

肯仕官竟以夀終天寳九年贈遂寧郡太守廣徳元

年又贈太常卿公少好俠以鷹犬射獵自娛輕財尚

氣果於然諾年二十餘尚未知書太常切責之縣南

有離堆山斗入嘉陵江形勝峻絶公乃慷慨發憤屏

棄人事鑿石搆室以居焉勵精爲學至以鍼鈎其臉

使不得睡讀書好觀大畧頗工文而不好爲之開元

二十年年近四十舉鄉貢進士高第二十六載調補

益州新都尉視事二十日謝病去二十七年長史張

宥奏充劍南採訪支使宥方謀㧞安戎獨與公計畫

幕中之事一以咨公司馬章仇兼瓊惡之及代宥節

度乃移郡𭣣公月餘仍釋之俄令攝判使事監越嶲

兵馬復奏充採訪支使盡護叩南軍事首尾二載冐

暑渡瀘者凡一十八度公秉操堅忮吏人望而畏之

改授新繁尉充山南西道採訪支使頃之雲南蠻動

瓊請公往以便宜從事公戮其尤害者數人蠻夏慴

服山南盜賊舊多光火公察其名居悉傾巢穴人到

于今頼焉俄拜左衞兵曹例遷也瓊以兩道採訪節

度使務悉以委公無何攝監察御史充劍南山南兩

道山澤使遷大理評事充西山督察使五載戸部侍

郎兼御史大夫郭公虚已代瓊節制郭以庻務一皆

仗公公素懐感激竭誠受委故幕府之事無遺諝焉

六載拜監察御史公誅羌豪董哥羅等數十人以靖

八州之地郭公將圖弱水西之八國奏公入覲玄宗

駭異之即日拜尚書屯田員外郎兼侍御史蜀郡司

馬劍南行軍司馬既略三河𭣣其八國長驅至故洪

州與哥舒翰隴右官軍相遇於横嶺鳴鼓而還及郭

公云亡慟哭之曰公亡矣吾無爲爲善乎初郭公對

𫾻天休每薦公有文武之材堪方靣之寄至是遂拜

公爲蜀郡大都督府長史兼御史中丞持節充劍南

節度副大使公當大任既竭丹誠射討吐蕃摩彌城

㧞之改洪州爲保寧都護府塹弱水爲蕃漢之界𭣣

戸數十萬闢土千餘里屬恩敕命召祗赴京師至臨

臯驛上令中貴人勞問賜甲第一區又錫名馬兼供

御饌俄拜司農卿將不逺而復十一載拜京兆尹公

威名素重處理剛嚴公初善執事者後爲所忌十二

載遂貶邵陽郡司馬灌園築室以山泉琴酒自娛賦

詩百餘篇俄移漢陽郡太守下車閉閤唯讀玄經以

自適不幸感疾以十三載閏十有一月十有五日終

于官舍春秋六十有二十五載春正月歸葬于新政

縣嘉陵江之西岸先塋寳應元年追贈衞尉卿廣德

元年又贈太子少保公凡著坤樞十卷文集十卷並

爲好事者所傳於戯公負不羈之才懐當世之志方

及知命始擢一第從宦十年超登四岳㧞身巴江之

下自致青雲之上非夫珪璋特達聖賢相遭則何以

凌厲沈浮若斯之速既而吉凶糺纒慶吊相隨天睠

排於賊臣雄圖屈於促景有足悲矣有子六人仲曰

贈左金吾衞郎將昊隨公䧟于西二河力戰而殁季

曰前鄉貢明經晃神淸才秀先公而卒伯曰壁州刺

史昱克篤孝行見稱衣冠公之捐館也萬里迎喪泝

湍而皸SKchar2㧞𥮘段子章之稱亂也闔門逃賊安親而

晨夕板輿叔曰萬州剌史炅雅有父風頗精吏道肅

宗之幸鳳翔也竭誠幕府以佐公家今上之命庶僚

也由華原之政驟登省闥作牧萬州政績尤異有詔

遷祕書少監尋又改牧巴州幼曰青城尉晏雅曰成

都府參軍景皆保家之主亦著令聞公弟晉字叔明

篤厚温敏少以任俠聞事公以悌稱與朋以信著好

讀書而不爲章句精吏道而尤擅循良再爲法官三

秉天憲二登郎署一宰洛陽從其兄之討南蠻也兩

軍交戰仗忠信而必使其間佐寧國之如迴紇也絶

域奉辤布皇明而皆得要領肅宗襃異擢拜商州刺

史無何超遷京逃尹不十年而兄弟相代論者偉之

永泰二年秋八月有詔自太子左庻子復拜爲卭州

刺史兼御史中丞卭南八州都防禦觀察等使眞卿

與公同在御史亡兄國子司業允南弟今江陵少尹

允臧又與少尹同時臺省既接通家之歡載敦世親

之好以爲徂謝永久所存者徽猷陵谷雖遷不朽者

金石銘功篆美敢墜所聞其詞曰

洪範垂休系殷封周鮮于身繇派漁陽兮世掌漢曆

子孫舄奕代有丕績臮定襄兮冠氏促齡二孫夙丁

隨官不寜肇定疆兮嘉陵淼淼雲臺矯矯降生京兆

爲龍光𠔃有武有文剛嚴不羣克懋鴻勲制惟梁兮

既靖巴蜀既清輦轂日聞啓沃播周行𠔃結友不終

孤我深𮕵如彼飛蟲反予牋𠔃邵陽典午漢陽紆組

孰云心苦坦行藏𠔃天不愸遺哲人其萎反葬江湄

咺其傷𠔃此令有𥙿教忠有素天介景祚熾而昌𠔃

三世尹京二子專城一門載榮餘慶彰𠔃豐碑巍巍

盛業暉暉舉世是希與天長𠔃






顔魯公文集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