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顔魯公文集 卷第五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六

顔魯公文集

               錫山安國刋

 卷之五

  碑

   河南府參軍贈祕書丞郭君神道碑銘并序

夫騏驥千里之足陪於庭唐之内鴻鵠四海之志■

於墜滲之羽此倜儻竒偉之士所爲嘆息者也取之

於人在於郭君矣君諱揆字良宰太原人也郭本虢

叔之後春秋臮漢細侯得政事之美有道冠人倫之

目素絲作詠靑溪招隱信爲多士宜稱盛族五代祖

昶隋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髙祖澄皇朝朔方

道大總管涇鄜坊慶丹延夏七州刺史贈荆州都督

謚曰忠曾祖 朝散大夫太子洗馬祖義朝議大夫

贈鄭州刺史父虚已銀青光䘵大夫守工部尚書兼

御史大夫蜀郡大都督府長史持節充劍南節度度

支營田副大使本道并山南西道採訪處置使上柱

國贈太子太師謚曰獻君生而聰明不爲戯弄之事

長而淸峻罔雜綺紈之流辯對則江夏之童志意則

山東之妙大夫府君以其于氏之出故幼名封奴嘉

有應務之器故長字良宰蓋取待封宰割之義也觀

其言必顧行動必由禮讀書不取其糟粕爲仁罕忘

於造次亦足以保其嘉名楚之正則漢之臺卿乃其

比也年十七崇文生明經及弟侍郎韋陟楊言於朝

稱其稽古之力許其青SKchar之價後調集侍郎李彭年

嗟君所判足冠後生擢才子於公庭賀大夫於私弟

美聲洋溢時莫與京授太常寺太祝加敬蒞事陳信

正辤每巡陵及郊必有歌詠潘河陽籍田之賦顔光

祿明祀之作復見前賢之致矣無何改授河南府參

軍天寳五載大夫總度瀘之師繄君奉循陔之養南

中汚下遂得氣疾先大夫憐其䆮劇命訪秦毉太夫

人懼其不起繼自蜀至何神不禱靡藥不嘗依親自

强望父増歎以天寳八載二月十八日終於安興之

私弟時年二十四皇帝聞而悼之贈祕書丞嗚呼斯

人不起子丕未識亦可爲長慟者矣君子曰夫孝弟

之至絜矩之道文章之絶周旋之儀可謂成人矣方

將培雄風罩白石憐乎得二幾乎弟一是以其疾即

御醫坐門其亡即天使歸贈陳師境上推以雨露之

私修文地下贈以蓬萊之職吊客多其文行操誄盡

於作者以五月二十一日葬于首陽鄉大塋之側君

志也先大夫懿其天姿親疏行狀敘其參玄之美歎

其老成之風方崇南峴之碑以慰西門之感伏滔受

遇爲人父也若斯祁奚至公其知子也如此斯文未

建頽山遂及太夫人東海于氏凌虛墜翼開緘悼心

望汝絶歸来之期抱孫有無時之哭遂成刋刻之意

以寄零落之哀銘曰

粲粲門子菲菲國香家傳玉樹人詠金相風流小禇

才貌潘郎一經自逹六義名揚間于密啓寘此周行

爲子道備從親路長既銘絶壁亦奉垂堂霧露成病

膏肓遂亡天向京兆墳歸洛陽江堙初流水毁寒霜

茫茫蔓草蕭蕭白楊苦月墳上豐碑道傍披文相質

誰不沾裳

  右武衛將軍贈工部尚書上柱國上蔡縣開國

  侯臧公神道碑銘

公諱懐恪字貞節東筦人其先出于魯孝公之子彄

字子臧大夫不得祖諸侯其孫以王父字爲氏僖哀

二伯既納忠於魚鼎文武兩仲亦不朽於言哲文人

成功而遁迹子原抗節而捨生義和辭金飾之器榮

緒奮陽秋之筆賢逹繼軌紛綸至今曾祖滿隋驃騎

將軍祖寵皇通議大夫靈州都督府長史父善德朝

散大夫贈銀州刾史咸務遠圖克開厥後恤胤之慶

世祀宜哉公即銀州之弟三子也身長六尺一寸眉

目雄朗鬚髯灑秀雅寛善騎射尤工尺牘沉静少言

仁得衆竒謀冲邈英勇冠倫友于弟兄謹𠇍鄉黨每

敦詩而執禮不茹柔以吐剛蒞事而剖判泉流臨戎

而智畧鋒起古所謂文武不墜髙明有融者焉少以

勲勞亟紆戎級開元初嘗逰平盧屬奚室韋大下公

挺身與戰所向摧靡繇是發名玄宗聞而嘉之拜勝

州都督府長史銳精佐理絜矩當官朔漠不空邊隅

用人俄拜左衛率府左郎將轉右領軍中郎將兼安

北都護中受降城使朔方五城都知兵馬使戎事齊

足十萬維羣我伐用張軍威以肅由是深爲節度使

王晙所器奏充都知兵馬使嘗以百五十騎遇突厥

斬啜八部落十萬餘衆於狼頭山殺其數百人引身

據高環馬禦外虜矢如雨公徒且殱遽而紿之曰我

爲臧懐恪敕令和汝何得與我拒戰于時㒒固懐恩

父設之適在其中獨遮護之諸部落持疑不肯公刲

羊以盟之仗義以責之衆皆感激由此獲免遂與設

之部落二千帳來歸後充河西軍前將盤禾安氏有

馬千駟怙富不䖍一族三人立皆毆斃軍州悚慄疇

敢不祗佴爲節度相國蕭嵩所賞後充河源軍使兼

隴右節度副大使關西兵馬使拜右武衞將軍吐蕃

不敢東向者累年俄封上蔡縣開國侯開元十二年

嵗次甲子春二月二十有六日薨于鄯城之官舍享

年五十有六其年八月二十三日詔曰故具官某頃

以幹能亟承任使操行逾謹勞效未酬不幸遷殂良

増追悼可贈右領軍衛大將軍即以其年冬十月庚

戌遷窆于京兆府三原縣北原禮也嗚呼公兄左羽

林軍大將軍平盧副持節懐亮以方虎之才膺爪牙

之任孔懐斯切致美則深七子游撃將軍崇仁府折

衝希崇豐州别駕贈宋州刺史希昶左武衞將軍朔

方節度副使贈太子賔客希忱右衛左郎將劍南討

撃副使贈汝州刺史希愔右驍衞郎將静邊軍使贈

祕書監希景寧州刺史左金吾衛將軍贈揚州大都

督希晏開府儀同三司行太子詹事兼御史大夫邠

寧山南觀察使集賢待制工部尚書渭北節度使魯

國公希讓等夙漸詩禮恭承教義芬潤挺蘭玉之姿

英威矕虓之質而希讓識度弘逺器謀沉𮟏仁親

以孝殿國以忠綽𥙿冠於人倫勲勞懋於王室至徳

中今上爲元帥東伐肇允押牙從𭣣兩京陟降左右

入侍帷幄既崇翼戴之功出擁麾幢載叶澄清之寄

加以篤睦羣從糺綏宗族吉㓙贍恤終始無渝行道

之人孰不嗟尚肅宗以公有謀翼之勤乾元三年

三月贈魏州刺史寳應元年冬十月又贈太常卿廣

德元年冬十月詔曰孝以立身可揚名於後世忠能

事主故追榮而及親開府儀同三司兼御史太夫元

帥都虞侯魯國公臧希讓亡父贈太常卿懐恪業茂

勲賢地華簪𥿈佩忠信而行已包禮樂以資身守節

安卑幽貞自處養䝉全正聲利不營雖與善無徵促

齡悲於逝晷而積善垂𥙿餘慶光於後昆故得業濟

艱難功叅締構出有藩條之寄入多爪牙之任位以

徳遷禮宜加等父由子貴贈合超倫宜登八座之榮

式慰九原之路又贈工部尚書襃異之典於斯爲盛

臧氏自驃騎而下世以材雄朔陲尚書既還特以功

懋當代兄弟子姓勲賢間出自太寳距干開元乘朱

輪而拖珪組者數百人迨于今兹繁衍彌熾綰軍州

而握兵要者相望國都有後之慶固殊異於他族者

矣眞卿早嵗與公兄子謙爲田蘇之游敦伯仲之契

晩從大夫之後每接嘗寮之歡故公之世家竊備見

聞敢述遺烈將無媿辤銘曰

魯史襃者臧孫有之陳魚則諫納鼎以䂓殁貴言立

時稱聖爲仁昭典墳智叶𦒿龜世濟忠肅光光羽儀

以至夫公英明雄毅鶚視騰彩龍驤作氣鋒淬霜稜

妙窮金匱謀猷泉寫翰墨風駛儒勇是兼勲庸以位

介馳戎馬猛奮虓虎絶漠援孤連兵戰苦萬虜鳴鏑

紛紛如雨一身抗詞諤諤連柱精貫雲日氣雄征鼓

狄人義激㒒固誠全𦕈漫窮裔隨降幾千野静沙雪

風恬塞煙我騎如雲我旗連天牧無南向凱有北旋

天子休之命侯開國謂福而夀康衢騁力奚令之邅

幽扄是即十城玉折萬里鵬息陣雲蒼蒼日暮無色

令人趨奉天眷孔明九原不作八座哀榮勇列徽範

芳時懿名里成冠蓋族茂簪纓萬古千祀瞻言涕零

   東莞臧氏糺宗碑銘并序

德有三孝弟稱其至常有五仁道原其終故興化所

 則曰侯其在矣死喪相恤疇能 莫  鶺鴒於

焉譬急難常棣所以朂趺蕚糺宗綏族所貴因 誰

其庻乎吾見之於臧氏矣   伯禽國魯公子氏

彄魚賂太諫於僖哀言聖兩垂於文武朗陵㑹吳而

滅蜀東郡感張而絶袁建義而辭器歸高奮筆而陽

秋與直賢明之盛今古莫崇積慶所鍾克生隋驃騎

將軍府君諱滿滿生皇朝通議大夫靈州都督府長

史府君諱寵寵生銀青光祿大夫銀州刺史贈太子

少師諱善徳咸懐忠良克續徽烈古稱有後今見其

然少師生三子曰右武衛將軍贈幽州大都督

 懐慶冠軍左羽林大將軍兼營府都督御史中丞

充平盧節度採訪兩蕃使懐亮河源軍使安北都護

右領軍將軍上柱國上蔡縣開國侯累贈太常卿魏

州刺史工部尚書懐恪皆行    才兼文武並

時迭將爲國虎臣朔漠之間峻風斯在其功庸志業

各具三原縣先塋神道碑懐慶五子曰左金吾中郎

將范陽節度經略副使希古右威衛將軍中受降城

使希眞殿中監朔方經略副使希賔原州長史監牧

副使希昢銀青北平太守仍充軍使希逸懷亮五子

曰勝州都督朔方節度副使敬廉金紫文安太守范

陽節度副使希莊左清道率幽州經略副使敬之太

常卿特進武州刺史今上元師都知兵馬使讓左監

門將軍敬此懷恪七子曰右衞中郎將贈 州刺史

希崇豐州别駕贈宋州剌史希昶左驍衞中郎將贈

太子賔客希忱忠武將軍贈汝州刺史希愔壯武將

軍左威衞中郎將贈祕書監希景雲麾麟寜三州刺

史左金吾將軍左街使贈揚州大都督希晏魯國公

希讓並禀訓義方丕崇閥閱遭逢明盛備展材良能

挺虓之姿   舉藴韜鈴之略檢縱攸資糅蘭

玉而輝映階庭畫隼熊而光聯旟軾勲庸之盛當

   源長流深徳盛祀逺開元天寳間宗族之紆

青紫佐麾幢者已數十百人迨乎今上當宁而諸孫

冠軍左羽林將軍贈太子詹事彦英忠武左清道率

瑗左清道率則少府監彦佺金紫太㒒卿渉特進殿

中監玠左金吾大將軍彦璟正議湖州長史隨並不

幸早世銀青棣州刺史瑜特進殿中監慈州刺史瑀

特進鴻臚卿均特進太常卿彦昭開府太常卿彦暠

正議杭州别駕巽銀青鴻臚少卿渙鴻臚卿頥朝散

明州長史叔獻少府監楚卿朝散台州司馬晉卿朝

散洋州司馬叔雅符寳郎齊卿涇陽縣■雲卿左金

吾衞長卿千于叔卿京兆府參軍叔清

   容州都督兼御史中丞本管經略使元君表

   墓碑銘

嗚呼可惜哉元君君諱結字次山皇家忠烈義激文

武之直清臣也蓋後魏昭成皇帝孫曰常山王遵之

十二代孫自遵七葉王公相繼著在惇史髙祖善禕

皇朝尚書都官郎中常山郡公曾祖仁基朝請大夫

襃信令襲常山公祖利貞唐書作名亨字利貞霍王府叅軍隨

鎮改襄州父延祖清浄恬儉歷魏城主簿延唐丞思

閑輒自引去以魯縣商餘山多靈藥遂家焉及終門

人謚曰太先生寳應元年追贈左賛善大夫君聰悟

宏逹倜儻而不羈十七始知書乃受學于宗兄德秀

常著說楚賦三篇中行子蘇源明駭之曰子居今而

作眞淳之語難哉然世自澆浮何傷元子天寳十二

載舉進士作文編禮部侍郎陽浚曰一弟汙元子耳

有司得元子是頼遂登髙弟及羯胡首亂逃難于猗

玗洞因招集鄰里二百餘家奔襄陽玄宗異而徵之

君移居讓溪乃寢乾元二年李光弼拒史思明於

河陽肅宗欲幸河東聞君有謀略虚懐召問君悉陳

兵勢獻時議二篇上大恱曰卿果破朕憂遂停乃拜

君右金吾兵曹攝監察御史充山南東道節度叅謀

仍於唐鄧汝蔡等州拓輯義軍山棚髙晃等率五千

餘人一時歸附大𡑅賊境於是思明挫銳不敢南侵

前是泌南戰士積骨者君悉𭣣瘞刻石立表命之曰

哀丘將吏感焉無不勇勵璽書頻降威望日隆時張

瑾殺史翽於襄州遣使請罪君爲聞奏特䝉嘉納乃

眞拜君監察仍授部將張逺 田瀛等十數人將軍

屬荆南有專殺者吕諲爲節度使諲辭以無兵上曰

元結有兵在泌陽乃拜君水部員外郎兼殿中侍御

史充諲節度判官君起家十月超拜至此時論榮之

屬道士申泰芝誣湖南防禦使龐承𪔂謀反并判官

吳子宜等皆被决殺推官嚴郢坐流俾君按覆君建

明承𪔂獲免者百餘家及諲卒淮西節度使王仲𪔂

爲賊所擒裴茂與來瑱交惡逺近危懼莫敢  君

知節度觀察使事經八月境内晏然今上登極節度

使留後者例加封邑君遜讓不授遂歸養親特䝉襃

奬乃拜著作郎遂家于武昌之樊口著自釋以見意

其畧曰少習静于商餘山著元子十卷兵起迯難于

猗玗洞著猗玗子三篇將家瀼濱乃自稱浪士著浪

說七篇及爲郎時人以浪者亦漫爲官乎遂見呼爲

漫郎著漫記七篇及家樊上漁者戯謂之聱叟嵗餘

上以君居貧起家爲道州刺史州爲西原賊所䧟人

十無一戸纔滿千君下車行古人之政二年間歸者

萬餘家賊亦懐不敢來犯既受代百姓詣闕請立生

祠仍乞再留觀察使奏課弟一轉容府都督兼侍御

史本管經略使仍請禮部侍郎張謂作甘棠以羙之

容府自艱虞以來所管皆固拒山谷君單軍入洞親

自撫諭六旬而𭣣復八州丁陳郡太夫人憂百姓詣

使請留大曆四年夏四月拜左金吾衛將軍兼御史

中丞管使如故君矢死陳乞者再三優詔襃許七年

正月朝京師上深禮重方加位秩不幸遇疾中使臨

問者相望夏四月庚午薨于永崇坊之旅館春秋五

十朝野震悼焉二子以明能世其業名雖著而官未

立以其年冬十一月壬寅䖍𦵏君于魯山青嶺泉陂

原禮也嗚呼君其心古其行古其言古躬是三者而

身重於今雖擁旌麾幢總戎於五嶺之下彌綸秉憲

越於九天之上不爲不遇然以君之才之徳之美竟

不得專政方面登翼太階而感激不爲之太息也君

雅好山水聞有勝絶未嘗不枉路登覽而銘賛之感

中行見知之恩及亡至今分宅以恤其子其不偷也

多此類中書舍人楊炎常衮皆作碑誌以抒君之志

業故吏大曆令劉衮江華令瞿令問故將張滿趙温

張協王進等感念舊恩送哭以終喪竭資鬻石願垂

美以述誠眞卿不敏常忝次山風義之末尚存䀌往

敢廢無媿之辤銘曰

次山斌斌王之藎臣義烈剛勁忠和儉勤炳文華國

孔武寜屯率性方直秉心眞純見危不撓臨難遺身

 允全德今之古人柰何清賢素志莫申羣士立表

垂聲不泯








顔魯公文集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