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顔魯公文集 卷第四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五

顏魯公文集

               錫山安國刋

 卷之四

  碑

   天下放生池碑銘并序

皇唐七葉我乾元大聖光天文武孝感皇帝陛下以

至聖之姿屬艱虞之運無少康一旅之衆當䘵山强

暴之初乾鞏勞謙勵精爲理推誠而萬方胥悦尅已

而天下歸仁恩信侔於四時英威達于八表功庸格

天地孝感通神明故得廻紇奚霫契丹大食盾蠻之

屬扶服萬里决命而争先朔方河東平盧河西隴右

安西黔中嶺南河南之師虓五年椎鋒而効死摧

元惡如拉朽舉兩京若拾遺慶緒遁逃已䝉赤族之

戮思明跧伏行就沸鼎之誅拯巳墜之皇綱據再安

之宗社迎上皇於西蜀申子道於中京一日三朝大

明天子之孝問安視膳不改家人之禮蒸蒸然翼翼

然眞帝皇之上儀誥誓所不及已歴選内禪生人以

來振古及隋未有如我皇帝者也而猶嫗煦萬類勤

唉四生乃以乾元二年太歲己亥春三月己丑端命

左驍衞右郎將史元琮中使張庭玉奉明詔布德音

始于洋州之興道泉山南劍南黔中荆南嶺南江西

浙西諸道汔于昇州之江寧秦淮太平橋臨江帶郭

上下五里各置放生池凡八十一所盖所以宣皇明

而廣慈愛也易不云乎信及豚魚書不云乎鳥獸魚

鱉咸若古之聰明叡智神武而不殺者非陛下而誰

昔殷湯克仁猶存一面之網漢武垂惠纔致衘珠之

答雖流水救涸寳勝稱名盖事止於當時尚介祉於

終古豈若我今日動者植者水居陸居舉天下以爲

池罄域中而䝉福乗陁羅尼加持之力竭煩惱海生

死之津揆之前古曽何髣髴微臣職忝方面生丁盛

美受恩寖深無以上報謹縁臯陶奚斯歌虞頌魯之

義述天下放生池碑銘一章雖不足雍容明聖萬分

之一亦臣之精懇也敢刻金石著其詞曰

明明皇帝臨下有赫至德光天乾元啓賾緯武戡亂

經文御暦孝感神明義形金石仁覆華夏恩加蠻貃

道冠巍巍威深虩虩遘兹多難克廣丕績慶緒既誅

思明辟易人道助順天心惡逆撲滅之期匪朝侰夕

乗此寳祚永康宗祐業盛君親功崇列辟交禪之際

粲然明白逈映來今孤髙徃䇿去殺留惠好生立僻

率土之濱臨江是宅遂其生性庇𠇍鱗翮環海爲池

周天布澤致兹忠厚罔弗怡懌動植依仁飛沉受獲

流水長者徒稱徃昔寳勝如來疇庸𠃔格徳力無競

慈悲孔碩相時傳聞尚頼弘益矧在遭遇其忘敷錫

眞卿勒銘敢告凡百臣貞卿以乾元三年春三月戊

辰撰至大暦七年秋九月己亥自撫州刺史䝉除湖

州八年秋七月戊戌於州駱駞橋東追建呉文休鐫

   湖州烏程縣杼山妙喜寺碑

州西南杼山之陽有妙喜寺者梁武帝之所置也大

同七年夏五月帝御夀光閣㑹所司奏請置額帝以

東方有妙喜佛國因以名之舊置在州西金斗山唐

太宗文皇帝升極之六年春二月移於此山山髙三

百尺週𮞉一千二百歩盖昔夏杼南巡之所今山有

夏王村山西北有夏駕山皆后杼所幸之地也晉呉

興太守張玄之呉興䟽云烏程有墟名東張地形髙

爽山阜四周即此山也其山勝絶遊者忘㱕前代亦

名稽留山寺前二十歩跨澗有黄浦橋橋南五十歩

又有黄浦亭並宋鮑昭送盛侍郎及𢈔中郎賦詩之

所其水自杼山西南五里黄蘗山出故號黄浦俗亦

名黄蘗澗即梁光禄卿江淹賦詩之所寺東偏有招

隠院其前堂西厦謂之温閤從草堂東南屈曲有懸

巖徑行百歩至呉興太守何楷釣䑓西北五十歩至

避它城按說文云它虵也上古患它而相問得無它

乎盖徃古之人築城以避它也有處士竟陵子陸羽

杼山記所載如此其䑓殿廊廡建立年代並具于記

中大暦七年眞卿䝉剌是邦時浙江西觀察判官殿

中侍御史袁君髙巡部至州㑹於此上眞卿遂立亭

於東南陸處士以癸丑嵗冬十月癸卯朔二十一日

癸亥建因名之曰三癸亭西北於藂桂之間創桂棚

左右數百歩有芳林茂𣗳悉産丹青紫三桂而華葉

異各樹桂之有支徑以袁君歩焉因乎爲御史徑眞

卿自典校時即著五代祖隋外史府君與法言所定

切韻引說文蒼雅諸字書窮其訓觧次以經史子集

中兩字已上成句者廣而編之故曰韻海以其鏡照

源本無所不見故曰鏡源天寳末眞卿出守平原已

與郡人渤海封紹髙篔族弟今太子通事舍人渾等

修之裁成二百卷屬安禄山作亂止其四分之一及

刺撫州人左輔元姜如璧等増而廣之成五百卷事

物嬰擾未遑刋削大暦壬子嵗眞卿叨刺于湖公務

之隙乃與金陵沙門法海前殿中侍御史李㠋陸羽

國子助教州人禇冲評事湯某清河泉太祝柳察長

城丞潘述縣尉裴循常熟主簿蕭存嘉興尉陸士修

後進楊遂初崔弘楊德元胡仲南陽湯渉顔祭韋介

左興宗顔䇿以季夏於州學及放生池日相討論至

冬徙于兹山東偏來年春遂終其事前是顔渾正字

殷佐明魏縣尉劉茂括州録事參軍盧鍔江寜丞韋

寜夀州倉曹朱弁後進周愿顔暄沈殷李莆亦嘗同

修未畢各以事去而起居郎裴郁祕書郎蔣志評事

吕渭魏理沈益劉全白沈仲昌攝御史陸向沈祖山

周閬司議丘悌臨川令沈咸右衛兵曹張著兄謩弟

薦蒍校書郎權器興平丞韋柏尼後進房䕫崔宻崔

萬竇叔䝉裴繼姪男超峴愚子䪴顧徃來登歴時杼

山大德僧皎然工於文什惠逹靈曄昩於禪誦相與

言曰昔廬山東林謝客有遺民之㑹襄陽南峴羊公

流潤甫之詞况乎兹山深䆳群士響集若無記述何

以示將來乃左顧以求䝉俾記詞而藏事■銘曰夏

后南巡山名是因梁王東暌寺牓攸詢形勝天絶䂓

模𪔂新避它城古垂釣䑓堙棚以桂結浦由黄申二

𢈔迢遰三癸嶙峋徑列御史傳紆逸人紛吾著書群

彦惠臻海韻源鏡自秋徂春編同貫魚學比成麟幸

託勝引亟倍僧珎庶斯見傳金石不泯

   開府儀同三司行尚書右丞相上柱國贈太

   尉廣平文貞公宋公神道碑銘

於戯逆鱗劘上匡救之義深守死不回人臣之致極

况乎文包風雅道濟生靈建一言而天下倚平含九

德而三光式序超無友而獨立者其惟廣平公乎公

諱璟字  邢州南和人其先出于殷王元子七代

祖弁魏吏部尚書襲烈人子祖欽道北齊黄門侍郎

並事跡崇髙各見本傳高祖元節定州田曺曽祖弘

俊大理丞祖務本皇櫟陽令父玄撫衞州司戸贈戸

部尚書自田曺至于尚書皆實浮於名而位不充量

事見許公蘇頲所撰神道碑公七嵗能屬文一遍誦

服鳥賦丁尚書府君憂水漿絶口者五日八九歲時

嘗夢大鳥衘書吐公口中公吞之遂來而直上倐忽

驚寤猶若下在𦙄間自後藻思日新𬓛懐益爽年十

六  或讀易曠時不精公遲而覽之自亥及寅精

義必究明年進士髙第𥙷上黨尉轉王屋主簿相國

蘇味道爲侍御史出使精擇判官奏公爲介公作長

松篇以自興梅花賦以激時蘇深賞嘆之曰眞王佐

才也轉合宫尉長夀三年從調判入髙等有司特聞

天后親問所欲公以代爲唐臣不求榮逹詭奏云家

本山東願得魏之一吏遂手詔授録事參軍拜舞趨

出后異而召還又手詔拜監察御史裏行尋丁齊國

太夫人憂服闋築室反耕志圖不起俄而即眞遷殿

中侍御史同列有博于䑓中者將責名品而黜之博

者惶恐自匿翌日公獨正辤引過天后悦而釋之遷

天官員外郎鳳閣舍人御史中丞乃謂所親曰吾比

欲優游自免不圖要近驟至於斯其敢廢所職乎乃

悉心納忠無所迴避時張易之昌宗兄弟席寵脅權

天下側目公危冠入奏奮不顧身天后失色蒼黄欲

起公叩頭流血誓以死争拾遺李邕奏曰陛下坐則

天下安起則天下危内史令勑公出公曰天顔咫尺

親奉徳音不勞宰臣擅宣王命詞氣慷慨左右震悚

遂俱攝詣䑓庭立切責二竪股栗氣索不敢仰視自

朝至於日昊勑使馳救之公不得已而罷又令詣公

謝罪公拒之後有慘恤二竪來吊公辤曰貴近不宜

與執法通同假滿朝士慰公二竪又欲序進公舉板

迎揖之不得成禮而去神龍之興復也公實佐其謀

及當疇庸讓而不受曰清宫問罪事出五王祀夏中

興功㱕明主非曰逃賞誰敢貪天俄拜朝散大夫吏

部侍郎兼諌議大夫遷黄門侍郎嘗遇梁王武三思

於朝三思方欲言事公正色謂之曰當今復子明辟

王宜以侯就第何得尚于朝政三思慙懼而退請急

累月俄而兼攝尚書左丞玄宗將幸西蜀深虞北鄙

乃兼檢校并州大都督府長史又改兼貝州刺史與

數人同辤三思獨揖公住公顧謂之曰諸人已出不

可獨留遂揖之而去屬年榖不登國租罷入三思食

邑公悉觸之既屢挫其鋒亦處之自若俄而眞拜轉

杭州又復遷相州尋入爲洛州長史唐隆初拜吏部

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唐隆初即景雲元年也是年

六月甲申改元唐隆七月己已改元景雲璟之拜命

在丁巳未改景雲之前故曰唐隆初宰相表統言之

故曰景雲粤五日兼右庶子尋加銀青光禄大夫玄

宗之在儲闈鎮國太平長公主潜謀廢立嘗於光範

門内坐歩檐中諷宰臣以此㫖諸相失色莫敢先言

公盛氣詰之曰東宫有大功宗廟社稷主也安得異

議遂奏婦人于政恐生禍階請不令朝謁俄而男又

縱横公奉之繇是貶椘州剌史主亦竟以凶終無何

復拜銀青歴魏兖冀三州兼河北按察使尋遷幽州

都督兼御史大夫復爲魏州入爲國子祭酒東都留

開元二年尋拜御史大夫兼京兆尹貶睦州刺史

轉廣州都督充按察經畧討撃使又兼御史大夫特

許便宜從事前是首領桀鷔多據洞不賔公之下車

無敢不蔇彼之風倍■趨茍蕳茅茨竹比屋鱗次

火災嵗起煨燼無餘公教之度材變以陶瓦千薨齊

翼萬堵皆興于今頼焉燕國公張說者爲碑頌無何

使中官楊思朂召公公拜恩而就馬便行在路竟不

交一言思朂以將軍貴幸泣訴于帝帝嗟嘆久之拜

刑部尚書四年遷吏部兼黄門監修國史五年改號

侍中明年幸洛陽至三崤馳道險隘行不得前河南

尹李朝隠知頓使中丞王怡並坐當降默公奏曰必

若致罪二臣將來必受其弊遂命公捨之曰陛下責

之以臣免之是過㱕於上恩由於下臣請使且待非

然後俾其復職上遂嘉而從之玄宗嘗命公名諸皇

子及公主邑號既而又令各定一美名公奏稱七子

均養鳴鳩之德錫以名號不宜有殊若母寵子愛恐

非正家之道王化所宜玄宗悦而從之八年拜開府

儀同三司進爵廣平郡開國公䇿勲上柱國狂竪權

梁山構逆長安有司深探其獄勑公按覆如京兆司

録李如璧等百餘家皆以借宅假器悉當連坐公以

婚姻假借天下大同至于京城其例尤衆知情即是

同反無罪不合論辜兇渠之外一切原免天下欣服

焉中書令河東張公傑出將明之材獨運廟堂之上

鏡機朝澈見事風生風生求公䂓模悉閲堂案每至

危言讜議執正守中未嘗不廢卷失聲汗流浹背其

爲通賢所服也如此十三年新舊史並作十二年駕幸東都以

公爲西京留守公極言得失無有所隱玄宗感恱制

曰所奏之言置之座右出入觀省以誡終身因賜綵

物二百疋明年又兼吏部十七年拜尚書右丞相雅

善戯謔不常矜莊與故戸部尚書爲王晙爲莫逆之

友晩而彌篤凡所談諧人輙䟽取端五日䝉賜鍾乳

命醫㱕鍊或以爲上藥異殊不宜委之公曰推誠求

信猶懼不應猜以待人信其可得聞者慙退二十一

新舊史作二十年抗䟽告老至于再三手詔優許遂特給

全禄賜絹五百疋還東京公以爲大臣㱕休不宜𨵿

通人事遂杜絶賔客其年新舊史作二十二年駕幸洛陽公迎

拜道左玄宗親駐龍蹕使榮王琬勞問者數四自後

中使徃來賞賚不絶方崇乞言之典以極師臣之敬

二十五年仲冬月十九日寢疾薨于東都明教里第

享年七十五天下下失聲玄宗震悼追贈太尉謚曰

文貞公賻物米粟常數有加䘮葬官供仍詔河南少

尹崔釋之充監護使夫人齊國夫人博陵崔氏滄州

長史藝之女淑慎嚴整高明柔克訓諸子而慈且有

威佐丞相而德無違者門内之理一以見咨躡公而

殁允終偕老嗚呼公有七子復同州司功先公而卒

昇尚書郎太僕少卿尚漢東太守渾職方郎中諫議

太夫御史中丞東京畿採訪使太子左諭德恕都官

郎中延原少尹華判入髙等登封尉尉氏令衡右散

騎常侍兼御史中丞河南節度行軍司馬或肅或文

或哲或義克篤前烈以休令聞以戊寅歳五月二十

九日處奉遺約㱕葬公于沙河縣太尉鄉丞相原之

先塋夫人合而祔焉禮也惟公間氣降神應期傑出

生知禮度天縱才明玉立殿天子之邦介然秉大臣

之節震電憑怒讜言而不有厥躬𪔂鑊沸前臨事而

義形于色蠢迪檢押難常情之所易志深直諒易古

人之所難外其身而富貴不離行其道而死生勿替

非夫含一之德格于皇天不二之心形于造次則何

以异是乎𠃔所謂振古之元龜皇王之威寳者矣且

夫公之德烈充塞寰寓公之謀猷著明日月大暦五

年冬十二月孫儼懼遺盛美不逺求䝉以眞卿天禄

校文叨太僕之下列憲䑓執簡承諭徳之深知雖青

史傳信實録已編於方册而豐碑勒銘表墓願備於

論譔謹憑吏部員外郎盧僎所上行狀畧陳萬一多

恨闕遺其辤曰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湯孫之緒微子分疆詞招正則

尉翼文皇吏部黄門紛綸耿光忠賢世出信史相望

篤生丞相祚我有唐文明純嘏毅烈堅剛恒衛間氣

星辰降芒嶷然山立鏗爾金鏘忠孝之盛人倫紀綱

垂髫能文夢鳥發祥通昔究易冲齡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勝冠結綬

歴政洋洋乃尉合宫貳軺琅琅賦SKchar梅艶篇美松長

蘇公嗟稱才必佐王滿嵗從調試言髙驤登聞黼扆

驟列繡裳簉跡天官如珪如璋司言鳳閣綸綍煌煌

乃作中丞威稜莫當志除兇狡廷劾二張天后愕眙

百寮震惶公獨凜然出身⿲氵身攵昻義形言色精貫穹蒼

皇室中興嘉謀克彰功成生讓事軼屠羊貳職選曹

諫議是匡載清流品屢奏封章乃侍𤨏闈時維夕郎

悉心糺正庶績咸康三思睢盱席寵于常責之就第

慙懼靡亢左曹攝轄大鹵于㐮兼刺貝立朋辤鴈行

三思揖語公獨循墻處之不怍轉斾于杭既遷鄴城

遂尹洛陽乃作冢宰訏謨廟堂俄兼宫相亟綰銀黄

玄宗登儲鎮國是遑潜謀廢立謡諑相翔厥男撓政

累奏愆殃聿臨楚邦荐察冀方緫督幽薊飜飛國庠

亞相烈烈尹京趪趪旋臨建徳歘莅南荒俚帥咸蔇

是攘張公頌德雋求甘棠所忠來召拜命即裝

略無交言帝用式臧載司刑吏八座抑揚兼監黄樞

鈞軸是將匪躬謇謇終始洸洸乃拜儀同允釐保鄣

河東閱故汙洽流漿狂竪犯𨵿兇渠既𢦤命公覆獄

咸脱死亡乃陟右揆決決每謔王君豈常矜莊懸車

告老庶保康强方崇潰孤映縑緗天不慗遺萎哲

壊梁一人震悼九有凄凉市既罷賈舂仍絶粻乃贈

太尉飾終禮滂返葬沙河羽儀央央闔朝傾祖河尹

䕶䘮生榮死哀行路感傷令人孺慕攀泣喤喤髙墳

崔嵬鉅鹿劇旁森梢宰𣗳繚繞連岡吁嗟廣平宅此

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孝孫翼翼論譔靡忘豐碑碣堅萬古訾相

   開府儀同三司太尉兼侍中河南副元帥都

   知河南淮南淮西荆南山南東五道節度行

   營事東都留守上柱國贈太保臨淮武穆王

   李公神道碑銘

昔宗周之中興也時則有若方叔召虎總師于肇敏

之業南威蠻荆東截淮浦以左右宣王詩人歌之列

在風雅我皇唐之反正也時則有若臨淮汾陽秉文

武忠義之資廓清河朔保乂王室翼戴三聖天下之

人謂之李郭異代同德今古一時公諱光弼京兆萬

年人也曽祖皇左威衞大將軍幽州經略軍副使府

君諱令節祖鴻臚卿兼檀州刺史府君諱重英父雲

麾將軍左領左羽林二軍大將軍朔方節度副使薊

郡開國公贈幽州都督司空諱楷洛皆以英果沉勇

累葉將邉憺威稜於幽碣公即薊公之第四子也體

渾元之正性秉弘毅之髙躅天子純蝦生知禮度謨

謀炳䆳黙識冲深傑出經武之才鬰爲興王之佐故

能東征北伐厭難康屯挺草昩不世之功允蒼生具

瞻之望社稷威寳公之謂歟初天后萬嵗中大將軍

燕國公武楷固爲國■將威震北陲有女曰今韓國

太夫人才淑冠族嘗鑒之曰爾後必生公侯之子因

擇蘇公配焉後果生公公年六嵗嘗撫鹿而遊薊公

視而誨之曰兒勿更爾公振手而起遂絶不爲童戯

未冠以將門子工於騎射能讀左氏春秋兼該太史

公班固之學開元中起家左衞左郎將歴豐夏二都

督府長史尋迁别駕加朝散大夫丁父憂以毀聞終

䘮不入妻室太夫人髙明整肅有慈有威公下色怡

聲承順而每竭其力雖已官達小不如意猶加誨讓

之責故能濟其勲業天寳二年拜寧朔郡太守四載

加左淸道率兼安北都護仍充朔方行軍都虞候五

載𠑽王忠嗣河西節度兵馬使加游騎將軍守右領

軍賜紫金魚袋仍充赤水軍使八月襲封薊郡開國

公八載迁右金吾衛將軍充節度副使以破吐蕃及

招討吐谷渾加雲麾將軍左武衛大將軍十一載拜

單于副都護十三載爲安思順朔方節度兵馬使思

順慕公信義請爲婚姻公辤不獲免遂託疾罷官西

平王哥舒翰聞而韙之奏歸京師遂守道屏居杜絶

人事十四年冬十一月安禄山反范陽天下驛騷朝

廷旴食聿求虓之將爰綂鷹揚之師明年春正月

起公爲銀青光禄大夫鴻臚卿兼雲中郡太守攝御

史中丞持節充河東節度度支營田副大使知節度

事仍充大同軍使二月拜攝御史大夫魏郡太守充

河北道採訪使俄除范陽郡大都督府長史充范陽

節度使初公以朔方馬歩八千人出土門其月既望

收常山郡前是太守顔杲卿臮長史袁履謙殺禄山

土門使季欽湊擒其心手髙邈何千年屬太原尹王

承業不出救兵杲卿履謙爲史思明所䧟戰士死者

跆藉於滹池之上公親以衣袂拂去其上沙塵因慟

哭以祭之分遣恤其家屬城中莫不感激一心史思

明正圍饒陽馳來拒戰公屢摧䧟之詔拜公兼御史

大夫俾今尚書令汾陽王郭公子儀悉朔方之衆與

公合勢南收趙郡又敗之於沙河夏六月戰于嘉山

大敗之斬獲萬計思明露髮跣足奔于博陵窮慼無

計歸節於禄山禄山大恐逆徒幾潰屬潼𨵿不守肅

宗理兵于靈武盡追朔方之師加公太原尹公以麾

下及景城河間之卒數千人至秋八月拜戸部尚書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史思明既有河北之地與蔡希

德悉衆來攻累月不尅而退公自賊逼城於東南角

張帳次居止竟不省視妻子每過府門未嘗囬顧是

後决遣事務信宿方歸至德二年拜司徒冬十二月

十五日肅宗既還京師䇿勲換司空兼兵部尚書封

鄭國公食實封八百戸公弟光進亦以懋功同制封

乾元元年八月拜侍中其年冬十月與九節度圍

安慶緒於相州明年春三月史思明至滏陽屢絶我

粮道衆咸請公簡精鋭以撃之交鋒意日思明奔北

于百里之外公反斾而歸煙塵亘天諸將皆以爲賊

軍大至遂南渡黄河公至則無見矣廼㱕于太原是

年夏五月除范陽節度使尋代汾陽王爲朔方節度

使秋八月充天下兵馬副元帥以數千騎東廵追兵

馬使張用濟㑹于汜水用濟獨來上謁公數其罪而

斬之因追都知兵馬使御史大夫僕固懐恩懐恩中

夜馳赴魚貫而前再𪧐遄至狄毫不敢犯公𧼈河而

東及滑州聞史思明已過河遂迎强旅以至東京移

留守及官吏等悉皆𮞉避公獨與麾下趣河陽橋

城賊先鋒已下倒愁坂公至石橋命秉燭徐行一夜

方達賊望之不敢近思明來至城下請見公已於城

上謂之曰我三代無葬地一身必以死國家之患爾

爲逆虜我爲王臣義不兩全我若不死於汝手汝必

死於我手將士聞之無不激勵相持凡八月思明𭧂

露不敢入東京乾元二年冬十月甲申賊將周贄悉

河北之衆萃于河陽城北思明以河南之衆頓于河

■南城之南南北夾攻表裏受敵公設竒分銳襲其

虚而大破贄軍臨陣擒其大將徐璜玉殺獲畧盡贄

僅以身免收軍資器械不可勝數思明心悸氣索烟

火不舉者三日官軍大振初公以爲戰者危事勝負

難必每臨陣嘗貯伏突於靴中義不受辱至是登城

西向拜舞因歔欷不自勝三軍見之無不淚下三年

春正月迁太尉兼中書令其年改元上元冬十一月

攻㧞懐州擒其偽節度安太清二年春二月統僕固

懐恩自河陽趨河清與史思明合戰于邙山屬風雨

晦𡨋王師不利公收合餘卒屯于垣縣遂引過請罪

懇讓太尉肅宗不能違之二月拜開府儀同三司中

書令兼河中尹節度使夏五月十有一日復拜太尉

兼侍中充河南副元帥都知河南淮南淮西山南東

荆南五道節度行營事出鎮臨淮時史朝儀乘邙山

之捷圍逼申安等一十三州自領精騎圍李岑於宋

州公之將吏皆兇懼議南保楊州公謂之曰臨淮城

池卑陋不堪鎮遏不如徑赴彭城俟其東㓂躡而追

之賊可擒也遂趨徐州因召田神功宴慰與同寢𪧐

以宋州之難告祖道郊外俾先飲以寵之分麾下𨽻

於其將喬岫仍令兵馬使郝庭玉與岫椅角而撃之

賊遂一戰而走使來告捷公已屈指俟報俄而吉語

至焉今上登極寳應元年夏五月進封臨淮郡王廣

德元年秋七月加實封三百戸通前後凡二千戸賜

鐡劵名藏大廟仍圖畫於凌煙閣冬十一月上在陜

州以公兼東都留守制書未下久待命於徐州將赴

東都屬疾痢増劇公知不起使使賫表奉辭廣德二

年秋七月五日己亥薨于徐州之官舍初將吏等問

以後事公曰吾久在京中不得就養今爲不孝子矣

夫復何言哉因取已封布絹各三千疋錢三千貫鬻

麥以分遺將士衆皆感痛不自勝及公云亡遂以其

布爲公製服庚申哀問至上都上痛悼之輟朝三日

太夫人一慟而絶終夕方蘇上使開府魚朝恩就宅

敦喻京兆尹第五琦監護䘮事九月己未追贈太保

十二月太常議行諡曰武穆夫人薛國夫人太原王

氏臮長子太僕卿義忠並先公而逝次曰太府少卿

太僕卿象殿中丞彚等皆保家克荷備聞詩禮無忝

燕翼過庭之訓冬十一月二十七日庚申泣而咨于

王母䖍窆公于富平縣先塋之東禮也於戯公以甫

吉文武之姿兼樊仲將明之徳王國多難群胡搆紛

藉朔方偏師之旅入井陘不測之地思明挫鋭於恒

定禄山側息絶望於江淮守太原而地道設竒保河

陽而雲梯罔冀破周贄於温沇擒太清於覃懐走史

朝義叛渙之衆於梁宋救僕固瑒已危之軍於灜莫

皆意出事外虜墜計中天下無贅旒之患此皆公之

力也公兄遵宜遵行仕至將軍臮弟光琰並不幸早

世次曰光顔特進鴻臚卿皆有才畧見稱時軰季曰

光進   三太子太保兼御史大夫渭北節度使

涼國公清識表㣲沉謀絶衆剛亦不吐柔而能立與

公並時仗鉞分閫凌霄翼聖既有戴天之功華原統

帥獨聞禁𭧂之德方當㑹同正至榮耀君親入侍黼

帷峨二貂乎泰階之上㱕聮綵服頓𩀱節於高高堂

之下斯歡未 遺恨何居昔斛律丞相與弟并州同

務烈於北齊㧞行䑓與兄荆州亦宣力於西魏咸稱

義烈各懋勲庸而風樹寂寥偏隅隘陿比之我族事

則不侔眞卿昔守平原困於兇羯繄公蒞止𫉬保餘

生束帶興居空想北平之禮操觚論撰敢墜中郎之

辭銘曰羯胡猖狂俶擾皇綱降生臨淮佐我興王維

此臨淮萬夫之望爰初發迹罔或弗臧出入忠孝人

倫激昻其心鐡石其行圭璋天寳末造河朔恇懷天

子命公經營冀方沙河嘉山我伐用張思明㱕節禄

山震惶潼關勿帥醜虜其亡肅宗有命大鹵于㐮應

變如神兇徒靡亢介珪入覲台座用光俾公東征北

國是皇長圍鄴下望入河陽擒斬渠魁霆撃龍驤淮

濆鎮定徐土翺翔田蠖屈料㻛鷹揚不有神筭疇戡

𭧂强弟兄同時秉鉞煌煌方期凱旋𩀱映旗常晨趨

法座夕慶高堂如何不辰愆此百祥素輀反葬白驥

跼箱簫皷悲鳴羽儀分行萬乗致祭千官送䘮生榮

死哀身殁名揚渭水川上壇山路旁唯餘豐碑突兀

連岡徃來必拜萬古沾裳








顔魯公文集卷之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