顔魯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補遺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顔魯公文集 補遺一卷
唐 顏真卿 撰 宋 留元剛 撰年譜 唐 因亮 撰行狀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年譜一卷

顔魯公文集補遺

                錫山安國刋

   裴將軍詩

大君制六合猛將清九垓戰馬若龍虎騰陵何壯哉

將軍臨八荒烜赫耀英材劍舞若游電隨風縈且迴

登高望天山白雲正崔嵬入陣破驕虜威名雄震雷

一射百馬倒再射萬夫開匈奴不敢敵相呼歸去來

功成報天子可以畫麟臺

   迂獻懿二祖及禘祫議見唐文粹與廟亨議意同而辭簡故並存

   

今議者有三一謂獻祖親逺而遷不當祫宜藏主西

室二謂二祖宜祫食與太祖並昭穆缺東向位三謂

引二祖祫禘卽太祖永不得全其始宜以二主祔德

明廟雖然與人神未猒也景帝旣受始卦矣百代不

遷矣而又配天尊無與上至禘祫時暫屈昭穆以申

孝尊先實明神之意所以敎天下之孝也况𣈆蔡謨

等有成議不爲無據請大祫享奉獻主東向懿主居

昭景主居穆重本尚順爲萬代法夫祫合也有如别

亨德明是乃分食非合食也時議者舉然於是還獻

懿祖主祫於廟如眞卿議

   干祿字書序

史籕之興備存往制筆削所誤抑有前聞豈唯豕上

加三蓋亦馬中關五迨斯以降舛謬寔繁積習生常

爲弊滋甚元孫伯祖故秘書監貞觀中刋正經籍因

錄字體數𥿄以示讎校楷書當代共傳號爲顔氏字

様懷鈆是賴汗簡攸資時訛頓遷歲久還變後有羣

書新定字様是學士杜延業續修雖稍增加然無條

貫或應出而靡載或詭衆而難依且字書源流起於

上古自改改篆行𨽻漸失本眞若總據說文便下筆

多礙當去泰去甚使輕重合宜不揆庸虛久思編輯

頃因閑暇方契𪧐心遂參校是非較量同異其有義

理全僻罔勿畢該㸃畫小虧亦無所隱勒成一卷名

曰干祿字書以平上去入四聲爲次毎轉韻處朱㸃其上

具言俗通正三體大較則有三體非謂每字總然

偏旁同者不復廣出謂悤殳氏回舊召之𩔖是也

字有相亂因而附焉謂肜究䆒椲椲之𩔖是也

所謂俗者例皆淺近唯籍帳文案劵契樂方非渉雅

言用亦無爽儻能改革善不可加所謂通者相承久

逺可以施表奏牋啓尺牘判狀固免詆訶若湏作文

言及選曺銓試兼擇正體用之尤佳

所謂正者並有憑據可以施著述文章對策碑碣將

爲𠃔當進士考試理𡨋必遵正體明經對策貴合經

注本文碑書李作八分任别誨舊則有此區别其故

何哉夫筮仕觀光惟人所急循各貴實有國恒䂓旣

考文辭兼詳翰墨升沉是繋安可忽諸用捨之間尤

湏折𠂻目以干禄義在玆乎綆短汲深誠未逹於涯

涘岐多路惑庻有歸於適從如曰不然請俟來哲

   項王碑隂述

西楚霸王當秦之末與叔梁避讎 吳蓋今之湖州

也雖滅秦而宰制天下䰟魄猶思樂玆邦至今廟食

不絶其神靈事跡具竟陵子陸羽所載圖經大曆七

年眞卿䝉刺是州十二載姦臣伏法恩命追眞卿上

都  剋期首路竟陵是諗予以故碑顚趾嘗因

  巳而復 之眞卿乃命再加崇樹

紀之時則仲夏方生明之日

   祭伯父豪州刺史文

乾元元年歲次戊戌十月庚子卄一日庚申第十

三姪男銀靑光禄大夫使持節饒州諸軍事饒州刺

史上輕車都尉丹陽縣開國侯眞卿敢昭告于亡伯

故朝議大夫豪州刺史府君之靈日者羯胡祿山俶

擾河洛生靈𡍼炭兵甲靡夷二兄杲卿任常山郡太

守忠義憤發首開土門擒斬逆豎挫其凶慝先蓋授

衞尉卿兼御史中丞城孤援絶身䧟賊庭聖朝哀榮

襃贈太子太保甥姪八人李明盧逖等被賊害者並

贈五品京官嫂及兒女皆被拘囚𧇖略昭宣宇宙淸

廓脫于賊手並得歸京眞卿比在平原遭罹凶逆與

杲卿同心協德亦著微誠二聖憫焉授戸部侍郎河

北採訪招討使又遷工部憲部二尚書再兼御史大

夫出爲同蒲饒三州刺史聖恩錫類大門贈華州刺

史兄弟兒姪盡𫎇國恩允南授膳部郎中允臧授侍

御史威明試太僕丞頍授太子洗馬頂授協律郞熲

授秘書省校書郞賜緋魚袋泉明顥頲頴等並𫎇遷

改一門之内生死哀榮眞卿時赴饒州至東京得申

拜掃又方逺辭違伏増感咽謹以淸酌庶羞之奠以

伯母河南縣君元氏配尚饗

   與李太保帖

辭後明日至宅奉送承巳當時出

𫉬重捧袂至今爲恨仲春漸暄不審太保尊體何如

眞卿粗爾不審初到如何佇承異績以慰瞻係因中

郞張漵往謹附狀不宣謹狀二月十四日刑部尚書

顔眞卿狀上李太保大夫公閤下 張漵昨艱難時

首末得力願在麾下有容足處庇之𦍒甚謹空

奏事官至𫎇問増慰馳誠冬閏初寒伏惟太保尊體

安適眞卿悲疢可言蕃㓂推退爲憲之功忝沐深情

俱增喜躍前後不逢之信遂闕修狀何時入奏未間

悲係無喻謹還狀不次謹狀閏月十有四日刑部尚

書顔眞卿狀上李太保大夫公閤下謹空

眞卿粗自奉别渴仰何勝昨緣馬奔遂失馳謁想𫎇

情恕也眞卿十五日離家大小俱安汍汍病瘡少愈

勿憂爲佳正逺披承益期自愛謹勒叅候不次刑部

尚書顔眞卿頓首李太保大夫公閤下千手賛已領

訖然尚少第二隔恐在書府希更根㝷足踈拙抵罪

聖慈含弘猶佐列藩不逺伊邇省躬荷德恩貸實深

競慄之誠在物何喻仲春暄甚不審太保尊體何如

所苦當轉勝也眞卿緣驛上無馬私乘泡轉㡬死前

進不得今日始至藍田卽便取路不獲執别此情如

何珍重珍重謹附狀不次謹狀二月十一日硤州别

駕顔眞卿狀上李太保大夫公閤下

   與澄

眞卿承聞大華嚴會巳遂圜成取來日要詣彼隨喜

如何如何幸同副老草不悉眞卿頓首和南澄師大

德侍老 十日敬空

   與御史帖

眞卿謹别上書于御史閤下竊聞尊𠉀平和眞卿瞻

仰瞻仰前所會廟上諸公未悟唯御史論髙百寮振

古未有雜事可置况朝廷自有次序不足念乎眞卿

   守政帖

政可守不可不守吾去歲中言事得罪又不能逆道

茍時爲千古罪人也雖貶居逺方終身不耻緒汝等

當湏會吾之志不可不守也

   廣平帖

得示問廣平碑本了來數日故當封呈眞卿頓首

   修書帖

賊軍未平使僕不憤見故先修書但召諸子弟與語

不具眞卿

   中夏帖

眞卿頓首中夏以還暑氣日甚病懶益不喜所爲前

欲書石當湏稍凉作之也幸不以差緩過之京人來

何消息嘉否

   文殊

近作一文殊師利菩薩碑但欲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主上聖意蓋不

近文律耳今奉呈充蓋醬之用可乎眞卿白

   訊後帖

眞卿具前楮訊後所苦何如立斯極位雄廷江上佳

山秀水在公庭戶想日有樂事甚得佳士相延公高

才逸韻自有𣈆宋間人風坐此肆局不易處上方招

致仁者如公之豈久在江左乎行聞迅召以快士議

眞卿頓首

   移蔡帖

貞元元年正月五日眞卿自汝移蔡天也天之昭明

其可誣乎有唐之德則不朽耳十九日書









顔魯公文集補遺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