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鲁公文集 (四部丛刊本)/补遗一卷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颜鲁公文集 补遗一卷
唐 颜真卿 撰 宋 留元刚 撰年谱 唐 因亮 撰行状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年谱一卷

颜鲁公文集补遗

                锡山安国刋

   裴将军诗

大君制六合猛将清九垓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

将军临八荒烜赫耀英材剑舞若游电随风萦且回

登高望天山白云正崔嵬入阵破骄虏威名雄震雷

一射百马倒再射万夫开匈奴不敢敌相呼归去来

功成报天子可以画麟台

   迂献懿二祖及禘祫议见唐文粹与庙亨议意同而辞简故并存

   

今议者有三一谓献祖亲逺而迁不当祫宜藏主西

室二谓二祖宜祫食与太祖并昭穆缺东向位三谓

引二祖祫禘即太祖永不得全其始宜以二主祔德

明庙虽然与人神未猒也景帝既受始卦矣百代不

迁矣而又配天尊无与上至禘祫时暂屈昭穆以申

孝尊先实明神之意所以教天下之孝也况𣈆蔡谟

等有成议不为无据请大祫享奉献主东向懿主居

昭景主居穆重本尚顺为万代法夫祫合也有如别

亨德明是乃分食非合食也时议者举然于是还献

懿祖主祫于庙如真卿议

   干禄字书序

史籕之兴备存往制笔削所误抑有前闻岂唯豕上

加三盖亦马中关五迨斯以降舛谬寔繁积习生常

为弊滋甚元孙伯祖故秘书监贞观中刋正经籍因

录字体数𥿄以示雠校楷书当代共传号为颜氏字

様怀铅是赖汗简攸资时讹顿迁岁久还变后有群

书新定字様是学士杜延业续修虽稍增加然无条

贯或应出而靡载或诡众而难依且字书源流起于

上古自改改篆行隶渐失本真若总据说文便下笔

多碍当去泰去甚使轻重合宜不揆庸虚久思编辑

顷因闲暇方契𪧐心遂参校是非较量同异其有义

理全僻罔勿毕该㸃画小亏亦无所隐勒成一卷名

曰干禄字书以平上去入四声为次毎转韵处朱㸃其上

具言俗通正三体大较则有三体非谓每字总然

偏旁同者不复广出谓匆殳氏回旧召之𩔖是也

字有相乱因而附焉谓肜究䆒㭏㭏之𩔖是也

所谓俗者例皆浅近唯籍帐文案劵契乐方非渉雅

言用亦无爽傥能改革善不可加所谓通者相承久

逺可以施表奏笺启尺牍判状固免诋诃若湏作文

言及选曺铨试兼择正体用之尤佳

所谓正者并有凭据可以施著述文章对策碑碣将

为𠃔当进士考试理𡨋必遵正体明经对策贵合经

注本文碑书李作八分任别诲旧则有此区别其故

何哉夫筮仕观光惟人所急循各贵实有国恒䂓既

考文辞兼详翰墨升沉是繋安可忽诸用舍之间尤

湏折𠂻目以干禄义在玆乎绠短汲深诚未逹于涯

涘岐多路惑庶有归于适从如曰不然请俟来哲

   项王碑阴述

西楚霸王当秦之末与叔梁避仇 吴盖今之湖州

也虽灭秦而宰制天下魂魄犹思乐玆邦至今庙食

不绝其神灵事迹具竟陵子陆羽所载图经大历七

年真卿䝉刺是州十二载奸臣伏法恩命追真卿上

都  克期首路竟陵是谂予以故碑顚趾尝因

  巳而复 之真卿乃命再加崇树

纪之时则仲夏方生明之日

   祭伯父豪州刺史文

乾元元年岁次戊戌十月庚子卄一日庚申第十

三侄男银靑光禄大夫使持节饶州诸军事饶州刺

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真卿敢昭告于亡伯

故朝议大夫豪州刺史府君之灵日者羯胡禄山俶

扰河洛生灵𡍼炭兵甲靡夷二兄杲卿任常山郡太

守忠义愤发首开土门擒斩逆竖挫其凶慝先盖授

卫尉卿兼御史中丞城孤援绝身䧟贼庭圣朝哀荣

褒赠太子太保甥侄八人李明卢逖等被贼害者并

赠五品京官嫂及儿女皆被拘囚𧇖略昭宣宇宙淸

廓脱于贼手并得归京真卿比在平原遭罹凶逆与

杲卿同心协德亦著微诚二圣悯焉授戸部侍郎河

北采访招讨使又迁工部宪部二尚书再兼御史大

夫出为同蒲饶三州刺史圣恩锡类大门赠华州刺

史兄弟儿侄尽𫎇国恩允南授膳部郎中允臧授侍

御史威明试太仆丞𫠆授太子洗马顶授协律郞颎

授秘书省校书郞赐绯鱼袋泉明颢颋颖等并𫎇迁

改一门之内生死哀荣真卿时赴饶州至东京得申

拜扫又方逺辞违伏増感咽谨以淸酌庶羞之奠以

伯母河南县君元氏配尚飨

   与李太保帖

辞后明日至宅奉送承巳当时出

𫉬重捧袂至今为恨仲春渐暄不审太保尊体何如

真卿粗尔不审初到如何伫承异绩以慰瞻系因中

郞张溆往谨附状不宣谨状二月十四日刑部尚书

颜真卿状上李太保大夫公阁下 张溆昨艰难时

首末得力愿在麾下有容足处庇之𦍒甚谨空

奏事官至𫎇问増慰驰诚冬闰初寒伏惟太保尊体

安适真卿悲疢可言蕃寇推退为宪之功忝沐深情

俱增喜跃前后不逢之信遂阙修状何时入奏未间

悲系无喻谨还状不次谨状闰月十有四日刑部尚

书颜真卿状上李太保大夫公阁下谨空

真卿粗自奉别渴仰何胜昨缘马奔遂失驰谒想𫎇

情恕也真卿十五日离家大小俱安汍汍病疮少愈

勿忧为佳正逺披承益期自爱谨勒叅候不次刑部

尚书颜真卿顿首李太保大夫公阁下千手赞已领

讫然尚少第二隔恐在书府希更根寻足踈拙抵罪

圣慈含弘犹佐列藩不逺伊迩省躬荷德恩贷实深

竞栗之诚在物何喻仲春暄甚不审太保尊体何如

所苦当转胜也真卿缘驿上无马私乘泡转㡬死前

进不得今日始至蓝田即便取路不获执别此情如

何珍重珍重谨附状不次谨状二月十一日硖州别

驾颜真卿状上李太保大夫公阁下

   与澄

真卿承闻大华严会巳遂圜成取来日要诣彼随喜

如何如何幸同副老草不悉真卿顿首和南澄师大

德侍老 十日敬空

   与御史帖

真卿谨别上书于御史阁下窃闻尊𠉀平和真卿瞻

仰瞻仰前所会庙上诸公未悟唯御史论髙百寮振

古未有杂事可置况朝廷自有次序不足念乎真卿

   守政帖

政可守不可不守吾去岁中言事得罪又不能逆道

茍时为千古罪人也虽贬居逺方终身不耻绪汝等

当湏会吾之志不可不守也

   广平帖

得示问广平碑本了来数日故当封呈真卿顿首

   修书帖

贼军未平使仆不愤见故先修书但召诸子弟与语

不具真卿

   中夏帖

真卿顿首中夏以还暑气日甚病懒益不喜所为前

欲书石当湏稍凉作之也幸不以差缓过之京人来

何消息嘉否

   文殊

近作一文殊师利菩萨碑但欲发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主上圣意盖不

近文律耳今奉呈充盖酱之用可乎真卿白

   讯后帖

真卿具前楮讯后所苦何如立斯极位雄廷江上佳

山秀水在公庭户想日有乐事甚得佳士相延公高

才逸韵自有𣈆宋间人风坐此肆局不易处上方招

致仁者如公之岂久在江左乎行闻迅召以快士议

真卿顿首

   移蔡帖

贞元元年正月五日真卿自汝移蔡天也天之昭明

其可诬乎有唐之德则不朽耳十九日书









颜鲁公文集补遗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