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説 (四庫全書本)/卷0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類説 卷七 卷八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說卷七        宋 曾慥 編唐寶記
  八寶
  開元中有李氏者嫁賀若氏夫卒為尼號曰真如其行高潔天寶元年七月七日忽見五色雲墜地一囊中有五物真如藏之禄山之亂流寓楚州安宜縣肅宗元年建子月真如為神人召往化城見天帝授以八寶俾獻于朝以消泠氣真如乃并前五物皆獻之諸寶置之日中光氣連天肅宗被疾召代宗曰汝自楚王為太子今天賜寶于楚州天祚汝也宜謹保之代宗受賜改元寶應自是兵革少息海内小康一曰𤣥黄天符形如笏板上圓下方黄玉也其色如粟辟人間兵疫之氣二曰玉雞毛羽悉備白玉也王者以孝理天下則見三曰穀璧亦白玉也其文粟粒自非彫鐫之迹王者得之五榖皆稔四曰王母玉環二枚亦白玉也王者得之外國俱服五曰如意寶珠大如鷄卵置之室中明如滿月六曰紅靺鞨大如巨栗赤爛如朱櫻桃視之疑不可觸擊之至堅不可破七曰琅玕珠八曰玉印大如半手其文如鹿九曰皇后採桑鈎二枚其細如箸屈之如金十曰雲公石二枚形如斧膩如青玉
  水衡記
  水名
  黄河十二月各有水名正月名凌解水二月三月名桃花水四月名麥黄水五月名𤓰蔓水𤓰正蔓也六月名扳山水七月八月荻苖水荻花正開也九月名登高水十月名復槽水落復故道也十一月十二月名蹙凌水氷斷復結蹙起成層也
  名畫記
  論古今畫
  上古之畫迹簡而意淡顧陸之流是也中古之畫細密而精微展鄭之流是也近代之畫煥爛以求備今人之畫錯亂而無旨
  畫難易
  顧愷之曰畫人最難次山水次狗馬其臺閣一定器耳韓子曰狗馬難鬼神易狗馬乃凡俗所見鬼神則譎怪之狀
  山水樹石
  吳道𤣥往往于佛寺畫壁總以怪石崩灘山水之變始于道𤣥成于二李李將軍思訓子昭道中舎也樹石之狀妙于韋偃窮于張通又若王右丞之深重楊僕射之竒贍王宰之巧密劉商之取象
  畫病
  吳道子畫仲由戴木劍閻令公畫昭君著帷帽殊不知木劍創于晉代帷帽興于本朝舉此凡例亦畫之病也且如幅巾傳于漢魏□籬起自齊隋幞頭用于周朝巾子創于武德胡服靴衫豈可輒施于古像衣冠組綬不宜常用于今人芒屩非塞北所宜牛車非嶺南所有辨詳今古之物商諏土風之宜指事㑹形可驗時代其或生長南朝不見北朝人物習熟塞北不識江南山川故李嗣真評董展之地處平原缺江山之助迹參戎馬乏簪裾之儀如鄭𤣥未辨柤梨蔡謨不識螃蟹魏帝終刊典論隠居昧北藥之名吾之不知蓋闕如也精通南北之迹詳辨古今之名然後可以議畫黄初以其無火浣布著典論刻掲太學後外國獻火浣布遂刋棄典論陶隠居本草多未曉北地藥名
  搨畫
  好事者常宜置宣紙百幅用法蠟之以備模寫古時好搨畫十得七八不失神采筆迹亦有御府搨本謂之官搨愷之有模搨妙法
  畫維摩詰
  徧觀衆畫惟顧生畫古賢得其妙理又首創維摩詰有清羸多病之容隠几忘言之狀陸張效之後終不及
  正經三史
  凡人家藏蓄必有顧陸張吳著名卷軸方可言有圖寫若言有書籍豈可無九經三史顧陸張吳為正經楊鄭董展為三史餘畫為百家
  寒具
  非好事者不可妄傳書畫近火不可觀書畫向風日正唾涕不洗手並不可觀書畫昔桓元愛重圖書每示賓客有非好事者正食寒具寒具今之鐶餅以油煑汙物也以手捉畫畫大㸃汚元惋惜移時自後每出法書輒令洗手
  雲漢北風圖
  劉褒漢桓帝時人畫雲漢圖人見之覺熱又畫北風圖人見之覺寒
  巴獸潭
  建州浦城縣山有獸名駭豕身人首狀貌醜惡好出水邉石上張平子往寫之獸入潭中不出或云畏畫故不出可去紙筆獸果出平子拱手不動潛以足指畫今號巴獸潭按三齊記云秦始皇見海神使左右以足畫之風俗通云公輸見水上蠡形亦以足畫之
  王幪丹青
  王幪丹青甚妙自云我嗜酒好肉善畫但人有美酒珍食精絹好筆皆娛我意何不去也
  畫龍不㸃睛
  張僧繇於金陵安樂寺畫四龍不㸃睛每云㸃之輒飛去人以為誕妄因請㸃之須㬰雷霆破壁二龍乘雲上天二龍不㸃睛者見在
  董展二畫
  董伯仁展子竒皆隋人李嗣真云董有展之車馬展無董之臺閣
  韓幹師内厩馬
  韓幹端居無亊忽有詣門稱鬼使求馬幹畫一疋焚之他日見鬼使乘馬來謝帝嘗問韓畫馬何所師法對曰内厩馬皆臣之師
  神情大俗
  戴安道畫佛庾道安曰神情大俗盖由卿世情未盡耳
  莊嚴寺
  沙門盧稜伽呉道元弟子嘗畫莊嚴寺三門道元曰此子筆力常時不及我今乃類我精爽盡于此矣未㡬果卒
  張藻松石
  有人收張藻畫松石幛及購之其妻已練為衣惟得雙幅松石世以為名筆
  佗子頭
  唐三佗子善山水世稱陀子頭道子脚
  教坊記
  月陂
  左右兩教坊右多善歌左多工舞坊外有水沼俗號月陂形如偃月故也
  失落
  上偏私左廂故樓下戲右廂竿木多失落是其隠語也
  前頭人
  妓女入宜春院謂之内人亦曰前頭人嘗在上前頭也其家得在教坊謂之人家四季給米得幸者謂之十家給第宅賜亦異等初承恩者有十家繼進者給賜同十家數十家猶以十家呼之每月二日十六日内人得與母對無母則姊妺一人對
  雲韶
  樓下戲出隊宜春院人少即以雲韶添之雲韶宮人賤𨽻也非直美惡易辨且内人帶魚宮人則否
  搊彈家
  平人女以容色選入内教習琵琶五絃箜篌箏者謂之搊彈家開元十一年初制聖夀樂令諸女衣五方色衣歌舞宜春院習一日便堪上場搊彈家彌日不成上親加策厲曰好好作莫辱三郎舞至曲終謂之合殺尤要快徤所以更須能也
  軟舞徤舞
  囘波樂春鶯囀烏夜啼之屬謂之軟舞柘枝大渭州達摩支之屬謂之徤舞
  打鼔
  呂元真打鼓頭上置水椀曲終而水不傾動衆推其能定頭項上在藩邸召之元真恃其能多不時至乃云須得黄紙黄紙謂勅也上銜之故流輩皆有爵命惟元真素身
  打毬墮馬
  上嘗三殿打毬榮王墮馬閃絶移時不蘇黄幡綽奏曰大家如今年紀不為小聖體又重不宜自勞何不著女婿等與諸人為之如臣坐對食盤口眼俱飽此為樂耳旁觀大家馳逐忙遽何暇云樂上曰爾言大有理不復自為也
  崖公蜆斗長入
  散樂呼天為崖公以歡喜為蜆斗以每日常在天子左右為長入
  筋斗
  上於天津橋南設帳殿酺三日教坊一小兒筋斗絶倫乃衣以綵繒梳洗雜于内妓中上項縁長竿上倒立尋復去手久之垂手抱竿翻身而下樂人等皆捨所執宛轉于地大呼萬歲百官拜慶中使宣旨云此技尤難近教坊教成其實乃小兒也
  聲伎兒
  坊中謂太常樂人為聲伎兒
  四女善歌
  任智方四女善歌其中二姑子吐納悽惋收歛渾淪三姑子容止閒和意不在歌四兒發聲遒潤如従容中來
  賣假金賊
  龎三娘善歌舞其舞頗脚重然特工裝束又有年面多皺帖以輕紗雜用雲母和粉蜜塗之遂若少容嘗大酺汴州以名字求雇使者造門既見呼為惡婆問龎三娘子所在龎紿之曰龎三是我外甥今暫不在明日來須奉留之使者如言而至龎乃盛飾顧客不之識也因曰昨日已叅見娘子阿姨其變狀如此故坊中呼為賣假金賊
  娘子眼破
  有顔大娘亦善歌舞眼重臉深有異于衆能料理之遂若横波雖家人不覺也嘗因兒死哀哭拭淚其婢見面驚曰娘子眼破也
  左轉
  魏二容色粗美歌舞甚拙嘗與同類宴集起舞楊家生者笑視之須㬰歌次架上鸚鵡初移足右轉俄復左轉家生顧曰左轉也意指鸚鵡實無他也魏以為斥已輟歌極罵罷樂人呼失律為左轉
  蘇五奴
  妻善歌舞亦姿色能弄踏謡娘有邀迓者五奴輒隨之前人欲其速醉多勸其酒五奴曰但多與我錢雖吃䭔子亦醉不煩酒也今呼鬻妻者為五奴自蘇始
  踏謡娘
  北齊有人曰蘇鮑鼻實不仕而自號郎中每醉輒毆其妻妻衘悲訴于隣里時人弄之丈夫著婦人衣徐歩入場行歌每一疊旁人齊和之云踏謡娘苦和者以其且歩且歌故謂之踏謠娘以其稱寃故言苦及其夫至極鬬閙之狀以為笑樂今則有婦人為之廬山記
  湓城
  青湓山有形如盆水城曰湓城浦曰湓浦
  匡俗先生
  姓匡名俗商周之際遯世隠居廬于此山
  碧虚上監
  董奉每治人病病愈即令種杏五株遂成林奉後上升為碧虚上監
  井浪
  灌嬰所開井極深邦人謂之浪井湓江有風浪井水輒動
  九天採訪
  明皇夢神仙稱九天採訪廵紏人間欲于廬山作宮木料不求而足
  湧泉
  逺師欲作寺苦無水以杖刺地泉即湧出後旱祈之有龍出
  神運殿
  逺公夢神告曰此池幽靜足以棲神忽于夜半雷雨明旦素沙匝地良木鬱然因名殿曰神運
  三笑圖
  逺公與十八賢同修淨土于白蓮社送客過溪虎輒聚鳴與陶元亮陸修靜談道不覺過虎溪相與大笑故作三笑圖
  辟蛇行者
  逺公初來山多蛇䖝行者善驅蛇蛇為之盡因號辟蛇行者蓋山神也
  遊山虎
  山有一虎未嘗傷人時見形迹號遊山虎
  聰明泉
  殷仲堪與逺公談易林泉側愛其辨博逺公曰君如此泉涌因號聰明泉
  栗里
  淵明所居栗里兩山有大石可坐千人
  鸞溪
  歸宗寺有翔鸞展翼之勢因名其溪曰鸞溪
  十三人學道
  秦亂有十三人棄官學道經此山内三武士欲棲焉十人曰初志歸羣玉洞府豈可中道而輟一夕雷雨化成二溪中有磐石上有玉簡天篆曰神化龍溪金簡標題真人指授玉洞潛栖
  停霞寶輦
  陸修靜市藥京邑文帝作停霞寶輦使徐⿰宣旨留之不可後帝有大和之事明帝强招之作崇虚舘通仙堂使之講道
  山帶
  香爐峯孤峭特起氣氤氲若香烟天將雨白雲冠峯號山帶
  泉潮
  鷄籠山下有澗水泉涌如潮晷刻不差
  胡神宮亭
  胡神能分風擘流
  子女觀祠
  吳郡太守張公直道過子女觀祠婢指女戲妃象人其夜夢納聘怖而遽發中流船不行驚曰豈愛一女令闔門受禍公直不忍妻以兄女代之公直怒曰吾何面目于當世復下已女水中將渡遥見二女于岸側一吏曰吾廬山君主簿敬君之義悉還二女皆無恙
  禄如腐草
  衡陽王義季問宗炳曰欲屈先生以重禄答曰禄如腐草盛衰㡬何
  金門羽客
  保太中道士譚紫霄賜號金門羽客
  諸山記
  武夷君
  武夷山有神人號武夷君一日語人曰汝等以八月十日㑹于山頂是日村人畢集見綵縵屋宇器用甚設聞空中人聲不見其形令男女分坐食酒肴須㬰樂作曰張安陵撾引鼔如今杖鼔之狀趙元胡拍副鼔劉小金坎答鼔魯少重擺鼗鼔喬知滿振嘈鼔髙子春持短鼔管師鮑公吹横笛何鳳兒撫節板絃師董嬌娘彈坎候即箜篌也謝英妃撫長离即大箏也呂荷香戛圓腹即琵琶也管師黄坎姑噪悲慄即觱篥也韓季吹洞簫米小娥韻居巢即大笙也金師羅妙容揮鐐銚即銅鈸也郝幼仙擊鍱鉉即平底斯羅也但見樂器不見其人酒行命食或云⿱音軟即水苔也或云緗㽔即荇也或曰石⿰䑎即小蟹也或云沙江鮓即鰕也或云何祗脯即乾魚也味皆甘美惟酒味差薄諸仙既去衆皆欣喜曰我等凡夫與神君同㑹幔亭因名其地為同豪
  海棠記
  百花譜
  唐相賈躭著百花譜以海棠為花中神仙
  花木海外來
  李贊皇云花木以海為名者悉従海外來
  仙傳拾遺
  沈名宦海
  有道士謂顔真卿曰子覺可度世不宜沈名宦海獻替記
  命相絶是重事
  大和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文宗欲拜德裕平章事已進麻詔曰命相絶是重事適看厯日日辰非佳旦宣麻二十八日放下宣布
  李德雨
  京師久旱德裕拜相即日大雨樞密使曰禁中喜此雨呼相公名訛下一字曰李德雨
  行中書
  文宗惡朋黨指楊虞卿為首實李相宗閔所引上令出知常州宗閔見上怒即順旨云外人指虞卿所居南亭子為行中書每日聚議所以臣不與好官德裕曰給事中中書舎人不是好官更何官是好官宗閔失色
  罷給食利文牒
  兩省舊以江淮富人給文牒周行天下稱堂㕑食利人影占興販利入富室余判云萬錢已厚常懷素飡百姓尚貧豈宜爭利既異㧞葵之義尤傷脫粟之名將欲率人理當正本給食利文牒並宜停罷
  不鎖櫃坊
  德裕拜相數日高品閻従約神賜含桃曰不鎖櫃坊予問所以云自相公入相京師細婢良馬無價兩市不鎖櫃也
  判停衞送
  德裕初作相兩街使請准例每早朝令兵衞送予判云在具瞻之地自有國容當無事之時何勞武備衞送宜停
  東宮奏記
  宣宗得人君法
  上臨御天下得人君法每宰臣延英奏對左右前後無一人立纔處分宸威不可仰視奏事下三四刻龍顔忽怡然曰可以閒話也詢閭里閒事語宮中燕樂無所不至一刻以來宸威復整肅其將還宮也必有戒厲之言每曰長憂卿等撓法度不得相見法度如此令狐綯曰十年持政柄每延英奏事雖嚴冬盛寒亦汗流洽背
  金蓮花炬
  上將命令狐綯為相夜半含春亭召對賜金蓮花炬送歸學士院院中驚曰駕來矣
  將人臣比我得否
  上聽政之暇好作詩令學士屬和蕭寘手狀謝曰此詩桂水日千里無以加也韋澳奏云宋太子家令沈約詩蕭寘以睿藻清新取方沈約爾上不悦曰將人臣比我得否出為浙江觀察使
  三尺堦前便是萬里
  于延陵授建州刺史上問建去京師近逺對曰八千里上曰朕左右多建人郡極不惡卿若廉潔奉公綏輯凋瘵無異長在我面前或撓枉法度逺人亡聊即三尺堦前便是萬里延陵悸懾上撫而遣之
  従晦頭耳薄
  僧従晦道行高潔兼以文章應制上每擇劇韻令賦詩晦供奉積年望紫方袍上曰朕不惜一紫袈裟但師頭耳稍薄恐不勝耳
  誤書奏狀
  度支奏狀言漬汚疋段誤書滑汚上一覽異之樞密承旨孫隠中謂上未省添成漬字及中書復入上大怒勘添改章表者罰有差
  柳公權誤尊號
  大中十一年正月一日上節含元殿受朝太子少師廬鈞年八十聲容舒緩舉朝服之至十二年元日受賀太子少師栁公權年亦八十復為百官首殿廷遼逺力已綿憊稱賀之後上尊號聖敬文思和武光孝皇帝公權誤曰光武和孝御史彈之罰一季俸料七十致仕舊典也公權不遵典禮老而受辱
  温庭筠責詞
  勅鄉貢進士温庭筠早隨計吏夙負雄名徒負不羈之才罕有適時之用放騷人於湘浦移賈誼於長沙尚有前席之期未爽抽毫之思可隨州隨縣尉舎人裴坦詞也庭筠詞賦冠時連舉進士不第至是謫為九品吏進士紀唐夫贈詩曰鳳凰詔下雖承命鸚鵡才髙却累身上明主也庭筠反以才廢制中引騷人長沙事議者非之
  造京尹廨宅
  故事京兆在私第竒日入府偶日入遞院崔郢為尹囚徒逸獄而走上始命造京尹廨宅
  諫幸華清宮
  上將幸華清宮兩省極諫上謂宰臣曰華清祖宗舊宮聖祖真容在朝容閣朕未嘗瞻拜今排比不勞州縣卿諭諫官勿更論列宰臣召兩省宣諭俄諫章再入上曰諫官言自穆宗廵幸之後列聖未嘗出宮居安慮危乞留聖慮朕聞此語為不决華清之幸矣卿宜召兩省官説我此意
  畢太原遺美女
  畢諴本估客子上許用為相為令狐綯所忌連移三鎮諴思有以結綯遺之美女綯心動曰尤物必害人畢太原於吾無分以是餌吾將傾吾家族也不内諴乃貨于醫官元伯上所狎昵者以錢七十萬進于上上大惑之寵冠六宮元伯燒伏火丹砂以進致上瘡疾懿宗即位元伯與山人王岳道士虞紫芝俱棄市
  科目記
  上尤重科名鄭顥知舉帝索科目記顥撰十三卷自武德至大中仍乞今後放榜錄及第人姓名詩賦題進入令有司接續編次
  金鸞密記
  召入院試文
  昭宗召渥入院試文五篇萬邦咸寧賦禹拜昌言詩武臣授東川節度制答佛誓國王進貢書批三功臣讓圖形表繳狀云臣才不邁羣器非㧞俗待價既殊於櫝玉窮經有愧於囊螢遭遇清時涵濡睿澤峩冠振珮已𫎇象闕之班䑛筆和鉛更辱金門之召擊鉢謝犍纂組非工撫已循崖以榮為懼
  不草制
  崔貽範於鳳翔圍城中挾李茂貞起復作相渥當草制抗疏論其不可夜半以授翰林院使使中人也語渥曰學士無以性命為戲渥不荅扄戸而寢明日無麻制宣讀茂貞曰陛下命相學士不肯草制與反何異昭宗曰卿薦貽範朕不敢拒渥不草制朕亦不拒其如道理分明何
  茂貞無禮
  昭宗宴侍臣捕池魚以為饌茂貞曰本畜此魚以俟車駕又以巨盃勸帝酒帝不欲飲茂貞舉盃叩帝頥頷坐上皆憤其無禮
  速與梁和
  汴令列十餘柵圍岐城掘蚰蜒濠攻城城中大窘燒人糞煮人肉而食茂貞不肯與梁和帝諭曰全忠兵未退城内窘急十六宅諸王日奏三兩人下世皆凍餓所致在内公主美人等一日食粥一日食不托今已竭矣願速與梁和
  原化記
  柏葉山人
  田鸞入華山見黄冠師指柏葉曰此長生藥也教以服食之法後得道朝上清登仙呼為柏葉山人
  松花酒
  有老人雪中訪崔希真飲以松花酒老人云花澁無味以一丸藥投之酒味頓美
  丹竈白兎
  王卿為天師守丹竈竊發其封而窺一白兎躍出衆皆曰丹已去矣一道士化為鶴飛去須㬰擒兎來復投竈中
  慳吝未除
  賀知章謁賣藥王老問黄白之術持一大珠遺之老人見珠即令易餅共食知章正念寶珠何以市餅口不敢言老叟曰慳吝未除術何由得
  寶母
  魏生者得一美石後有胡人見之曰此寶母也每月望設壇海邉置石其上可以集寶珠
  螺婦
  義興吳堪為縣吏家臨荆溪忽有大螺已而化為女子號螺婦縣令聞而求之堪不従乃以事虐堪令曰要蝦蟆毛鬼臂二物不獲置罪堪語螺婦即致之令乃謬語曰更要蝸斗堪又語螺婦婦曰此獸也須㬰牽至如犬而食火糞復為火令與火試之忽遺糞燒縣宇令死焉
  庚申日守三尸
  劉無名常令庚申日守三尸食雄黄後見一鬼使曰我泰山直符來攝君見君頂上黄光數尺不得近君非雄黄之功乎因曰一金一石謂之丹君服其石更餌其金則里籍落名青華定籙劉後遇青華真人授以丹訣以鉛為君以汞為臣八石為使黄牙為佐
  夢朱泚
  建中年京西市人夢至官府有貴人紫衣據案左右執葉簿三四人中庭朱泚械身鎖項露首鞠躬如有分訴哀情之狀貴人曰君合當此事帝命已行訴當無益泚訴不已貴人怒曰何不知天命令開東廊一院門内有三十餘人皆衣朱紫貴人指示曰此等待君富貴此人視之李尚韋駱之輩也又叱泚入西廊一院此人問左右曰是何時事荅曰七月奉天如此其後果驗
  戴文死為牛
  貞元中海鹽縣有戴文者家富性貪每鄉人舉債必收利數倍有隣人交利剥刻至多數年文病死隣人家牛生一黑犢脇下白毛成字曰戴文每呼戴文則牛應聲而至數年方死
  搜神記
  設義漿
  陽雍伯常設義漿以給行旅一日有人飲訖懷中出石子一升與之曰種此可生美玉并得好婦如言種之有徐氏女極美試求之徐公曰得白璧一雙即可乃于種處得璧遂娶之
  赤虹
  孔子修春秋製孝經既成齋戒向北斗告倐忽有赤虹従天而下化為黄玉刻文孔子跪而授之
  子母錢
  青蚨似蟬而稍大生子草間如蠶取其子母即飛來以母血塗錢八十一文以子血塗八十一文每市物或先用母錢或先用子錢皆復飛歸輪還無已
  金帶鈎
  長安民張氏有鳩飛入懷化為金帶鈎子孫富盛
  生子有神光
  應嫗者生子而有神光照社四子皆以才名顯
  阿香推車
  有人日暮途次寄宿道旁草舎惟一女子居之夜半門外有小兒呼曰阿香官喚汝推車女子乃去迨曉雷雨大作視其舎乃一塜耳
  蟻穴
  盧汾夢入蟻穴見堂危豁題曰審雨堂
  太山司命君
  賈偶字文合得病而亡有吏將詣太山司命曰當召某郡文合何以召此人可速遣之時日暮至郭外樹下宿見一少女獨行文合問其姓字曰某三河人也父見為易陽令昨被召來今却得還遇日暮懼獲𤓰田李下之譏是以停留依憑賢者文合曰悦子之心願交歡今夕女曰聞之諸姑女以正潔為德文合反復與言終無動志天明各去文合卒已再宿停䘮將殮既蘇欲驗其事遂至易陽謁令曰君女寧卒而却蘇也具説女子資質服色言語本末令入問女所言皆同令大驚嘆以女配文合
  霹靂
  楊道和夏於田中值雷雨至桑下霹靂下擊之道和以鋤格其肱遂落地不得去色如丹目如鏡毛角長尺餘狀如六畜頭似獼猴
  長嘯呼風
  趙炳以舟人乞渡不獲乃坐長嘯呼風而濟
  登樓自焚
  張奐為武威太守其妻夢帶奐印綬登樓而歌奐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復蒞此郡命終此樓後生子猛果為武威太守商州兵圍急猛恥見擒乃登樓自焚而死
  青狗御者為怪
  臧仲英家炊熟不知釡處兵弩自行火従篋中起衣盡焚而篋如故女孫年四歲失之求不知處三日乃於園中糞下啼似此非一許李山卜之曰家有青狗内中御者名益喜與共為之誠欲絶之殺此狗遣益喜歸鄉里仲英従之遂絶




  類説卷七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類說>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卷八
  述異記
  盤古氏     鬼母
  龜厯      走山泣石
  堯時十瑞    堯碑禹碣
  斑竹      相思木
  懶婦魚     龍綃宫
  女珊瑚     應龍
  𤣥鹿      靈龜附録虎
  封邵化虎    梟獍
  金鷄玉犬    金蠶玊燕
  呉王春霄宫   射堂
  孝竹頌     橘籍
  白蓮斑竹    脂粉塘
  磨鏡石     却塵犀
  𤣥鶴中箭    玉女𢷬練砧
  神人驅石    五色蛾
  妬女泉     爛柯
  螺亭      七尺棗三尺梨
  黄鶴樓     白衣素女
  秦獄地     活人草
  龍肝𤓰     慈竹
  獬豸      猿玃
  龜生毛     天雨金等物
  麥化飛蛾    水木之精
  離合風     蝹如猪羊
  三十六洞天   鮫室
  神鉦      天雞
  香尉      水精宮
  金李      辟寒香
  績水      迷穀
  懶婦草     驚精香
  紫萱      仙人杏
  靈楓      鸞歌鳳舞
  蛟妾
  廣異記
  掘太歲地    囚父報德
  猿狗為怪    富貴正由蒼蒼
  銀坑龜     芝圃
  仙洞樗蒲    金羊玉馬
  王弼守門    摩頂松
  許旌陽斬蛟劍  玉英粉
  蟹螯     老人吹笛
  神降詩    道君剪舌
  山魈一足    敬愛寺僧
  集異記
  孤鶴中箭    平等閣
  盜發蕭王墓   白龍
  集翠裘     王維登第
  伶妓誦詩    張鎰拜相
  山魈報寃    狄公妙針
  王積新聞婦姑圍棋
  録異記
  文昌入相禹錫方轉本曹
  𤣥元像     沙蝨
  蠱毒      青猪鷙獸
  漢江魚
  卓異記
  誅三賊同月日  元振二親存
  三世為相    三拜中書
  起家三年拜相  舎人拜侍郎
  乘異記
  天水碧     道士唱感庭秋詞
  陶穀換眼    李昱為師子國王秦婦罰為牝羊  桐葉題詩
  龍有雄雌    化鶴丹
  秘閣壁詩    蠶飛
  王生不食









  類説目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