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说 (四库全书本)/卷0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类说 卷七 卷八

  钦定四库全书
  类说卷七        宋 曾慥 编唐宝记
  八宝
  开元中有李氏者嫁贺若氏夫卒为尼号曰真如其行高洁天宝元年七月七日忽见五色云坠地一囊中有五物真如藏之禄山之乱流寓楚州安宜县肃宗元年建子月真如为神人召往化城见天帝授以八宝俾献于朝以消泠气真如乃并前五物皆献之诸宝置之日中光气连天肃宗被疾召代宗曰汝自楚王为太子今天赐宝于楚州天祚汝也宜谨保之代宗受赐改元宝应自是兵革少息海内小康一曰𤣥黄天符形如笏板上圆下方黄玉也其色如粟辟人间兵疫之气二曰玉鸡毛羽悉备白玉也王者以孝理天下则见三曰谷璧亦白玉也其文粟粒自非雕镌之迹王者得之五榖皆稔四曰王母玉环二枚亦白玉也王者得之外国俱服五曰如意宝珠大如鸡卵置之室中明如满月六曰红靺鞨大如巨栗赤烂如朱樱桃视之疑不可触击之至坚不可破七曰琅玕珠八曰玉印大如半手其文如鹿九曰皇后采桑钩二枚其细如箸屈之如金十曰云公石二枚形如斧腻如青玉
  水衡记
  水名
  黄河十二月各有水名正月名凌解水二月三月名桃花水四月名麦黄水五月名𤓰蔓水𤓰正蔓也六月名扳山水七月八月荻苖水荻花正开也九月名登高水十月名复槽水落复故道也十一月十二月名蹙凌水冰断复结蹙起成层也
  名画记
  论古今画
  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顾陆之流是也中古之画细密而精微展郑之流是也近代之画焕烂以求备今人之画错乱而无旨
  画难易
  顾恺之曰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其台阁一定器耳韩子曰狗马难鬼神易狗马乃凡俗所见鬼神则谲怪之状
  山水树石
  吴道𤣥往往于佛寺画壁总以怪石崩滩山水之变始于道𤣥成于二李李将军思训子昭道中舎也树石之状妙于韦偃穷于张通又若王右丞之深重杨仆射之奇赡王宰之巧密刘商之取象
  画病
  吴道子画仲由戴木剑阎令公画昭君著帷帽殊不知木剑创于晋代帷帽兴于本朝举此凡例亦画之病也且如幅巾传于汉魏□篱起自齐隋幞头用于周朝巾子创于武德胡服靴衫岂可辄施于古像衣冠组绶不宜常用于今人芒𪨗非塞北所宜牛车非岭南所有辨详今古之物商诹土风之宜指事㑹形可验时代其或生长南朝不见北朝人物习熟塞北不识江南山川故李嗣真评董展之地处平原缺江山之助迹参戎马乏簪裾之仪如郑𤣥未辨柤梨蔡谟不识螃蟹魏帝终刊典论隠居昧北药之名吾之不知盖阙如也精通南北之迹详辨古今之名然后可以议画黄初以其无火浣布著典论刻掲太学后外国献火浣布遂刋弃典论陶隠居本草多未晓北地药名
  拓画
  好事者常宜置宣纸百幅用法蜡之以备模写古时好拓画十得七八不失神采笔迹亦有御府拓本谓之官拓恺之有模拓妙法
  画维摩诘
  遍观众画惟顾生画古贤得其妙理又首创维摩诘有清羸多病之容隠几忘言之状陆张效之后终不及
  正经三史
  凡人家藏蓄必有顾陆张吴著名卷轴方可言有图写若言有书籍岂可无九经三史顾陆张吴为正经杨郑董展为三史馀画为百家
  寒具
  非好事者不可妄传书画近火不可观书画向风日正唾涕不洗手并不可观书画昔桓元爱重图书每示宾客有非好事者正食寒具寒具今之镮饼以油煮污物也以手捉画画大㸃污元惋惜移时自后每出法书辄令洗手
  云汉北风图
  刘褒汉桓帝时人画云汉图人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人见之觉寒
  巴兽潭
  建州浦城县山有兽名骇豕身人首状貌丑恶好出水邉石上张平子往写之兽入潭中不出或云畏画故不出可去纸笔兽果出平子拱手不动潜以足指画今号巴兽潭按三齐记云秦始皇见海神使左右以足画之风俗通云公输见水上蠡形亦以足画之
  王幪丹青
  王幪丹青甚妙自云我嗜酒好肉善画但人有美酒珍食精绢好笔皆娱我意何不去也
  画龙不㸃睛
  张僧繇于金陵安乐寺画四龙不㸃睛每云㸃之辄飞去人以为诞妄因请㸃之须㬰雷霆破壁二龙乘云上天二龙不㸃睛者见在
  董展二画
  董伯仁展子奇皆隋人李嗣真云董有展之车马展无董之台阁
  韩干师内厩马
  韩干端居无亊忽有诣门称鬼使求马干画一疋焚之他日见鬼使乘马来谢帝尝问韩画马何所师法对曰内厩马皆臣之师
  神情大俗
  戴安道画佛庾道安曰神情大俗盖由卿世情未尽耳
  庄严寺
  沙门卢棱伽呉道元弟子尝画庄严寺三门道元曰此子笔力常时不及我今乃类我精爽尽于此矣未㡬果卒
  张藻松石
  有人收张藻画松石幛及购之其妻已练为衣惟得双幅松石世以为名笔
  佗子头
  唐三佗子善山水世称陀子头道子脚
  教坊记
  月陂
  左右两教坊右多善歌左多工舞坊外有水沼俗号月陂形如偃月故也
  失落
  上偏私左厢故楼下戏右厢竿木多失落是其隠语也
  前头人
  妓女入宜春院谓之内人亦曰前头人尝在上前头也其家得在教坊谓之人家四季给米得幸者谓之十家给第宅赐亦异等初承恩者有十家继进者给赐同十家数十家犹以十家呼之每月二日十六日内人得与母对无母则姊妺一人对
  云韶
  楼下戏出队宜春院人少即以云韶添之云韶宫人贱隶也非直美恶易辨且内人带鱼宫人则否
  搊弹家
  平人女以容色选入内教习琵琶五弦箜篌筝者谓之搊弹家开元十一年初制圣寿乐令诸女衣五方色衣歌舞宜春院习一日便堪上场搊弹家弥日不成上亲加策厉曰好好作莫辱三郎舞至曲终谓之合杀尤要快徤所以更须能也
  软舞徤舞
  回波乐春莺啭乌夜啼之属谓之软舞柘枝大渭州达摩支之属谓之徤舞
  打鼔
  吕元真打鼓头上置水碗曲终而水不倾动众推其能定头项上在藩邸召之元真恃其能多不时至乃云须得黄纸黄纸谓敕也上衔之故流辈皆有爵命惟元真素身
  打球堕马
  上尝三殿打球荣王堕马闪绝移时不苏黄幡绰奏曰大家如今年纪不为小圣体又重不宜自劳何不著女婿等与诸人为之如臣坐对食盘口眼俱饱此为乐耳旁观大家驰逐忙遽何暇云乐上曰尔言大有理不复自为也
  崖公蚬斗长入
  散乐呼天为崖公以欢喜为蚬斗以每日常在天子左右为长入
  筋斗
  上于天津桥南设帐殿酺三日教坊一小儿筋斗绝伦乃衣以彩缯梳洗杂于内妓中上项縁长竿上倒立寻复去手久之垂手抱竿翻身而下乐人等皆舍所执宛转于地大呼万岁百官拜庆中使宣旨云此技尤难近教坊教成其实乃小儿也
  声伎儿
  坊中谓太常乐人为声伎儿
  四女善歌
  任智方四女善歌其中二姑子吐纳凄惋收敛浑沦三姑子容止闲和意不在歌四儿发声遒润如従容中来
  卖假金贼
  庞三娘善歌舞其舞颇脚重然特工装束又有年面多皱帖以轻纱杂用云母和粉蜜涂之遂若少容尝大酺汴州以名字求雇使者造门既见呼为恶婆问庞三娘子所在庞绐之曰庞三是我外甥今暂不在明日来须奉留之使者如言而至庞乃盛饰顾客不之识也因曰昨日已叅见娘子阿姨其变状如此故坊中呼为卖假金贼
  娘子眼破
  有颜大娘亦善歌舞眼重脸深有异于众能料理之遂若横波虽家人不觉也尝因儿死哀哭拭泪其婢见面惊曰娘子眼破也
  左转
  魏二容色粗美歌舞甚拙尝与同类宴集起舞杨家生者笑视之须㬰歌次架上鹦鹉初移足右转俄复左转家生顾曰左转也意指鹦鹉实无他也魏以为斥已辍歌极骂罢乐人呼失律为左转
  苏五奴
  妻善歌舞亦姿色能弄踏谣娘有邀迓者五奴辄随之前人欲其速醉多劝其酒五奴曰但多与我钱虽吃䭔子亦醉不烦酒也今呼鬻妻者为五奴自苏始
  踏谣娘
  北齐有人曰苏鲍鼻实不仕而自号郎中每醉辄殴其妻妻衘悲诉于邻里时人弄之丈夫著妇人衣徐歩入场行歌每一叠旁人齐和之云踏谣娘苦和者以其且歩且歌故谓之踏谣娘以其称冤故言苦及其夫至极鬬闹之状以为笑乐今则有妇人为之庐山记
  湓城
  青湓山有形如盆水城曰湓城浦曰湓浦
  匡俗先生
  姓匡名俗商周之际遁世隠居庐于此山
  碧虚上监
  董奉每治人病病愈即令种杏五株遂成林奉后上升为碧虚上监
  井浪
  灌婴所开井极深邦人谓之浪井湓江有风浪井水辄动
  九天采访
  明皇梦神仙称九天采访巡紏人间欲于庐山作宫木料不求而足
  涌泉
  逺师欲作寺苦无水以杖刺地泉即涌出后旱祈之有龙出
  神运殿
  逺公梦神告曰此池幽静足以栖神忽于夜半雷雨明旦素沙匝地良木郁然因名殿曰神运
  三笑图
  逺公与十八贤同修净土于白莲社送客过溪虎辄聚鸣与陶元亮陆修静谈道不觉过虎溪相与大笑故作三笑图
  辟蛇行者
  逺公初来山多蛇䖝行者善驱蛇蛇为之尽因号辟蛇行者盖山神也
  游山虎
  山有一虎未尝伤人时见形迹号游山虎
  聪明泉
  殷仲堪与逺公谈易林泉侧爱其辨博逺公曰君如此泉涌因号聪明泉
  栗里
  渊明所居栗里两山有大石可坐千人
  鸾溪
  归宗寺有翔鸾展翼之势因名其溪曰鸾溪
  十三人学道
  秦乱有十三人弃官学道经此山内三武士欲栖焉十人曰初志归群玉洞府岂可中道而辍一夕雷雨化成二溪中有磐石上有玉简天篆曰神化龙溪金简标题真人指授玉洞潜栖
  停霞宝辇
  陆修静市药京邑文帝作停霞宝辇使徐⿰宣旨留之不可后帝有大和之事明帝强招之作崇虚馆通仙堂使之讲道
  山带
  香炉峰孤峭特起气氤氲若香烟天将雨白云冠峰号山带
  泉潮
  鸡笼山下有涧水泉涌如潮晷刻不差
  胡神宫亭
  胡神能分风擘流
  子女观祠
  吴郡太守张公直道过子女观祠婢指女戏妃象人其夜梦纳聘怖而遽发中流船不行惊曰岂爱一女令阖门受祸公直不忍妻以兄女代之公直怒曰吾何面目于当世复下已女水中将渡遥见二女于岸侧一吏曰吾庐山君主簿敬君之义悉还二女皆无恙
  禄如腐草
  衡阳王义季问宗炳曰欲屈先生以重禄答曰禄如腐草盛衰㡬何
  金门羽客
  保太中道士谭紫霄赐号金门羽客
  诸山记
  武夷君
  武夷山有神人号武夷君一日语人曰汝等以八月十日㑹于山顶是日村人毕集见彩缦屋宇器用甚设闻空中人声不见其形令男女分坐食酒肴须㬰乐作曰张安陵挝引鼔如今杖鼔之状赵元胡拍副鼔刘小金坎答鼔鲁少重摆鼗鼔乔知满振嘈鼔髙子春持短鼔管师鲍公吹横笛何凤儿抚节板弦师董娇娘弹坎候即箜篌也谢英妃抚长离即大筝也吕荷香戛圆腹即琵琶也管师黄坎姑噪悲栗即觱篥也韩季吹洞箫米小娥韵居巢即大笙也金师罗妙容挥镣铫即铜钹也郝幼仙击鍱铉即平底斯罗也但见乐器不见其人酒行命食或云⿱音软即水苔也或云缃㽔即荇也或曰石⿰䑎即小蟹也或云沙江鲊即鰕也或云何祗脯即干鱼也味皆甘美惟酒味差薄诸仙既去众皆欣喜曰我等凡夫与神君同㑹幔亭因名其地为同豪
  海棠记
  百花谱
  唐相贾耽著百花谱以海棠为花中神仙
  花木海外来
  李赞皇云花木以海为名者悉従海外来
  仙传拾遗
  沈名宦海
  有道士谓颜真卿曰子觉可度世不宜沈名宦海献替记
  命相绝是重事
  大和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文宗欲拜德裕平章事已进麻诏曰命相绝是重事适看历日日辰非佳旦宣麻二十八日放下宣布
  李德雨
  京师久旱德裕拜相即日大雨枢密使曰禁中喜此雨呼相公名讹下一字曰李德雨
  行中书
  文宗恶朋党指杨虞卿为首实李相宗闵所引上令出知常州宗闵见上怒即顺旨云外人指虞卿所居南亭子为行中书每日聚议所以臣不与好官德裕曰给事中中书舎人不是好官更何官是好官宗闵失色
  罢给食利文牒
  两省旧以江淮富人给文牒周行天下称堂厨食利人影占兴贩利入富室余判云万钱已厚常怀素飡百姓尚贫岂宜争利既异㧞葵之义尤伤脱粟之名将欲率人理当正本给食利文牒并宜停罢
  不锁柜坊
  德裕拜相数日高品阎従约神赐含桃曰不锁柜坊予问所以云自相公入相京师细婢良马无价两市不锁柜也
  判停卫送
  德裕初作相两街使请准例每早朝令兵卫送予判云在具瞻之地自有国容当无事之时何劳武备卫送宜停
  东宫奏记
  宣宗得人君法
  上临御天下得人君法每宰臣延英奏对左右前后无一人立才处分宸威不可仰视奏事下三四刻龙颜忽怡然曰可以闲话也询闾里闲事语宫中燕乐无所不至一刻以来宸威复整肃其将还宫也必有戒厉之言每曰长忧卿等挠法度不得相见法度如此令狐绹曰十年持政柄每延英奏事虽严冬盛寒亦汗流洽背
  金莲花炬
  上将命令狐绹为相夜半含春亭召对赐金莲花炬送归学士院院中惊曰驾来矣
  将人臣比我得否
  上听政之暇好作诗令学士属和萧寘手状谢曰此诗桂水日千里无以加也韦澳奏云宋太子家令沈约诗萧寘以睿藻清新取方沈约尔上不悦曰将人臣比我得否出为浙江观察使
  三尺階前便是万里
  于延陵授建州刺史上问建去京师近逺对曰八千里上曰朕左右多建人郡极不恶卿若廉洁奉公绥辑凋瘵无异长在我面前或挠枉法度逺人亡聊即三尺階前便是万里延陵悸慑上抚而遣之
  従晦头耳薄
  僧従晦道行高洁兼以文章应制上每择剧韵令赋诗晦供奉积年望紫方袍上曰朕不惜一紫袈裟但师头耳稍薄恐不胜耳
  误书奏状
  度支奏状言渍污疋段误书滑污上一览异之枢密承旨孙隠中谓上未省添成渍字及中书复入上大怒勘添改章表者罚有差
  柳公权误尊号
  大中十一年正月一日上节含元殿受朝太子少师庐钧年八十声容舒缓举朝服之至十二年元日受贺太子少师柳公权年亦八十复为百官首殿廷辽逺力已绵惫称贺之后上尊号圣敬文思和武光孝皇帝公权误曰光武和孝御史弹之罚一季俸料七十致仕旧典也公权不遵典礼老而受辱
  温庭筠责词
  敕乡贡进士温庭筠早随计吏夙负雄名徒负不羁之才罕有适时之用放骚人于湘浦移贾谊于长沙尚有前席之期未爽抽毫之思可随州随县尉舎人裴坦词也庭筠词赋冠时连举进士不第至是谪为九品吏进士纪唐夫赠诗曰凤凰诏下虽承命鹦鹉才髙却累身上明主也庭筠反以才废制中引骚人长沙事议者非之
  造京尹廨宅
  故事京兆在私第奇日入府偶日入递院崔郢为尹囚徒逸狱而走上始命造京尹廨宅
  谏幸华清宫
  上将幸华清宫两省极谏上谓宰臣曰华清祖宗旧宫圣祖真容在朝容阁朕未尝瞻拜今排比不劳州县卿谕谏官勿更论列宰臣召两省宣谕俄谏章再入上曰谏官言自穆宗巡幸之后列圣未尝出宫居安虑危乞留圣虑朕闻此语为不决华清之幸矣卿宜召两省官说我此意
  毕太原遗美女
  毕𫍯本估客子上许用为相为令狐绹所忌连移三镇𫍯思有以结绹遗之美女绹心动曰尤物必害人毕太原于吾无分以是饵吾将倾吾家族也不内𫍯乃货于医官元伯上所狎昵者以钱七十万进于上上大惑之宠冠六宫元伯烧伏火丹砂以进致上疮疾懿宗即位元伯与山人王岳道士虞紫芝俱弃市
  科目记
  上尤重科名郑颢知举帝索科目记颢撰十三卷自武德至大中仍乞今后放榜录及第人姓名诗赋题进入令有司接续编次
  金鸾密记
  召入院试文
  昭宗召渥入院试文五篇万邦咸宁赋禹拜昌言诗武臣授东川节度制答佛誓国王进贡书批三功臣让图形表缴状云臣才不迈群器非㧞俗待价既殊于椟玉穷经有愧于囊萤遭遇清时涵濡睿泽峨冠振佩已𫎇象阙之班䑛笔和铅更辱金门之召击钵谢犍纂组非工抚已循崖以荣为惧
  不草制
  崔贻范于凤翔围城中挟李茂贞起复作相渥当草制抗疏论其不可夜半以授翰林院使使中人也语渥曰学士无以性命为戏渥不答扄戸而寝明日无麻制宣读茂贞曰陛下命相学士不肯草制与反何异昭宗曰卿荐贻范朕不敢拒渥不草制朕亦不拒其如道理分明何
  茂贞无礼
  昭宗宴侍臣捕池鱼以为馔茂贞曰本畜此鱼以俟车驾又以巨杯劝帝酒帝不欲饮茂贞举杯叩帝頥颔坐上皆愤其无礼
  速与梁和
  汴令列十馀栅围岐城掘蚰蜒濠攻城城中大窘烧人粪煮人肉而食茂贞不肯与梁和帝谕曰全忠兵未退城内窘急十六宅诸王日奏三两人下世皆冻饿所致在内公主美人等一日食粥一日食不托今已竭矣愿速与梁和
  原化记
  柏叶山人
  田鸾入华山见黄冠师指柏叶曰此长生药也教以服食之法后得道朝上清登仙呼为柏叶山人
  松花酒
  有老人雪中访崔希真饮以松花酒老人云花涩无味以一丸药投之酒味顿美
  丹灶白兔
  王卿为天师守丹灶窃发其封而窥一白兔跃出众皆曰丹已去矣一道士化为鹤飞去须㬰擒兔来复投灶中
  悭吝未除
  贺知章谒卖药王老问黄白之术持一大珠遗之老人见珠即令易饼共食知章正念宝珠何以市饼口不敢言老叟曰悭吝未除术何由得
  宝母
  魏生者得一美石后有胡人见之曰此宝母也每月望设坛海邉置石其上可以集宝珠
  螺妇
  义兴吴堪为县吏家临荆溪忽有大螺已而化为女子号螺妇县令闻而求之堪不従乃以事虐堪令曰要虾蟆毛鬼臂二物不获置罪堪语螺妇即致之令乃谬语曰更要蜗斗堪又语螺妇妇曰此兽也须㬰牵至如犬而食火粪复为火令与火试之忽遗粪烧县宇令死焉
  庚申日守三尸
  刘无名常令庚申日守三尸食雄黄后见一鬼使曰我泰山直符来摄君见君顶上黄光数尺不得近君非雄黄之功乎因曰一金一石谓之丹君服其石更饵其金则里籍落名青华定箓刘后遇青华真人授以丹诀以铅为君以汞为臣八石为使黄牙为佐
  梦朱泚
  建中年京西市人梦至官府有贵人紫衣据案左右执叶簿三四人中庭朱泚械身锁项露首鞠躬如有分诉哀情之状贵人曰君合当此事帝命已行诉当无益泚诉不已贵人怒曰何不知天命令开东廊一院门内有三十馀人皆衣朱紫贵人指示曰此等待君富贵此人视之李尚韦骆之辈也又叱泚入西廊一院此人问左右曰是何时事答曰七月奉天如此其后果验
  戴文死为牛
  贞元中海盐县有戴文者家富性贪每乡人举债必收利数倍有邻人交利剥刻至多数年文病死邻人家牛生一黑犊胁下白毛成字曰戴文每呼戴文则牛应声而至数年方死
  搜神记
  设义浆
  阳雍伯常设义浆以给行旅一日有人饮讫怀中出石子一升与之曰种此可生美玉并得好妇如言种之有徐氏女极美试求之徐公曰得白璧一双即可乃于种处得璧遂娶之
  赤虹
  孔子修春秋制孝经既成斋戒向北斗告倏忽有赤虹従天而下化为黄玉刻文孔子跪而授之
  子母钱
  青蚨似蝉而稍大生子草间如蚕取其子母即飞来以母血涂钱八十一文以子血涂八十一文每市物或先用母钱或先用子钱皆复飞归轮还无已
  金带钩
  长安民张氏有鸠飞入怀化为金带钩子孙富盛
  生子有神光
  应妪者生子而有神光照社四子皆以才名显
  阿香推车
  有人日暮途次寄宿道旁草舎惟一女子居之夜半门外有小儿呼曰阿香官唤汝推车女子乃去迨晓雷雨大作视其舎乃一塜耳
  蚁穴
  卢汾梦入蚁穴见堂危豁题曰审雨堂
  太山司命君
  贾偶字文合得病而亡有吏将诣太山司命曰当召某郡文合何以召此人可速遣之时日暮至郭外树下宿见一少女独行文合问其姓字曰某三河人也父见为易阳令昨被召来今却得还遇日暮惧获𤓰田李下之讥是以停留依凭贤者文合曰悦子之心愿交欢今夕女曰闻之诸姑女以正洁为德文合反复与言终无动志天明各去文合卒已再宿停䘮将殓既苏欲验其事遂至易阳谒令曰君女宁卒而却苏也具说女子资质服色言语本末令入问女所言皆同令大惊叹以女配文合
  霹雳
  杨道和夏于田中值雷雨至桑下霹雳下击之道和以锄格其肱遂落地不得去色如丹目如镜毛角长尺馀状如六畜头似猕猴
  长啸呼风
  赵炳以舟人乞渡不获乃坐长啸呼风而济
  登楼自焚
  张奂为武威太守其妻梦带奂印绶登楼而歌奂令占之曰夫人方生男复莅此郡命终此楼后生子猛果为武威太守商州兵围急猛耻见擒乃登楼自焚而死
  青狗御者为怪
  臧仲英家炊熟不知釡处兵弩自行火従箧中起衣尽焚而箧如故女孙年四岁失之求不知处三日乃于园中粪下啼似此非一许李山卜之曰家有青狗内中御者名益喜与共为之诚欲绝之杀此狗遣益喜归乡里仲英従之遂绝




  类说卷七
<子部,杂家类,杂纂之属,类说>

  钦定四库全书
  类说目录
  卷八
  述异记
  盘古氏     鬼母
  龟历      走山泣石
  尧时十瑞    尧碑禹碣
  斑竹      相思木
  懒妇鱼     龙绡宫
  女珊瑚     应龙
  𤣥鹿      灵龟附录虎
  封邵化虎    枭獍
  金鸡玉犬    金蚕玊燕
  呉王春霄宫   射堂
  孝竹颂     橘籍
  白莲斑竹    脂粉塘
  磨镜石     却尘犀
  𤣥鹤中箭    玉女𢷬练砧
  神人驱石    五色蛾
  妒女泉     烂柯
  螺亭      七尺枣三尺梨
  黄鹤楼     白衣素女
  秦狱地     活人草
  龙肝𤓰     慈竹
  獬豸      猿玃
  龟生毛     天雨金等物
  麦化飞蛾    水木之精
  离合风     蝹如猪羊
  三十六洞天   鲛室
  神钲      天鸡
  香尉      水精宫
  金李      辟寒香
  绩水      迷谷
  懒妇草     惊精香
  紫萱      仙人杏
  灵枫      鸾歌凤舞
  蛟妾
  广异记
  掘太岁地    囚父报德
  猿狗为怪    富贵正由苍苍
  银坑龟     芝圃
  仙洞樗蒲    金羊玉马
  王弼守门    摩顶松
  许旌阳斩蛟剑  玉英粉
  蟹螯     老人吹笛
  神降诗    道君剪舌
  山魈一足    敬爱寺僧
  集异记
  孤鹤中箭    平等阁
  盗发萧王墓   白龙
  集翠裘     王维登第
  伶妓诵诗    张镒拜相
  山魈报冤    狄公妙针
  王积新闻妇姑围棋
  录异记
  文昌入相禹锡方转本曹
  𤣥元像     沙虱
  蛊毒      青猪鸷兽
  汉江鱼
  卓异记
  诛三贼同月日  元振二亲存
  三世为相    三拜中书
  起家三年拜相  舎人拜侍郎
  乘异记
  天水碧     道士唱感庭秋词
  陶谷换眼    李昱为师子国王秦妇罚为牝羊  桐叶题诗
  龙有雄雌    化鹤丹
  秘阁壁诗    蚕飞
  王生不食









  类说目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