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説 (四庫全書本)/卷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一 類説 巻二十二 卷二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說巻二十二      宋 曽慥 編荆湖近事
  酒囊飯袋
  馬氏奢僣諸院王子僕從烜赫文武之道未嘗留意時謂之酒嚢飯袋
  散幅裙
  周行逢為武安節度婦人所著裙皆不縫謂之散幅或曰裙之於身以幅多為上周匝於身今使開散是不周也不周不縫是姓是名俱去矣夫幅者福也福破散其能久乎未㡬而行逢卒
  老婦嫁詩
  曹衍撰馬氏野史投進年已衰耄獻老婦嫁詩云滿頭白髪為新婦笑殺年少豪家兒又詠鷺鶿云終日灘頭延頸望能消大海㡬多魚
  存孤恤寡
  周行逢命何景山為益陽令强取人家婦人景山曰卑吏無它葢存恤孤寡行逢曰何不寛其賦稅免其徭役乃置之於家於理安乎戲謂僚吏曰不如令佐海龍王去遂投於江中
  舜作蟒蛇
  呂𤔫遊舜洞見一古碑謂舜曽於此洞作蟒蛇身受諸苦惱不知其㡬世至隋仁壽中遇一尼摩頂受記遂得託生𤔫曰悠悠蒼天彼何人斯妄為玷瀆如此之甚聖莫大於堯舜暴莫大於桀紂安得桀紂至暴寂然無聞至聖反為蟒蛇又尼者一髠跣婦人有何功行摩頂受記使之託生耶由是著解分篇千餘言
  大市裏賣平天冠
  廖融詩云逺山秋帶雨水舘夜多風潘若沖陽朔縣詩云門連百越水地管數千峯郭影雲連樹林聲月帶舂二人更唱迭和詩家之勁敵太宗懲五代塲屋之弊以詞賦策論取士融冲之徒稍稍引去融曰豈知今日之詩道一似大市裏賣平天冠並無人問耶又素性重僧前後贈詩甚多或問其故融曰僧是詩家奴一人贈一篇且圖帶徃東西南北去耳
  僧是詩家奴附見上
  謁戍將致詞
  林楚材窮窘益陽戍將李著謂林曰大凡秀才必能道言語何不向我身上道一兩句楚材觀其額上耳後皆雕火珠雲雁即致詞曰伏以太保氣貎雲横身材筆直兩行秋鴈於耳畔以斜飛一顆明珠當額頭而突起著大喜厚贈之
  咏柳
  狄煥詠柳云翠色折不盡離情生更多登凝碧亭詩數㸃分秋霽不知何處來
  鷺鶿詩
  張仲達咏鷺鶿詩云滄海獨深處鱸魚銜得時張文保曰佳則甚佳爭奈鷺鶿觜太長也
  安知獲麟之筆為騎馬之用
  孫光憲為荆南幕府常慕史氏之作每曰安知獲麟之筆盡為騎馬之用因吟劉禹錫詩云一生不得文章力百口空為飽暖家
  鄧公池亭
  孫逢吉遊鄧公池亭問創置之由云馬氏諸公子舊園逢吉留詩曰馬家公子鬭亭臺斸斷山根碧沼開啼鳥不知人事變數聲猶傍水邊來
  傳語縣君謝到
  李戴仁性迂緩非禮勿動娶閻氏年少與之異室私約曰有興則見忽一夕聞扣户聲小竪報云縣君欲見大監戴仁遽取百忌歴燈下看之大驚曰今夜河魁在房不宜行事傳語縣君謝到閻氏慚怒而去
  白傅琵琶行
  李守愚聞人誦白傅琵琶行笑曰此婦本長安娼女嫁茶商在外而居易輒於夜巾移船就之聽其琵琶以佐歡得非姦狀顯然耶
  五臟穀
  李守遇取黒豆𦂳小而圓者侵晨以井花水吞二七粒謂之五臟穀到老視聴不衰
  一縫毬
  徐博世為皮匠能為一縫毬晚為道士能導引握拳置口中或反手抱柱身隨起而足直上太祖召見曰臣能走乃脫履於殿庭走二十匝而出入之息如故金坡遺事
  玉堂之署
  太宗謂宰臣曰蘇易簡告朕乞御飛白書玉堂之署四字今付宰臣李助以下來於中書堂面宣賜
  大雪賜詩
  太平興國七年季冬大雪上賜學士詩曰輕輕相亞擬如酥宫樹花裝萬萬株今賜酒鄉詩一盞玉堂閒話道情無
  御樓侍立
  唐制玉樓賜赦學士得升丹陽樓侍立五代以後因循廢之蘇易簡奏自今上御樓覃恩與樞宻使侍立御榻之側
  黄盤雕
  舊規云十月初别賜錦長襖子國初以來賜翠毛錦太宗改賜黄盤雕
  江南圖畫
  太祖平江南所得圖畫賜學士院五十餘軸景德中只有雨村牧牛圖無名寒蘆鴨徐熙筆五王飲酪圖周文舉筆
  太宗押勅
  陶穀竇儀在翰林乾德二年范質等俱罷相命起韓王登庸制下無宰相署勅穀云自古輔臣無虚位者惟唐文宗甘露事後數日絶班當時僕射令狐楚鄭覃奉行制書今南省官亦可署勅儀曰穀之所陳非承平之事不足援據今皇弟開封尹平章事即宰相之任也太祖曰儀之言是也即命太宗署勅賜之
  破鏁檢舊章
  韓丕能詩及入禁中不長應用一夕須詔書甚急韓停筆問吏索書舊章吏以本典扃户出宿不可搜檢丕乃破鏁取之改易而進
  一灰堆
  張洎博士多聞在江南將命入貢及還作詩十篇多訾詆京師風物有一灰堆之句以悅其主蘇易簡得其親書本後洎與易簡同為學士不協上前往往異同易簡云清河公若更相矛盾即將灰堆之句進呈矣洎聞之甚懼稍屈伏焉
  御筆戒酒
  蘇易簡嗜酒御筆戒之云卿若覆杯朕有何慮易簡承詔斷酒已而復飲上亦不責及參大政見上不復叙待但嚴顔色責吏事而已故易簡詩什之中多思禁林
  門扉下竊出
  冦凖在中書多召兩制就第飲宴必閉關苛留之畏慎者甚懼李宗諤嘗於門扉下竊出得馬而走後為脩宫使恩顧漸深一日召至玉宸殿賜酒宗諤堅辭以醉且云日暮上令中使附耳語云此中不須從門扉下出
  靈鵲
  院中有雙鵲栖於玉堂之後海棠樹學士會食必徘徊翔集或鳴噪必有大詔令感召之事因謂之靈鵲故晁翰林詩有却聞靈鵲心應喜并予詩云靈鵲先依玉樹栖葢謂此也
  弟拜相兄草麻
  錢希白惟演從兄也惟演拜相希白當制世稱弟拜相兄草麻自古未有惟座主拜相門生草麻前代記之矣
  狡兎三穴首䑕兩端
  錢若水為學士太宗禮遇甚厚嘗草錫趙保忠詔云不斬繼遷存狡兎之三穴潜疑光嗣持首䑕之兩端上曰此四句正道着我意又與趙保吉詔有既除手足之親已失輔車之勢上批其後云極好
  不可令周翰知
  梁周翰少有文譽及入禁林年已七十景德中答宰相待罪表不稱㫖上别令趙安仁撰曰不可令周翰知恐其愧恨上聖德包容如此
  留請假榜子
  楊大年性剛頻忤上㫖母在陽翟有疾遂留請假榜子與孔目吏中夕奔去上怜其才終優容之止除少分司仍許只在陽翟
  東齋記事
  朕有三條帶
  錢俶進寳帶太祖曰朕有三條帶與此不同俶請宣示上笑曰汴河一條惠民河一條五丈河一條俶大愧服
  賞花釣魚
  三舘惟直舘預坐校理以下賦詩而退太宗時李宗諤為校理作詩云戴了宫花賦了詩不容重見赭黄衣無聊却出宫門去還似當年下第歸上即令赴宴自是校理而下皆與會也
  賦山水石歌
  賞花釣魚賦詩往往宿製天聖中永興軍進山水石因命賦山水石歌出於不意多荒惡者中坐優人入戲各執紙筆若吟咏狀一人忽仆於石上曰日來作賞花釣魚詩准備應制却被這石頭擦倒明日䧏出詩令中書銓定内鄙惡者與外任
  夢召對
  蔡子直識英宗于藩邸後知州夢召對曰只在此更無得去既寤乃靈駕發引之日因大慟哭終而卒
  武臣不持喪
  故事武臣不持喪韓玉以奏請持喪下兩制臺諫議唐子方為諌官不欲令持喪曰今日不可髙論也永叔勃然曰父母死令持服安得為髙論夢得歎曰俊人也率然一言亦中於理兩制臺諌竟為兩議而上遂詔崇班以上持服供奉官以下不持服是則官髙者得為父母服官卑者則不為無官者將何以處之
  議藥不合
  司馬君實與子莫逆之交也惟議藥為不合
  賦落韻
  景德中李廸賈邊皆舉進士有名者試皆不與廸以賦落韻邊以當仁不讓於師論以師為衆與注䟽異乃奏乞收王文正公為相曰廸雖犯不考然出於不意其過可恕邊特立異說將令後生務為穿鑿破壞科塲漸不可啓遂收廸而黜邊
  富人納貴絹
  張尚書詠在蜀時米斗三十六文絹疋三百文公計兵食外盡令輸米絹之餘者許貧民買之貧民頗不樂今米斗三百絹疋三貫富人納貴絹而貧人食賤米皆以當時價於官無所損益而貧富兩利蜀人懐思不已
  乖崖表德
  張尚書守蜀人心大安及代去留一巻實封與僧正云候十年觀次後十年薨于陳州訃至開所留文字乃公畫像衣冠褐繫縧草裹自為賛曰乖則違俗崖不利物乖崖之名聊以表德遂畫像于府治及寺觀中
  千林如有喜
  薛簡肅舉進士時贄謁馮魏公首篇有囊書空自負早晚達明君之句馮公曰不知秀才所負何事讀至第三篇春詩曰千林如有喜一氣自無私乃曰秀才所負者此
  以制誥為贄巻
  丁文簡嘗言舉進士時以制誥為贄巻復自笑曰是不揆也後為知制誥學士參政亦見其所存有素矣初舉人必以文巻贄先進自糊名後浸衰賈許公為中丞奏罷公巻而士子之禮都忘矣
  狀元給騶從
  祥符八年蔡文忠狀元及第上視其秀偉顧宰相曰得人矣因詔金吾給騶從傳呼狀元始此也
  夢明𥦗下草制
  孫夢得初名貫字道卿少舉進士夢登塔見持一大文巻云春牓問有孫貫否曰無惟第三人有孫抃既寤改名抃又至華隂詣金天王廟求夢夜夢明𥦗下草制明年果第三人及第後知制誥嘗云某初得此夢甚喜纔作翰林學士頗嫌之矣人心是無已也時夢得已為參政俸祿差厚耳去學士亦不甚相逺但清優不如學士而勞責過之
  劉煇作狀元
  有堂吏夢火山軍姓劉人作狀元明年狀元乃劉煇也
  百日宰相
  彭年深於術數一日報杜祈公拜相彭年曰百日宰相後其言驗彭年名壽
  蔡君謨蛇精
  蔡君謨知福州以疾不視事累夕每夢登鼓角樓而睡通判恠鼓角匠不打三更者因對數夜大蛇盤據鼓上不敢近人遂以君謨為蛇精
  司天奏侍臣逃
  祥符中司天楊浩奏侍臣當有逃去者翌日楊文公以母疾不俟報歸陽翟初上欲立章獻為后公不草詔章獻既立不安乃託母疾而行
  黄筌畫
  黄筌黄居來居寳蜀之名畫手也尤善毛翎多養鷹鶻觀其神俊以模寫之其後子孫有棄畫業而事田獵者既多養鷹鶻則買䑕以飼之其後又有捕䑕為業者人家置博奕之具者子孫必為博奕藏書者子孫無不讀書置業豈可以不慎哉
  寫生趙昌
  蜀有孫知㣲善畫山水仙官星辰人物學懐亦善山水毛翎趙昌善畫每晨朝露下遶欄諦玩手中調色自謂寫生趙昌人謂以手捫摸不為采色所阻乃真昌畫也其為生菜折枝果尤妙又王有者漢州卒也州將每令昌畫遣有供應以是有畫遂亞於昌
  十眉圖
  天慈寺壁畫明皇按樂十眉圖地有瑞草謂之錦地張乖崖嘗令剗平之封其門户後日開復生如故
  魶魚緣木
  蜀有魶魚善緣木有聲如啼兒孟子所謂緣木求魚是亦未聞此也
  二鶻擲卵
  陵江上見二鶻擲卵相上下以接之葢習其飛也其胎教之意乎又翅羽未成躍出巢穴往往墜崖下死其天性俊爽是亦躁進也
  徵風
  魚逆水而上鳥向風而立取其鱗羽之順也有徵風知來觀鳥所向則可知矣
  庭松詩
  有式贄薛簡肅所業庭松詩云范前嫫母陋雪裏屈原醒公大稱之
  雙廟
  王質知蔡州毁吳元濟廟立狄仁傑李愬雙廟
  立朝以曽魯公為法
  或問王景彞立朝當以何人為法曰曾明仲然謹約為近而嚴過之福壽弗逮也
  好把長鞭便一揮
  楊文公置酒招石中立資政絶句好把長鞭便一揮石和曰尋常不召尤相造况是今朝得指揮其談諧類此
  一聲河滿子
  元祐中有輕薄子以古人詩益成二十八字仲昌故國三千里宗道深宫二十年殿院一聲河滿子龍圖雙淚落君前龍圖王博文也一日對上說𫾻歴之久不覺淚下殿院蕭定基也與韓魏公諸公同發解舉人作河滿子嘲之王宗道為諸宫講書二十年訴於上求進用仲昌郇公從子論科塲不公牒歸建州
  費鐵嘴
  故老能道蜀時事云天兵伐蜀蜀主大懼召廷臣募所以拒天兵者費鐵嘴越班而出對衆謂鐵嘴不獨有口才兼有膽勇諦聴之乃云是臣則斷定不敢於是衆笑而退
  文如錦綉屏風
  夏英公言楊文公如錦綉屏風但無骨耳議者謂英公文譬諸泉水迅急湍悍至於浩蕩汪洋不如文公也
  官家隣人
  太祖殿前慮囚有囚曰念臣是官家隣人太祖以為燕薊隣人遣問之云臣住東華門外太祖笑而宥之
  作漢春秋硯
  胡旦作大硯可數尺鐫其傍曰宋胡旦作漢春秋硯命埋塜中
  宣獻未嘗素談
  宋宣獻公未嘗素談在河南聚𠫊慮囚公曰汝與何人素有何寃囚不能對坐上官更以俗語問之囚始能答宋元憲公近之和氣拂拂然襲人景文公則英采秀發三人者久視之無一㸃塵神仙中人也
  不足則誇
  歐陽公每誇政事不誇文章蔡君謨不誇書吕濟叔不誇棊何公南不誇飲酒司馬君實不誇清絶大抵不足則誇也
  薛出油
  薛簡肅公尹京一切以嚴治人謂薛出油後知成都俗好遊公作何處春遊好詩十首自號薛春遊欲換前所稱謂也姜樞宻遵魯肅簡公亦以嚴稱時目姜為姜擦子魯為魚頭公
  水晶燈籠
  劉隨待制為成都通判嚴明通逹人謂之水晶燈籠
  照天蠟燭
  田元均治成都有聲人有訴訟其懦弱不能自伸者必委曲問之蜀人目之照天蠟燭又謂之不錯事尚書
  放生
  曽魯公放生以蜆蛤之類渺活物命之多也一日夢被甲者數百人前訴既寤乃有惠蛤蜊數𥯃者即放之夜復夢被甲者來謝李景初家市一巨鼈景初未知也夜夢皂衣姥來告乞命即遣放鼈亦夢姥來謝
  禁食蝦䗫
  沈文通知杭州禁食蝦䗫終二年人不敢食蝦䗫亦不生及文通代去弛禁而復生如故此物理之不可致詰者也
  預買紬絹
  太宗時馬元方為三司判官建言方春民乏絶時豫給庫錢貨之至夏秋輸絹於官預買紬絹葢始於此
  體備中和之氣
  仁宗暑月不揮扇以拂子毆蚊蠅而已冬月不御爐毉者云體備中和之氣則然
  疥有五德
  世言疥有五德不上面仁也喜傳於人義也义手揩擦禮也生罅指節骨間智也癢必以時信也
  鐵碪
  鐵碪以鍜金銀雖百十年不壊以碪皂筴則一夕破碎鞭以箠馬則愈久愈潤且堅紉以擊猫則隨節折裂
  荔枝熟
  人未採則一切蟲不敢近人採則蟲鳥蝙蝠之類無不殘傷者故採荔枝者日中而採之
  保心如止水
  張文孝公觀性沉靜未嘗行草書自咏詩云保心如止水為行見真書人以為着題
  灰牛白馬
  契丹之先有一男子乘白馬一女駕灰牛相遇遂為夫婦生八男子前史所謂迭為君長者也契丹祀天至今用灰牛白馬
  勸酒當以量
  契丹有馮見善者予接伴勸酒見善曰勸酒當以其量若不以量如徭役而不用户等高下也以此知契丹徭役亦以户等中國不量户等役人耶
  契丹風俗
  契丹使者蕭慶言逹怛人不粒食家養牧牛馬飲其乳亦不食其肉腹如筯雖中箭不死又言契丹牛馬有熟時一如南朝養蠶也有雪而露出草一寸許此時牛馬大熟若無雪或雪没草則不熟
  改罪已詞
  仁宗時書詔未嘗改易慶歴七年春旱楊億甫草詔既進上以罪已之詞未至改云乃自去冬時雪不降今春大旱赤地千里天感朕勤以戒朕躬兹用屈已下賢歸誠上叩冀髙穹之降監憫下民之無辜與其降疾於人不若移灾於朕自今避殿减膳許中外實封言事
  趙均平
  成都十邑惟新䌓稅平初定稅時有姓趙者相地肥瘠以為稅入輕重之數至今人謂之趙均平
  孝猿傳
  吉州有捕猿者殺其母之皮并其子賣于蕭氏後旬日示以母皮跳躑號呼不食而卒蕭生為作孝猿傳
  蜀茶
  蜀中數處産茶雅州𫎇頂最佳其生最晚在春夏之交其地即書所謂蔡蒙旅平者也方茶之生雲霧覆其上若有神物䕶持之
  物理相感
  世傳棘能辟霜蓬能辟沙物理相感也有蓬生處則不聚花果以棘圍之則茂
  漢似胡人胡似漢
  狄青汾河人面有刺字不肯滅去為樞宻使有以謠䜟告予者曰漢似胡人胡似漢改頭換面總一般只在汾河川子畔予曰此唐太宗殺李君羡事上安肯為之近世有以王德用貎類藝祖宅枕乾崗為言者疏入不報卒亦無事其人語塞嗚呼前世如此被誅者甚衆哀夫
  鐵林騎
  西邊呼鐵鷂子為鐵林騎












  類說巻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卷二十三
  博物志
  崑崙山五色水   地以石為骨
  物恠       山澤氣
  和氣所生     妊娠避忌
  生男法      取火
  胎生卵生     守宫
  續絃膠      常山之蛇
  吳餘鱠      煉石斷鼇
  后稷伊尹     千日酒
  染髭法      積油生火
  養生法      野葛
  客星犯牛斗    殺長子
  上藥中藥下藥   黄帝諸臣
  寳劔       指佞草
  天孫       蒿宫
  山鷄       蓍
  寳器       三人冒霧
  食䗶       駝知泉脉
  猴玃名馬化    雲漢圖
  太陽之草     虎撲毛
  河精       諸物相似者
  逺志       日月食
  續博物志
  天可倚杵     春雲秋風
  矞雲       墨兵
  金條玉科     SKchar
  子規黄鳥     毛席氊鄉
  容成侯      大宅虎圍
  鳩車竹馬     猊糖
  金柝       壺郎
  清盧       天心月脇
  澤鶴       文王四乳
  鳩杖       九寡
  陽馬       八極
  畫妖
  物類相感志
  靈䕫       楓人
  金銀汗      隂陽石
  仙漿       九豫章
  投酒於川     鼠重萬斤
  嫁茄       觀日玉
  玉火       香雲香雨
  麝枕       龍鬚拂
  樹化鴛鴦     蠲忿犀
  瑟幕
  宣室志
  止戈龍      千年仙鹿
  玉清三寳     見蝦䗫
  栁將軍      錦半臂
  紙月       架梯取月
  月圃白瑶宫    諸葛後身
  平生當食萬羊   夢捧日
  虹蜺天使     韓退之見神人
  白衣吟      月夜聮句
  曹唐詩      黑龍甲中出
  黄衣婦人乞命   𤣥隂池
  清水珠      蠐螬
  玉龍膏      居士金精
  稚川真君     己酉平蔡
  七聖畫      謝翺詩
  甑杵為妖















  類説目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