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説 (四庫全書本)/卷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類説 卷二十一 巻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類說卷二十一      宋 曽慥 編漢武帝故事
  此人必能作賊
  景帝時丞相周亞夫宴見帝為太子侍側曰此人可畏必能作賊
  星搖
  元光元年星動光耀竟天數夜乃止董仲舒曰是謂星搖民人窮也是時謀伐匈奴天下殆不安上謂妄言欲誅之仲舒懼乞補劇吏以自効乃用為軍候
  河間王笑上無端
  河間王來朝與言鬼神王笑上無端又非上征伐常陋上所為上遣毉持藥酖之王賢明天下悲之上祕其事厚塟之
  淮南王安
  淮南王安集天下遺書招延方士上徵使覘王能致仙人與共遊變化亡常或為童子或為老子又能隱形飛行服氣不食上欲受其道王不肯傳云無其事上怒將誅淮南知之出與羣臣去不知所之
  栢谷求漿
  上㣲行夜至栢谷就逆旅主人求漿主人翁曰無漿有溺耳且疑上為姦盜聚少年欲攻之主人嫗睹上狀貎異之曰客非常人也翁不聴嫗飲翁以酒醉而縛之少年皆散走嫗乃殺鷄為食以謝客明日上歸召嫗賜金千斤拜其夫羽林郎
  方朔偷桃
  㑹稽郡送一短人長七寸衣冠具見上帝令於案上行東方朔曰巨靈如何忽叛來阿母還未短人不對謂上曰王母種桃三千年一結子此小兒三過偷之矣被謫在此
  相如作賦
  上作賦下筆即成司馬相如彌時方成上曰以吾之速易爾之遲可乎相如曰於臣則可未知陛下如何耳
  神宫
  上拜方士欒大為五利將軍起九間神宫欲以下神黄金塗柱椽首作龍形白石脂和清椒汁以為壁白琉璃為扉屏珍珠為𬖄瑇𤦛押之以象牙為甍雜珎寳為甲帳次為乙帳甲以居神乙自居之
  西王母降
  七月七日承華殿齊有青鳥從西來東方朔曰西王母降以化陛下乃施帷帳燒具末香香乃兠國所獻塗宫門香聞百里有頃王母至乘紫雲車玉女馭母戴七勝青氣如雲上拜請不死之藥母曰帝滯情不盡欲心尚多不死之藥未可致也東方朔於朱雀牖中竊視母曰此兒好作罪過久被斥逐然原心無惡尋當得還母出桃七枚自啖二枚以五枚與帝帝留核欲種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結子非下土所種之物也
  方朔歳星
  上又至海上考竟諸道士尤妖妄百餘人西王母遣使曰欲見神人而先殺戮吾與帝絶矣使至之日東方朔死上疑問使者對曰朔是木帝精為歳星下遊人中以觀天下非陛下臣也
  鈎弋夫人
  謂上曰妾今年當死於此有頃卒焉乃為起通靈臺於甘泉常有青鳥徃來臺上帝崩乃絶
  罷遣方士
  上曰朕即位以來天下愁苦所為狂悖不可追悔田千秋曰三山靈而難徵鼎湖逺而無驗臣請罷諸方士遣之上曰大鴻臚奏是也上每見羣臣自嘆愚惑天下豈有仙人盡妖妄耳節食服藥差可少病二三年慘慘不樂謂霍光曰朕去公死矣鈎弋子公善輔之光泣曰陛下尚康豫豈有此上曰吾病甚公不知耳經一周而死
  茂陵宫人
  上晝卧顔色不異而身冷無氣明日漸變色閉目未央前殿朝晡上祭若有食之者常所御幸悉出茂陵園自媫好以下二百餘人上幸之如平生旁人不見也霍光乃更出宫人增為五百人遂絶
  茂陵明噐
  始元二年吏告民盜用乘輿御物者其題乃茂陵中明噐也又一人於市貨玉杯形貎類帝縣送其噐推問又茂陵中物也上又見形於陵旁曰吾雖失勢猶君奈何令吏卒上吾冡上磨刀劔乎因推問陵旁有方石可以礪吏卒常盜磨刀劔時甘泉常自然有鐘鼓聲又見從官鹵簿如天子宣帝世乃絶
  尺札賜金
  宣帝為武帝廟樂奏之日空中有善唱者又河東立廟告祠日虎啣肉置殿前又一人騎馬持一尺札賜將作丞曰汝續克成賜金一斤或不見札變為金宣帝親賜甘泉有紫氣黄雲從西北來空中樂聲帝乃疑先帝有神復招諸方士冀得仙
  開元天寳遺事
  歩輦召學士
  中元日苦雨不止令侍御者擡歩輦召學士姚崇論時務中外榮之
  賜筯表直
  宋璟為宰相朝野歸心帝賜金筯曰賜卿之筯表卿之直也璟遂下殿拜謝
  截鐙留鞭
  姚元崇牧荆州受代日闔境民吏泣擁馬首截鐙留鞭以表瞻戀
  慚顔如鐵甲
  進士楊光逺干索權豪無厭或遭撻辱略無改悔時人云楊光逺慚顔厚如十重鐵甲
  七寳座
  帝於勤政樓以七寳裝成山座高七尺召諸學士講論古今勝者得升惟張九齡論辯風生首升此座人不可階也
  蜂蝶慕香
  都下名妓楚蓮香國色無雙每出則蜂蝶相隨慕其香也
  暖寒會
  巨豪王元寳每大雪則自所居至坊巷口掃雪開道迎揖賔客飲宴謂之暖寒會
  記事珠
  張說有寳珠紺色有光名記事珠每有闕忘之事時玩之渙然開悟
  自煖杯
  内庫有青酒杯紋如亂絲其薄如紙以酒注之温温然有氣相次如沸湯名自煖杯
  游仙枕
  ⻱兹國進一枕色如馬腦枕之則十洲三島四海五湖盡在夢中帝名為游仙枕
  辟寒犀
  交趾國進犀一株以金盤置於殿中暖氣襲人使者曰此辟寒犀也
  傳書鴿
  張九齡家養羣鴿每與親知書繫鴿足上飛徃投之目為飛奴
  記惡碑
  盧奂累任大卿凡治姦惡既斷罪又以所犯刻石立其門𠕂犯必置之死時謂記惡碑
  牽絲得女
  郭元振少美丰姿宰相張嘉貞欲納為婿曰吾五女各有姿色令一人持絲幔前使子取便牽之得者為配元振牽一紅絲線得第三女
  喚鐵
  太白山隱士郭休有運氣絶粒之術以搥擊一鐵片子鳥獸聞之即集庭下名曰喚鐵
  綠衣使者
  長安豪民楊崇義妻劉氏與隣舍兒李弇私通同謀害崇義埋枯井中僕妾軰無所覺惟有鸚鵡在架上劉氏經府陳詞言其夫不歸慮為人所害日夜捕賊拷捶數百人莫究其弊縣官𠕂詣檢校架上鸚鵡忽然聲曰屈殺家主者劉氏李弇也遂執得實明皇封鸚鵡為綠衣使者
  瑞炭
  西凉國進炭百條名曰瑞炭燒之無焰有光每條可燒十日熱不可近
  敲氷煮茗
  逸人王休居太白山下至冬取溪氷敲其精瑩者煮茗共客飲之
  花木之妖
  沉香亭前木芍藥花一枝兩頭朝則深紅午則深碧暮則深黄夜則粉白晝夜之内香艷各異帝曰此花木之妖不祥也
  寧王燭炬
  寧王有燭百炬每賔妓間坐酒酣作狂其燭則昏如物所掩罷則復明
  夢玉燕入懐
  張說母夢一玉燕飛入懐中有孕生說
  念奴
  念奴者有姿色善歌唱每執板當席聲出朝霞之上
  燭奴
  申王以龍桓木雕成獨鬟童子綠袍束帶使執畫燭列目為燭奴
  盆池養魚
  明皇以李林甫為相一日曲宴近臣上曰盆池新養魚數頭鮮活可愛林甫曰賴陛下恩波所養張九齡曰盆池之魚猶陛下之任人也但能裝景助兒女之戲耳帝不悅
  金衣公子
  明皇於禁苑中見黄鸚呼為金衣公子
  銷恨花
  千葉桃花開明皇曰不獨萱草忘憂此花亦能銷恨
  醉輿
  申王每醉使宫妓將錦綵結一兠子擡歸寢室呼曰醉輿
  妓圍
  申王每苦寒之際使宫妓宻圍於坐側以禦寒氣呼為妓圍
  風流藪澤
  長安平康坊為風流藪澤
  氷山
  進士張彖力學有大名楊國忠用事士爭詣門彖獨不徃曰爾軰謂楊公之勢可倚如太山耶以吾所見乃氷山也皎日一照則當悞人後登第為華隂簿歎曰丈夫有凌雲葢世之志拘於下位若立身於矮屋中使人擡頭不得遂拂衣長徃
  花裀
  學士許慎與親友宴花圃中聚花鋪坐曰吾别有花裀何消坐具
  移春檻
  楊國忠子弟以花植檻中板底木輪所至之處牽檻在前目為移春檻
  麵蠒
  都下上元日造麵蠒以官位帖子置其中以髙下相勝為戲笑
  刀鎗鳴
  武庫刀鎗自鳴果有祿山之亂
  琢氷為山
  楊氏子弟暑月以大氷琢山週圍宴席
  王氏富窟
  王元寳以金銀疊為屋又以銅線穿錢甃花徑中貴泥雨不滑時號富窟
  筆頭生花
  李太白少夢筆頭生花後天才贍逸名聞天下
  泥金喜信
  新進士及第以泥金書帖子報其家謂之喜信至文宗時遂寢此儀
  半仙戲
  宮人寒食競蹴鞦韆為樂帝呼為半仙之戲
  筆架占雨
  蘇頲有花石筆架天欲雨則石架津出以此占雨𠉀無差
  向火乞兒
  張九齡見朝臣趨附楊國忠曰皆是向火乞兒一旦火盡灰冷暖氣何在當凍屍裂體棄骨溝壑中不逺矣果因祿山之亂族滅甚衆向火言附炎也
  氷筯
  雪霽簷溜皆為氷條妃子敲下二條看玩曰此氷筯也
  占風鐸
  岐王行宫中懸碎玉片子夜聞相觸之聲則知有風號占風鐸
  報時猿
  商山隱士髙太素每一時有一猿詣亭前鞠躬而啼目為報時猿
  張公口案
  張九齡每勘公事取囚於前靣分曲直口撰案巻咸伏其罪時號張公口案
  銷䰟橋
  長安東㶚陵有橋來迎去送皆過此橋人呼為銷䰟橋
  准勅斷酒
  安祿山受帝眷寵帝恐外人以酒毒之賜金牌子繫背上每王公召宴欲以巨觥祿山即以牌示之云准勅斷酒
  文陣雄師
  張九齡覧蘇頲文巻曰真文陣雄師也
  淚粧
  宫中妃嬪施素粉於面頰號淚粧識者以為不祥
  索鬭雞
  李林甫不得士心咸謂其精神剛戾常如索鬭雞
  肉陣
  楊國忠冬月選婢妾肥大者行列於前令遮風謂之肉陣
  解語花
  太液池有千葉白蓮盛開帝指貴妃曰爭如我解語花
  油幕
  長安貴家春時遊宴載以油幕遇隂雨以幕覆之
  鳳炭
  楊國忠以炭屑塑成雙鳳
  百寳欄
  上賜國忠木芍藥國忠以百寳為欄
  吸花露
  貴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陵晨傍花枝口吸花露潤肺
  含玉魚嚥津
  貴妃素有肉體苦熱肺渴每日含一玉魚藉其凉津沃肺
  擊鑑救月
  長安城中每月食士女取鑑向空擊之云救月蝕
  障後歌
  寧王有妓樂寵姬美色善歌客莫得見李太白曰王何吝此女不示於衆乃設七寳花障召寵姬歌於障後白曰雖不許見面聞其聲亦幸矣
  夜明枕
  虢國夫人有夜明枕光照一室不假燈燭
  有脚陽春
  宋璟愛民恤物時人謂為有脚陽春言所至之處如陽春及物也
  粲花之論
  李白與人談論皆成句讀如春葩麗藻粲於齒牙時號李白粲花之論
  醉聖
  李白嗜酒然沉酣中所撰文章未嘗錯誤號醉聖
  探春
  都人士女正月半後乘車跨馬郊野中為探春之宴
  醉漢惱語
  李林甫每與同僚議公事則如醉人未嘗問答語及阿徇之私則響應如流張九齡曰林甫議事如醉漢惱語
  暖玉鞍
  岐王有鞍冬月用之坐下如有温火之氣
  雪刺滿頤
  宋璟求致仕表云臣霜花生頷雪刺滿頤求退歸耕養慵巖穴
  風流陣
  明皇與妃子每酒酣使妃統宫妓百餘人帝統小中貴百餘人排兩陣目為風流陣攻擊相觸敗者罰巨觥時以為不祥之兆
  宫嬪呵筆
  李白於便殿撰詔誥時大寒筆凍帝勅宫人十人各執牙筆呵之白取而書
  知更雀
  裴耀卿養一雀逐更必鳴號知更雀
  應制詩
  長安春時盛於遊宴蘇頲應制詩曰飛埃結紅霧遊葢飄青雲
  錦雁
  温泉御湯中有玉蓮湯從蓮中涌出海谷以錦繡為鳬雁浮之
  決雲兒
  申王有髙麗赤鷹岐王有北山黄鶻每出田獵臂在駕前賜名決雲兒
  九孔針
  七夕宫人向月以九孔針穿五色線
  肉腰刀
  李林甫妬賢嫉能潜行譛毁人謂之肉腰刀
  義竹
  帝遊後苑有竹叢宻笋不出外帝顧諸王曰父子兄弟相親當如此竹因謂義竹
  百枝燈
  韓國夫人造一百枝燈高八十尺光照數十里
  鬼神破膽
  李杲為洛陽令公正吏民畏之有劉兼者宿村邸夜聞户外曰古今正人李令見其行事令人破膽我軰可如它縣血食兼開户視之無人乃鬼神也
  饞燈
  南方有魚多脂煉以為油㸃燈紡績則暗照宴樂則明謂之饞燈
  䕶花金鈴
  寧王花時綴金鈴於花下掣之以驚禽謂之䕶花金鈴
  裙幄
  長安士女遊春野歩遇名花則藉草而坐解裙四圍如幕號裙幄
  射團
  宫人端午造粉團角黍貯金盤中以小角弓射中粉團者得食
  明皇十七事
  李嶠真才子
  上將遷幸登華蕚樓有少年歌李嶠詞曰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㡬時不見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雁飛⿰氵⿱林目然曰真才子也不待曲終而去
  四十年不知酒味
  上入斜谷常倜得新酒馬前獻之不飲倜懼自飲之上曰朕始即位嘗飲酒損一人因自戒四十年不知酒味
  玉環琵琶
  睿宗所御上欲西幸蜀命賀懐智奏之
  以餅拭刃
  肅宗為太子上使割羊臑以餅拭刄徐噉之上喜曰福祿當如是愛惜
  金甌命相
  上命相先以八分書姓名金甌覆之
  興慶小龍
  常出遊西掖宫垣後上欲西幸一夕乘雲西南去後至嘉陵江欲御船有龍夾舟上SKchar然曰此吾池中龍也以酒酹之
  阿瞞
  李輔國矯遷上皇於西内中路見兵攅耀日上皇驚顧高力士在左右到内稱平安上皇泣曰微將軍阿瞞已為兵死鬼矣
  剪綵
  顔真卿小鬟青衣名剪綵
  顔真卿地仙
  顔真卿嘗得神丹服之後為李希烈所殺希烈平後欲改葬發其棺瞑目如生隱士曹庸山曰後三十年必飛騰而去被羽衣行山澤間即所謂地仙也
  顔郎衫色如此
  顔真卿問范氏尼曰吾得五品否尼指坐上紫絲布云顔郎衫色如此
  客土無氣
  泓師與張說相宅戒勿動西北土以損旺氣後見氣索果掘三坑說欲填之泓曰客土無氣與地脈不相連
  張果老
  邢和璞能算人壽夭使算張果老莫知其甲子師夜光能眎鬼命令眎果終莫能見
  求雨
  明皇令無畏求雨云旱數當然召龍適足致暴雨耳乃盡去求雨之具以一鉢水小刀攪之須臾有龍如指大入鉢中復攪呪之白氣自鉢中出少頃大風雨大中遺事栁玭續事附
  桐竹葉挼錢
  軒轅先生居羅浮山宣宗召入禁中能以桐竹葉滿手挼成錢
  氣攻髪
  先生又能散髪箕踞用氣攻其髪一條如直
  對脈
  宮中以診脈為對脈
  老博士
  裴惲進詩有太康目宣宗曰太康失邦何以比我宰執奏晉年號改元太康上曰天子須博覧不然㡬錯罪惲由是耽味經史觀書不休宫中目為老博士
  播皇猷
  上明於音律嘗製曲曰播皇猷皆方履髙冠連袂而舞有曰葱西踏歌隊者大率其詞言葱嶺之士樂河湟故曰歸為唐民又有執幡節如翔雲飛鶴之變
  芳醪
  上為諸王時嘗從獵墜馬困渴求水欲飲已變為芳醪
  大唐遺事
  管子文
  有書生謁李林甫云管子文後化為筆
  軟脚局
  郭子儀自同州歸詔大臣就宅作軟脚局人率三百千
  釣巨鰲客
  張祐謁李紳自稱釣巨鰲客李紳曰以何為竿曰以虹為竿以何為鈎曰以月為鈎以何為餌曰以短李相為餌紳黙然厚贈之
  七入書府
  徐堅多識典故七入書府
  南唐近事
  割江賦
  保大末處士史虛白為割江賦以諷曰舟車有限㳂河島以俱閒魚鼈無知尚交遊而不止又賦隱士詩曰風雨揭却屋渾家醉不知
  出妓解帶較勝一擲
  嚴續相公歌姬唐鎬給事通犀帶皆一代尤物唐有慕姬之色嚴有欲帶之心因有呼盧之會出妓解帶較勝於一擲舉坐屏氣六骼數巡唐彩大勝唐乃酌酒命美人歌一曲以别相公悵然遣之
  時來天地皆同力
  劉彦真壽陽既敗我師屢北元宗臨軒問朱匡業守禦之方匡業對曰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以忤㫖流撫州
  害肉先生
  廬山有道士體貎魁偉飲唱酒肉忽有雙鶴因風飄憩道舘若自天下皆斃陳沆為詩曰害肉先生欲上升黄雲踏綻紫雲崩龍腰鶴背無多力傳與麻姑借大鵬
  打草蛇驚
  王魯為當塗宰黷貨為務會部民連狀訴主簿貪賄魯乃判曰汝雖打草吾已蛇驚
  聲鼓吃飯腦後接筆
  鄧亞丈拜青陽令自謂尊顯語兒軰當思為學自致雲霄吾為百里之長聲鼓吃飯腦後接筆此吾稽古之力也
  垂幃痛飲
  常夢錫為翰林剛直不附貴近或曰公罷置私門何以為樂常曰垂幃痛飲而已
  妻妬悍
  杜業任福宻山妻張氏妬悍室無婢妾烈祖命元皇后召張至内中戒曰業位望通顯得置妾媵何忌如此豈婦道所宜耶張曰業本狂生遭逢聖運陛下所藉者駑力未竭耳早衰多病縱之必誤任使烈祖大加奬歎
  夢通舌生毛
  馮延已鎮臨川聞已除代夜夢通舌生毛有僧解曰毛生舌間不可剃也相公其未替乎已而果然
  歴日包一橘
  鍾傳鎮江西客有以覆射求謁傳以歴日包一橘致䄂中客口占曰太歲當頭立諸神莫敢當其中有一物常帶洞庭香
  託病目不覧詩
  魏明好作詩詞多而不格嘗携近詩詣韓熙載韓託以病目請置几案徐覧明曰侍郎目昏請自為吟之韓曰耳聾加劇切忌不聞
  金陵童謠
  金陵圍逼之際人多患脚弱而卒童謠云索得孃來破却家後園桃李不生花猪兒狗兒總死盡養得猫兒遇赤瘕一僧解之曰孃謂再娶周后不生花謂之枯瘁猪狗死盡戌亥年脚弱而亡者赤瘕猫目疾不能捕䑕謂不見丙子年也
  鍾山翁
  元宗嗣位李建勲出師臨川將行謂所親曰主上性習未定若如日者恐不能守業及馮延魯討閩中督糧甚急建勲寄詩曰粟多未必為全計師老須防有伏兵既而果為越人所敗及歸拜司空累乞致政自稱鍾山翁詔授司徒不起學士湯說致書賀之勲答曰司空猶不作那敢作司徒幸有山翁號如何不見呼先是宋齊丘歸退號九華先生未㡬而起時論薄之或以建勲比宋者因為詩曰桃花流水須相信不學劉郎去不來
  和地皮掠來
  魏王知訓帥宣州入覲侍宴伶人戲作緣布人大面若鬼狀或問何為答曰吾宣州土地神王入覲和地皮掠來因至於此知訓苛政斂下故也
  焦湖百里一任作獺
  張崇帥盧不法嘗入覲盧人曰渠伊必不復來矣崇歸計口徵渠伊錢明年再入覲盛傳其罷不敢明言相見皆捋鬚為慶崇歸又徵捋鬚錢有伶人假為人死有譴當作水族者隂府判曰焦湖百里一任作獺
  雨懼抽稅不入城
  金陵建國之初軍儲未實關市之利苛悉農桑商賈時亢旱日久上曰近京皆報雨足獨京城不雨何也申漸髙對曰雨懼抽稅不敢入城上即下詔停額外稅俄雨沾足故知優旃漆城那律瓦衣不為虛矣
  夢羊升殿
  後主即位夢羊升武德殿御牀意甚惡之及城陷補闕楊克讓首知府事
  陳橘皮榜
  給事中喬舜知舉進士及第者五人皆以舉數升降等甲無名子謂喬之榜類陳橘皮半白多居上
  好物不在多
  元宗曲宴命從臣賦詩學士朱鞏唯進一聨不能終篇乃曰好物不在多左右掩口而笑自是士庶餉遺不豐好者皆以朱為口實
  夢人斷頸
  烈祖輔呉將謀禪代夜夢為人引劒斷頸意甚惡之周宗遽下堦拜當策立耳居數日而内禪
  丹竈神物
  張義方命道士合還丹數年未就遇疾將卒不成九轉之功一旦命子弟發丹竈竈下有巨虺火吻錦鱗蜿蜒其間若為神工䕶持乃取丹餌一粒瘖瘂而卒識者以為隂氣未盡不可服也



  類說巻二十一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類說>
  欽錄四庫全書
  類説目録
  巻二十二
  荆湖近事
  酒囊飯袋     散福裙
  老婦嫁詩     存孤恤寡
  舜作蟒蛇     大市裏賣平天冠
  僧是詩家奴    謁戌將致詞
  詠柳       鷺鷥詩
  安知獲麟之筆為騎馬之用
  鄧公池亭     𫝊語縣君謝到
  白傅琵琶行    五臟穀
  一縫毬
  金坡遺事
  玉堂之署     大雪賜詩
  御樓侍立     黄盤鵰
  江南圖畫     太宗押勑
  破鏁檢舊章    一灰堆
  御筆戒酒     門扉下竊出
  靈鵲       弟拜相兄草麻狡兎三穴首䑕兩端 不可令周翰知留請假榜子
  東齋記事
  朕有三條帶    賞花釣魚
  賦山水石歌    夢召對
  武臣不持喪    議藥不合
  賦落韻      富人納貴絹
  乖崖表德     千林如有喜
  以制誥為贄卷   狀元給騶從
  夢明𥦗下草制   劉煇作狀元
  百日宰相     蔡君謨蛇精
  司天奏侍臣逃   黄筌畫
  寫生趙昌     十眉圖
  魶魚縁木     二鶻擲卵
  徵風       庭松詩
  雙廟       立朝以曾魯公為法好把長鞭便一揮  一聲河滿子
  費鐵嘴      文如錦綉屏風
  官家隣人     作漢春秋硯
  宣獻未嘗素談   不足則誇
  薛出油      水晶燈籠
  照天蠟燭     放生
  禁食蝦蟆     預買紬絹
  體備中和之氣   疥有五德
  鐵碪       茘枝熟
  保心如止水    灰牛白馬
  勸酒當以量    契丹風俗
  改罪已辭     趙均平
  孝猿𫝊      蜀茶
  物理相感     漢似胡人胡似漢鐵林騎












  類説目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