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说 (四库全书本)/卷2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类说 卷二十一 巻二十二

  钦定四库全书
  类说卷二十一      宋 曽慥 编汉武帝故事
  此人必能作贼
  景帝时丞相周亚夫宴见帝为太子侍侧曰此人可畏必能作贼
  星摇
  元光元年星动光耀竟天数夜乃止董仲舒曰是谓星摇民人穷也是时谋伐匈奴天下殆不安上谓妄言欲诛之仲舒惧乞补剧吏以自效乃用为军候
  河间王笑上无端
  河间王来朝与言鬼神王笑上无端又非上征伐常陋上所为上遣医持药鸩之王贤明天下悲之上秘其事厚葬之
  淮南王安
  淮南王安集天下遗书招延方士上征使觇王能致仙人与共游变化亡常或为童子或为老子又能隐形飞行服气不食上欲受其道王不肯传云无其事上怒将诛淮南知之出与群臣去不知所之
  柏谷求浆
  上㣲行夜至柏谷就逆旅主人求浆主人翁曰无浆有溺耳且疑上为奸盗聚少年欲攻之主人妪睹上状貎异之曰客非常人也翁不聴妪饮翁以酒醉而缚之少年皆散走妪乃杀鸡为食以谢客明日上归召妪赐金千斤拜其夫羽林郎
  方朔偷桃
  㑹稽郡送一短人长七寸衣冠具见上帝令于案上行东方朔曰巨灵如何忽叛来阿母还未短人不对谓上曰王母种桃三千年一结子此小儿三过偷之矣被谪在此
  相如作赋
  上作赋下笔即成司马相如弥时方成上曰以吾之速易尔之迟可乎相如曰于臣则可未知陛下如何耳
  神宫
  上拜方士栾大为五利将军起九间神宫欲以下神黄金涂柱椽首作龙形白石脂和清椒汁以为壁白琉璃为扉屏珍珠为𬖄玳𤦛押之以象牙为甍杂珍宝为甲帐次为乙帐甲以居神乙自居之
  西王母降
  七月七日承华殿齐有青鸟从西来东方朔曰西王母降以化陛下乃施帷帐烧具末香香乃兜国所献涂宫门香闻百里有顷王母至乘紫云车玉女驭母戴七胜青气如云上拜请不死之药母曰帝滞情不尽欲心尚多不死之药未可致也东方朔于朱雀牖中窃视母曰此儿好作罪过久被斥逐然原心无恶寻当得还母出桃七枚自啖二枚以五枚与帝帝留核欲种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结子非下土所种之物也
  方朔歳星
  上又至海上考竟诸道士尤妖妄百馀人西王母遣使曰欲见神人而先杀戮吾与帝绝矣使至之日东方朔死上疑问使者对曰朔是木帝精为歳星下游人中以观天下非陛下臣也
  钩弋夫人
  谓上曰妾今年当死于此有顷卒焉乃为起通灵台于甘泉常有青鸟往来台上帝崩乃绝
  罢遣方士
  上曰朕即位以来天下愁苦所为狂悖不可追悔田千秋曰三山灵而难征鼎湖逺而无验臣请罢诸方士遣之上曰大鸿胪奏是也上每见群臣自叹愚惑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二三年惨惨不乐谓霍光曰朕去公死矣钩弋子公善辅之光泣曰陛下尚康豫岂有此上曰吾病甚公不知耳经一周而死
  茂陵宫人
  上昼卧颜色不异而身冷无气明日渐变色闭目未央前殿朝晡上祭若有食之者常所御幸悉出茂陵园自婕好以下二百馀人上幸之如平生旁人不见也霍光乃更出宫人增为五百人遂绝
  茂陵明器
  始元二年吏告民盗用乘舆御物者其题乃茂陵中明器也又一人于市货玉杯形貎类帝县送其器推问又茂陵中物也上又见形于陵旁曰吾虽失势犹君奈何令吏卒上吾冡上磨刀劔乎因推问陵旁有方石可以砺吏卒常盗磨刀劔时甘泉常自然有钟鼓声又见从官卤簿如天子宣帝世乃绝
  尺札赐金
  宣帝为武帝庙乐奏之日空中有善唱者又河东立庙告祠日虎衔肉置殿前又一人骑马持一尺札赐将作丞曰汝续克成赐金一斤或不见札变为金宣帝亲赐甘泉有紫气黄云从西北来空中乐声帝乃疑先帝有神复招诸方士冀得仙
  开元天宝遗事
  歩辇召学士
  中元日苦雨不止令侍御者抬歩辇召学士姚崇论时务中外荣之
  赐箸表直
  宋璟为宰相朝野归心帝赐金箸曰赐卿之箸表卿之直也璟遂下殿拜谢
  截镫留鞭
  姚元崇牧荆州受代日阖境民吏泣拥马首截镫留鞭以表瞻恋
  惭颜如铁甲
  进士杨光逺干索权豪无厌或遭挞辱略无改悔时人云杨光逺惭颜厚如十重铁甲
  七宝座
  帝于勤政楼以七宝装成山座高七尺召诸学士讲论古今胜者得升惟张九龄论辩风生首升此座人不可阶也
  蜂蝶慕香
  都下名妓楚莲香国色无双每出则蜂蝶相随慕其香也
  暖寒会
  巨豪王元宝每大雪则自所居至坊巷口扫雪开道迎揖賔客饮宴谓之暖寒会
  记事珠
  张说有宝珠绀色有光名记事珠每有阙忘之事时玩之涣然开悟
  自暖杯
  内库有青酒杯纹如乱丝其薄如纸以酒注之温温然有气相次如沸汤名自暖杯
  游仙枕
  龟兹国进一枕色如马脑枕之则十洲三岛四海五湖尽在梦中帝名为游仙枕
  辟寒犀
  交趾国进犀一株以金盘置于殿中暖气袭人使者曰此辟寒犀也
  传书鸽
  张九龄家养群鸽每与亲知书系鸽足上飞往投之目为飞奴
  记恶碑
  卢奂累任大卿凡治奸恶既断罪又以所犯刻石立其门再犯必置之死时谓记恶碑
  牵丝得女
  郭元振少美丰姿宰相张嘉贞欲纳为婿曰吾五女各有姿色令一人持丝幔前使子取便牵之得者为配元振牵一红丝线得第三女
  唤铁
  太白山隐士郭休有运气绝粒之术以捶击一铁片子鸟兽闻之即集庭下名曰唤铁
  绿衣使者
  长安豪民杨崇义妻刘氏与邻舍儿李弇私通同谋害崇义埋枯井中仆妾軰无所觉惟有鹦鹉在架上刘氏经府陈词言其夫不归虑为人所害日夜捕贼拷捶数百人莫究其弊县官再诣检校架上鹦鹉忽然声曰屈杀家主者刘氏李弇也遂执得实明皇封鹦鹉为绿衣使者
  瑞炭
  西凉国进炭百条名曰瑞炭烧之无焰有光每条可烧十日热不可近
  敲冰煮茗
  逸人王休居太白山下至冬取溪冰敲其精莹者煮茗共客饮之
  花木之妖
  沉香亭前木芍药花一枝两头朝则深红午则深碧暮则深黄夜则粉白昼夜之内香艳各异帝曰此花木之妖不祥也
  宁王烛炬
  宁王有烛百炬每賔妓间坐酒酣作狂其烛则昏如物所掩罢则复明
  梦玉燕入懐
  张说母梦一玉燕飞入懐中有孕生说
  念奴
  念奴者有姿色善歌唱每执板当席声出朝霞之上
  烛奴
  申王以龙桓木雕成独鬟童子绿袍束带使执画烛列目为烛奴
  盆池养鱼
  明皇以李林甫为相一日曲宴近臣上曰盆池新养鱼数头鲜活可爱林甫曰赖陛下恩波所养张九龄曰盆池之鱼犹陛下之任人也但能装景助儿女之戏耳帝不悦
  金衣公子
  明皇于禁苑中见黄鹦呼为金衣公子
  销恨花
  千叶桃花开明皇曰不独萱草忘忧此花亦能销恨
  醉舆
  申王每醉使宫妓将锦彩结一兜子抬归寝室呼曰醉舆
  妓围
  申王每苦寒之际使宫妓宻围于坐侧以御寒气呼为妓围
  风流薮泽
  长安平康坊为风流薮泽
  冰山
  进士张彖力学有大名杨国忠用事士争诣门彖独不往曰尔軰谓杨公之势可倚如太山耶以吾所见乃冰山也皎日一照则当误人后登第为华阴簿叹曰丈夫有凌云葢世之志拘于下位若立身于矮屋中使人抬头不得遂拂衣长往
  花裀
  学士许慎与亲友宴花圃中聚花铺坐曰吾别有花裀何消坐具
  移春槛
  杨国忠子弟以花植槛中板底木轮所至之处牵槛在前目为移春槛
  面茧
  都下上元日造面茧以官位帖子置其中以髙下相胜为戏笑
  刀枪鸣
  武库刀枪自鸣果有禄山之乱
  琢冰为山
  杨氏子弟暑月以大冰琢山周围宴席
  王氏富窟
  王元宝以金银叠为屋又以铜线穿钱甃花径中贵泥雨不滑时号富窟
  笔头生花
  李太白少梦笔头生花后天才赡逸名闻天下
  泥金喜信
  新进士及第以泥金书帖子报其家谓之喜信至文宗时遂寝此仪
  半仙戏
  宫人寒食竞蹴秋千为乐帝呼为半仙之戏
  笔架占雨
  苏颋有花石笔架天欲雨则石架津出以此占雨𠉀无差
  向火乞儿
  张九龄见朝臣趋附杨国忠曰皆是向火乞儿一旦火尽灰冷暖气何在当冻尸裂体弃骨沟壑中不逺矣果因禄山之乱族灭甚众向火言附炎也
  冰箸
  雪霁檐溜皆为冰条妃子敲下二条看玩曰此冰箸也
  占风铎
  岐王行宫中悬碎玉片子夜闻相触之声则知有风号占风铎
  报时猿
  商山隐士髙太素每一时有一猿诣亭前鞠躬而啼目为报时猿
  张公口案
  张九龄每勘公事取囚于前面分曲直口撰案巻咸伏其罪时号张公口案
  销魂桥
  长安东㶚陵有桥来迎去送皆过此桥人呼为销魂桥
  准敕断酒
  安禄山受帝眷宠帝恐外人以酒毒之赐金牌子系背上每王公召宴欲以巨觥禄山即以牌示之云准敕断酒
  文阵雄师
  张九龄覧苏颋文巻曰真文阵雄师也
  泪妆
  宫中妃嫔施素粉于面颊号泪妆识者以为不祥
  索斗鸡
  李林甫不得士心咸谓其精神刚戾常如索斗鸡
  肉阵
  杨国忠冬月选婢妾肥大者行列于前令遮风谓之肉阵
  解语花
  太液池有千叶白莲盛开帝指贵妃曰争如我解语花
  油幕
  长安贵家春时游宴载以油幕遇阴雨以幕覆之
  凤炭
  杨国忠以炭屑塑成双凤
  百宝栏
  上赐国忠木芍药国忠以百宝为栏
  吸花露
  贵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陵晨傍花枝口吸花露润肺
  含玉鱼咽津
  贵妃素有肉体苦热肺渴每日含一玉鱼藉其凉津沃肺
  击鉴救月
  长安城中每月食士女取鉴向空击之云救月蚀
  障后歌
  宁王有妓乐宠姬美色善歌客莫得见李太白曰王何吝此女不示于众乃设七宝花障召宠姬歌于障后白曰虽不许见面闻其声亦幸矣
  夜明枕
  虢国夫人有夜明枕光照一室不假灯烛
  有脚阳春
  宋璟爱民恤物时人谓为有脚阳春言所至之处如阳春及物也
  粲花之论
  李白与人谈论皆成句读如春葩丽藻粲于齿牙时号李白粲花之论
  醉圣
  李白嗜酒然沉酣中所撰文章未尝错误号醉圣
  探春
  都人士女正月半后乘车跨马郊野中为探春之宴
  醉汉恼语
  李林甫每与同僚议公事则如醉人未尝问答语及阿徇之私则响应如流张九龄曰林甫议事如醉汉恼语
  暖玉鞍
  岐王有鞍冬月用之坐下如有温火之气
  雪刺满颐
  宋璟求致仕表云臣霜花生颔雪刺满颐求退归耕养慵岩穴
  风流阵
  明皇与妃子每酒酣使妃统宫妓百馀人帝统小中贵百馀人排两阵目为风流阵攻击相触败者罚巨觥时以为不祥之兆
  宫嫔呵笔
  李白于便殿撰诏诰时大寒笔冻帝敕宫人十人各执牙笔呵之白取而书
  知更雀
  裴耀卿养一雀逐更必鸣号知更雀
  应制诗
  长安春时盛于游宴苏颋应制诗曰飞埃结红雾游葢飘青云
  锦雁
  温泉御汤中有玉莲汤从莲中涌出海谷以锦绣为凫雁浮之
  决云儿
  申王有髙丽赤鹰岐王有北山黄鹘每出田猎臂在驾前赐名决云儿
  九孔针
  七夕宫人向月以九孔针穿五色线
  肉腰刀
  李林甫妒贤嫉能潜行譛毁人谓之肉腰刀
  义竹
  帝游后苑有竹丛宻笋不出外帝顾诸王曰父子兄弟相亲当如此竹因谓义竹
  百枝灯
  韩国夫人造一百枝灯高八十尺光照数十里
  鬼神破胆
  李杲为洛阳令公正吏民畏之有刘兼者宿村邸夜闻户外曰古今正人李令见其行事令人破胆我軰可如它县血食兼开户视之无人乃鬼神也
  馋灯
  南方有鱼多脂炼以为油㸃灯纺绩则暗照宴乐则明谓之馋灯
  䕶花金铃
  宁王花时缀金铃于花下掣之以惊禽谓之䕶花金铃
  裙幄
  长安士女游春野歩遇名花则藉草而坐解裙四围如幕号裙幄
  射团
  宫人端午造粉团角黍贮金盘中以小角弓射中粉团者得食
  明皇十七事
  李峤真才子
  上将迁幸登华萼楼有少年歌李峤词曰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㡬时不见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雁飞⿰氵⿱林目然曰真才子也不待曲终而去
  四十年不知酒味
  上入斜谷常倜得新酒马前献之不饮倜惧自饮之上曰朕始即位尝饮酒损一人因自戒四十年不知酒味
  玉环琵琶
  睿宗所御上欲西幸蜀命贺懐智奏之
  以饼拭刃
  肃宗为太子上使割羊臑以饼拭刄徐啖之上喜曰福禄当如是爱惜
  金瓯命相
  上命相先以八分书姓名金瓯覆之
  兴庆小龙
  常出游西掖宫垣后上欲西幸一夕乘云西南去后至嘉陵江欲御船有龙夹舟上SKchar然曰此吾池中龙也以酒酹之
  阿瞒
  李辅国矫迁上皇于西内中路见兵攅耀日上皇惊顾高力士在左右到内称平安上皇泣曰微将军阿瞒已为兵死鬼矣
  剪彩
  颜真卿小鬟青衣名剪彩
  颜真卿地仙
  颜真卿尝得神丹服之后为李希烈所杀希烈平后欲改葬发其棺瞑目如生隐士曹庸山曰后三十年必飞腾而去被羽衣行山泽间即所谓地仙也
  颜郎衫色如此
  颜真卿问范氏尼曰吾得五品否尼指坐上紫丝布云颜郎衫色如此
  客土无气
  泓师与张说相宅戒勿动西北土以损旺气后见气索果掘三坑说欲填之泓曰客土无气与地脉不相连
  张果老
  邢和璞能算人寿夭使算张果老莫知其甲子师夜光能视鬼命令视果终莫能见
  求雨
  明皇令无畏求雨云旱数当然召龙适足致暴雨耳乃尽去求雨之具以一钵水小刀搅之须臾有龙如指大入钵中复搅咒之白气自钵中出少顷大风雨大中遗事柳玭续事附
  桐竹叶挼钱
  轩辕先生居罗浮山宣宗召入禁中能以桐竹叶满手挼成钱
  气攻髪
  先生又能散髪箕踞用气攻其髪一条如直
  对脉
  宫中以诊脉为对脉
  老博士
  裴恽进诗有太康目宣宗曰太康失邦何以比我宰执奏晋年号改元太康上曰天子须博覧不然㡬错罪恽由是耽味经史观书不休宫中目为老博士
  播皇猷
  上明于音律尝制曲曰播皇猷皆方履髙冠连袂而舞有曰葱西踏歌队者大率其词言葱岭之士乐河湟故曰归为唐民又有执幡节如翔云飞鹤之变
  芳醪
  上为诸王时尝从猎坠马困渴求水欲饮已变为芳醪
  大唐遗事
  管子文
  有书生谒李林甫云管子文后化为笔
  软脚局
  郭子仪自同州归诏大臣就宅作软脚局人率三百千
  钓巨鳌客
  张祐谒李绅自称钓巨鳌客李绅曰以何为竿曰以虹为竿以何为钩曰以月为钩以何为饵曰以短李相为饵绅黙然厚赠之
  七入书府
  徐坚多识典故七入书府
  南唐近事
  割江赋
  保大末处士史虚白为割江赋以讽曰舟车有限沿河岛以俱闲鱼鳖无知尚交游而不止又赋隐士诗曰风雨揭却屋浑家醉不知
  出妓解带较胜一掷
  严续相公歌姬唐镐给事通犀带皆一代尤物唐有慕姬之色严有欲带之心因有呼卢之会出妓解带较胜于一掷举坐屏气六骼数巡唐彩大胜唐乃酌酒命美人歌一曲以别相公怅然遣之
  时来天地皆同力
  刘彦真寿阳既败我师屡北元宗临轩问朱匡业守御之方匡业对曰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以忤㫖流抚州
  害肉先生
  庐山有道士体貎魁伟饮唱酒肉忽有双鹤因风飘憩道馆若自天下皆毙陈沆为诗曰害肉先生欲上升黄云踏绽紫云崩龙腰鹤背无多力传与麻姑借大鹏
  打草蛇惊
  王鲁为当涂宰黩货为务会部民连状诉主簿贪贿鲁乃判曰汝虽打草吾已蛇惊
  声鼓吃饭脑后接笔
  邓亚丈拜青阳令自谓尊显语儿軰当思为学自致云霄吾为百里之长声鼓吃饭脑后接笔此吾稽古之力也
  垂帏痛饮
  常梦锡为翰林刚直不附贵近或曰公罢置私门何以为乐常曰垂帏痛饮而已
  妻妒悍
  杜业任福宻山妻张氏妒悍室无婢妾烈祖命元皇后召张至内中戒曰业位望通显得置妾媵何忌如此岂妇道所宜耶张曰业本狂生遭逢圣运陛下所藉者驽力未竭耳早衰多病纵之必误任使烈祖大加奖叹
  梦通舌生毛
  冯延已镇临川闻已除代夜梦通舌生毛有僧解曰毛生舌间不可剃也相公其未替乎已而果然
  历日包一橘
  锺传镇江西客有以覆射求谒传以历日包一橘致䄂中客口占曰太岁当头立诸神莫敢当其中有一物常带洞庭香
  托病目不覧诗
  魏明好作诗词多而不格尝携近诗诣韩熙载韩托以病目请置几案徐覧明曰侍郎目昏请自为吟之韩曰耳聋加剧切忌不闻
  金陵童谣
  金陵围逼之际人多患脚弱而卒童谣云索得娘来破却家后园桃李不生花猪儿狗儿总死尽养得猫儿遇赤瘕一僧解之曰娘谓再娶周后不生花谓之枯瘁猪狗死尽戌亥年脚弱而亡者赤瘕猫目疾不能捕䑕谓不见丙子年也
  锺山翁
  元宗嗣位李建勲出师临川将行谓所亲曰主上性习未定若如日者恐不能守业及冯延鲁讨闽中督粮甚急建勲寄诗曰粟多未必为全计师老须防有伏兵既而果为越人所败及归拜司空累乞致政自称锺山翁诏授司徒不起学士汤说致书贺之勲答曰司空犹不作那敢作司徒幸有山翁号如何不见呼先是宋齐丘归退号九华先生未㡬而起时论薄之或以建勲比宋者因为诗曰桃花流水须相信不学刘郎去不来
  和地皮掠来
  魏王知训帅宣州入觐侍宴伶人戏作缘布人大面若鬼状或问何为答曰吾宣州土地神王入觐和地皮掠来因至于此知训苛政敛下故也
  焦湖百里一任作獭
  张崇帅卢不法尝入觐卢人曰渠伊必不复来矣崇归计口征渠伊钱明年再入觐盛传其罢不敢明言相见皆捋须为庆崇归又征捋须钱有伶人假为人死有谴当作水族者阴府判曰焦湖百里一任作獭
  雨惧抽税不入城
  金陵建国之初军储未实关市之利苛悉农桑商贾时亢旱日久上曰近京皆报雨足独京城不雨何也申渐髙对曰雨惧抽税不敢入城上即下诏停额外税俄雨沾足故知优旃漆城那律瓦衣不为虚矣
  梦羊升殿
  后主即位梦羊升武德殿御床意甚恶之及城陷补阙杨克让首知府事
  陈橘皮榜
  给事中乔舜知举进士及第者五人皆以举数升降等甲无名子谓乔之榜类陈橘皮半白多居上
  好物不在多
  元宗曲宴命从臣赋诗学士朱巩唯进一聨不能终篇乃曰好物不在多左右掩口而笑自是士庶饷遗不丰好者皆以朱为口实
  梦人断颈
  烈祖辅呉将谋禅代夜梦为人引剑断颈意甚恶之周宗遽下階拜当策立耳居数日而内禅
  丹灶神物
  张义方命道士合还丹数年未就遇疾将卒不成九转之功一旦命子弟发丹灶灶下有巨虺火吻锦鳞蜿蜒其间若为神工䕶持乃取丹饵一粒喑痖而卒识者以为阴气未尽不可服也



  类说巻二十一
<子部,杂家类,杂纂之属,类说>
  钦录四库全书
  类说目录
  巻二十二
  荆湖近事
  酒囊饭袋     散福裙
  老妇嫁诗     存孤恤寡
  舜作蟒蛇     大市里卖平天冠
  僧是诗家奴    谒戌将致词
  咏柳       鹭鸶诗
  安知获麟之笔为骑马之用
  邓公池亭     𫝊语县君谢到
  白傅琵琶行    五脏谷
  一缝球
  金坡遗事
  玉堂之署     大雪赐诗
  御楼侍立     黄盘雕
  江南图画     太宗押敕
  破鏁检旧章    一灰堆
  御笔戒酒     门扉下窃出
  灵鹊       弟拜相兄草麻狡兔三穴首䑕两端 不可令周翰知留请假榜子
  东斋记事
  朕有三条带    赏花钓鱼
  赋山水石歌    梦召对
  武臣不持丧    议药不合
  赋落韵      富人纳贵绢
  乖崖表德     千林如有喜
  以制诰为贽卷   状元给驺从
  梦明𥦗下草制   刘辉作状元
  百日宰相     蔡君谟蛇精
  司天奏侍臣逃   黄筌画
  写生赵昌     十眉图
  魶鱼縁木     二鹘掷卵
  征风       庭松诗
  双庙       立朝以曾鲁公为法好把长鞭便一挥  一声河满子
  费铁嘴      文如锦绣屏风
  官家邻人     作汉春秋砚
  宣献未尝素谈   不足则夸
  薛出油      水晶灯笼
  照天蜡烛     放生
  禁食虾蟆     预买䌷绢
  体备中和之气   疥有五德
  铁砧       荔枝熟
  保心如止水    灰牛白马
  劝酒当以量    契丹风俗
  改罪已辞     赵均平
  孝猿𫝊      蜀茶
  物理相感     汉似胡人胡似汉铁林骑












  类说目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