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通義/風俗通義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風俗通義序 東漢
漢太山太守應劭
卷一

昔仲尼没而微言闕,七十子喪而大義乖。重遭戰國,約從連橫,好惡殊心,真僞紛争:故《春秋》分爲五;《詩》分爲四;《易》有數家之傳;並以諸子百家之言,紛然殽亂,莫知所從。

漢興,儒者競復比誼會意,爲之章句,家有五六,皆析文便辭,彌以馳遠;綴文之士,雜襲龍鱗,訓註說難,轉相陵高,積如丘山,可謂繁富者矣。而至於俗間行語,衆所共傳,積非習貫,莫能原察。今王室大壞,九州幅裂,亂靡有定,生民無幾。私懼後進,益以迷昧,聊以不才,舉爾所知,方以類聚,凡一十卷,謂之《風俗通義》,言通於流俗之過謬,而事該之於義理也。

風者,天氣有寒煖,地形有險易,水泉有美惡,草木有剛柔也。俗者,含血之類,像之而生,故言語歌謳異聲,鼓舞動作殊形,或直或邪,或善或淫也。聖人作而均齊之,咸歸於正;聖人廢,則還其本俗。《尚書》:「天子巡守,至於岱宗,覲諸侯,見百年,命大師陳詩,以觀民風俗。」《孝經》曰:「移風易俗,莫善於樂。」傳曰:「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俗,戶異政,人殊服。」由此言之:爲政之要,辯風正俗,最其上也。

周、秦常以歲八月遣輶軒之使,求異代方言,還奏籍之,藏於秘室。及嬴氏之亡,遺脫漏棄,無見之者。蜀人嚴君平有千餘言,林閭翁孺才有梗概之法,揚雄好之,天下孝廉衛卒交會,周章質問,以次注續,二十七年,爾乃治正,凡九千字,其所發明,猶未若《爾雅》之閎麗也,張竦以爲懸諸日月不刊之書;予實頑闇,無能述演,豈敢比隆斯於斯人哉!顧惟述作之功,故聊光啟之耳。

昔客爲齊王畫者,王問:「畫孰最難?孰最易?」曰:「犬馬最難,鬼魅最易。」犬馬旦暮在人之前,不類不可,類之故難;鬼魅無形,無形者不見,不見故易。今俗語雖云浮淺,然賢愚所共咨論,有似犬馬,其爲難矣;并綜事宜於今者,孔子稱:「幸苟有過,人必知之。」俾諸明哲,幸詳覽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