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汧督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馬汧督誄
作者:潘岳 西晉
文選卷57

  惟元康七年秋九月十五日,晉故督守關中侯扶風馬君卒。嗚呼哀哉!初,雍部之內屬,羌反未弭,而編戶之氐又肆逆焉。雖王旅致討,終於殄滅,而蜂蠆有毒,驟失小利,俾百姓流亡,頻於塗炭。建威喪元於好畤,州伯宵遁乎大谿。若夫偏師裨將之殞首覆軍者,蓋以十數;剖符專城,紆青拖墨之司,奔走失其守者,相望於境。秦隴之僭,鞏更為魁,既已襲汧而館其縣。子以眇爾之身,介乎重圍之裏;率寡弱之眾,據十雉之城。群氐如蝟毛而起,四面雨射城中。城中鑿穴而處,負戶而汲。木石將盡,樵蘇乏竭,芻蕘罄絕。於是乎發梁棟而用之,𦉹以鐵鎖機關,既縱礧而又升焉。爨陳焦之麥,柿梠桷之松。用能薪芻不匱,人畜取給,青煙傍起,歷馬長鳴。凶醜駭而疑懼,乃闕地而攻。子命穴浚塹,寘壺鐳瓶甒以偵之。將穿,響作,內焚穬火薰之,潛氐殲焉。久之,安西之救至,竟免虎口之厄,全數百萬石之積,文契書於幕府。

  聖朝疇咨,進以顯秩,殊以幢蓋之制。而州之有司,乃以私隸數口,穀十斛,考訊吏兵,以檟楚之辭連之。大將軍屢抗其疏,曰:「敦固守孤城,獨當群寇,以少禦眾,載離寒暑,臨危奮節,保穀全城。而雍州從事,忌敦勳效,極推小疵,非所以褒獎元功。宜解敦禁劾假授。」詔書遽許,而子固已下獄發憤而卒也。朝廷聞而傷之,策書曰:「皇帝咨故督守關中侯馬敦,忠勇果毅,率厲有力,固守孤城,危逼獲濟。寵秩未加,不幸喪亡,朕用悼焉。今追贈牙門將軍印綬,祠以少牢。」魂而有靈,嘉茲寵榮。然絜士之聞穢,其庸致思乎?若乃下吏之肆其噤害,則皆妒之徒也。嗟乎!妒之欺善,抑亦貿首之讎也。語曰:「或戒其子,慎無為善。」言固可以若是,悲夫!

  昔乘丘之戰,縣賁父御魯莊公,馬驚敗績。賁父曰:「他日未嘗敗績,而今敗績,是無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乃誄之。漢明帝時,有司馬叔持者,白日於都市手劍父讎,視死如歸。亦命史臣班固而為之誄。然則忠孝義烈之流,慷慨非命而死者,綴辭之士,未之或遺也。天子既已策而贈之,微臣託乎舊史之末,敢闕其文哉?乃作誄曰:


知人未易,人未易知。嗟茲馬生,位末名卑。
西戎猾夏,乃奮其奇。保此汧城,救我邊危。
彼邊奚危?城小粟富。子以眇身,而裁其守。
兵無加衛,墉不增築。婪婪群狄,豺虎競逐。
鞏更恣睢,潛跱官寺。齊萬虓闞,震驚台司。
聲勢沸騰,種落煽熾。旌旗電舒,戈矛林植。
彤珠星流,飛矢雨集。惴惴士女,號天以泣。
爨麥而炊,負戶以汲。累卵之危,倒懸之急。

馬生爰發,在險彌亮。精冠白日,猛烈秋霜。
稜威可厲,懦夫克壯。霑恩撫循,寒士挾纊。
蠢蠢犬羊,阻眾陵寡。潛隧密攻,九地之下。
愜愜窮城,氣若無假。昔命懸天,今也惟馬。
惟此馬生,才博智贍。偵以瓶壺,𠜺以長塹。
鍤未見鋒,火以起焰。薰尸滿窟,棓穴以斂。
木石匱竭,萁稈空虛。瞷然馬生,傲若有餘。
𦉹梁為礧,柿松為芻。守不乏械,歷有鳴駒。
哀哀建威,身伏斧質。悠悠烈將,覆軍喪器。
戎釋我徒,顯誅我帥。以生易死,疇克不二。
聖朝西顧,關右震惶。分我汧庾,化為寇糧。
實賴夫子,思謩彌長。咸使有勇,致命知方。

我雖末學,聞之前典。十世宥能,表墓旌善。
思人愛樹,甘棠不翦。矧乃吾子,功深疑淺。
兩造未具,儲隸蓋鮮。孰是勳庸,而不獲免?
猾哉部司,其心反側。斲善害能,醜正惡直。
牧人逶迤,自公退食。聞穢鷹揚,曾不戢翼。
忘爾大勞,猜爾小利。苟莫開懷,于何不至?
慨慨馬生,琅琅高致。發憤囹圄,沒而猶視。嗚呼哀哉!

安平出奇,破齊克完。張孟運籌,危趙獲安。
汧人賴子,猶彼談單。如何吝嫉,搖之筆端?
傾倉可賞,矧云私粟?狄隸可頒,況曰家僕?
剔子雙龜,貫以三木。功存汧城,身死汧獄。
凡爾同圍,心焉摧剝。扶老攜幼,街號巷哭。嗚呼哀哉!

明明天子,旌以殊恩。光光寵贈,乃牙其門。
司勳頒爵,亦兆後昆。死而有靈,庶慰冤魂。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