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馬鳴菩薩傳一卷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有大師名馬鳴菩薩,長老脇弟子也。時長老脇勤憂佛法入三昧,觀誰堪出家,廣宣道化,開悟眾生者。見中天竺有出家外道,世智聰辯,善通論議,唱言:「若諸比丘能與我論議者,可打犍椎。如其不能,不足公鳴犍椎,受人供養。」   時長老脇始從北天竺欲至中國,城名釋迦,路逢諸沙彌,皆共戲之。大德長老與我富羅提,即有持去者,種種□之,輒不以理。長老脇顏無異容,恬然不忤。諸沙彌中廣學問者,覺其遠大,疑非常人,試問其人,觀察所為,隨問盡答而行不輟足,意色深遠不存近細。時諸沙彌具觀長老德量沖邃,知不可測,倍加恭敬,咸共侍送。   於是長老脇即以神力乘虛而逝,到中天竺,在一寺住。問諸比丘:「何不依法鳴犍椎耶?」諸比丘言:「長老摩訶羅,有以故不打也。」問言何故?答言:「有出家外道善能論議,唱令國中諸釋子沙門眾,若其不能與我論議者,不得公鳴犍椎,受人供養。以有此言,是故不打。」長老脇言:「但鳴犍椎,設彼來者,吾自對之。」諸舊比丘深奇其言,而疑不能辨。集共議言,且鳴犍椎,外道若來,當令長老任其所為。即鳴犍椎。外道即問:「今日何故打此木耶?」答言:「北方有長老沙門來鳴犍椎,非我等也。」外道言:「可令其來。」即出相見。外道問言:「欲論議耶?」答言:「然。」外道即形笑言:「此長老比丘形貌既爾,又言不出常人,如何乃欲與吾論議?」即共要言,卻後七日當集國王、大臣、沙門、外道、諸大法師於此論也。至六日夜,長老脇入于三昧,觀其所應。七日明旦,大眾雲集。長老脇先至,即昇高座,顏色怡懌,倍於常日。外道後來,當前而坐。占視沙門,容貌和悅,志意安泰。又復舉體,備有論相。便念言:「將無非是聖比丘耶?志安且悅,又備論相,今日將成佳論議也。」便共立要,若墮負者當以何罪?外道言:「若負者當斷其舌。」長老脇言:「此不可也。但作弟子,足以允約。」答言:「可爾。」又問:「誰應先語?」長老脇言:「吾既年邁,故從遠來,又先在此坐,理應先語。」外道言:「亦可爾耳。現汝所說吾盡當破。」長老脇即言:「當令天下泰平,大王長壽,國土豐樂,無諸災患。」外道默然,不知所言。論法無對,即墮負處,伏為弟子,剃除鬚髮,度為沙彌,受具足戒。獨坐一處,心自惟曰:「吾才明遠識聲震天下,如何一言致屈便為人弟子?」念已不悅,師知其心,即命入房,為現神足種種變化。知師非恆,心乃悅伏。念曰:「吾為弟子,固其宜矣!」師語:「言汝才明不易,真未成耳。設學吾所得法,根力覺道,辯才深達,明審義趣者,將天下無對也。」師還本國,弟子住中天竺,博通眾經,明達內外,才辯蓋世,四輩敬伏。天竺國王甚珍遇之。   其後,北天竺小月氏國王,伐於中國,圍守經時。中天竺王,遣信問言:「若有所求,當相給與,何足苦困人民久住此耶?」答言:「汝意伏者,送三億金當相赦耳。」王言:「舉此一國無一億金,如何三億而可得耶?」答言:「汝國內有二大寶:一佛缽,二辯才比丘。以此與我,足當二億金也。」王言:「此二寶者,吾甚重之,不能捨也。」於是比丘為王說法。其辭曰:「夫含情受化者,天下莫二也。佛道淵弘,義存兼救,大人之德亦以濟物為上,世教多難,故王化一國而已。今弘宣佛道,自可為四海法王也。比丘度人,義不容異,功德在心,理無遠近,宜存遠大,何必在目前而已?」王素宗重,敬用其言,即以與之。月氏王便還本國,諸臣議曰:「王奉佛缽,固其宜矣!夫比丘者,天下皆是,當一億金,無乃太過。」王審知比丘高明勝達,導利弘深,辯才說法,乃感非人類,將欲悟諸群惑,餓七匹馬至於六日旦,普集內外沙門異學,請比丘說法,諸有聽者,莫不開悟。王繫此馬於眾會前,以草與之。(馬嗜浮流,故以浮流草與之也。)馬垂淚聽法,無念食想。於是天下乃知非恆,以馬解其音故,遂號為馬鳴菩薩,於北天竺廣宣佛法,導利群生,善能方便,成人功德,四輩敬重,復咸稱為功德日。